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三节 切磋
    这一夜江烽睡得格外沉稳,连梦都未曾做一个,就这么一觉拉通。

    醒来时,才发现许静就在自己卧室一旁的胡椅上打盹儿,显然是对自己的这种状态不放心,所以没有离开。

    江烽也没有想起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好像就是在和许静闲聊着,不知不觉放松下来,困意顿生,便这么睡了下去。

    醒来之后的江烽只觉得自己精气神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饱满状态,这是在他雷池屠蛟之后已经恢复了状态之后,再度有了一种境界提升感觉。

    虽然并非从潤丹前期进入潤丹后期的提升,但是毫无疑问,眼前自己这种状态让自己从精神到气机都达到了最佳。

    丹田气海中蠢蠢欲动的气机让江烽有一种想要展翅欲飞的昂扬姿态,全身上下气血汩汩流动,圆润通畅无比。

    室内室外十丈之内,虫鸣蛇行之声一概纳入心中,那慢慢向外溢出的感知,竟让他有一种天下之大皆在心中的气势。

    很好,江烽这一刻觉得自己又恢复到了刚刚从曹万川手中独立出来时候的状态,充满了激情和野心,一门心思只想要打出一片天地。

    而这种激情在这两年里伴随着庞杂纷繁的事务堆砌上身,不断消磨着自己的雄心壮志,一点点耗尽自己的激情,但现在似乎一切又都消除掉了,这份感觉真好。

    看着许静在胡椅上打盹儿,江烽内心也涌起一份怜惜之情,忍不住走近,轻轻抱起对方。

    许静惊醒过来,正欲挣扎,看到是江烽,又放松下来,江烽抱起许静走到窗边,将许静放下:“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吧,我出去习练一下。”

    感受着锦被上的温热和浓郁的男人气息,许静心中一阵甜蜜,就这样拥抱着被褥,却再也无法入睡,细细体味着这份难得的温存。

    江烽出了门,掩好门,这才走出第二进院落。

    自打那一次袁无畏拂晓刺杀之后,浍州(固始)城里专门就这一圈的安全保卫进行了重新规划。

    淮右目前的主要文臣武将及其家属都住在了这一带,而这一片街区也重新进行了情理,像寻常人家也都被清理了出去,成为整个淮右的主要官员宅院居所所在,。

    在这一片街区里也专门在四个方向,分别在街口上修筑了哨塔,而且道藏所也在沿着这一线专门布设了警戒线和陷阱,一般人若是想要飞越或者硬闯这一线,哨塔不但会第一时间收到警报,而且提前预设好的术法陷阱也会及时启动攻击。

    现在这个区域的随着整个淮右势力不断的扩大也还在扩大,江烽也认定了,如果连这些武将文臣们的家眷安全都无法保证,如何能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

    有了袁无畏的刺杀这一教训,他宁肯在这上边多花些功夫来确保安全。

    来到小校场,江烽才发现自己居然不是最早的。

    一个人影正在小校场上龙腾虎跃,剑气纵横。

    是梅况。

    梅况和田春来的家眷都还在寿州,不过在浍州,江烽仍然为这些寿州籍的高级武将准备有宅院,为他们来浍州公干驻留时住宿。

    梅况是和江烽这一轮雷池屠蛟同时突破了小天位水准的,可以说对淮右来说,一举获得了两个小天位阶段的武道高手,顿时就让淮右距离一个真正强藩的硬性要素之一只有一线之隔。

    按照目下中土公认的强藩标准,有几个方面硬性要求。

    首先,是要求具有三州之地或者一府一州之地或者十个县以上。

    其次,辖地拥有百万人口。

    再次,军队要求拥有满员一厢军以上,也就是满编的十二个军以上,三万人的正规军队。

    最后,要有稳定的钱粮收入,按照大家的约定俗成,钱粮收入要确保军队的需求,具体需要根据各个区域的情况来确定。

    这是四大基础要素。

    除开这三个基础要素,要有其他一些不成文的硬性要求。

    比如武道高手要求最起码拥有三名以上的小天位阶段的高手,比如要求有专门的武备学校用于培养军官,比如术法一道上起码要求拥有一名大宗师或者三名宗师级别的强者,比如要有专门的道藏术法研究机构——道藏所、道藏斋或者道藏院,用于培养术法强者。

