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二节 静夜
    出去一个月时间不到,累积在江烽面前的事务就已经是一大堆了。

    陈蔚和崔尚都不在,他这个防御守捉使最重要的两个助手缺位,也就意味着他需要兼顾的方面很多。

    防御守捉使府中的缺员依然很多。

    副使不说了,就目前来说,还没有哪个人够格担任副使,而且从现有淮右格局来说,不设副使更有利于淮右的团结。

    节度判官、军事判官、衙官、节院军使大量缺额,还有那下设诸司机构都还没有来得及建立起来。

    可以说现在的防御守捉使府甚至连基本的框架都还没有能搭建起来,完全就是凑合着应付,一个人担两职三职甚至更多职务都是常事,大家也都司空见惯了。

    如果单单是寻常事务,那也罢了,但是现在摆在面前却是有几件大事,件件都轻忽耽搁不得,甚至每一件都需要马上做出应对策略,这也让江烽大为头疼。

    江烽越来越意识到随着自己地盘的不断扩大,要让整个地盘的军政事务如意的运作起来,绝非自己最开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随便任命几个职务,指导一个大方向,就能万事大吉,这简直就是一种妄想。

    这期间不断暴露出来的各种隐患问题,每一州每一县都各不相同,甚至都需要报到自己手上来拍板,而且每一件事情如果决策失当,都会带来后续一连串的麻烦和问题。

    日常政务倒也罢了,陈蔚不在,也还有杜拓、王煌等人能帮自己分担一下,但是军务这一块,那却是无法假手外人的。

    就像是这河朔军南下之事,崔尚已经去了汴京,如无意外,大梁能够帮自己协调施压河朔三镇,河朔军南下不是问题,但是河朔军数万家眷亲属呢?如此规模的南下,江烽担心过大梁境内只怕都会多多少少出点儿状况,还需要好好去打点一下沿线大梁的州县,这关系到这帮河朔军能不能安心的为自己卖命。

    就算是大梁那边问题解决了,过颍州才是真正的大问题,淮北时家和蔡州袁氏在这里都已经有些剑拔弩张的趋势了,自己这一万河朔军南下,会否引爆这一焦点,淮右是否会被卷入进去脱身不得,都很难说。

    这也是江烽现在最感到棘手的,哪怕是会浍州看到第二军第三军的上佳表现带来的好心情,都被这一难题给冲淡了不少。

    有些事情始终避不开,江烽也很清楚,河朔军对自己对淮右很重要,不仅能够大大改善淮右军的总体格局,最为关键的是能够带来一大批骑兵,这对于未来淮右参与都吴地战局中充分发挥骑兵战力有极大的好处。

    要知道淮右的步军和术法力量在应对吴军时,占不到多少便宜,那么要以强击弱,那就必须要在骑军上做文章。

    **************************************************************************

    一天下来,江烽已经觉得自己有些精疲力竭了。

    除了摆在面前的军务,家中事务也是免不了要考虑了。

    虽然有人帮忙操持,但是纳鞠蕖、许静二女为妾的事情终究还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也还需要表现出自己的关心和喜悦,他总还是要照顾一下二女的心境,否则这样敷衍了事,倒显得他有些薄情寡义了。

    良辰吉日已经换了几次,不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那样,总而言之都不那么凑巧,但江烽还是决定不再拖下去。

    再拖下去,一旦吴地内乱,自己这边怕就真的没时间了。

    淡淡的香气从背后传来,脚步声已经告诉了江烽是谁。

    “小静。”

    “嗯,二郎,你很疲倦?”许静任何时候都是那种犹如轻盈的小鸟一般,轻快中带着一种期待的感觉,江烽很喜欢。

    “时间太紧了,底子太薄了,可时间又不等人,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想,我是不是太急于求成了,但想想这些机会一旦错过,可能就再也追不回来,所以我又不敢懈怠,只能紧赶慢赶,但是紧赶慢赶就铁定会出一些纰漏,有些东西也会有点儿赶鸭子上架,显得力拙,我也不想,但却没得选择。”

