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八十九章 后会有期
    “不要乱来!!”

    云冲和夏博简这次是异口同声。

    云冲一心维护学院,当然不想楚敏招惹更大的麻烦。

    夏博简呢,借院监会之手针对楚敏是他的个人目的。眼下楚敏如此得罪院监会,更合他意。不过做到这种地步已经足够,真让楚敏重伤甚至杀了院监会督察,那也不是他想见到的结果。

    两人心思不同,但在这一刻却行动默契,一边喊出了声,一边已经各自出手。

    夏博简扬手一挥,一道指风打出,比起洛停当日施展的指风不知强劲多少倍。指风凌厉地冲进了卷起督察的旋风底部。这一碰撞没有完全化解旋风,却影响到了旋风的风势。被卷在半空的督察身形一偏,呼一下就从旋风中被甩了出去。

    云冲也恰在这时出手,身形掠过半空,将那督察拎住,落地后轻轻放下。但是云冲这才刚一松手,就听“呜”一声响,楚敏停止了对旋风的控制,受夏博简那一指风撞击的旋风,顿时铺开吹向了四方。风势强劲,仿佛一记记重拳击打向了四方,所有人都很努力才站稳身形,但刚刚被云冲放开的督察却还惊魂未定,扑面而来的劲风将他掀了一个跟头,一屁股坐倒在地。

    “哎……”云冲这次是出手也没来及,连忙再去扶。督察已经彻底傻眼了,今天的遭遇,在他看来实在有些不真实。

    这是天照学院吗?

    他望着身边将他扶起后一脸“不好意思”的院长云冲,好半天才重新接受了事实。

    这是天照学院。

    这当然就是天照学院。

    督察清醒过来。但是他不敢再说什么重话。对那几个学生不敢,对楚敏不敢。对一直和颜悦色,符合他心里学院该有态度的云冲,他也不敢。

    他张了张嘴,本来还想交待点什么,但是想来想去,最后只对云冲说了四个字:“后会有期。”

    “哎……”云冲也想说点什么,可对方已经转身去扶之前被苏唐摔翻的两位督察,而后和被路平把脸打肿的那位一起。四个人相互扶持着,极其凄惨地向着树林外走去。

    “哎……四位这就要走吗?不再多坐一会喝杯茶吗?”云冲苦着脸追了上去,心里又是暗爽,又是郁闷。

    院监会栽这样的跟头,学院方面喜闻乐见。但问题是,这跟头翻在他的天照学院里,这可就十分郁闷了。

    人都被虐成这样了。他还要这样凑上去示好,云冲当然知道眼下的自己一定很愚蠢很可笑。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夏博简那是挑事的,楚敏那是搞事的。云冲现在就有一种感觉:这两位不是联起手来再玩自己吧?

    “四位、四位……”云冲一直在跟着,四人的脚步却片刻不停,看起来相当着急离开。

    “再多坐会啊……”送出学院大门时,云冲还在无力地释放着他的好意。但是四人终究还是没有回头。离去时那地上滚过的大氅,狼狈的背影,都和他们来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至于守门的郭老二在看着四人走出了半条街后,才忽然意识到这四人是哪位。

    “院长。怎么会这样?”郭老二看着还在行注目礼的云冲惊讶地问道。他懂得不多,但至少也知道。院监会到任何一家学院都绝不应该离开得如此狼狈。

    “呵呵……”云冲到底想哭还是想笑,他自己也分不清了。

    院监会的人,到最后留给他的也仅仅是那四个字:后会有期。

    他当然明白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别说天照学院确实有斩魄修炼这档子事,就算没这事,院监会的人在学院被这样料理,那也绝不是会不了了之。这可意味着他们地位的丧失,这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底线。

    后会有期……

    期大概会很近,不过到时再会的,恐怕不会还是这四位普通的督察。院监会不是没有高手,不是没有能人。帝国提供给院监会的,并不只是一个背景、一个后台。院监会本身拥有可以压制学院的实力,这一点,云冲很清楚,各大学院的院长都很清楚。在玄军帝国,可以不受院监会钳制的,除了四大学院之一的缺越学院,别无第二。

    这一刻,云冲真有离院出走的冲动。

    夏博简阴谋完全得逞,想必会很好高兴;楚敏对着院监会的人动粗,那肯定也很痛快。只有自己,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这院长当得真是丢人败兴呐!

