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八十二节 江烽的决断
    对面的墙壁上悬挂着巨大的地图,整个中原的山川河流湖沼城镇道路尽皆在其上。

    这应该是徐州大总管府第一幅全规格大比例的地理地形图,几乎囊括了整个中土,只是在西南北三个方向的图示显得更为简略一些,而在于徐州接壤的区域更为详细罢了。

    左右两侧的墙壁上还有局部的地理地形图,包括山南东道、江南西道、江南东道、河北道以及河南道。

    这几处都是目前徐州关注的重点区域,当然山南东道、河南道、河北道首当其冲,而江南东道和江南西道不算重点,但仍然需要关注。

    如果蔡州袁氏不掺和进去就好了,江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该死的小强,总是会在你最不希望看见它的时候跳出来膈应你,让你不理不行,而要对付它,却又要牵扯到自己对其他方面的安排。

    江烽最乐意见到的局面就是沙陀人和南阳在汝州和许州一线鏖战,最好能打上一年半载,可沙陀人不蠢,而袁氏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机加入进去,哪怕有沙陀人的诱惑,江烽也不觉得蔡州袁氏会这么快就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他也隐约感觉到恐怕蔡州袁氏突兀的做出这样一个决定还是和徐州有关的,徐州实力的迅速膨胀恐怕给了袁氏巨大的压力,使得他们在尚未彻底消化掉颍亳二州时又强行吞下了陈宋二州,这已经超出了蔡州的扩张能力。

    到现在江烽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袁氏的想法,袁氏究竟准备怎么做?

    难道真的是打算和沙陀人合作吞并南阳,再来图谋对付自己?

    或者和沙陀人达成协议,日后蔡州将会重点向南扩张,与沙陀人和平相处,划淮而治?那又把徐州置于何处?又或者真的要形成一个新春秋时代?

    琢磨着一下,还觉得真有点儿像,徐州算是齐国,沙陀人算是晋国,蔡州算是什么,楚国,还是宋国?契丹人算燕国,那杨文昌岂不是要算秦国了,日后会由杨文昌来一统天下?

    想一想都觉得有些好笑,历史重来不会重演,江烽也从来没有打算让这种纷乱的局面一直持续下去,该被扫进历史故纸堆的,就该被扫进去。

    也许是该动手的时候了。

    虽然之前并未做好与蔡州军全面开战的准备,但是在获知蔡州可能会偷袭南阳的情报之后,江烽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向淄青军、淮右军、武宁军发出了战争动员的命令。

    只是打仗就得要打粮草辎重和军资器械,先前的一切准备都是在围绕着新组建但尚未对外宣布的河朔军和平卢军北上河朔而动,目前河朔军和平卢军都已经基本准备就绪,甚至前期的粮草辎重也已经备齐,后续的会在严序在扬州得手之后,逐步补齐,但现在这个计划就不得不面临调整了。

    在徐州内部,围绕着蔡州可能联手沙陀人对南阳开展也发生了分歧。

    以王邈为代表的北上派,坚持应当以北上河朔夺取棣沧德三州为主要目标不动摇,对于蔡州联手沙陀人偷袭南阳,可以适当干预,比如以武宁军或者淮右军作为主力,屯兵光州,一旦南阳不支,便应当设法接管申安二州,但应当避免与蔡州直接发生战争,一切以确保拿下棣沧德三州,在河北站稳脚跟为主。

    以崔尚为首的西进派则认为应当借此机会收复宋州和颍亳二州,彻底夺回在中原的主动权,这样一来从北面大河以南的濮州、曹州、宋州、亳州、颍州,再跨越淮水到浍州、寿州、舒州,真正实现了东面为王的目标。

    而这一线以东的膏腴之地皆为徐州控制,可以好整以暇的来坐观西面局势变化,再根据情况作出应对,而对河北战略则主张稍事缓行,等待彻底把蔡州打垮,或者逐出宋、亳、颖三州之后,再来图谋不为迟,这也是在了解到耶律德光对刘守光的逼迫尚未见效的情报之下做出的。

    以杨堪为首的激进派胃口更大,认为可以北上西进同时展开,认为目前徐州在整编了大批大梁降军之后,已经有这个实力同时发起两场战事。

    北上河朔以平卢军和河朔军为主,目的只是占领棣沧德三州,并非要在河朔掀起一场全面战争,魏博军和卢龙军固然会有些担心,但在目前情况下,不会轻举妄动,至于张处瑾,他自身难保,只要徐州军不进入冀州这一线,张处瑾应当能够接受这个现实。

