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抬手便杀
    刑台之上惊呼惨叫不断。大部分人被路平轰飞,也有一些横七竖八地倒在台上。台下山民看着这一幕也是惊叫连连。哪怕是夜莺出没最频繁的时候,也多是搞搞行刺暗杀,从来没有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打得城主府人马落花流水,更何况路平现在只是孤身一人。他的两个伙伴从始至终都只站在台上仿佛吃瓜群众,别说帮忙,连点担忧的神色都不看。

    转眼,城主府出动的人马就已经去了三分之一,全过程中便只有路平一人出手,夜莺的人倒是想帮忙,竟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无论是攻击向他们,还是围向路平的人,统统第一时间就已经被路平击倒。

    卫天启很相信葛冰的判断,可看到路平转眼便已经击倒三分之一的人且始终气定神闲,心里不由地又忐忑起来。

    他都有些焦虑了,更何况冲在最前的兵士。城主府的人马围起了一个大圈,却是人人裹足不敢向前。连指挥战斗的卫都有些惊疑不定,朝卫天启这边看来。

    卫天启稍作犹豫,终于还是咬牙狠点了一下头。卫立即手起刀落,身旁一名犹豫退步的戍卫军士兵被砍下了脑袋。

    “闻鼓不进者,杀!”卫冷冷喝道。

    士兵们打了个激灵,眼见进退都是差不多的下场,但对于城主府的手段他们终究更加确信一些。只能硬着头皮再度冲上。

    但是眨眼间,人就又倒了一圈。

    士兵们硬着头皮鼓起的勇气刹那间便崩溃了。城主府令行禁止的严酷手段固然让他们畏惧,路平却是抬手便决定了他们的生死。在这绝对碾压的力量面前,城主府那些令人生畏的规矩、手段统统成了后话。

    这一次,士兵们不再是犹豫不敢向前,他们干脆开始四散逃窜。卫接连出手砍翻了两人也无人理会。他这点手段哪里比得起路平抬抬手指就倒一片来得可怕?他在喊什么,干什么,已经根本没有士兵关注了。所有人心中就是一个念头:逃命!哪怕事后被会城主府追究,但是眼下再与路平为敌,马上就要死,没悬念。

    卫混乱中接连又杀了两人,一时间他都像是倒戈夜莺的叛徒,却还是没能阻止兵变。他无奈的朝卫天启看去,看到卫天启也正慌张地看向葛冰。

    “师兄!”

    葛冰铁青着脸,手臂一扬,身子随之掠出。一进一退,转眼已在刑台的边缘走了一个来回。正冲到这一边缘准备跳下逃走的一队士兵在葛冰这一进一退后,忽就变得奇怪起来。他们依然在向前迈着步子,可他们的上半身却好像跟不上这节奏一样不协调地摇晃着,紧跟着便与下半身分了家。大片的血花直至此时放才绽放。分成两半的尸体摔在台上,内脏滚得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快弥漫开去。

    逃散的士兵纷纷呆住,再没有人敢移动半步。台下山民更是满眼惊恐。之前路平虽然打杀了更多的人,却没有这样血腥恐怖。论震慑力,葛冰这一击更上一层楼。不知是谁先“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接着便是传染开了一样,台上台下,接连有人开始呕吐。

    葛冰一言不,只是目光冷冷的扫了一圈,这一眼比卫之前拼命喊话还要管用,那些已经跳下刑台的士兵都一脸惶恐地又重新爬了回来,还在台上则战战兢兢地重新聚集起来。

    路平看向葛冰,神色未动,只是忽一抬手,一记鸣之魄凝聚飞出。

    飞音斩?

    区区三级异能,很容易便被认出。用这样低级的异能攻击自己,葛冰只觉得异常可笑。

    果然自己不出声音,他用不了一声征就有些无力了吧?葛冰一直在旁观察,现路平除了一声征就没用过其他异能。眼下又见他拿飞音斩来攻击自己,顿时认定路平便只有这一招鲜。

    他很随意地挥起手,就要将这飞音斩的攻击破开,心中却已在想如何反击。却不想挥起手抬起不过寸许,飞音斩竟已飞到身前。

    这么快?

