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十三章 无比强烈的好奇心
    世界到底有多大?

    这个问题路平有过好奇,在那间密不透风的狭小石室里,透过头顶那巴掌大的气孔,路平看到过这个世界。

    清晨,会有光线从气孔中照进来,那些光柱中的尘埃可以不知疲倦地漂浮旋转上一整天,路平尝试过抓住它们,但没有成功。不过光柱打在手上的感觉,很舒服,很温暖。

    到了夜晚,气孔那里有时可以看到一颗星星,运气好的时候,或许会有两颗,有一次路平甚至发现有三颗星星挤在那里,向他眨眼,为此他兴奋了好几天。

    下雨时,会有雨水落进来;下雪时,会有雪花飘进来。

    有次还有一只小鸟落在了那气孔,向里探头探脑,喳喳地叫了几声才飞走。

    世界好有趣,路平想着。不知道会有多大,肯定会比自己这间石室要大许多。或许有一百倍,一千倍那么大。

    后来他终于逃出,他看到了气孔外的世界。辽阔的天空,广袤的大地,这些常人都已经看腻,已经没有兴趣去抒发什么感想的东西,却让路平惊讶地有些睁不开眼。

    这得多大?

    他想着,肯定不只一百倍,一千倍那么大啊!

    他决心要活下去,和苏唐一起,就在这片天地间。世界到底有多大,他已经不好奇了,只要能身在其中,他就觉得很满足。

    噗噜噗噜噗噜……

    又一壶山泉水被煮沸了,小气泡不断地从壶底升上水面,破裂。郭有道伸手抄起水壶,举高,再次冲泡,这一次,冲了三碗,有路平一碗。

    “自己拿。”郭有道说着,仔细端起了他自己那碗。

    “有关你的修炼,我可能帮不到你什么。”文歌成对路平说道。

    “或许是因为你来得太晚。”郭有道吹着碗中漂浮地茶沫,看也不看地说道。

    路平注意到了茶桌上扔着一页信纸,干巴巴的,内容简洁而潦草,就是对文歌成的邀请,而落款日期:大陆1847年1月22。

    路平记得这一天。

    那一天,他和苏唐从组织逃出,在雪原里走了很久很久,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一直坚持着走下去。后来遇到了郭有道,带着他们一同上了路。回到摘风学院,那至少也是一周以后的事了,但是从信的落款日期上来看,郭有道在遇到他们当天就写出了这封信。

    但是文歌成,赴约竟然用了三年多,路平忍不住要对他肃然起敬了。

    “我能看到这封信就是奇迹了,否则你以为我会看到你这一笔烂字就跑来你这个荒山野岭吗?”文歌成说着。他行踪飘忽,收信这种事对来他说根本毫无逻辑。所以这封信能三年多没有遗失,并且最终落到他的手上才让他惊讶不已。冲着这分惊讶,他才赴了这趟迟到三年的约。

    “不虚此行吧?”郭有道说道。

    文歌成点了点头,然后对路平说:“虽然你自己都不关心,但我对你的来历非常好奇。”

    “我会找出来的。”文歌成手伸进窗,拍了拍路平的肩膀。

    “哦。”路平不出人意料的反应平淡,但这似乎丝毫没有搅了文歌成的兴致,似乎在下定了这个决心后,他的整个人都充满了精力。

    “那么,我走了。”

    告别来得如此突兀,路平本以为文歌成对此感兴趣的话,肯定还会问自己不少东西。

    “对了。”已经从折梯上跳下去的文歌成,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

    “我不清楚你现在是怎么做的,但我有一个建议。”文歌成说,“将魄之力区分开,一魄一魄来偷,可能会容易一些。”

    “哦。”路平应了一声,他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文歌成所期待的那种顿悟,或是思考的表情。

    “你已经在这样做了吗?”文歌成有些悻悻地说道。

    “是的。”路平说。

    “再见!”文歌成头也不回地走了。

    “呵呵。”郭有道再次笑着,满饮了一碗茶,然后望向了路平:“如果三年前你就遇到他,会少走很多弯路吧?”

    “是的。”路平点头。从组织逃出,是趁着对方在实验中的疏忽。可每次实验中对销魂锁魄的解除都是限定的,程度有限,时间也有限。那时的他,临时拥有的魄之力很快就被销魂锁魄给镇压回去了。

    是在摘风学院的这三年,无数次的尝试,无数次的失败,才让路平最终找到了目前所用的方法。而文歌成,只是初次见到他,就已经能梳理出这么多方法,确实极其了不起,如果真能在三年前就遇到,真的可以帮路平节省掉很多绕弯路的时间。

    “显微无间,无与伦比的洞察能力,也只有他这种拥有无比强烈好奇心的人,才可能练就这样的能力。”郭有道说着。

    “好奇心?”

    “是的。你没看到他对你的事比你自己都上心吗?因为你太值得他好奇了。”郭有道说。

    “那我是不是该帮帮他?”路平挠挠头,虽然他并不如何在意,但是别人毕竟是因为他的事忙前忙后,自己不去搭把手,好像有些太过意不去。

    “放心吧!为了满足好奇心,当他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逃都逃不掉。”郭有道说。

    “那我还是离他远点吧!”路平又有点怕了。

    “你试试看。”郭有道说。

    “怎么忽然觉得很不安呢……感觉他可能会比组织还要麻烦。”路平说。

    “当然,那组织没有来打扰你,你就很满足了,但他的好奇心可是无止境的。现在只是好奇你的来历,但是很快,他的好奇会转移到这神密的组织上。他们的成员,他们的运作,他们的目的,这些事,他一定都非常想知道。”郭有道说。

    “你把他找来,到底安得什么心呐?”路平问。

    “呃……”郭有道想了想,“辨别你的血脉,帮你解决销魂锁魄的问题。”

    “现在呢?”路平问。

    “现在……只怪他迟到了……”

    “有点同情他呢!”路平说。

    “不,他乐在其中呢!”郭有道说,“至于你,想不到你现在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你也该是报答一下我的救命之恩了。”

    “你说。”

    “我已经说过了,摘风学院的未来,就要靠你们这些优秀的学生啊!”郭有道说。

    “你这是作弊啊!”路平说。

    “为了作这弊,我可是放宽院规,等了你三年。”郭有道说。

    “你早说好吗?一年级魄之塔的程度我第一年就足够通过了。至于像现在这样冲过头吗?”路平说。

    “冲过头好,只是通过,那哪里够啊?”郭有道笑。

    (晚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