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八节 出奇,分压
    正是基于此种考虑,以焦氏为首的颍州大姓望族才不敢向蔡州袁氏输诚,而且袁氏的风评历来不佳,朝秦暮楚的作风更让人不敢相信其承诺。

    这种情况下,焦向宁肯选择淮右。

    哪怕江烽对士绅望族态度不善,但是起码没有采取那种暴力手段直接剥夺士绅望族的财产田土,就算是要拿走士绅望族的一些东西,也会从其他方面给予一些补偿。

    寿州三姓就是最明显的例证,否则不说郑氏,起码梅田二姓就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归附江烽,淮右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安定下来。

    焦向也知道袁氏不是没有派人联系过颍州的大姓们,但是最终大姓们还是没有敢相信袁氏,只要有一分希望,他们都不希望袁氏接掌颍州。

    他们最希望的还是维持现状,但在的确无法维系现状的时候,他们宁肯选择淮右。

    焦向的话让梁赞等人都禁不住微微色变。

    焦向的态度其实就代表了颍州本土大姓们的态度,他们愿意支持自己,但是在颍州无力自保的情况下,他们更倾向于让淮右入主。

    梁赞内心虽然有些愤怒,但是他也知道颍州本土大姓也是没得选择才会这样,一定程度上他也能理解,谁让徐州援兵不至呢?

    “长史大人,恐怕淮右不会趟咱们颍州这趟浑水吧?谁都知道现在淮右厉兵秣马是准备干什么,他们岂会因为咱们颍州而与蔡州交兵?”顾华浮起一抹轻蔑的讥讽笑容,“吴地才是江烽的目标,颍州,恐怕他还看不上呢。”

    “那也未必。”鲁桐不同意顾华的意见,沉声道:“淮右固然目标是吴地,但是蔡州和淮右历来是死敌,若是蔡州得了颍亳二州,虎视淮南,淮右岂能安稳?哪怕淮右不想接管我们颍州,但是江烽也绝对不愿意看到袁氏入主颍州。”

    “大人,所以我的意思是不是让淮右入主颍州,而是让其帮助我们守住颍州。”焦向接上话道。

    “帮助我们守住颍州?”没等梁赞接话,顾华冷笑:“你觉得江烽会帮我们这个忙么?若是蔡州倾力来攻,就算是淮右倾尽全力帮助我们,未必能守住,就算能守住,也会付出相当大代价,你觉得江烽有这么蠢么?我们和淮右还有淮水之隔,江烽拿下了寿州,寿州水军皆为江烽所得,纵然蔡州拿下颍州对淮右有威胁,但是蔡州并无水军,淮右完全可以依靠水军优势,让蔡州不敢轻易南犯,这种情况下,江烽更不不可能为我们颍州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顾华的话让焦向和鲁桐一时间都无言以对,他们也清楚淮右现在的实力与蔡州相比都还要略弱,要加上颍州恐怕才能和蔡州持平。

    当然蔡州来犯颍州也不可能倾尽全力,毕竟他们再怎么和大梁达成一致,也不敢完全相信大梁,真要不顾一切来攻颍州,被大梁打一个措手不及,那真的就是要灭族了。

    问题是淮右愿意为颍州而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么?

    这值得么?

    厅堂内一时间又沉寂下来,之前他们从未联系过淮右,现在骤然去联系淮右,会不会显得有些临时抱佛脚的味道?

    别徒招一番羞辱那就真的难堪了。

    梁赞揉着脸颊,徒招羞辱他可以忍受,为了保住颍州,没什么不可以做的,关键在于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顾华的话很有道理,淮右可能不愿意见到袁氏吞下颍州,但如果要让淮右付出莫大代价来支持颍州自保,江烽会答应么?

    但无论如何,梁赞觉得可以一试,就让焦向前去衔接,不过就是三五日就能有个回信的事儿,没什么大不了。

    *

    江烽也没想到要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了。

    颍州居然放下脸面来还有求援了。

    这说明颍州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性,蔡州的准备工作已经进入了心照不宣的阶段了。

    来不及多想,江烽立即召集了诸将和已经从汴梁返回的崔尚进行商议。

    蔡州吞并颍州的危害有多大无需多说,现在关键在于如果淮右介入,打赢这一仗的几率有多大?这是其一。

    会不会影响到淮右对吴地局势的介入,影响到淮右首要目标对庐濠二州的进攻,实现占领的实施?这是其二。

    蔡州的实力淮右是很有体会的,一个袁无为就能让整个浍州军焦头烂额,哪怕那一战最终袁无为无功而返,甚至还丢下了赵榄这个汝阳八柱的人物,但是浍州军一样付出了郭泰、卢英峰两个高手的性命,这还是在蔡州军心有旁骛,不愿意在固始城下付出太代价的情形下。

