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九十四节 一战定乾坤 10
    赤红色的光轮在喷发而出之后冉冉扩大,向着四周飞袭而去,数十名据盾围守的士卒被这超强一击,盾裂人亡,黯然倒地。

    袁无为脸上也掠过一抹暗红,龙焰天王刀再度一抡,刀气再度爆发,整个步兵方阵竟然就被他硬生生以一己之力击破!

    “无为天王,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今天敢闯我大阵,你必死无疑!”

    宏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一道人影冉冉而落,持剑据盾的尚云溪满面狰狞,目吐烈焰。

    被袁无为的这一突袭打得有些措手不及,眼见得就要被对方破阵毁车,那河朔军这一战怕就真的要成为徐州军的笑柄了。

    尚云溪已经来不及让朱密回来坐镇,一边下令那等候在一旁的周望、杨厚德、贺国昌等人立即发动围剿,自己则亲自应战。

    他要亲自活剐了这个隐隐成为袁氏后辈第一人的袁无为。

    “要某命的人多了去,也不多你尚云溪一个!来吧!”

    袁无为心中暗叹,这尚云溪倒也舍得,竟然敢一人独挡自己,若是再缓一步,自己便可从容破阵了。

    不过只要挡住他一人,袁文与何振他们一样可以轻松破阵,没有人可以挡得住自己背后这二十多个抱着必死之心的高手。

    尚云溪的武器平实无奇,一个一米见方的圆盾,和普通的步兵圆盾略有区别,盾面有无数尖刺,盾后有挽臂,左手手臂可插入挽臂中,遮护身体,右手则持握一柄玄色戒刀。

    尚云溪瞥了一眼身后,看到了杨厚德、周望等人已经率领数百亲兵赶来,心里踏实了许多,也幸亏郡王把这帮人下放到自己这里,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否则这一战还真的不好说。

    也懒得多废话,尚云溪只是将挽盾随意的那么往身前一搁,戒刀垂立在腿边,渊岳峙,气势陡然一变。

    最直观的感觉无疑来自袁无为,他没想到看似平淡无奇的尚云溪就这么随意的一站,举手投足间绽放出来的气势就压了自己一头,这种以势御气的手法,非小天位中段难以运用的如此炉火纯青。

    袁无为也知道夜长梦多,自己必须要马上将此人挡住,让袁文和何振他们立即发动攻势,所以也不再多言,步伐一变,身体骤然前倾,左拳连环捣出,竟然是以天焰龙拳开路!

    连环三拳捣出,卷起阵阵罡风,龙焰天王刀这才催发到极致,施施然掠出一刀。

    赤红色的刀气从刀刃上一划而出,绽放出一种惊人的瑰丽色彩,宛如那落日余晖突然放亮,夺人心魄。

    刀气剖开整个空气发出“嗤”的一声轻响,袁无为没等第一刀落定,便径直扑上又是连环十七刀劈出,“炎焚四海!”

    “来得好!”尚云溪昂然不退,身体前扑,圆盾轻轻一抖,发出“嗡”的一声颤鸣,硬生生接上对方的刀气和拳力。

    凶猛的一击天焰龙拳击打在乌黑色的圆盾上如石沉大海,而一抹刀气这在圆盾上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尚云溪脸色微微一变,轻哼一声,戒刀贴着身体划出,诡异如波斯女舞,柔绵不绝,丝丝入扣,次第发出。

    一刚一柔,盾刚刀柔,这就是尚云溪的拿手绝技天妒红颜,他的盾叫妒天盾,刀叫红颜刀,刚柔并济,独具一格。

    细密如丝的刀风钩织成一道道绵密的罗网,将龙焰天王刀死死缠住,而妒天盾这凶悍如虎,暴力狂舞,强弓硬马,硬砸硬打,直冲袁无为。

    袁无为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遭遇如此严峻的挑战,他已经感觉到尚云溪的武道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不说,而且论经验更是比自己更丰富。

    身体突然像侧面一飘,拉开距离,袁无为的龙焰天王刀陡然脱身而出,赤红色的刀体在空中飞掠而过,卷起漫天的刀光。

    袁无为这一手脱手击果然大出尚云溪意外,他的妒天盾被迫高举,封锁从上方袭来的刀气,而这也给了袁无为从正面发起进攻的机会。

    双拳交互反扣,嘿然发声,整个手臂的甲胄都绽裂开来,膨胀了接近一倍的双臂上呈现出一种诡奇的赤焰翻滚云气,淡淡的黑色麒麟花纹在云气中若隐若现,这是赤麟臂与天焰龙拳交汇形成特殊表现,也是袁无为第一次双手同时发动赤麟臂与天焰龙拳。

    “嘿!”

