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八十节 你死定了!
    刘铸睚眦欲裂,邯刀诡异的连环上下挑动,犀利的刀气丝丝迸发溅射,从三十六个角度向对方发起最后的反扑。

    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天境和天位之间的巨大鸿沟,那几乎就是不可逾越的天堑,无论你怎么努力爆发,都难以跨越,最终的结局就是被对方举手之间压成齑粉。

    他甚至能看得出来,袁无敌并没有尽全力,只是略微正视自己,就已经达到了这种状态,这种差距让人绝望,好在自己也还有那一式杀手锏保命,且看能不能奏效。

    若是不能奏效,那也就只有求仁得仁了。

    就在袁无敌疾步快进落地那一瞬间,城墙上的青砖毫无来由的突然连续翻滚浮动,在袁无敌讶然间,几块青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夹杂着劲气狂野的暴击而来。

    若是寻常之时,袁无敌一掌便可将这些不过是些术法凝聚的劲力震碎,但是这会儿对方临死之前的反噬之力也同时袭到,却不能不应对。

    虽说对方只是一个养息后期的角色,但是这临死含忿的暴击却也不可小觑,这般无视的结果纵然是不会大伤,只怕也有小碍,而自己的目标却还没有出现。

    要面对刘光和刘雄,他必须要保持最佳状态迎战,才能战而胜之,否则若是被对方其中一个得手给己方造成损失,那就不划算了。

    最终袁无敌选择了缓步闪避,避开了这术法之力的暴击,进而长戈荡漾,击散了对方邯刀的三十六式反噬,并趁势扬击,将对方直接打入城下。

    但那术法之力却并没有因为袁无敌的退避就消失,几块青砖在空中幻化成一条青龙,张牙舞爪,几欲择人而噬,浓烈的土腥气息扑面而来。

    袁无敌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小觑了这一枚术法符箓发动的袭击,这居然是一枚三级土龙术,加上青砖的凝实程度远胜于寻常的泥土,其骤然凝合在一起,一下子就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身形嘿然斜移,长戈横拉一荡,青龙在雄劲的护体丹元反震之下发出一阵细碎的响声,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反震一击,又像是在借助这一击来增强自身的凝结聚合,为下一步发动更凶猛的攻势做准备。

    但袁无敌已经不想再给对方任何机会。

    这很显然是一名宗师级别的术法符箓,蔡州一样也有,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登城随便遇到一个军官,不但具有养息后期的实力,而且他也感受得到对方发动的战气是刘氏嫡传玄黄战气,现在竟然还敢在不声不响间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招宗师级别的术法符箓袭击,不得不让他感觉到是不是有些小觑了南阳的实力。

    再度连退三步,拉开空间,未等那一枚青砖凝结成的青龙扑到,袁无敌身形微微一矮之后再向下伏地一蹿,长戈荡起紫黑色的一层乌云,云气汹涌,滚滚而上,“霸王举鼎!”

    “哗啦”一声脆响,刚刚来得及凝结成实的土系青龙就在这凌厉无匹的一击之下化为无数细碎的砖渣,震飞在空中,周围十丈之内都是惨叫连连,皆是被这震碎的砖渣所伤。

    瞅了一眼坠落城下已经看不到人影的那名军官,袁无敌有些遗憾,他估摸着自己那一击未必能致对方于死地,尤其是是刘氏子弟,多半还有特制的护甲护体,关键时刻这些世家子弟的优势就会体现出来,总会在最后关头比一般人多几分生机。

    “上!”

    几名紧随在袁无敌身后的龙雀尾军官随即蜂拥而上,一举斩杀驱散了这些在城门口防守的南阳兵,然后迅速出击开始控制城门,以便于大股的龙雀尾士卒进入城内。

    而此时城内也开始四散燃火,这显然是有人在借机造势。

    刘光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警讯虽然已经传来,但是这一段时间来,时不时都要虚传那么一两回,有时候也是城外野兽或者飞鸟撞入了陷阱和示警装置,有时候前方传来消息要让大家加紧戒备,这一来二去,大家也都有些疲了,对于这些警讯也就有点儿狼来了的感觉。

    但是很快刘光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儿。

    连续不断的鸣金越来越紧,紧接着就是城内四处起火,如果这个时候他都还没有反应,他也就枉为一军主将了,很显然,这是敌袭!

