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五十一章 不精纯的魄之力
    温言一直很感兴趣的是灰衣少年,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击击倒她的竟然是四个闯入者中看起来最没用的,一路都需要灰衣少年扛着、背着才能脱身的两分少年。

    三重天的力之魄力拿捏的恰到好处,最后还有六重天的精之魄力攻击中枢神经。温言还有意识,但却已经无法控制协调身体,就这样倒了下去。

    “制住她!”西凡没有就此感到得意。因为路平的制衡,以及对手对他的全面忽视,他才捞到这个机会,否则直接对敌的话,温言的快拳快脚他看都看不清,早把他揍到鼻青脸肿了。眼下虽然一击凑效,但他的这个力量层次能对眼前这个强敌制造多大伤害西凡并无把握,毕竟,温言的境界他完全看不穿,这显然是一个贯通者,天照学院的学生实力真的太可怕了。

    路平依言上前,温言所受的伤害明显比西凡想象要高,他轻松制住了温言。再一抬头,天花板上探下的头还挂在那,起初嘻皮笑脸,现在已经满脸惊诧,看到路平抬头望来,顿时打了个激灵,头嗖得就缩了回去。

    “温言学姐我去搬救兵!”

    一句话从天花板上落下来,一道身影嗖一下,竟然就从眼前透明晶石窗前划过,那家伙,居然直接从观景台上跳了出去。

    “不至于吧?”路平和西凡惊讶着,慌忙凑上前去观看。百米高塔,这人是有什么异能?

    “别看啦,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被路平抓着的温言说道。

    趴到晶石窗前向下张望的路平和西凡也已经看到,那家伙并不是一落到底,也不是有什么御空飞行的异能,只是借着传音塔上一圈一圈的边沿向下攀援罢了。这种事,普通人当然没可能做到,但作为修炼者,有足够的胆量和力之魄力就不算难事了。看这家伙娴熟的程度,恐怕平时不少这样下塔,倒是比走楼梯快多了。

    一看这没多大意思,路平和西凡的注意力很快重回到传音室内。西凡打量了一圈,看到墙上挂衣钩上挂着根软鞭。

    “试试那个。”西凡指了指挂衣钩上的软鞭。温言实力强劲,他用精之魄力对中枢神经的攻击看起来是得手了,但他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一直让路平制着也未必稳妥。可是像他们这些修炼者,但凡力之魄有点境界那普通绳索就没多大用处,总得有些特别的道具。路平和西凡当然没有,不过正巧这挂着根软鞭,会被修炼者拿来做武器的,总不至于是一般绳索。

    “运气不错。”温言嘟囔了一句,路平将西凡放到一旁坐椅,过去取下软鞭,试了试,向西凡点了点头:“很结实。”

    “当然,这可是天罗藤做得诶。”温言说。

    “果然运气不错。”西凡说。天罗藤,一种极其少见的植物,柔韧,却又坚硬无比,无论拿来做弓弦,软鞭,或是什么,凭天罗藤三个字,就足够评定为三级。

    路平对此没做什么评价,只是回来麻利地将温言手脚都捆在了一起,他这一边忙活着,西平这边却在很没有说服力地说着:“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

    温言笑了,她显然清楚捆她,不过是对她顾忌,而不是心存什么歹念。

    “是这样,我们是峡峰区捕风学院的,我们来天照学院找人的,她叫楚敏,可能是导师,也可能曾经是导师,你知不知道这人。”西平说。

    “不知道。”温言说。

    “好吧……那替我们在这里向学院说明一下好吗?”西凡说。

    “不好。”温言摇头。

    “为什么?”西凡有些诧异。

    “因为那样就无趣了。”温言笑。

    “你……你这是有恃无恐啊?”西凡说。

    “对啊,你们能把我怎样呢?”温言说着,还扭了下身子,似乎在找一个舒服的姿势,丝毫没有觉得被捆是什么困境。

    路平和西凡面面相觑,因为温言说对了,他们还真没法把她怎么样,谁让他们确实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找人呢?

    “这玩艺该怎么用呢?”路平和西凡只好自己动手,研究起了传音室。被温言敲打过的话筒很快就被两人发现了。

    “喂喂!”路平拿起话筒喂了两声,声音仅仅让西凡和温言听到。

    “呵呵……”温言笑。

    “肯定没这么简单。”西凡一直留意温言的神情,但这女生只是带着笑容,很有兴趣似的研究着他们两个,路平拿起这话筒时她也丝毫没有在意。

    “不只是用能力,还需要借助道具的话,那这道具至少也需要一点魄之力来发动吧?”西凡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留意着温言的表情。

    “没错。”结果他根本不需要去解读,因为温言很痛快地就承认了。

    “当然是鸣之魄力了。”西凡说。

    “当然啦!”温言笑得更愉快了。西凡知道她为什么开心,因为很明显,他不具备鸣之魄力,而路平呢?在一般人看来根本是不具备任何魄之力。

    不过这一次,西凡终于也很愉快地笑出来了。

    “鸣之魄力哦!”他对路平说道。

    “嗯?”温言神色变了,她诧异地望向路平,这少年的实力虽然很蹊跷,但不具备魄之力,这点很明显啊!

