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八十五节 一战定乾坤 1
    天边泛起鱼肚白,整个如同长龙般的军营就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开始躁动了起来。

    从南到北,一环接一环的营寨都开始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嘈杂喧闹声。

    军官的喝令声,士卒们的埋怨声,夫子们的打闹声,夹杂着马匹、驴子的嘶叫声,还有盔甲猎猎,兵刃出鞘,些许细微的声响,混织在一起,构成了一曲和谐而又充满了韵律的奏鸣曲。

    高鸣九整理了一下甲胄,这才从亲兵手中接过铁盔和护面,戴上,然后由亲兵替他整理。

    铁盔上光洁的盔面以及护面上都有一些古怪的印花纹,据说这是术法符文师通过特殊的术法蚀刻术加祝的术法力量,虽然不能抵御正面的天阶高手的劈杀,但是却能对狙击箭手和寻常士卒的突袭起到极好的防卫作用。

    作为需要身先士卒的营指挥使这一级别的军官,在战场上身先士卒率先垂范是必不可少的,而都头和营指挥使这一级别的军官每每在战场上也是损失最大的,但是这一层面的军官也往往是军指挥使这一层级的军官最优秀的后备人选。

    正因为如此,术法材官院才专门针对营指挥使、副使和都头副都头这一级别的军官进行有开发研究,拿出了一系列的从头盔、护颈、面甲、护心镜、裆甲、战靴乃至全身甲的专用全套盔甲。

    这种全套盔甲结合了原来各类盔甲的优点,同时大大的加入了术法一脉的精制手法,而在材料上也不在局限于铁、铜、兽皮等物件,而是更多的采用了多种材质进行结合。

    比如像头盔虽然还是以铁质为主,但是头盔所用铁经过特殊炼制,并辅之以术法防御,比原来用料轻了一半,但是防御能力却增长了三成,受到了这些军官们的极大欢迎。

    再比如面甲,原来许多军官不喜面甲,一是因为护甲罩在面前有些憋气,二是因为寻常的皮革面甲防御力差,除了能减轻一般性的流矢伤害程度外,几乎没有其他太多作用,而如果用铁质面甲,那又极不方便,无论是在视野还是战斗中都有很大影响。

    但现在这一款面甲就截然不同,这种面积乃是用产自大理南诏的灰象革和孟渚泽特产韧草丝混编而成后,并用术法专门进行了淬炼凝结,使得这种面甲不但轻巧灵便,而且不影响呼吸,在防护力度上足以抗御寻常的狙击箭手射击,当然如果是术法弩箭又当另说,但如果真正被术法弩矢击中面部,那也只能说命当绝了。

    亲兵把腕带在高鸣九的手腕处反复缠裹后,高鸣九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腕,觉得满意了,这才开始穿着战靴。

    一连串的穿着需要小半个时辰,但是这却是必须的,盖因这一战可能要打到天黑可能才会收兵,前提是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

    所以为了尽可能的活到那个时候能重新脱下盔甲,那么这个时候就要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到最好。

    战场上任何一个动作的走样,都可能带来的是死亡,这一点出身感化军的高鸣九很清楚。

    “大人,准备停当了。”亲兵在为高鸣九收拾完毕之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道。

    “唔,好。”高鸣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身体,寻找了一下感觉,然后才又伸手,“把我的囊袋取来。”

    亲兵赶集替他取来囊袋,高鸣九检查了一遍,一枚星状飞镖藏于其中,散发出淡淡的幽光。

    这是一枚术法武器,简单易用,只要瞄准目标投掷而出就行,也算是保命符,真正遇上强者时,可以用这玩意儿阻延和杀敌,当然这种术法武器在战场上,尤其是群战中效果未必有多好,但总算是一个护身法宝。

    徐州军已经开始为营指挥使和副指挥使这一级别以上的军官配备这一类简单的术法武器了,要么是一枚暗器类型的投掷武器,要么就是一枚木土性的术法盾,任由军官们自选。

    高鸣九选了暗星螺旋,这种星状术法武器,可以盘旋绕敌,即可阻敌,也可伤敌,但遇到真正的强者,效果有限,而另外一种术法盾,也是差不多,骤然发动,能起到一个防护作用,让自身脱身,但是遇上强者,也未必能行,但总比束手待毙强。

    收拾好,亲兵把陌刀递到高鸣九手中,陌刀在手,天下我有!高鸣九觉得还真有这种感觉,只有当陌刀握持手中时,他才能感受到那种踏实,比在老家熟睡还踏实。

    无数个像高鸣九这样的军官或者士卒都在这个时段或兴奋或沉默的准备着,这一战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他们都无从知晓,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必须要一战,因为郡王命令他们一战,那么就要战!