    双臂终于挣脱开来,双拳连环劈出,雄劲无比的气劲如怒涛排空,轰然爆发。

    尚云溪目放奇光,这才是真正小天位中段的实力,原来还以为没法打个痛快,现在这样,正好。

    妒天盾高举荡开连环落下的刀气,手中的红颜刀则迎风而上,一口气劈出九十六刀,整个空中弥漫着翻滚的刀气,“嗤嗤”声不绝于耳,地面的蓑草纷飞,泥地沟壑纵横,尽皆是被双方的刀气所致。

    杨厚德和周望在接到命令时,就知道机会来了。

    原本他们被安排到尚云溪手底下来时是有些情绪的。

    尚云溪的名声不是太好,把握机会的能力也不强,最初就该投效郡王的,结果却去投了大梁,等到大梁覆灭这才幡然悔悟重投徐州,能够坐到河朔军都督的位置上,也是郡王的胸襟大度。

    没想到这刚一来,就赶上了好时机。

    朱密去了西面应对蔡州军的突袭,而这边石车阵又遭遇了敌人声东击西的偷袭,连尚云溪自己都坐不住亲自上阵了,可见局面的危险。

    局面越危险,越是能显现出他们的作用,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能一战而胜,那么这帮人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入徐州军了,而且还能有所获。

    但无论如何,这中间的时间差,也让杨厚德和周望他们来得稍晚了一点。

    袁文已经在袁无为缠住了尚云溪时突破了防线,此时的他心潮澎湃,只要摧毁了这一具具石车,那么敌人的攻势立即就能为之一窒,没有了石车,那么自家城墙上的投石车和弩车就能大显神威,河朔军要想在这边取得破就是休想了。

    身体猛然拉斜,袁文摆出一记长虹卧波的侧卧姿态,双手引弓而起,一枚千阳木箭已然在手,“嗖!”

    千阳木箭绽放出艳丽的光芒,一闪而逝。

    守卫在石车的甲士一见此情景,来不及多想,飞身跃起,手中的步兵盾猛力迎上。

    只不过他太小看了袁文这炎阳赤焰弓和千阳木箭的威力,凶猛的撞击力击中在步兵盾上,连带着甲士一道轰然撞在了石车架上,绽放出来的火焰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球,那名甲士甚至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变成了一团焦炭,而火势丝毫不减的包围了整个石车。

    一击得手,袁文没有任何犹豫,身体在空中斜飞而出,运气至弓,千阳木箭再放光芒,爆射而出。

    一连三箭,连环而出。

    尚云溪暴怒如狂,他这才意识到袁无为不顾一切要将自己挡在这里的缘故,他们早有准备,这是冲着石车而来,而且是志在必得。

    妒天盾猛然一收,然后连续翻动,空中传来一阵隐隐的阴雷之声,与此同时红颜刀也发出了一阵轻鸣,整个刀身由于速度变得模糊起来,清亮的刀影将整个空间都填满。

    “引天接地!”这是尚云溪在用元力丹气来释放至高武力了,完全实打实的以元力丹气来硬撼,让你想要躲避都不成。

    “难道还惧你不成?”袁无为也是悍然迎上,这一战本身就是不死不休,与其让对方用石弹轰死,还不如在战场上战死,而且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周望来势最快,他手中的长软剑碧绿如水,长逾八尺,乃是一柄真正的长剑,与寻常的长枪不遑多让,寻常人根本无法运用。

    软剑陡然展开,化为一道碧色匹练,旋空而来,瞬间就有三名蔡州高手断送在那道青色匹练下。

    此时已经有四辆石车燃起了大火,虽然周围的术法师竭力发动术法符来灭火,但是这种用赤焰炎阳弓和千阳木箭发出的火势,却不是寻常术法能扑灭的,等到真正扑灭时,早已经烧成一片残渣了。

    杨厚德也发现了关键人物就是那名手持赤红色长弓的家伙,当他奔行在空中直扑对方时,袁文已经再度发出一箭,又是一具石车葬身于火海,连带着也引发了旁边的一辆石车。

    贺国昌手中的链锤猛然挥出,直奔袁文,但旁边的何振早已经跃起,悍不畏死的投出一枚金魂飞轮,这是大宗级别的术法武器,整个何家也只有两枚,何振获得了一枚,非到保命之时不用。

    金魂飞轮呼啸而起,猛然撞击在链锤锤头上,荡开之后,速度更快的绕着贺国昌飞速旋转,贺国昌一时间也不得脱身。

    周望知道再拖下去就算是全歼了这些人恐怕也无济于事,关键在于要保住石车,猛然将身体向下一沉,青色软剑陡然掷出。

    青色软剑化为一道碧绿的幽光,悄无声息的掠过正在引弓待发的袁文左臂,连带着赤焰炎阳弓与他的左臂一下子都被切削下来,而此时杨厚德的长戟也轰然击到,直接将袁文身体击打出三丈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