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十四章 联合大考
    风纪队弄来了一副担架,准备把西凡抬回他的住处休养了。西凡数次望向路平,想要说点什么的样子,但是最终那个“谢”字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对路平的情绪,到底还是没办法这么快就转换完毕,

    西凡被抬走,来慰问的人群立即就散了。对莫林这个进入学院才一天的陌生新生都有人去表示一下关心,但对路平却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没有理会他有没有受伤,也没有人过问他在这次事件中充当的是什么角色。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累赘呗!”所有人都是如此一厢情愿地认为着。

    小屋恢复了冷清,只剩下苏唐。

    三年,这间小屋唯一会来的人就只有苏唐。

    默默收拾好小屋从未有过的人多带来的狼藉,苏唐站在窗边。

    又是一个好天气,但是窗外的花圃却不像平曰那么缤纷了。昨晚那一场恶战,花圃此时的状况可比路平的小屋要严重多了。莫林站在一片被压扁的花草旁边,正被莫森骂得狗血淋头。

    “你还不去上课?”路平在她身后问道。

    “马上就去。”苏唐目光从窗外移回来,伸手指了下小桌:“早餐放那了。”

    “好。”路平点头。

    “那我走了,那个什么星罗还会有后文吗?”苏唐问。

    “应该不会了。”路平说。

    “当心些。”

    “放心。”

    苏唐离开了。路平过去小桌拿过早餐。

    包子已经凉了,路平也没在意,站在窗边地默默吃着。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在苏唐去上课、去修炼的时候,独自一个人。

    窗外莫林还在被莫森责骂着,一脸的无奈。

    路平看着看着,却笑了出来。

    这一幕在他看来其实很温暖。爱之深,才责之切啊!莫森老师那么反感他,训斥他也不少,但从来就是两三句重话后就不再理会了,什么时候有过这么长篇大论苦口婆心的数落?

    这家伙和莫森老师的关系,看来比自己一开始想得还要深一些啊!

    正想着,那边莫森总算是训斥完了,然后就连忙去检查昨晚弄坏的这些花草有哪些是还可以拯救一下的。莫林呢?早上醒来不见了的草帽也不知他从哪终于是拣回来了,扣回头上,就又往小屋的窗边来了。

    路平这次没有回避,提袋里的包子还给莫林留了两个,递给了他。

    莫林接过。

    “才两个?”他嘟囔着。

    “都凉了。”然后又嫌弃。

    “吃凉的对胃不好。”一边往嘴里塞了一个,一边接着说道。

    “你和莫森老师什么关系?”路平问。

    “他是我二叔。”莫林说。

    “你也姓莫。”

    “对,其实我叫莫林,不是林默,不要说出去哦!”莫林说。

    “有必要吗?”路平说。

    “当然,我可是个刺客诶,而且我正在逃避……呃……追杀?”声音越说越微弱,莫林说到最后才想起来,追杀他的人现在已经成为这片花圃的养分了。

    “好像确实不是特别有必要了。”莫林说,“不过作为一个刺客,名字隐藏一下总是好的。你的名字是不是假名?”

    “不是。”路平说。

    “你能不能做我导师?”莫林说。

    “什么?”路平被莫林冷不丁地这一句给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莫林接下来就又要问他昨天总在好奇的那些问题了。

    “我昨天入学院的时候,院长问我想跟哪个导师,我当时随口就说了我叔叔的名字,但现在我觉得你最合适。”莫林说得无比认真,真就看年纪的话,他比路平还要大个两三岁,但他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难为情,十分期待地望着路平。

    “我教不了你什么。”路平说。

    “不要这么快拒绝嘛,你再仔细想想。”莫林说。

    “确实教不了。”路平说着,就又躺回到床上了。

    “又装尸体,喂喂!”莫林狂叫,他又被拒之窗外了。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摘风学院一年一度的大考终于来了。

    三天里,学院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传出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风纪队的队长西凡因为伤重休养,无法参加大考。

    消息传开后,新生莫林立即找到了院长郭有道。

    “能不能代考?”他认真地问着,西凡受伤,他觉得他有很大责任,如果不是他的存在,星罗完全没可能会出现在摘风学院,同样如果不是为了救他,西凡也不会伤成这样。所以他觉得,他替西凡去考试,这非常合理。

    但是捕风学院的院规再宽容,也不可能允许代考这种事,哪怕这次有很特殊

    的情况,莫林当时就被轰出了院长室。

    不过随后院长也决定特别通融一下,可以等西凡身体恢复后,给他一次重试的机会。

    虽如此,却还是有不少人为西凡感到惋惜。

    学院大考,会关注的可不只是学院的导师和学生,还有这片大陆上的各个国家,各种势力。

    摘风学院虽然不像四大学院那样名声响彻整片大陆,但在峡峰区这个偏僻辖区却是唯二的学院之一。不过比起另一家峡峰学院,影响力还是要小上不少。峡峰学院已有二百多年历史,是和峡峰区共同建立发展起来的,拥有深厚的资源和背景,也一直是被峡峰区所推崇。摘风学院后来建立,靠着院长郭有道四大学院出身的名师身份迅速壮大,但终究还是比不上峡峰学院二百多年的积累。

