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八十五节 继续北进!
    放眼天下,只有两个对手,沙陀人都只算半个,而契丹人则要算一个,足以说明郡王对契丹人的重视,而河朔攻略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卢启明知道这是对自己的一场大考,如果能在这一场大考中胜出,那么未来自己的徐州军体系中的地位就可以稳步前进,而一旦失败,那可能就真的要被边缘化了。

    现在的徐州已非往日淮右刚入徐州的时候,平卢入手,泰宁军臣服,现在大梁崩裂使得大批大梁武将家族也开始倒向了郡王,可以说现在郡王手中可用之人极多,而谁能抓住机会,才能胜出。

    现在机会在自己手中,卢启明当然不会放过。

    “卢兄可有具体的战术攻略了?”确定了要拿下棣沧德三州,这是枢密院的计划,棣沧德三州拿下的顺序,也基本上是按照先德州,后沧州,再次是棣州。

    无他,主要意图就是要避免成德军一旦介入,可能会失去战机的突然性,所以首先要拿下德州,利用成德军还处于反应期时,一力攻克沧州,只要德州和沧州控制在手中,那棣州就不是问题了,哪怕一时间不拿下来,也问题不大,而且还可以借势逼迫,力争兵不血刃的拿下棣州。

    “有一些想法了,参谋们还在细化斟酌。”在王邈面前,卢启明自然不会打什么埋伏,“根据枢密和无闻堂提供的情况,我们已经和沧州和德州的相关人员联系上了,目前比较有把握愿意投效我们徐州的有两部,沧州罗匡部,他是东光罗氏一族,有罗胤和罗邺的召唤,应该没有问题;还有就是德州的吴宪部,不过他这一部实力较弱,只有编制不全的一军,驻扎在安陵和蓧县,而与之相抗衡的是实力较强的孙来部,孙来部有三军,其中有一军为骑军,战斗力较强。”

    “孙来的态度如何?”王邈面色凝重起来。

    “已经接触过两次,包括他的幕僚,孙来性格骄狂,一直认为自己军队战斗力较强,所以不肯松口,我们这边沟通了几次,都没有太好的效果。”卢启明沉吟了一下,“为了避免暴露我们的战略意图,我们就没有再接触下去了。”

    “嗯,不接触下去是正确的,孙来此人桀骜不驯,又自以为是,张处瑾固然压不住他,与驻扎在贝州的罗绍威下属黄信部关系也极其恶劣,要想折服他,不打服他不行。”王邈对河朔这边情况了如指掌,“所以没有必要再在他身上浪费精力,但是可以在他下边的几军指挥使上下功夫。”

    “枢密果然高见,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孙来的骑军指挥使吴阳高贪财好利,一直在走私私盐,孙来有所耳闻,但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闻堂那边正在寻机让二人就此事撕破脸,只是究竟会发展到哪一步,还不太好说。”卢启明介绍道。

    “光是这个恐怕难以让孙来彻底和吴阳高翻脸,顶多就是让二人心里有隔阂,还不够。”王邈摇头。

    “另外我们也还有一个考虑,还要请枢密参详。”卢启明也知道王邈是个心高气傲之人,不拿出一点儿像样的东西来,难以打动对方。

    “哦,卢兄请说。”王邈精神一振。

    “贝州黄信部,我们和对方联系上了。”卢启明一字一句道。

    “魏博军黄信?”王邈脸色微微一变,“他愿意投效我们徐州?”

    “不,可能是对我们徐州有兴趣,但是还远谈不到这条路上来,他对罗氏还是比较忠诚的。”卢启明摇头,“但是某在想,可以考虑请动黄信部在贝州东部与长河、平原二县接壤地带挑起事端,吸引孙来部,然后……”

    王邈站起身来,**着下颌,来回踱步,之前在枢密院内讨论的时候,就确定了一个原则,对河朔三镇的态度不尽一致,打击、削弱和吞并成德军,暂时不触动魏博军,对卢龙军则要根据情况而定,如果能促成卢龙军与契丹人抗衡,那么就要支持卢龙军,如果不能,则要考虑如何最大化的从契丹人手中夺取利益。

    卢启明居然能拉拢到魏博军的黄信,也足见对方花心思不小,黄信部虽然在魏博军中声名不显,但毕竟也有两军人马,战斗力也不弱,如果能避免让罗绍威起疑心,单纯的让黄信部与孙来部发生冲突,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启明兄,这中间尺度可能需要把握好,目前我们徐州树敌不少,魏博军实力不弱,我们现在也是交好对方,保持和睦相处的局面,黄信部如果可以拉拢,但也要确保不能触怒罗绍威,最好能让罗绍威认为这是黄信与孙来之间的单纯的恩怨。”王邈字斟句酌。