    真正袁无为下了死决心要拿下固始,也就没有现在的淮右了。

    现在淮右不可同日而语,已经拥有了江烽和梅况两个小天位高手,还有杨堪、田春来、张挺、王邈几个从固息期到太息期的强者,另外还有南下河朔军,可以说现在的淮右军人才济济,实力强横。

    问题是蔡州也不弱,尤其是在扛住了大梁和南阳的夹击之后,或许他们在军队上的损伤颇大,但是对其中高端战力来说,经历了这场苦战之后,提升恐怕更大。

    当然,如果淮右真的要和蔡州在颍州来这么一战,蔡州因为要担心随时变卦的大梁,未必敢倾尽全力进攻颍州,所以这一战还有得打。

    除了这两个因素外,还有一个需要评估的因素就是这一仗值不值得打?

    值不值得为之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打?

    这很现实。

    作为一军之主,江烽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仅仅是接应河朔军南下,那当然没问题,蔡州军要来犯,淮右军可以为之战,但是当河朔军及其家眷亲属顺利渡淮南下之后呢,这一战还需要继续打下去么?恐怕蔡州军在意识到淮右军的目的之后,也未必愿意继续打下去,所以各自走人也很正常,但是如果淮右要援助感化军守颍州,那就是两个概念了。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袁氏煞费苦心的谋夺颍州,岂容你淮右来破坏,到那时候,那可能就真的要全力一战了。

    “说一说吧,这个时候了,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大家伙儿各抒己见。”江烽态度很坦然,这一战打与不打都有很大麻烦。

    “对蔡州军那边的情报收集已经有了初步反馈,截至目前,蔡州军在新蔡和褒信一线已经集中了超过二万五千兵力,预计未来还会有两个军也就是五千兵力左右加入,届时参与对颍州的进攻可能超过三万人,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外界援兵,颍州被横扫的可能性非常大,梁赞不可能守得住汝阴。”崔尚清了清嗓子,“而且驻扎在颍上的感化左军第七军一直不得梁赞的信任,极有可能其中高级军官中有人已经被蔡州收买。”

    “来自亳州和徐州的援兵难道没有?”发话的张越。

    “应该没有,亳州自顾不暇,仅仅驻扎有三个军,都在州治谯县和永城,主要是防范大梁南下,另外徐州感化军分别在符离和萧县驻扎有感化右厢军共计十二个军,这是感化军精锐三万人,其中有骑军四个军一万人,可以随时增援亳州。”

    崔尚如数家珍,对于淮北的情报收集虽然并非重点,但是淮北在防谍方面做得很差,加上去年到今年淮北大批流民涌入淮右,所以也成为淮右收集淮北情报的主要来源和渠道。

    地图展开,淮北各地驻军的分布被极其生动真实的描绘在其上,让人一目了然。

    “除了萧县和符离外,徐州州治彭城,以及泗州的下邳各驻扎有四个军,这相当于淮北的总预备队,主要是负责对付东面尚未消停的蚁贼,另外也就只有在海州还有两个军据守海州州治东海,但基本上现在淮北一直处于守势,主要还是担心来自大梁的威胁,所以对蚁贼还是采取放任的态势。”

    等到崔尚介绍完毕,堂下诸将纷纷讨论起来了。

    从总兵力来说,淮北的兵力并不算少,比起淮右来,哪怕是河朔军加入淮右,淮北总兵力也起码相当于淮右四倍以上,但是淮北的战略态势的确太差,北边的大梁给了淮北太大压力,哪怕是蚁贼再是猖獗肆虐,淮北也起码需要保持十个军以上的机动兵力来应对北方大梁的威胁,否则大梁一旦打穿萧县,就可以直接打到彭城脚下,这也是徐州所处位置的尴尬造成的。

    “主君,某有个想法。”张挺的话一下子就吸引了诸将的注意力。

    关于如何应对蔡州吞并颍州的策略事实上之前已经探讨过几次了,应该说没有太多新意,今日也不过是拿出一个最终决策来罢了,而张挺这个时候却如此说,显然是有别于之前的构想的,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莫非这家伙还能拿出一个什么不同的方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