    在许静面前是江烽最轻松的时候,鞠蕖是个闷葫芦,虽然是个很好的听客,但对于自己的这些话却很难做出合适的反应。

    许宁无疑是最能给自己提供建议和意见的,但江烽又不愿意在许宁面前暴露自己软弱的一面。

    也只有在许静这里,江烽可以没太多顾忌的发泄和倾诉,而许静的回应也许不那么恰当,也不能给自己多少帮助,但江烽总能获得一些安慰。

    许静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也感觉到了江烽这一段时间来那种马不停蹄的急促感,甚至连去雷池历练都是一种急匆匆的感觉。

    她也能理解压在江烽身上的巨大担子带来的压力,虽然现在淮右掌控三州,但是谁都知道光州不稳,如果南阳或者蔡州要取光州,恐怕淮右很大可能只有放弃。

    真正能够牢牢掌握在淮右手中的就是浍州和寿州,而且寿州也还是这一次雷池之行之后让田春来和梅况这两个梅田两家的主事者彻底融入到淮右这个体系中来之后,才算是真正稳定下来的,在此之前,始终都还是有些隐患。

    照理说三州之地,对于一个白手起家,两年时间就能走到这一步的寒门白身来说已经是一步登天了,但是正如江烽所说,虽然现在看似站得很高,但是淮右的局面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是一退可能就是一泻千里,再回从前,所以淮右无法退,不能退,只能前进。

    “二郎,我们淮右很困难,但是周围这些人肯定也一样很困难,你不也说淮北外强中干,吴地内讧不断,南阳兄弟阋墙,蔡州元气未复么?起码我们还没有遭遇太大的损失吧?”许静想了一想才慢慢道:“大家的士气都很高,先前的演练大家都看到了,我们道藏所与第二军第三军的配合十分默契,而且这还是初步,下一步再熟练一些之后,效果肯定会更好。”

    许静的宽慰让江烽也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儿急于求成了,甚至已经有点儿吹毛求疵了,现在的淮右军实力固然还差一些,但是当河朔军补充进来之后,淮右军整体实力会有一个明显提高,如果在对吴地一战中能充分打磨融合进去,那么经历了这一战之中,淮右军也许就真的能算得上是一支强军了。

    “好了,小静,这个时候还来说这些,我这个人未免也太无趣了一点,良辰吉日已经选好,只是有些委屈你和蕖娘了。”江烽站起身来,温润的目光落在面庞慢慢红起来的许静身上。

    有些羞涩的摇摇头,许静抬起目光:“二郎,我知道,蕖娘和我愿意,再说了,我们也不求其他,我们只希望能够和你在一起,还有阿姐。”

    江烽对许静的善良也有些感慨,这个心性纯良的女孩子的确难得,也难怪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躯体会爱上他,已经融合了这个躯体的江烽在经历了这一年多的风风雨雨之后,也真正接受了这个女孩子,在这样一个时代总还幻想要寻找到属于原来时空的爱情,未免有些痴人说梦了,现在的这种情形,他已经很满足了。

    看见许静羞红的面颊和丰润的身躯,江烽突然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已经被压抑了许久的某种冲动有些蠢蠢欲动了。

    自打来到这个时代,江烽就一直处于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紧张状态下,哪怕是占据了浍州之后,周围始终有着随时可能发难的敌人,这让他连睡梦中都经常梦到敌人打到了城门下,这种不确定也让他根本没有多少心思来想其他,无论许氏双姝的娇美艳媚,还是鞠蕖的异族风情,哪怕就在之身畔咫尺,举手可摘,江烽都没有那份心思。

    并非江烽是某些方面无能,那种随时绷紧随时可能投入战斗的状态的确让人无心其他,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变化了。

    牵住了许静的手,这让许静吃了一惊,下意识想要挣脱,但是却未能如愿,许静身体一颤,抬起目光,却看到江烽火热的目光依然清明,心中稍稍放下。

    “二郎!”

    江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勒住险些脱缰的情欲,压住内心的躁动,摇摇头:“没事儿,我只是有些……”

    许静温软的纤手落在江烽手掌中,江烽微微一带,许静身体颤栗着靠近,扑鼻的香气似乎让江烽的神经放松了许多,“我只是想靠一靠,我喜欢闻这种味道。”

    似乎感受到了江烽有些迷乱的心绪,许静吸了一口气,主动靠近江烽,让江烽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前,绵软的胸房,带着噗噗的跳动,这一刻显得那样安宁而沉静。

    一时间,月华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