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九十五节 破城 1
    “文極!”映入眼帘中这一幕让袁无为立即眼红了起来,狂暴的气息涌荡在体内经脉中,喷吐之间,龙焰天王刀刹那间就绽放出朵朵光焰。

    “血焰弥天!”

    凶猛的气劲从刀锋中绽放出来,使得整个三丈之内犹如身处熔炉之中,连带着尚云溪的头发和胡须都被灼烤得卷曲起来,甚至发出一股焦臭。

    尚云溪知道对方这是要拼命了,甚至隐隐有突破小天位中段的架势,但尚云溪并不惧。

    纵横两淮数十年,他尚云溪怕过谁来?隐忍退让多年,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怕了谁!

    妒天盾陡然一颤,湛蓝色的乌光层层浮起,手臂连续震动,一连串的气劲悍然迎上,而另一手的戒刀突然幻化为三柄刀身,这是三叠刀术!

    这也是尚云溪十年来首次施展这一奇门刀术,非到搏命之时,绝不使用,但现在,若是不用,那就真的再没有机会用了。

    厚实的刀身突然错开,变化为三柄刀身,犹如一具蒲扇展开,红黑白三色刀身在雄劲的气浪催发下,释放出五彩精芒。

    两具身体在滔天的气旋中起伏跌宕,逐渐幻化成为两道若隐若现的清影。

    两人都已经是小天位中段的实力,论经验尚云溪甚至更胜一筹,但是受到刺激的袁无为却率先开启了突破之旅,而不甘示弱的尚云溪也毫不畏惧,悍然应战,同样将自己逼到了必须提升境界应对的决死之旅中去了。

    这边已经进入了不死不休的对决境界,而另一面周望、杨厚德却不敢怠慢,如果石砲车被毁,那么他们哪怕真的是杀绝这些蔡州兵,那也无济于事,或许河朔军一样可以打下宋城,但是可能付出的代价就要大几倍,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失败。

    郡王把他们安排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在关键时刻发挥出一锤定音的作用,现在就该是他们搏命的时候了。

    周望的青冥软剑倏然展开,方圆两丈之内只见一片青色的光幕,迎着奋不顾身投掷出术法武器的蔡州死士而去,刹那之间三名蔡州死士便被这凶横无匹的气旋斩成九段,青色光带毫无阻滞,扶摇直上之后骤然下沉侧旋,抢在那夺下袁文極手中的赤焰炎阳弓发出一箭之前将对方卷入进去。

    何振脸色惨然,面对席卷而来的青色光幕,他毫无反应,只是振弓引箭,悍然发出。

    漫天的血雨伴随着被剑幕斩成无数段的炎阳赤焰弓飞起,那一枚发射而出的千阳木箭如闪电般直射三具石砲车之间的集合地,由于火势的影响,这三具石砲车正在缓慢的移动以躲避火势,若是被这一箭射中,只怕三具石砲车都得要化为灰烬。

    来不及多想,周望丢开手中青冥软剑,身体倏地一伏,鬼魅般的潜行,眨眼之间已经将两名蔡州死士抓握在手中,然后毫不停滞的掷出!

    千阳木箭在空中与两名蔡州死士相撞,陡然炸裂开来,幻化成一团巨大的火球,冉冉而落。

    此时的袁无为已经晋入了古井无波的境界,哪怕是何振的惨死也都难以影响到他任何,这一刻,他只想要尚云溪死!

    漫天的红云几乎要让整个空气都燃烧起来了,灼热无比的气浪让尚云溪外罩的战袍已然被烧得紫黑,但尚云溪举手投足的每一击仍然有如巨匠劈山,又或如女子绣花,或大开大合,或精雕细琢,总能在间不容发间从容破招。

    袁无敌终于意识到这一战再这样下去恐怕便无了局,而徐州军突然涌现出来的生力军已经让自己的希望破灭,而只要这些石砲车尚存,己方便永远居于劣势,宋城也迟早被破。

    想到这里,袁无敌知道该丢开一切幻想了,刀气磅礴而发,左拳连续捣出,左脚向前稳稳的踏出一步,龙焰天王刀再度由下至上一挑,全身向前压上。

    尚云溪感觉到了危机,但是此时他已经无法脱身,对方是要以命搏命了,只是此时他却无力退出了,退一步就是死,不退就是一起死!

    既是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尚云溪也不是玩不起的人,妒天盾诡异的闪动,红颜刀陡然掷出,尚云溪的身体也同样向前欺进。

    同样看到危机的还有周望,他当然明白两个小天位中段的强者陡然结合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是不死不休之局!

