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十一章 最效率的方式
    城主会尊重学院和导师,因为利益。

    学院和导师呢?同样不会介意和城主搞好关系,也是为了利益。峡峰学院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不是有峡峰城城主一直以来的支持,它绝不会有今时今日这样的规模,也不会拥有很多学院都没有的魄之塔。

    双极学院不像峡峰学院那么弱势,所处的志灵区也不是卫仲的辖区。但这不影响唐穆愿意和峡峰城城主搞好关系,更何况卫仲还是他的门生。

    门生尊重导师,导师维护门生,再有导师遇到什么麻烦的时候,门生也会站出来维护导师。这其中自然也有许多是师生之间纯粹感人的关爱回护之情,但是唐穆和卫仲,他们两人所处的位置,注定了他们的师生关系很难单纯,而两人也都很坦然地没去塑造这种单纯。

    所以唐穆接纳卫仲的儿子卫天启,助他修炼。否则的话,以卫天启这平凡的资质,唐穆怎肯耗费精力布下月华二十一天结界助其修行?

    月华二十一天结界需要耗费大量天材异宝,这些都由卫仲提供,但长达二十一天的守界人一职却需要唐穆亲自担当。二十一天,每晚都需二十一次调整结界,十分繁复,如此才能最大程度的利用月华之力为修者洗魄,飞速提升境界。

    这二十一天,对月华洗魄的修者来说是一种享受,修炼没有太多的艰难险阻,全看个人能感知和领悟到多少。

    但对守界人来说,这二十一天纯属消耗,而且是非比一般的消耗。如此牺牲,唐穆绝不是因为师生情谊,卫仲,也不会厚颜到凭师生情谊就让导师为自己的儿子做这种牺牲。

    两人达成默契交换的,必然是比“情谊”更加实质性的东西。而眼下,卫仲的家卫正被楚敏追杀,就在唐穆的双极学院,说不得他也得出面维护一下。只是……这卫仲的家卫又怎么会招惹到那女人呢?

    唐穆想着,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而是又耐心看了看状况,心里疑虑顿生。

    “这女人……想干什么?”唐穆奇怪。他看出卫影逃匿的手段相当不错,但在境界上和楚敏差距太大。楚敏若想动真格,早有机会抓到他,根本不需要闹得这么鸡飞狗跳。而眼下她却刻意地保持距离,放任卫影在前逃匿,这是想……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没见过这么张扬的,可是想到这女人一向火爆的脾性,偷偷尾行这种事确实不是她会做,也不是她擅长做的事。果然这样暴力威胁对方亮出底牌才是她的风格。

    没办法了,去打一打掩护吧!

    唐穆没有指派任何人,而是准备亲自出手,因为他知道楚敏的可怕,更知道楚敏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劝住的人物。自己总算是她的旧识,或许可以多说上几句,但是,也完全没把握能说服,一旦最终还是要动手的话……

    唐穆苦笑。动手他倒也不怕,他至少有把握可以掩护卫影离开。但是和这个女人动手实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无论胜,还是败,最终一定都会很辛苦。

    可是没办法,只能他来,换别人去的话,或许就不是辛苦不辛苦的事了。

    唉……

    唐穆叹着气,正准备动身,忽然又见一道身影以极快速,极亮眼的方式向着奔跑带风的楚敏冲出,而在这道优美身影的身后,还有一个身影。不,准确的说是一道身形,没有跳跃,没有曼妙的空中滑行,只是迈开双腿奋力奔跑着。她在追赶着那道优美的身影,但这对她来说无疑非常吃力,即便如此,她却没有被甩开太多,而她所跑出的速度,也足够让太多人感到震惊。不过她跑动的姿式却很难看,让人觉得很别扭,似乎为了跑出这样的速度,她已经颠三倒四的不知道该如何动作了。

    “是她!”唐穆的目光却落在了那道优美的身影身上,心头突然一喜。如果是她的话,或许真就不用麻烦自己了。虽然她也不可能完全挡住楚敏,但是应当足够拖延完成掩护。

    再看看,唐穆决心再等一等。楚敏这边,身后一声轻叱已经传来:“什么人,敢在双极学院捣乱?!”