    霍丛峰勒了勒腰际的皮带,腰上的邯刀他思索再三,还是丢下了。

    今日是第一战,他作为营指挥副使,毫无余地会第一个带队上阵,但也可能还上不了。

    前方的壕沟以及各种术法陷阱,可能需要夫子们和术法师来破除,当然也还需要进攻的军队来协同作战,也不知道轮不轮得到自己这一军这一营。

    黑压压的军队数量超过了霍丛峰之前看到任何时候,从臂章就能看得出来,除了河朔军外,牙军也来了。

    “中营,准备!”军令官的命令声将还有些茫然的霍丛峰惊醒,一连串的吼叫声是指挥使的,霍丛峰赶紧跳起身来,来到自己的位置,士卒们正在都头和队正的谩骂声中有序的列队。

    要出发了,看来本军被选上了充当协同作战的军队。

    天色越来越亮,伴随着呜呜牛角号和鼓声,各部开始依次列队,每一个军,二千五百人,形成一个类似于梅花阵的阵型,但是随着阵型调整而变得不规则起来,整个过程中就是在规则和不规则之间不断的变化。

    走上瞭望台的江烽舒展了一下身体,点点头,“时间差不多了。”

    刘延司点点头,挥手示意,几名手持小旗的号令兵开始挥舞旗帜,号角声和鼓声交错而鸣,战争正式打响。

    没有太多的花哨,实际上在这个时候,一切就是靠双方堆砌的力量和物资来进行消耗,看谁能耗到最后,这一点江烽和袁怀河都清楚。

    巨盾举了起来,连带着还有一片接一片的皮盾屏风高举在空中,用以抵挡可能来袭的箭矢和石弹,手持锄铲的夫子们躬着身体,在两翼的士卒掩护下开始向前推进。

    一进入城墙上的攻击范围,蔡州军的投石车和弩车便开始次第发威,虽然巨盾和皮盾能够遮盖住大部分箭矢石弹,但是很快蔡州军开始更换为术法火箭,皮盾和巨盾都开始被附着的火箭所引燃,不得不通过术法师催发水性术法来予以灭火,但这带来的混乱也让徐州军这边出现了漏洞。

    一枚巨石从间隙中砸落,三名夫子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被砸中了推车,推车反弹横压,将两名夫子当场压死,而另外一名夫子更是连半个身体都不在了,血浆溅射开来,喷了霍丛峰一身。

    旁边的新兵全身发抖,几欲晕倒,霍丛峰轻蔑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上前给了对方一脚,“走,别停!”

    队伍继续向前,并开始有意识的分散开来,手中的步兵盾也斜举前方,最大限度的避免遭遇袭击。

    伴随着地面的震动,出现在城墙上袁军士兵视野中的是一连串的巨型石砲车。

    之所以说是巨型石砲车,是因为这种石砲车的规格比他们之前所见过的一切投石车还要大一倍,高达三丈有余,支架横跨也超过两丈,而且更让他们感到惊骇的是每一具投石车都有三根投臂,下方用木轮推动行走,四方还有专门的支架用以固定,也就是说,这种巨型投石车一旦确定了落下,便可在很短时间内展开进攻,而看到支架上与其他投石车不太一致的装置,也不由得让他们怀疑这又应该是一种术法改良型的投石车。

    很快城墙上的术法师们就面色凝重的得出了结论,这应该是一种结合了术法运用的器械,其威力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在这种时候推上前线,肯定是徐州认为可以派上大用场。

    术法师们猜测得没错,这种巨型石砲车是在原来的石砲车基础之上加以改良和重新优化设计的,考虑到石砲车占地面积大,行进缓慢,操作难以整齐划一,材官院便设计出了这种号称三连环石砲车的联装式石砲车。

    这种石砲车每一辆相当于原来石砲车一个半左右大小,但是却足以容纳三枚投臂,同时重新用术法冶炼强化了机簧设计,也改进了投臂的强度,使得投射距离有了进一步提升,再加上一辆车三投臂,一旦发射,便可次第连环打击,其威力更是倍增。

    还不仅止于此,与其他石砲车相比,材官院还大费周章的在石弹设计上也做了文章,除了常规石弹外,还专门制作了特制弹,这种特制弹可以在空中炸裂开来,从一点变成一片,类似于霰弹空炸,这也是江烽给出创意,再由材官院研制而成,也准备在这一场战争中假意实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