    而西进则可以以淄青军和牙军为主,武宁军作为预备队,淮右军则主要控制光州,预防南阳局面不稳,而天平军则负责监视晋军。

    不得不说,杨堪的这个构想非常美好,连江烽都不禁怦然心动,但是考虑到沙陀人的反应,以及蔡州袁氏的顽强,江烽觉得杨堪的想法还是太乐观了一点。

    对于蔡州袁氏,江烽认为,如果这一次真的要对袁氏动手,那就不能再给袁氏任何机会了,要打,就必须要彻底把对方从地图上抹去,不能再让对方有任何回手的机会了。

    但目前蔡州控制着蔡州、陈州、颍州、亳州以及宋州五州之地,哪怕对方会分兵一部分袭击南阳,但其留在宋州和颍亳二州的兵力也不会少,初步估算不会低于五万人,单单是淄青军和牙军的兵力也只有六万人,这种攻坚之战,六万人要在野战中或许可以,但是要这么一城一镇的打过去,消耗太大,到最后极有可能陷入泥潭中。

    料敌从宽,江烽不会轻视蔡州军,他宁肯在其他方面做出一些让步,都不愿意在最后落得个进退两难。

    徐州已经竭尽全力在扩军了,武备学堂的短期培训班已经从最初的一期三个班九十人扩充到了一期五个班一百五十人,从队正以上的军官,都需要分级别分层次在武备学堂中进行各种短期轮训。

    这种轮训内容既包括最基本查阅地图,天象观察,地理气候水文的分析,后勤管理,军心士气的鼓舞等等,也包括武道方面的提升。

    包括材官所一些大规模炼制的丹药,都大量用在了这些军官身上。虽然无法和那些江烽炼制的丹药相比,但是对于低级别的军官,尤其是天阶初期的比如锻骨、通脉和洗髓这几个阶段的实力提升还是相当有益处的。

    对于这些基层军官来说,他们就是徐州军打仗时候冲锋陷阵的主力军,在武道上哪怕有一点进境,都意味着在战场上会赢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江烽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地图上,要对蔡州动手,就要全面开花,不留任何余地。

    宋州和亳州会是关键。

    目前情报显示袁怀河亲自坐镇宋州,何氏家主何靖与袁无敌协助,显然也是担心蔡州突袭南阳可能对徐州的刺激。

    亳州则是薛家家主薛冲和袁怀方驻守,袁无畏协助。

    在江烽看来,要对蔡州动手,宋州是个绕不过去的节点。

    袁氏也清楚徐州在淮南那边的兵力不足,难以对颍州和蔡州构成太大威胁,但是一旦宋州失守,将直接威胁到陈州。

    而且宋州现在也是袁氏控制力最差的城市,梁地士绅对袁氏的仇视情绪很浓,迫使袁军不得不大量驻扎在宋城和宁陵。

    选择宋州动手,也是因为宋州有许多可资利用的地方。

    这也是江烽一改初衷,最终决定要对蔡州袁氏动手的一个重要因素,真要被袁氏控制宋州、陈州以及颍亳二州太久,被他们招抚吸纳了这几州地方士绅,那日后再要来对付他们就麻烦大了。

    目前颍亳二州已经有了一些这方面的迹象,无闻堂传回来的消息让江烽很是担心,他不能容忍这种情形继续下去。

    漫步走到地图旁,江烽盘算着自己还能动用的兵力。

    淄青军正在向单父和砀山一线集结,一旦投入战斗,单州将交给天平军。

    牙军是最洒脱的,没有驻防地,直接驻扎在徐州城中,现在也正在向符离快速集结,只要命令一下,便可大举进入亳州。

    淄青军一军要想拿下宋州难度太大,以袁怀河的老辣,宋城也许会变成一个血肉磨坊,江烽不愿意那样做,但是却知道无法避免。

    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要用最优势的兵力来碾碎对方,那种添油式的投入,才是灾难。

    那就只能动用河朔军了。

    江烽心中叹了一口气,用河朔军来打蔡州军,也军心可用,无论是尚云溪所属的老感化军还是大梁降军,都对蔡州军切齿痛恨,打蔡州军,他们更能激发起战意。

    正琢磨间,门外传来顾涛的声音:“郡王,他们都已经到了,崔大人安排他们在店堂内,现在正等待郡王的接见。”

    “孤知道了,告诉白陵,孤马上过来。”江烽舒了一口气,一个不错的消息,来得不算晚,也许在这一战中,能发挥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来。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