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四节 校场里
    “主君大可放心,某的绿沉剑一样不是凡物!”梅况也不废话,绿色的剑叶一抖,陡然间幻起漫天剑影,铺天盖地而来。

    “好!”江烽沉声一叱:“虎啸山河!”

    江烽猿臂轻舒,大夏龙雀刀陡然向前一探,一道凌厉刀气破刃而出,直袭梅况。

    梅况身影摇曳,犹如风中绿竹婆娑,绿沉剑从侧翼发动,十二道剑影连续不断的飘洒而出,将整个江烽的右翼封锁住,剑刃尖端绽放出幽绿色的暗芒,显然也是将元力玄气提至了极致。

    这是二人在晋位小天位之后的第一次切磋交锋,虽然无法像屠蛟那样彻底放开手脚,但是已经走到小天位这个阶段,两个人的控制能力已经超强,所以在元力和招式上也没有半点保留的余地。

    江烽在晋位小天位之后,就已经在琢磨着配合大夏龙雀刀和自己的元力玄气来自创招式了。

    自创招式是进入小天位之后不可或缺的举措,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武技能最大限度的配合武道水准,让小天位的实力彻底释放出来。

    截至目前为止,江烽还只能自创了三招,都是根据自己五禽功的特点来摸索创造。

    相比之下,梅况的绿沉剑剑式就要丰富许多,他浸淫剑道数十年,在剑术上的造诣早已经超越了武道上的水准,但剑术却需要和武道相配合,没有高强的武道水准作基础,再高明的剑术也难以发挥到最高水准。

    现在梅况已经踏入了小天位境界,其绿沉剑的威力发挥就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在晋位小天位之前,梅况的绿沉剑只能发挥出七分威力,那么现在就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威力。

    剑气弥漫,刀光汹涌。

    两个人都还是有所保留,毕竟这是切磋,而且是在这个高段位的切磋,一旦失控,后果也不堪设想,所以像这种切磋,很难真正将各自的潜力激发出来,所以要想突破也无从说起,只能打到一定程度的熟悉。

    这一来一往,攻守频繁转换,半个时辰一晃而过,两人这才慢慢放缓招式,停了下来。

    这一番切磋下来,两人身上都汗透重衣,这种必须要控制住的切磋更艰辛,既耗精力又费神。

    此时除了江烽和梅况二人外,杨堪、张挺、王邈、田春来等人也都已经出来开始各自修习热身,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也是武人要想保持自己较高状态的法则。

    杨堪、张挺、王邈和田春来四人都是有些艳羡。

    跨越了小天位这一境界,也就意味着武者已经站在到了一个堪称拔剑四顾的境界了,现在每前进一步都是一种突破。

    而小天位高手对天境高手的绝对优势,使得天境高手要想应对小天位高手的碾压,要么就只能通过术法来弥补,要么就只能通过几倍的力量甚至是通过损耗元力来抵御,别无他法。

    “九郎,河朔军那边白陵已经去了大梁,我估计问题不大,不知道河朔军此次南下诸将中武道水准如何?”

    既然是晨练闲暇,虽然也对河朔军诸将的情况有所了解,但江烽还是想更直观的听一听王邈的看法。

    “诸将中,当以罗邺和何达二人水准较高,和我当在伯仲之间,那张寅和另外两名军将水准略逊一筹,也在养息前期和后期之间。”王邈沉吟了一下,“不过主公,我以为河朔军的战力非在武将战力上,而在于其骑步军的即战力上,这些骑步军都曾经在北方御边,与沙陀人、契丹人和吐谷浑人都曾经多次交锋,战力不弱,虽然这些年由于刘守光和张氏的不信任而逐渐被冷落,纪律和战力都有所下滑,但是只要能够补充其后勤辎重,重新整肃风纪,相信很快就能恢复到原来状态,他们打仗经验丰富,尤其是擅长野战,这对于我们淮右军来说无疑是一大弥补。”

    对于杨堪、张挺等人来说,王邈的话无疑有些不太中听,尤其是觉得他过于拔高河朔军的战力而有些贬低淮右军的战力,这让人有些不舒服,不过他们也清楚,王邈的话并没有太多的夸大其词。

    淮右军中除了第一军算是真正打过几次硬仗外,其他几军都是匆匆建军,训练虽然刻苦,但是至今未经历过像样的战事。

    “九郎之意,河朔军来淮右之后,是否需要和淮右其他军进行混编?”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淮右除第一军外其他几军都缺乏经验,但是河朔军与这几军混编是否能达到目的?会不会反而引发混乱不适?要知道河朔军和淮右军的训练风格模式都大相径庭,真正要混编,未必能达到目的。