    云冲猜得不错,夏博简此时的心情确实很好。看着楚敏,看着那四个山里来的,都觉得没那么讨厌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几位其实帮了他的大忙。没有他们惹出的事端,哪有自己借题发挥的机会?

    这一刻,夏博简的笑容真是发自内心的。

    但是根本没有人看他,路平、西凡在等楚敏示意,楚敏也立即向他们招呼了一声:“我们走。”

    “去哪?”路平下意识地问。

    “随便哪。”楚敏说着,手一挥,也不知是用了个什么手法,她那件穿在外边已经不知多少年,陈旧到天照学院的师生都已经认不出的外袍,被她扯了下来。

    一挥手,长袍飞向了夏博简。夏博简没让自己成了挂衣架,手一挥,一卷风将楚敏的长袍带向了一边,挂在了树枝上。

    “你……什么意思?”夏博简刚刚开心了一会会,眼下就已经笑不出了。他看着楚敏,甩开长袍的她内里一身极其贴身的短打,英姿挺拔,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感觉楚敏像是马上要冲上来打他一样。但是他的心底,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你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夏博简说。

    “你反对?”楚敏说。

    一天之前,夏博简绝不会反对,而且会很欢迎。终日酗酒,无所事事,却还占据着天照学院首席院士的席位,夏博简早觉得楚敏很碍眼。可是眼下,他正要借楚敏来做文章,正是他最不希望楚敏要走的时候,她偏偏就要离开。

    “你不能走,你走了,你惹下的这些事怎么办!”夏博简急了,开始给楚敏上道德枷锁。

    “让他们继续来找我。”楚敏满不在乎。她做的决定,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她说走,那立即就要走,甩下了天照学院首席院士的长袍,没有再去住处收取什么东西,就这样领着路平他们四个直接离开。

    路平、西凡毫无异议。他们只是来找楚敏的,天照学院对他们而言不过就是一个找到楚敏的地点,他们从来没有过要逗留这里的意思,楚敏说走,那立即就走。西凡自己转着轮椅,路平背起了莫林,苏唐现在力之魄贯通,相应的感知能力也增强,路平只要牵着她,她就基本能走得很稳定了。

    “站住,给我站住。”夏博简喊,没人理。

    “拦住她。”夏博简再喊,还是没人理。

    他有些生气,回头瞪向自己的这些门生,但看到门生惊惧的目光,他不得不还理理解一下。

    就连他自己都不敢出手去拦楚敏,这些门生珍惜生命也不能说是错。

    穿出树林,阳光明媚的大道上,要离开的楚敏一行人撞到了刚送走四位院监会督查,正垂头丧气走回来的云冲。看到楚敏,看到她身上已经不再穿着的天照学院院士长袍,云冲顿时脸一沉。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冲说。

    “好烦,每个人说话怎么都是一样的。”楚敏说。

    “想就这么走了?”云冲说。

    “还是一样的。”

    “不许走。”

    “怎么一直都一样?”楚敏说。

    路平笑了出来,被云冲狠狠地瞪了一眼。都是这帮小子,如果不是他们跑来天照学院,哪里来的这么多事。可如果不是他们来,楚敏现在大概也还是终日酗酒,不干正事吧?一想到这,云冲的情绪不免复杂起来。

    他当然不想看到楚敏那样颓废,可是也不愿意看到她就这样离开。虽然重振精神的她让他一再的束手无策,但是说实话,这种事,他早有心理准备,在他当上院长那天起,他甚至一直就在期待着楚敏给他找麻烦。

    总会惹事的楚敏,才是真正的楚敏。

    可是真正的楚敏,从来不会惹完事后让别人给她收拾残局。

    这是楚敏,她确实回来了。

    这是楚敏,所以她马上又要离开。

    “后会有期。”

    再一次,云冲听到了这四个字。回头望去,楚敏已经走出了天照学院的大门。身后四个学生因为受伤因为斩魄修炼都奇奇怪怪的。

    看起来有些蠢,但是,很潇洒。

    对这四个山里来的土鳖,云冲忽然也有一些期待了。

    “后会有期。”他说着,是对楚敏,也是对这四个小鬼。

    “你怎么让她走了!!”再回头,他又看夏博简从树林里走出来,有些气急败坏。

    云冲当然知道夏博简在气什么,他觉得很好笑,不过脸上却是相当的正经:“楚敏在学院内使用斩魄修炼法,我已经将她逐出学院,以儆效尤。”

    =================

    还有一章,会比较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