<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九十章 期待再会
    路平他们在天照学院事实上也没待几天,但就这么几天里,温言和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初还只是好奇,在看到他们修炼的坚决和疯狂后,又有一些佩服,再之后,就是西凡拼命相救的感动了。

    不过温言在洛停手下伤得也不轻,被导师沈河带回去后闭门调养了好几天,这才好转了不少。随后这一早就从沈河这里翻了不少上好的伤药,在沈河的骂声中跑来找路平他们了。

    药当然是准备拿给西凡用的,可在兴冲冲地跑到图书馆后,一旁的树林空地不见四人的踪迹,长久飘荡在这里的酒香也一点都闻不到了。

    “路平?”

    “西凡?”

    “楚敏老师?”

    温言喊着,四下寻找,从图书馆的一层,一直找到顶层,再从顶层,找回一层。找回楚敏的房间,找回到那个窗口外的树林空地,依然不见几人的踪迹。

    “他们走啦!”忽然有人说话,温言回头,看到桥诚、桥影兄弟两个来到了这房间,望着这一屋子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两人的眉头都死命地拧在了一起。

    “走了?去哪了?”温言问。

    “不知道,反正离开了。”桥诚一边说着,一边拣起了脚边的一本书,随手翻了翻后,左右张望,却发现连个临时放一放的地方都没有。

    “真乱呐……”桥影嘀咕着。

    “为什么要离开?”温言闭门调养好几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桥诚挺惊讶,这事不只天照学院。连街对面的双极学院也传遍了。这几天和双极学院发生的争斗。天照学院都多了一句扬眉吐气的台词:敢打院监会吗?

    不敢。双极学院当然不敢。但现在天照学院的就打了。虽然出手的学生其实不是他们天照学院的,楚敏也已经离开,但是谁会去解释这个?他们天照打了,而双极不敢打,这可不把双极学院狠狠地比下去了吗?

    但是这种歪风邪气在学院方面看来可有些危险,学生们血气方刚,不识大体的多了去了。真要开始这种攀比,那画面简直惨到不能看。于是一向不太插手“街道联谊”的院方纷纷插手。坚决叫停了这种攀比。不过对于温言来说,她才刚刚听到这些事,她完全没有这种攀比而来的得意心情,而是在为路平他们惊讶、担忧。

    “他们打了院监会的人?”温言这种四年级临近毕业的学生,很清楚院监会对于学院来说的份量。现在居然有人敢打院监会,真是无法想象。

    “所以他们离开了。”桥诚说道。

    离开的理由,并不难想到。只有最天真单纯的学生才会把院长在正式场合所说的楚敏因为使用斩魄被逐出学院当成是真相。

    温言当然没有这么天真,她立即意识到楚敏他们离开是为了保护学院,为了其他人不要受到牵连。

    “那后来呢?”温言问。

    “后来?院监会的人来过两次,柳阳文和宗正豪都有亲自来哦!但院长一口咬定他已经把人赶走了。再和天照学院无关。”桥诚说。

    “就这么简单?”温言有些不敢相信。柳阳文和宗正豪的大名她早有耳闻,是志灵区院监会的两位总督察。在整个志灵名都是有名的强者。传闻实力极强,但具体不详。学院这些事,很少有需要两位总督察一起亲自过问的,可见院监会这次有多重视。这样的局势,凭院长这样的说辞好像没那么容易搪塞过去。

    “赶走?使用斩魄修炼,打伤院监会督察,就只是赶走?为什么没有拿他们拿下!”桥影这时突然厉声说起话来。

    “呵呵,打不过啊!”桥诚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着。温言立即看出来了,这家伙是在模仿院长云冲,虽然不是十分像,但也算活灵活现,让人可以马上认出。

    “打不过?堂堂天照学院,连一名导师四个学生都对付不了?”桥影又喝道。

    “不是一般导师,是首席院士!”桥诚也接着演。原本会因此上升问题高度的首席院士身份,此时却被云冲拿来当起了借口。不过演到这后,桥诚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桥影却很快接过哥哥的戏份,也模仿起了云冲的口气:“是不是啊,夏院长?”