    王邈在这个问题上也考虑过许久,一度认为需要混编,但是后来又觉得混编效果未必好,改变了想法。

    “主公,我觉得可以考虑在对吴地战事中折损较大的军队、表现不佳的军队中进行混编,如果表现上好,那就没有必要了,他们需要的也就是不断地历练打磨。”良久,王邈才提出自己的意见。

    这符合江烽的观点。

    他也不认为河朔军与淮右军现在就混编就最合适,淮右军固然因为经验不足而战力有影响,但是哪一支军队也都是在不断战争中成熟起来的,没有一蹴而就的好事。

    河朔军长期在北方,未必适应得了淮右这边的风格,所以混编还需谨慎,但是如果在对吴地战争中表现不佳,无论是河朔军还是淮右军,那都正好可以以此为契机来进行混编整顿。

    “唔,我也有此意。”江烽点头,然后环顾四周。

    “各位,吴地战起在即,但咱们还面临着一个麻烦,河朔军南下来投,这是对咱们淮右的认可,在这其中九郎功不可没,但是要让人家河朔军真正认同咱们淮右,那么我们就需要向河朔军对兑现我们的承诺,白陵已经去大梁了,我相信大梁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会帮我们淮右达成这一目的,就是放河朔军极其家眷亲属南下,但河朔军南返须得要过颍州,而颍州现在的情形恐怕大家也明白,蚁贼肆虐之后,一片狼藉,地方体制基本被摧毁,淮北时家对颍州的控制力极其薄弱,而在颍州的西面,蔡州却又摩拳擦掌虎视眈眈。”

    小校场上只有这么寥寥几人,但是恰恰是这寥寥几人算得上是当下淮右军中的中坚力量,江烽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正好借此机会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先行提出来。

    “根据无闻堂所获情报显示,从上半年开始,蔡州军的兵力就在急速补充到位,夏粮收获之后,蔡州粮价不跌反涨,秋粮收获之后的情况也一样,而且涨幅较大,这固然和中原以及江淮地区因为旱灾收成不要有关,但是蔡州的粮价上涨幅度远远超过大梁和河朔、青密诸州,而且像市面的武器盔甲、木料铁料、大牲畜等与军事相关的物资偶涨幅明显,这表明蔡州正在进行军事准备,可环顾四周,蔡州的兵锋方向能指向何方?大梁,它没那份胆量和实力,而且情报显示蔡州也在和大梁秘密交涉,这意味着蔡州不但不可能对大梁用兵,甚至可能还会获得了大梁一定程度的支持,那还有谁?南阳?虽说刘同刘玄现在有些嫌隙了,但是一旦蔡州入侵,恐怕二刘立即就会联手抵御外侮,以蔡州的实力,恐怕也还应对不了二刘联手,那就只剩下两家了,一家是咱们,一家是淮北。”

    较场里一片安静,诸将都在细细咀嚼着江烽的话语,品味其中含义。

    “对咱们,蔡州的确拥有很大优势,而且蔡州也一直视咱们为眼中钉,对咱们用兵也说得过去,但蔡州也需要评估风险和价值意义,固始城下那一战想必蔡州也回味悠长,现在咱们淮右军和一年多年又不可同日而语了,他们需要掂量掂量,打浍州划算不划算,能不能一举而下?若是不能,又会有什么后果,或许本来支持它的大梁,还有坐观的南阳就有其他想法了,所以这种可能有,但不太大。相比之下,淮北的情况就太让蔡州垂涎了。”

    否定了蔡州出兵淮右的可能性,江烽把目标定在了淮北上:“颍亳二州被蚁贼肆虐最深,这两州诸县士绅几乎被杀绝,人口丧失超过一半以上,时家虽然在这两州还驻有军队,但由于其面对蚁贼的拙劣表现,时家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在这两州的民意基础,无论是士绅还是寻常百姓商贾,都对时家怨气极大,时家在这一区域几乎没有多少影响力和控制力了,这对于蔡州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原本我们淮右并无意与蔡州争锋于淮北,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哪里,但是现在这有一个问题,河朔军及其家眷亲属需要过颍州,蔡州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他们会不会觉得是咱们淮右的一个诡计,想要假道伐虢呢?”江烽摊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