    这些不成文的硬性要求,实际上也是衡量一个藩阀的综合实力的一方面。

    只有具备了武备学校,你才具备可持续的培养军官的实力,这是延续一个藩阀军事实力的基本保证。

    同样,也只有具备了道藏所、道藏院这一类术法研究机构,你才能有可持续的术法体系建设能力,也才能使得你在和其它藩阀对决的时候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在江烽和梅况晋位小天位阶段之前,淮右虽然看似气势汹汹,但是底蕴仍然是困扰淮右的最大问题。

    如果某个藩阀有舍得一身剐的魄力,派出两三位小天位高手,冒着可能被淮右以术法一道还击的风险来行冒险一击,没准儿就真能给淮右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当然这其中风险很大,没有哪个藩阀敢于轻易冒失去几个小天位高手的风险,或许你能一举打垮淮右,但是失去了这些小天位高手,也许你就可能会被其他渔人得利,所以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很小。

    但几率再小,毕竟存在,尤其是在两军对战时,缺乏小天位高手压阵,那自己都会觉得底气不足。

    现在江烽和梅况晋位小天位,情况就不一样了。

    虽然尚未达到强藩要求的三位小天位高手,但是两位小天位高手也不简单了。

    像鄂黄、淮北、泰宁和河朔三镇这些二流强藩每家也就不过三四位小天位高手,而且不少还是年龄偏大,甚至处于隐退状态了。

    这些人即战力能否发挥到小天位的实力都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只能说他们曾经达到过小天位的水准,但是随着年龄增长,病痛的滋生,状态的下滑,能否达到这个状态就很难说了。

    江烽不过二十出头,可谓绝才惊艳的一代英杰,梅况也不过四十岁不到,也正值壮年,如无意外,起码还能在小天位状态下保持十年以上。

    两人都是实打实即刻可用发挥战力的强者。

    可以说现在淮右在小天位高手的实力上已经不弱于诸如鄂黄、河朔三镇中较弱的成德军多少了。

    现在江烽最大的希望就是寄托在杨堪、田春来、王邈和张挺四人身上。

    根据他的观察,这三人应该是目前淮右最能有希望在较短时间内突破的杨堪不用说了,已经是固息前期了,如果在这两三年里能够不断经历战事打磨,再有些机缘,晋位小天位可能性很大。

    田春来现在也是在太息后期,这一次雷池屠蛟,他亦有有些进境,但是比起杨堪来要略逊,希望在这一次吴地战事中能有所作为。

    而王邈和张挺两人实力都还处于从养息期向太息期跨进的阶段上,如果这两三年里也能有一番砥砺洗礼,也许能够闯入固息期。

    但是两人要晋位小天位的话,江烽估计可能要五年时间看看能否成功。

    当然能遇上一些机缘,这种时间亦有可能缩短。

    绿沉剑在晨曦中飘忽不定,青绿色的剑气不断在绿沉剑叶上迸发出来,时轻时重,三丈之内,剑气弥漫,连空气中都荡漾着那种凌厉的刺痛感。

    江烽按刀站在十丈开外,看着梅况身影越来越快,开始御空而行,剑光也越发迷离清冽,不断在长空中划过,直指五丈开外。

    梅况显然也看到了江烽的出现,不过他并没有停下,而是按照自己的习练继续催发剑气。

    自打雷池屠蛟一举晋位小天位之后,梅况就发现自己的气机一直处于中不太稳定的状态。

    梅况也知道这和自己前几年一直备受痼疾所困影响到自己的实力积蓄有很大关系,但是毕竟自己在固息期的阶段已经养成甚久,这一次终于能一举突破,哪怕突破晋位之后可能会面临一些不稳定,但是只要自己勤加修炼,这种不稳期很快就能够渡过。

    绿沉剑不断爆发的剑气震动,在空气中向四方传递,哪怕是站在十丈开外的江烽都能感受到手中大夏龙雀刀的跃跃欲试。

    从获得大夏龙雀刀之后,江烽几乎就一直把这柄刀带在身边,刀柄刺破自己的手掌心带来的那种异样让江烽有一种与这柄刀血脉相连的感觉。

    现在绿沉剑激荡起的气机感应通过大夏龙雀刀传递到了自己身上,本来就想要好生释放一下的江烽忍不住就有些想要试一试了。

    “况兄,切磋一下如何?”

    “呵呵,有何不可?请!”梅况也是豪爽之人,话音未落,绿沉剑诡异的在空中一道曲折扭动,凌厉的剑气便破空而来。

    “来得好!况兄小心了,某这柄刀可不是凡物!”江烽朗声大笑,轻轻一提刀柄,一抹赤红从刀叶上冉冉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