    路平却已经信心十足地重新将话筒拿到了嘴边。

    “喂!”

    喂!

    整个天照学院上空,顿时回荡起了这一个字,很响亮,很清晰。但是紧跟着……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不断地响声在整个传音室里响起,从路平手中的话筒,再到室内传音设备的很多个部件,突然就这样急剧地响动起来,杂乱无章,炸起的碎片四处飞溅,让三人都不得不低身抱头。

    持续了好一会,传音室才逐渐恢复平静,三人呆呆地望向左右住,整个传音室已经一片狼藉。话筒,只是传音设备的一部分而已,但现在,不只是路平手中的话筒,整个传音室的设备都像是遭到了什么毁灭性的打击。

    温言愣了,愣了很久,但是最后,她又笑出来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家伙……”她望着路平。

    “这是怎么回事?”西凡茫然,路平也很不解。

    “鸣之魄力啊!这传音用的材质,只能传导鸣之魄力啊,你搞什么?”温言说。

    “只能鸣之魄力?”路平挠头。

    “没错!”

    “你做了什么?”西凡望着路平。

    “呃……我的鸣之魄力大概不够精纯。”路平说。

    不是他不想精纯,而是在销魂销魄的禁锢下,偷出魄之力并持续使用这本身就已经是奇迹般的事了。这种情况下还要追求精纯,难度太大,目前的路平还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所以即便他想发动的是鸣之魄力,但是捎带的其他魄之力都会在偷取的过程中也溜出来一些,结果对这只能承受传导鸣之魄力的特殊材质一下子就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下我就是想帮你们也帮不到了。”温言笑得更愉快了。只是敲打了一下话筒,就曾让之前那个三年级生心疼不已,而现在整个传音室的设备都被摧毁,温言却也完全没放在心上,她只是觉得十分有趣。

    “这可怎么办?”西凡和路平面面相觑,原本的设想是到了传音室就可以向天照学院说明一切,顺便来个寻人启事也极其方便。哪想遇到的这个女人如此不配合,路平一出手,却把他们的计划和期待全给摧毁了。

    两人一起望着窗外,有些茫然,路平的神色却在此时突然变了变。

    被捆的温言,手不动,脚也不能迈,一蹦一蹦地跳到了窗边。西凡对她中枢神经制造的伤害显然已经解除,而手脚被捆并不影响她施展能力。

    “哟!”施展“远视”,她能看到的比起只是冲之魄三重天的西凡要清楚多了。

    “草帽少年已经被捉住了哦,是谁捉住的呀?给个正脸好吗……”温言念叨着。

    “这女孩也差不多了嘛!”温言望向另一个方向后说着,“其实我倒是挺欣赏她的,相当勇猛,不过这样的话,吃得苦头也会多一些啊!”

    正说着,一道人影忽然嗖一下,就从她面前的窗外滑了下去。

    “什么鬼!”温言被吓了一跳,慌忙靠向窗边向下张望,看到的却是路平的身影,效仿着之前那个三年级生,极快速地攀援而下。一回头,果然传音室里已经只剩下西凡一个。

    “那女孩是他什么人?”温言问西凡。

    “大概是死也要保护的人吧!”西凡说。

    “哦,那就更有趣了啊!”温言望着窗外,兴致勃勃,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快点快点”。

    “慢点也没什么不好嘛!”这时楼梯口传来一个声音,温言回头,看到沈迟慢吞吞地走了上来。

    “你怎么被捆成这样?”看到温言的模样,沈迟笑了。

    “要你管!”温言不理他,继续看窗外。

    沈迟再朝这边一望,立即看到了西凡。

    “怎么又是你……”西凡苦笑。

    “对啊,又是我。”沈迟很高兴,“还有一个呢?”

    “刚刚走了。”路平说。

    “哦!”沈迟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顿时更高兴了,“所以我就说,慢点也没什么不好嘛!”

    “两分!重新被我追回!”沈迟宣布他的胜利。

    “出息!”温言回头,朝他翻了个白眼。

    (这章应该算晚还是算早。。我已经茫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