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九十三节 一战定乾坤 9
    袁无为目光如毒蛇吐信,游走在面前的军阵面前。

    跟随他而来的只有区区三十人。

    他们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而来。

    徐州军的石车威力太大了,短短半个时辰下来,整个北城门就摇摇欲坠,而且甚至让己方连加固的时间都不够。

    只要徐州军那边有充足的石弹,袁无为甚至觉得一个下午就能把北城门给彻底轰塌。===『新书推荐www.yuehuatai.com:<ahref="http://www.yuehuatai.com/xkzw4682/">太古神王</a>』===。

    决不能容忍这种局面的继续,必须要彻底扭转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术法弩车的威力虽然也不小,但是奈何徐州军的应对措施更是周全,从千里镜中就能看得出来,敌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对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形都做了安排,而应对火箭攻击自然是重中之重。

    龙雀尾的从侧翼袭击吸引了河朔军相当大一部分注意力,但是从眼前的形势能够看得出来,敌人在防御这些石车被袭击上,仍然相当小心谨慎,布防相当严密。

    袁无为甚至还看到了术法弩阵安放在其中,九个人一组的术法弩阵随时保持着待命击发的状态,可以随时应对闯入的敌人。

    粗略的观察了一下,起码有五个术法弩阵布设在石车之间,就是为了应对像自己这样的天境段位以上的高手袭击。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放弃袭击的理由,不付出代价,何来收获?

    袁无为轻轻一挥手,身后的队形慢慢的隐藏起来。

    这一段是紧邻城墙不远处的荒丘,一行人绕行了很大一圈,就是为了避免被觉察。

    袁无为盘算了一下,二十多辆石车,他没指望能全部摧毁,但是他希望起码可以摧毁一大半。

    只要能摧毁二十辆以上,那么敌人的攻击力度酒壶大打折扣,这里边关键是袁文。

    袁文一次可以发射出十二箭千阳木箭,他的助手何振则能发射八箭,这就要求这二十箭最好都能每一箭中的,当然袁无为自信自己一出手,摧毁三五辆石车应该是不在话下的,所以也就是说只要袁文和何振的命中数能达到六成,自己再力争摧毁三五辆,而其他人倾尽全力能毁坏那么三五辆,那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但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敌人的准备肯定不止几个术法弩阵那么简单,尚云溪还没有那么大意,或许在一旁还有陷阱和术法阵,也会有一些天境甚至是天位高手守护。

    自己的任务主要还是阻截那么些前来拦截的守卫高手,避免他们影响到袁文和何振的发挥。

    这个任务不轻。

    袁无为还不知道河朔军这边除了尚云溪和朱密外还有哪些高手,按照惯例,像军指挥使这一级别的将领,大多在太息期和养息期水准,太息期算是小麻烦,而养息期对袁无为这个层面的强者来说就不在话下了,只要全力发动,他可以一招之内毙敌。

    龙雀尾的侧翼袭击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袁无为判断尚云溪和朱密中肯定会有一人前去督战,毕竟一旦侧翼被打穿,后果不堪设想,而龙雀尾武力强悍,也不是河朔军寻常军官士卒能抵挡得住的。

    这种情况下,如果尚云溪和朱密二人还要留一人坐镇,己方的突击就面临了最好的时机了。

    三十人分散而行,但是却始终保持着不远的距离,以便于在突袭暴起时能整齐划一,集中优势力量实施突破。

    袁无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有百步之遥了,再往前,就难以遮掩行迹了,必须要下决断了。

    来之前,三十人每一个人都获得了一枚术法武器,但是没有人选择防御型的术法武器,而都选择了攻击性术法武器,这让袁无为很欣慰。

    只有抱着必死之心,才能突破敌人的防御,术法武器不是杀手锏,它只能作为一个辅助性的用具,真正能决定胜负,只有决心和意志。

    赤火玄气已然被提升到了极致,袁无为向身后随意的一挥手,身体便在这转瞬间飞跃而出,一双腿脚在空中奇异的漫步,百步之遥竟然眨眼即到,这是最上乘的天位强者移动术咫尺天涯!

    而在这一瞬间中,袁无为手中的龙焰天王刀一样发动了最凶猛梦的攻击!

    “太炎烁日!”

    赤红色的一轮云气像太阳突然绽放出光芒一般,向着前方和下方猛然喷射而出。

    汹涌而来的气浪刹那间就把整个阵型撞开了一个三丈大的缺口,当先的几名士卒哪怕是有护盾在手,一样瞬间毙杀,阵阵焦臭让人闻之欲吐。

    白格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常,他是负责整个石车阵的防御的方术师,与另外一名专门指挥术法弩阵的军官徐勇联袂负责。

    来不及多想,白格烈手中术法武器便连续丢出。

    十字落叶旋!