    来不及穿上衣衫,就直接往自己身上套上甲胄,这等时候也许下一刻就是生死相搏,敌人敢来,那肯定是有恃而来,而且肯定是知晓方城底细,自己和五叔的实力摆在这里,还有两千五百精锐,敌人仍然敢来,那就必定有把握。

    亲兵队的反应也很快,在刘光穿好甲胄出门时,就已经主动开始向外延伸,并派出了一队人马前往南门。

    北门那便是刘雄亲自驻扎,刘光对于自己这位五叔还是信得过的。

    各营都已经动了起来,沿着城墙下方的驰道增援南门,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爬得上城墙,他们必定要打开城门才能让大军入城,天位和天境高手毕竟是少数,真正面对密集的术法强弩和术法武器时,他们一样只能躲避。

    刘光策马奔出百余步,就听到前方自己亲兵惨叫连连,心中也是一沉。

    敌人进展如此之快,竟然已经突进到了城中心,这里距离城门已经有一里地之遥,这么短时间敌人就控制了城门向内渗透了?

    此时天边已经隐隐有了一些鱼肚白,但是街上仍然是黑魆魆的,混乱中火光,灯影,杂乱的叫喊声,金铁交击声,照得四周影影绰绰,更像是无数魑魅魍魉欲择人而噬。

    一股没来由的悚然从脊背后油然而生,小天位强者的直觉让刘光下意识的从背后拔出了阔叶巨剑。

    这是一柄中土罕见的巨剑,据说更流行于极西之地的拂林,剑叶宽厚,剑刃锋利,而剑尖却显得有些钝圆,一对护手环可以将手背手掌保护,精美的花纹和点缀的黑色玉石足以证明这柄剑不是凡品。

    作为刘同嫡子,刘光所用武器当然不会是等闲之物,这是来自于极西之地的锻造师带来的乌兹魔钢,充满魔性的钢铁混合了东海海底的暗泥,加以融合铸造,同时在剑脊上以蚀刻的手法用术法加祝,让它多了几分凌厉的冰寒之气。

    照理说冰寒之气难以与刘氏玄黄战气相容,但是这种来自极西的锻造技术和术法加祝却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使得这柄号称天灭剑的巨剑更平添了几分威力。

    双手一握住剑柄,提聚丹元之力,周遭的秘银莲叶护腕便自动合拢来,形成保护,刘光只觉得勇气倍增,此时任何敌人他都可以面对,无惧任何人。

    隐藏在前方屋檐下的袁无敌也不由得暗叹一声,不愧是刘同的嫡子,果然名不虚传,自己只是稍稍提聚了一下丹元之力,对方便能觉察到了危机,迅速做出了应对。

    也罢,本来就没有指望能偷袭得手,这等小天位强者除非是大宗师级别的术法武器偷袭,或许能让对方吃亏,寻常埋伏根本无济于事,像自己这种仅比对方高一线的实力,要想伏击对方,本来就不太可能。

    那就来一场光明正大的对决吧。

    “来人可是刘光?”犹如巨鹰凌空,袁无敌从屋檐上跨越而出,在空中缓慢行走,手中长戈斜举,注视着前方街道上已经勒住马缰的负甲骑士。

    “袁无敌?!”刘光心中微微一震,听说这厮伏击江烽被江烽所伤,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消息了,但是从对方凌空漫步就能知晓,这厮只怕比受创之前又有很大的进境,但在这方城城中,刘光并不惧。

    双方的目光有若实质在空中交织碰撞,电光四射,连带着四周的空气都凝固起来。

    刘光轻轻一踩马镫,身体悬空而起,阔叶巨剑握持在手斜扛在肩头,漫声道:“来我方城,可是寻死?”

    “呵呵,某是否寻死,却要看有否够格取某性命之人,如果说刘同也许可以这么一说,刘光,你还不够看!”袁无敌狂妄之气溢于言表。

    听得对方辱及自己父亲,刘光面色阴寒,“在江烽身上吃的亏还不够,还要在南阳来再演一出?某都替你丢脸,若某是你,都得要滚回山中修炼三五年才出来复仇,岂有你这等无耻之尤,还敢在人前大言不惭?”

    刘光的言语直接刺到了袁无敌的最痛处,被江烽所伤是他内心深处最痛的伤疤,哪怕是在武道上已经更上一层楼,但是每每想到此,他都有怒发欲狂的冲动。

    可是现在的形势又不允许蔡州与徐州翻脸,他只能把一切痛恨和怨气埋在心底,期待着与徐州翻脸的那一天到来。

    他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死!

    但眼下,刘光再度刺激到了他的逆鳞,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

    刘光,必须死!你死定了,而且要死得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