    在这个问题上,云冲毫不犹豫地绑上了夏博简一起说话。夏博简可是真的很不愿意让楚敏就这样离开的,可在当时却因为畏惧没有办法出手。这种情绪,夏博简比云冲要真实多了。

    不过这里涉及到了自己的导师,桥诚没有继续再演下去,神色间也有一些尴尬。夏博简在这事中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现在已经有各种传闻。这行径当然是非常不招人待见的。至于楚敏,虽然是惹了大麻烦,但大家心底里那都是暗爽的,不然何至于把这事搬到和对门的竞争中当光辉业绩去说。

    “大概就这样,院监会也没什么办法。”桥诚说道。

    “哦,那院长……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吗?”温言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桥诚摇头。

    “我去问。”温言马上就要走。

    “诶……”桥诚突然又叫住她。

    “那个,他们几个,听说是要参加点魄大会?”桥诚问道。

    “是的。”温言点头。

    “那我们,还是会再遇到吧?”桥诚说着。天照学院的四年级生,比较出色的都是要参加点魄大会的,他们都把这视为比学院毕业大考更重要的考核。温言、桥诚,在四年级生中都挺突出,又是院士门生,肯定都会被推荐去参加点魄大会。

    “是的。会遇到的。”温言点头。说得十分肯定。她就是相信。那几个家伙决定要做的事,肯定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就算西凡到时还是需要坐在轮椅上,就算苏唐和莫林那时还在斩魄状态中没有出来。但点魄大会,他们也一定会出现,一定会参加。

    “也许,他们不要参加会比较好……”桥诚忽然有些含糊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温言一愣。

    “呃……没什么。”桥诚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支使起桥影:“快点收拾。”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温言不满桥诚的吞吞吐吐。

    桥诚犹豫了好久好久,终于还是对温言说道:“我的导师……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

    “哼。夏博简吗?”温言现在对夏博简已经完全失去了尊重,直呼其名一点障碍都没有。

    这样的口气,对于夏博简的门生来说那都是很刺耳的,可眼下的桥诚,却只是显露出了一份犹豫。

    “他想怎么做?”温言不齿归不齿,却还是在进一步打探消息。

    “那我也不清楚了。”桥诚摇头。

    “好吧……”温言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嗯……”

    走出几步的温言,却又突然回头:“为什么你和我说这些,你在替他们担心?”

    桥诚踌躇不言。

    “我就不担心。”温言笑着,“我还在期待和他们再会。到时候你的导师如果捣乱的话,一定会被打成猪头。”

    桥诚神情勉强。他当然没法笑,温言这话里又嘲讽到他的导师,他一度很尊敬,视作神一样的导师。可在这次事件中,夏博简的行径已在他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温言离开了,桥诚和桥影继续收拾这凌乱的房间。窗外的树顶上,一道身影在此时悄然退走。大白天的,他的身形隐没在树林中完全没有暴露。他的身法,看起来正是卫影所擅长的一叶落,不过水平好像要比卫影差一些,没有卫影用时那种一叶随风飘落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也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移到了林边,纵然一跃,直接飞过了天照学院的院墙,落向了学院外即使大白天也极少会有人经过的街道。

    噗!

    落地的瞬间,不只有声响,还有尘土飞扬,这是卫影施展一叶落时绝不可能有的状况。可是无论任何人看到眼前这人,都会对一叶落落成这样非常理解。

    因为他太胖了。

    胖胳膊胖腿圆肚子圆脸,看起来怎么也有两百多斤。这样的身材和体重,要施展一叶落这驾驭体重的异能,显然和卫影控制他那百来斤的身体难度是截然不同的。

    变化系的异能就是这样,完完全全一样的异能,在面对不同目标时,控制难度也会变得完全不同。

    两百多斤的胖子,却能控制一叶落到这种程度,从这一角度考虑的话,这胖子在一叶落上的水准其实是在卫影之上的。只是他要以此来控制自己的体重,这个目标难度太大了。

    落地的胖子长出了口气,然后就沿着街道走了出去,很快在闹市街边的早餐摊上,看到了卫明。两个人也没有弄成秘密接头,胖子看到卫明就挥了下手,然后很自然地就坐到他那桌,向摊位老板挥了挥手:“给我一碗捞面。”

    “有收获?”卫明问道。

    “没啥太新鲜的收获,还是没人知道他们的去向,不过刚刚听到,天照学院的夏博简似乎也在计划对付他们。”胖子说道。

    “这才几天,他们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卫明说。

    “呵呵,这么看的话,像是我们城主府的作风。”胖子笑道。

    “什么?”

    “很效率啊!”胖子说着,他的捞面已上来,立即埋下头去大口吃面。

    “如此的话,看来不用太耗费功夫了,就等点魄大会他们自己现身好了。你说呢,卫重?”被称为城主府头号智囊的卫明,会问别人意见,这可是极少见的事。

    “吃面。”胖子卫重回答他。

    =================

    我仔细想了想,我是不是还从来没写过胖胖的人物?为了庆祝这一突破,胖纸快投票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