    葛冰双眼急瞪,心中只来及闪过这一个念头,便已被飞音斩命中。

    还好,只是飞音斩。

    他急忙这样告诉自己,慌忙就要驾驭魄之力来抵御这一击的伤害,但同样只是这一念头升起的瞬间,飞音斩所凝聚着的鸣之魄便已走完他的全身。

    咔!

    葛冰脚底传来一声脆响,搭台所用的厚木板忽向下一折,葛冰的身形顿时向下一矮。

    站在他身旁的卫天启瞬间已感知到了脚底传来的魄之力,来不及细查急向旁一闪。再看葛冰,身子向下沉去过半便已止住,却是卡在了他身下裂开的缝隙,看起来身子也像只剩半截似的。

    他艰难地抬了抬头,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情。他瞪着路平,似要张口说句什么,最后却只有一口鲜血从口中涌出,脑袋一歪,一动不动了。

    这是……死了?

    卫天启觉得自己大脑嗡一下仿佛炸了。

    “你……你竟然杀了他?”脑中一团混乱的他甚至忘了路平可怕的一声征,忘了在路平面前出声是多么危险的事。

    “你难道没听清吗?他是南天学院的人,你居然敢杀他?”卫天启眼中的不信,与葛冰死不瞑目的眼神完全一样。

    路平却没理他的大呼小叫,只是看向围在他四周的人。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他说道。

    “你就因为这个杀了他!!”卫天启继续尖叫,仿佛听到了多么不可理喻的事。

    “有什么不可以吗?”路平看向卫天启,一边朝他走来。

    “你……”卫天启向后退了一步,大脑这时才清醒过来。

    “拦住他!”他大吼了一声,转身就掠下刑台,头也不回地狂奔逃走。

    台上的众人却都没有动,他们面面相觑,对于声犹在耳的城主命令,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

    “都在干什么?城主的命令没听到吗?都给我上!”到底还是卫忠心耿耿,此时跳出来督促众人,可是连城主的命令都没起作用,他的大吵大嚷,众人同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反了,都想死了是不是?”卫继续吼着,手中刀光掠起,又想杀一儆百。

    一道身影却在这时飞上刑台,挟着劲风掠向卫,一脚就把他给踹飞。

    “你去追,这里交给我。”楚敏对路平说道。

    “好。”路平点头,急忙掠下刑台朝卫天启追去。

    楚敏站在台中央,抬眼扫了一圈。

    “还有要打的吗?”她问道。

    所有人看向被楚敏踹飞的卫。他飞出台至少有二十多米,落地后又滚了数米,然后就不动不动了。

    卫身为十二家卫之,主要靠得是忠心和卫天启的信任,但论实力,虽排不到第一,却也是十二家卫中的翘楚,对于多在感知境的普通士兵经是神一般强大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楚敏一脚就给踹沉默了。早被路平杀怕了的他们,看看卫的下场,哪还会有丝毫战意。

    默默地,这些士兵跳下台四散离去了,到最后竟然只剩夜莺的人们站在这台上,仿佛是这里的主角。

    他们全都已经看呆了。

    葛冰被一击秒杀,卫天启被吓跑,卫被一脚踹飞。这些他们完全不敢想象的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一件一件生在他们眼前。

    “你们不准备走吗?”楚敏看着他们说道。

    “啊?”有人回过神来。

    “我们这是……被救出来了?”明明已经很清楚了,但许多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路平真的这么厉害!”弥散惊叹着,而被她扶着的华越心中满是悔恨。

    他以为路平无知,他以为路平自大,可路平一直说的都是事实。

    真正无知自大的是他自己,如果他选择相信路平的话,今天他们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牺牲。

    “都怪我啊!”看着地上被斩去头颅的余吉,想着冲去城主府制造骚乱的那些伙伴,华越仰天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