    霹雳晴空罩!

    噬魂灯!

    凄厉的尖啸声伴随着落叶旋鬼魅般的飞行角度让整个石车阵都顿时紧张了起来。

    巨大如盖的霹雳晴空罩骤然升空,并瞬间就膨胀到了直径一丈大小,呼啸着向袁无为笼罩而去。

    噬魂灯这是一枚不起眼的灯笼状物件,晃晃悠悠的摇动着,向着目标飞行而去。

    “术法弩阵丙,准备!术法弩阵戊,准备!”徐勇清亮的声音也适时响起,“方向西南,自行瞄准射击!”

    九个术法弩阵分布在石车阵中,按照顺序进行编号,指挥者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判断进行提醒,而什么时候射击,角度如何,则是由弩阵中的首席弩手来负责。

    袁无为身后的三十名高手也如星飞电射,沿着袁无为骤然发动打开的缺口奔行而来,他们要利用这个契机,突破外围的防御线,直接进攻石车阵。

    眼睛微微眯缝起来,袁无为已经预料到了这一仗不好打,但是还是没想到敌人的防御这么严密,还没有来得及照面,敌人的术法武器便已经发动起来。

    龙焰天王刀毫不犹豫的迎上,但是那枚十字落叶旋却是难缠得紧,气机感应极其灵敏,一感应到自己龙焰天王刀带来的气势,便开始漂浮不定,始终难以正面撞击。

    袁无为知道自己没有太多时间和这些术法武器纠缠,时间只要稍稍一拖,其后果就是敌人的增援就会马上赶到,所以他必须要立即解决面前的难题。

    龙焰天王刀向左微微一划,一股赤红色劲气壁立千仞,封住了落叶旋去向,然后左拳横握,嘿然发动!

    “天焰龙拳!”

    雄浑无匹的拳力狠狠的击中了那么落叶旋,这一拳来的如此突兀犀利,落叶旋被击中后发出一阵颤抖,这是术法之力被消融的征兆,然后飞逝而出,撞入人群中,穿过了三名士兵连带盾牌的身体,方才落下。

    一击得手,袁无为自然不肯罢休,大步上前,龙焰天王刀再度发难,“赤焰天!”

    噬魂灯在空中只来得及一阵震荡,便被汹涌而来的刀气击中,灯笼倏闪倏灭,一抹幽黑色的烟气一闪而至,直奔袁无为而来。

    袁无为冷哼一声,左拳由下向上一扬,天焰龙拳之力猛击而出,那一抹烟气骤然消失在拳力之中。

    一声闷哼,袁无为只感觉胸前一闷,他没想到这噬魂灯之力竟然如此阴柔坚韧,居然穿破了自己的天焰龙拳之力。

    好在自己的护体元力早已发动,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让袁无为吃了一个小亏。

    巨大如盖的霹雳晴空罩却没有落下来,而是旋转在空中如影随形的跟随着袁无为的行动,袁无为也不去理会它,这等宗师级别的术法武器没有那么容易解决,只有等其近身时,方能一击建功。

    龙焰天王刀卷起重重气浪,四周的河朔军士卒虽然前赴后继,但是在袁无为面前无异于土鸡瓦犬,举手投足间,整个阵型已经被搅乱,而跟随而上的三十余名蔡州高手也利用投掷而出的术法武器,疯狂的扩大着战果,以求一举击溃护卫在石车阵前的步兵方阵。

    “嘣!嘣!嘣!嘣!”

    伴随着扣人心弦的击发声不断传出,术法弩阵终于开始发威了,袁无为利用闪避躲让的一瞬间回首一看,已经有三名跟随自己而来的养息期高手伤在了这种足以突破任何护体元力的劲弩下。

    而对方的术法弩阵显然也是经过长期训练,伴随着一连串的命令声,石车阵前的术法弩阵纷纷列阵,开始封锁前方步兵方阵被击破后断裂开来的缺口。

    袁无为当然不能容忍这种局面的出现,一旦封锁住了这个缺口,自己和袁文、何振等人固然可以凌空突破,但不但会遭遇敌人的袭击,而且其他人就会被封锁在防御阵之外了。

    怒喝一声,袁无为猛地踏前一步,身体微微前倾,由单手持刀改为双手握刀,整个双臂在怒喝声中陡然胀大了一圈,连带着双臂上的甲胄都鼓胀起来。

    赤麟臂!

    灼热的气劲在双臂经脉中爆发出来,龙焰天王刀被这雄浑的气劲催发,闪烁的刀气刹那间爆发外放,一轮赤红色光轮透过刀刃,飞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