    来不及多想,一个飞身而起,青冥软剑陡然拉直,一道亮丽的光带刹那间映亮了半个天际,倏地飞射而去。

    两具身体终于交织在一起,罡风怒号,刀气四射,只看见两道模糊的身影在不断的变形扭曲,让人眼根本无法识别。

    直到那一道青色光带介入,两道身影才陡然分开来。

    方圆五丈之内,整个地面都被掀开了厚达一尺的泥土,如同才经历了一场大爆炸一般,两具身体仍然屹立对视。

    整个战场似乎在这一刻都凝固下来,主将的对决竟然成了这一场战事最凶险的一幕,这在大型战争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形,但今日却得见了。

    尚云溪脸色复杂,嘴角和鼻腔都有鲜血在汩汩溢出,目光慢慢暗淡下来,最终轰然倒地。

    而与此同时,袁无敌却微微转身,目光望向宋城,似乎还有些不甘。

    那一道软剑穿透了他前胸,他努力的想要拔出软剑,但最终未能如愿,倒金山倾玉柱,缓缓扑地。

    周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然怒吼:“石砲车,给我轰塌城墙!河朔军,前进!”

    怒吼声中,石砲车连续发动,漫天的石弹呼啸而出,而贺国昌、杨厚德等人更是率领亲兵率先对城墙发起了冲锋。

    此时蔡州军士气已堕,根本无法抵挡得住两个天位强者带队发起的冲锋,而临时接替主帅的周望更是毫不犹豫的命令全军压上,再不抓住这个契机,只怕就又要多付出几倍的代价了。

    汹涌的兵潮如同惊涛拍岸席卷而来,冲刷着城墙。

    从护城河到城墙外沿,不断有术法陷阱和术法阵爆发而起,但是这也难以阻挡已经被激发起了杀机的河朔军,眼睁睁的看着主帅对决身亡,没有谁还能控制得住这种狂暴的情绪。

    术法弩车和投石机刚来得及发出几发,就被集群打击的石砲车的密集打击所覆盖,而紧随其后的火龙炮和重型弩车更是锦上添花,彻底的压制了北城墙上的蔡州守军。

    密密麻麻的河朔军沿着护城河而上,登城车和云梯车搭附在城墙头上,一波接一波的蔡州军预备队冲上来,与登城的河朔军在城墙上展开激战。

    谁都知道一旦城墙失守,那也就意味着破城或者城破,这个时候谁都只能拼死一搏。

    但兵力上的悬殊却让这一场战争从双方主帅的对决开始就已经决定,当周望下令诸军压上时,一切就再没有任何逆转的可能。

    ***************

    “什么?尚云溪重伤不醒?”江烽大吃一惊,轮到尚云溪都重伤不醒,那该是一个什么状态,北面局势竟然恶劣如斯?

    但随即的消息才让江烽稍微安稳下来,周望的临时接管使得战事朝着有利于徐州一面的转化,而且如无意外北面破城在即。

    立即安排人讲尚云溪移送到后方加以治疗,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来,但这边的战事却不能停止。

    当刘延司得知北城破城在即时,也是不敢相信。

    尚云溪的河朔军居然能抢在淄青军之前,而且大家都以为起码也还有一两日的消耗战之后才能彻底攻破城防,没想到一日之间,河朔军竟然就已经登城。

    自己这边却还战火激烈,城墙上的防守依然凶悍,虽然遭遇了石砲车和火龙炮的轰击,但是在这边敌人的术法师力量显然也有准备,不断升腾起的术法成功的抵挡住了石砲车和火龙炮的攻势,而护城河和城墙上层出不穷的术法攻击也给波浪般席卷而至的淄青军攻势制造了很大的麻烦。

    看见刘延司脸色铁青得难看,张君越也知道这一次脸丢大了。

    居然被新成立的河朔军拔了头筹,虽然说这里边有一些其他因素在里边,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难以容忍的耻辱。

    “都督,这一次我亲自领兵出阵。”

    刘延司目光微微一沉,最终点头,然后又摇头,“袁怀河亲自坐镇,这一战恐怕不好打,尚云溪都重伤不醒,咱们也得有准备,我督请郡王亲自坐镇指挥,你我各率一军上阵!我就不信还拿不下这破宋城了!”

    听得刘延司这么一说,张君越一愣之后也是猛力点头,“这一战咱们淄青军不能输给河朔军!”

    “咱们也不可能输给河朔军!”已经开始披甲戴盔的刘延司霸气四溢,“他们河朔军这会儿也不过刚登城而已,你我一起登城,无论是谁敢阻挡,那就是有我无他!纵然是袁怀河亲临,某也要让他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