    一年一度的大考,两家学院是在一起进行的,自然也是有着竞争的意思。峡峰学院学生更多,一直以来都稳占着上风,但最近几年,摘风学院频频出现极优秀的学生大出风头,让峡峰学院有些颜面无光。

    而西凡,就已经在连续两年的大考中大出风头,这次四年级大考,他本又是峡峰学院的心腹大患,但重伤无法参加大考的消息一传来,顿时让峡峰学院觉得开门大吉。

    “好遗憾啊!西凡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监考台的正中,坐的自然是两家学院的院长。峡峰学院的院长巴力言正皮笑肉不笑地向郭有道表达着他的遗憾和慰问。

    “人没事就好。”郭有道淡淡地道。

    “哈哈,没错,这个当然是最重要的。”巴力言笑着,身旁一排峡峰学院的导师,也跟着附和起来。

    笑完,立即有人凑上来道:“院长,时间差不多了。”

    “哦,那好,那就准备开始吧!还是像往常一样,一年级开始,让摘风学院先来,他们人少,比较快一些。”巴力言意气风发。没了西凡,他不认为摘风学院还有什么人能扫到他们的颜面。

    开考的预备钟声敲响,两家学院的一年级一起列队站在了塔下。

    魄之塔。

    这就是各大学院用来考核学生通常会用到的考场,不同学院会有不同的设计标准。摘风学院和峡峰学院用的这尊魄之塔,共分十二层,学生进塔,以登塔为目标,每层八分,十二层共计九十六分,但若连十二层也突破,再加四分,得满分一百。

    虽然只是四分,但这四分却是最难的四分,摘风学院二十四年的大考中,仅有四人有过拿满百分的纪录,而这四人,最终都被四大学院吸取进修,是摘风学院最大的骄傲。

    “今年的摘风新生都很精神嘛!”巴力言目光在摘风学院的学生身上逐一扫过,假惺惺地向郭有道夸赞着,事实上,他早就知道摘风学院这批一年级生的水准。

    “哟,五种魄之力,真不错啊!”巴力言假装惊讶着,他早知道摘风学院的一年级中有这么一位,至于名字,他没记住,因为他完全不觉得这个水准有记住

    的必要。今年峡峰学院的一年级生里能感知到五种魄之力的学生多到巴力言都记不过来,能感知全部六种的也多达十二人,当中更有三位已经突破出了一重天的境界,这一年级的对比,摘风学院势必是要惨败而归,巴力言不介意多赞美摘风学院几句,捧得越高,摔得就越狠嘛!

    他笑眯眯地,逐一看下去,可当看到队伍倒数第二位一个戴着草帽的家伙时,巴力言稍微呆了呆,而后将魄之力提高了一个程度后,确认了自己看到的没错。

    巴力言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郭院长,你们的一年级生里有一个不太对劲吧?枢之魄六重天?这是一年级生?郭院长真是不遗余力,不过这有点太难看了吧?”巴力言脸色是变了,但也没慌张,这种境界的学生会是一年级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摘风学院将这样的学生排到一年级里加强竞争力,未免太愚蠢了点。

    “巴院长你说的是戴草帽的那个吗?你误会了,他只是随便看看热闹,不参加大考的,他是进修生。”郭有道不慌不忙地说道。

    “进……进修生?”这下巴力言的脸色变得可就有点管不住了。进修生,作为一个学院院长太长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这意味得是一种认可。因为只有更为优秀的学院,才有可能受到别人的青睐前来进修。峡峰学院纵然有两百多年历史,但地处这个偏僻的大区,在整个大陆而言名气也没比摘风学院大多少,从来没有过人想到要来他们这个学院进修。但是现在,摘风学院,居然有一位进修生?

    巴力言深深怀疑这真实姓,但是郭有道已经说了这学生不会参加大考,是不是真的来进修,完全没有要向他说明的必要姓。

    无奈,巴力言顺势再往后看,草帽男身后,摘风学院的最后一名一年级生。

    嗯?嗯?

    巴力言这次也是接连确认了两遍,终于才敢肯定,而后就笑出来了:“这样的学生,郭院长也会留他到大考,让人佩服呀!他不会也是来看热闹的吧?”

    (最近就要征集龙套了,大家留意下我的公*众*威*信,到时会有消息!)

    lt;/agt;lt;agt;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