    喊音未落,那道身影突得就好似一道流光,陡然间又快了几分。楚敏跑出的那道风,境界差些的学生都近不了身,这道流光却瞬间将风劈开,空中一折,落到了楚敏身前不远。

    “我姓秦,我叫秦桑,报上名来!”拦在楚敏身前的美丽少女骄傲地介绍着自己。

    她叫秦桑,双极学院最骄傲,也最值得骄傲的学生。因为她姓秦,如果有人把姓秦当作是一种骄傲,那么这个秦一定是“卫秦梁顾”的秦。

    玄军四族,卫秦梁顾。

    说得就是玄军帝国的四大家族。

    峡峰城的卫仲一家也姓卫,但这个卫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卫,但秦桑的秦,却是真真正正不同凡响的秦。

    因为她是这个秦,所以即便双极学院是大陆排名第三十七的学院,也只不过是她的一个落脚点。在双极学院,没有导师敢把她收为门生,因为谁都知道,在这个落脚点稍作休整后,秦桑是一定会进四大学院进修的人,那里才是她最终的出身,就像她的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一样。

    她骄傲,她不凡。不过虽然双极学院只是她暂时的落脚点,虽然她的归宿绝不会在这里,但是,既然现在她在双极学院,那么她也容不得双极学院受到什么耻辱,那样会让她也连带着一起蒙羞。

    所以她出手,拦路,报名。

    但是楚敏不理。

    每个字她都听到了,秦桑的秦是哪个秦,她也很清楚,但她依然向前,一个字也没有回答。

    “大胆!”秦桑怒,右手探出:“剑来!”

    “诶!”有人应了一声,声音有点慌张。那个一路奔跑跟随秦桑的小姑娘本就跟得十分勉强,秦桑最后这又猛然一提速,双方速度又有拉开。此时秦桑忽喊剑来,小姑娘连忙就将自己经常要为秦桑背着的佩剑掷了过去。

    她的手法很娴熟,也很准确,显然这是他们主仆二人常有的默契。但是今天她的语气有些慌张,因为她忽然觉得,太远了,小姐今天离她有些太远了,对手却又太近,而且那么快,自己这剑,怕是要掷不到了……

    秦桑伸右手,准备接剑,但是最终入手的,却是坚硬的四根手指。

    她没有握到剑柄,她握到的是楚敏左手。楚敏也不是要和她握手问候,这一握,秦桑天旋地转。

    高高在上,骄傲不凡的秦桑倒在了地上,楚敏从她身边一抹而过,卷起的风,荡起的土,甩了她一脸。她的奎英宝剑也没有人去接,就这样从她的头顶上飞掠而过,最后也落入了尘土。

    “小姐……”跑步难看的小姑娘终于赶上来了,却看到自家小姐已是这个模样。奎英宝剑落在了地上,她连忙过去拣了回来。秦桑没有接,她坐在地上还在发愣,秦家小姐,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从来没有。

    “小姐……”小姑娘也从来没想过秦桑会有这么难堪的时候,顿时难过得眼泪都落下来了。秦桑一见,忽得怒火中烧,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废物,怎么掷得剑?!”秦桑骂道。

    “对不起小姐……”小姑娘惶恐,低着头,眼泪珠子继续朝地上落着。周围人看着,纷纷默然无语,心里却都为那小姑娘叫屈。

    秦桑是秦家血脉的天之骄女,冲之魄的觉醒者。可这背剑姑娘,普通人一个,甚至没有过正经的修炼。能够靠双腿赶上秦桑的速度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但要人连她的“流光飞舞”都追上,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刚才掷剑没有接到,显然是因为秦桑最后施展“流光飞舞”的异能超过那女人的同时,也一下和背剑姑娘拉开了太大距离,因此责罚背剑姑娘,实在有些没道理。

    秦桑起身,从小姑娘手中狠狠地夺过剑来,迈步就要再追,但却看到前方楚敏已经停了下来,缓缓向前走了几步,一片学生的惊叫已经传来。

    “死了。”

    “有人死了。”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茫然了,纷纷围上去观看,楚敏站在那,也是沉默无语,因为死的人,正是她一直在追的人。

    卫影死了。

    但是根本没有几人知道他是秦桑一直在追赶的目标,他的逃匿术确实高超,除了境界远超他的楚敏,双极学院学生没有一个察觉他才是引导这一场闹剧的罪魁。

    “怎么死的?”学生们还在互相打听着,而知道这一点,也只有两个人。

    追赶的楚敏,还有远处观望的双极院长唐穆。

    就在楚敏被秦桑拦截的那一下,卫影忽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楚敏,也似乎察觉到了楚敏是在有意放逐他,以待他更多的同伙现身相救。

    他只是去天照学院刺探了路平他们一下,这不过卫明随手的一个安排,甚至不是什么计划中有策略的行动。

    但是最终,他却因此直接了断了自己,因为他是峡峰城主卫仲的家卫,而这,是最效率的方式。

    他没有暴露自己身份,没有暴露任何目的,更没有让自己的同伙被迫出手相救。在发现之前的逃匿都毫无意义后,卫影用最效率的方式,了结了这一切。

    人群中,卫明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反复修改多次,总算写好了……我绝不通宵,大家白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