    “枢密,某明白你的意思,应该可以做到。”卢启明微微一笑,“黄信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看得到目前的形势,之所以愿意和我们合作,也是想要结一份善缘吧,毕竟河朔的局面日益明朗化,不是倒向契丹,就得要依靠沙陀人,再有就是我们徐州了,罗绍威可能想要和沙陀人交好,但是他手底下这些将领未必愿意在胡人手底下忍气吞声,我们徐州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呵呵,启明兄明白这一点就好,某的意思是只要近期必要明显刺激罗绍威即可,至于日后,等到我们在河朔站稳脚跟,何须看人眼色?”王邈傲然道:“届时该是他们来看我们眼色才对。”

    两人相顾而笑。

    “枢密,那某这边就着手布置了,等到牙军一到,我们这边就可以着手发动了。”卢启明郑重其事的道。

    “理当如此,那某就在这里等候启明兄的佳音了。”王邈淡淡一笑。

    “哦?启明兄不和某一道……?”卢启明讶然道。

    “若是有河朔军,某倒是可以协调一下,但只是平卢军和牙军,郡王有令,由启明兄全权负责,某就不必了,某还要去濮州一行。”王邈长身而起。

    *************

    整个空间已经被浓烈的罡风劲气所笼罩,霸王戈卷起的漫天乌云越发厚重,隐隐压制住了刘光守中的天灭巨剑,无论其如何左冲右突,但是始终无法挣脱开对方的束缚。

    但是刘光并不畏惧,自己固然和对方有一线差距,但是对方敢拼死一搏么?

    再说了,自己也不是没有杀手锏,真正要到性命交关的时候,自己也一样要让对方好看。

    他并不清楚袁无敌根本就没有存着让他活着离开之心,因为袁无敌还要对付另外一个对手——刘雄,所以哪怕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袁无敌也要解决他。

    霸王戈突然画地为牢,长戈连续不断的在地面撕扯划动,地面青石板连带着周围房屋的木柱、飞檐、青瓦都四散飞溅,整个地面都像是被彻底掀了起来。

    “霸王破天!”

    “霸王拦江!”

    “霸王击流!”

    袁无敌拖不起了,他知道如果不搏命的话,对方起码还能和自己坚持十来个回合,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他必须要一击而定!

    连续三式霸王戈法中气势最盛的招式,将霸王戈的狂野气势提升到了极致,死死的压制住了对方巨剑的反击之力,汹涌的气劲回旋滚荡,整个地面的泥土石块都飞舞而起。

    猛然间,袁无敌抽回长戈,陡然掷出,长戈以横击的方式倏然横飞而至,没有等刘光反应过来,袁无敌已经怒吼一声,身形如电,一闪而逝,便到了刘光的面前。

    刘光悚然一惊,意识到不对,巨剑陡然上扬,左手虚握,向下一按,一股淡金色的光芒从整个身体向左臂流转,“呔,看拳!”

    犹如鬼魅般的躲开对方巨剑一撩,凶猛击到的长戈与巨剑撞击在一起,两支兵器顿时飞出,袁无敌起身而入,“玄黄霸拳?呵呵,且看某的诛心印如何!”

    巨大的手掌陡然缩小成如同儿掌,一连串飞旋而出的掌印形成一朵朵印花,迎着刘光的玄黄霸拳发出,撞击在一起。

    两条身影倏分倏合,时而如仙鹤起舞,时而如醉汉踉跄,最终分开来站定。

    袁无敌喷出一口鲜血,挥手抹去嘴角的血沫,仍然死死盯住对方,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有一身轩辕甲,这是用上古鼋皮所制,抗击打能力超乎寻常,不过他还是对自己的诛心印有信心。

    纵然不能当场力毙对方,但起码对方短期内都绝无再战之力了,他也注意到对方一直按住腰部,如果不是这个动作,他很想再补上一击,但很显然对方是有一记杀招,而且他也猜得到,对方肯定是术法武器傍身。

    “刘光,滋味如何?”

    “袁无敌,那某的玄黄霸拳又如何?”刘光只感觉自己身上的丹元再迅速流失,纵然有轩辕甲护体,但是对方的诛心印果然厉害,硬生生透体而入,此时的他已经支撑不住了,再不退,就恐怕就有性命之忧了,他本来希望在对方想要再给自己一击时给对方一击反噬,但袁无敌太狡猾了,没有给自己这个机会。

    “呵呵……”袁无敌尚未来得及说话,刘光已经突然伏地一矮,一面棕褐色的木盾陡然将其包裹起来,刹那间便钻入泥土中,消失无踪。

    瞠目结舌间,袁无敌疾步上前,猛然向地陷处狠击一拳,地陷中的泥土早已经慢慢收拢,看不到半点端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