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九节 突袭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身后连绵不断的传来,袁无敌蹲伏在地上注视着远处方城县城的南门。

    方城县城只有两座城门,一南一北,官道从方城山中出来,一路南下,穿过方城县城继续南下,直抵南阳府府治南阳县所在。

    其实南阳府设府也不过二十年的光景,原来这里属于邓州,而邓州的州治在穰县,而在南阳设府之后,府治改到了南阳县,而邓州消失,穰县就变成了普通县份。

    南阳是几条官道交汇处,一路北上,走向城,穿越伏牛山,直抵鲁阳关进入汝州;另一路走东北,就可以到方城,再继续向北过方城山方城关可达叶县,同样是进入汝州。

    还有两条官道就是西进和南下了。

    西进走内乡、武关、商洛、蓝田关便可抵达关中,这条道极为重要乃是西入关中的一条重要通道。

    南下则是走穰县可入襄阳。

    可以说南阳的重要性不仅仅是由于其有南阳盆地这块物华天宝盛产粮食、药材、铁料的风水宝地,更重要的是其独特的地理位置。

    这里是中土南北方交汇的西段,西通关中、巴蜀,北跨中原,东交江淮,南接荆襄,控制了这里,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尤其是三面环山,更是让其相对封闭独立,实属王霸之地,汉光武从这里起家,并非偶然。

    只是遇上了刘同刘玄这两个志大才疏的后辈,才会浪费这等宝地。

    “术法师上去了么?”扭过头来,袁无敌随口问道。

    “已经上去一阵了,南阳军在这一线布设的术法陷阱不少,也幸亏之前我们的细作斥候已经做了很周密的准备,大多知晓,所以术法师们的破除还是相当顺利,估计还要半个时辰就能解决大半。”埋伏在袁无敌身后的袁文杖小声道。

    “大半?意思是还是会余留一些?”袁无敌皱起眉头。

    “十三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初来乍到,时间这么短,不可能面面俱到,更何况我们的细作也不可能全部掌握南阳方面的布置,所以……”袁文杖有些难堪。

    “某知道了,不用说了。”

    袁无敌其实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哪有这么一帆风顺就攻克拿下一座城池的?

    再说南阳方面没有防备,但是这毕竟是动荡时期,南阳在没有防备基本的布置肯定会有,尤其是像方城这样的关键城池。

    在袁无敌看来,他们能从嵖岈山那边一路潜行过来,路上只是遭遇了轻微的一些山蛮伏击抵抗,但是都被自己的龙雀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斩杀了,没有留下任何隐患,已经相当难得了,再要奢求其他,就有些不知足了。

    默算了一下时间,袁无敌给袁文杖下达命令:“命令各部,一刻时间之后发起攻击,你和薛挺从两翼登城,我从正门越城,然后薛挺留下一都人控制城门,我和你入城解决敌军主力。”

    虽然南阳城中驻扎有两军二千五百人,但是袁无敌并不惧怕,自己这一千龙雀尾精锐不敢说以一敌十,但是一人顶上三五人寻常士卒是不在话下的,而且以有心对无备,尤其是在黑夜中发起突袭,另外也还有己方安插在方城县城中的细作趁势防火作乱,袁无敌有把握解决对方,拿下方城。

    唯一可虞的就是刘光和刘雄二人。

    这两人都是登临了小天位的强者,虽然在实力上不如自己,但是薛挺和袁文杖都尚未进入小天位,一旦两军对阵,一个人缠住自己,另外一人如果要刻意击杀军将,还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所以袁无敌也是打定主意,要在第一时间找到刘光和刘雄中的一人,在最短时间内斩杀对方,避免自己担心的局面形成。

    只要能斩杀其中一人,袁无敌就能有把握圆满的完成这次突袭方城的任务。

    黑魆魆的方城县城城头,两只气死风灯悬挂在城门楼上,每隔五十米外的马面上斜插着一个火把或者灯笼。

    还有半个多时辰天色就会慢慢放亮了,守城的军官也有些乏了,伸了一个懒腰,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胡椅上,“胡三,还有多久到卯时?”

    “回大人,还有三刻。”亲兵随口应答道。

    “这日子可真是难熬,整天绷得这么紧,啥时候是个尽头啊?”军官发了一句牢骚,“这该死的沙陀人,我们帮了他们那么大忙,居然不思图报,一个汝州都还要斤斤计较,也不知道郡王在北边情况如何了。”

    刘同也被朝廷封了南阳郡王,所以现在麾下诸人也都以郡王相称。

    “沙陀胡人都是骑兵,咱们南阳军只要倚城坚守,他们就没辙。”亲兵附和了一句。

    “没那么简单,沙陀人还是一样有步兵,不过都是河东汉人组成,听说那郭氏五虎都不简单。”军官显然也是有些见识的,摇摇头,“不过河东汉兵原来,未必能适应得了咱们这边的情况,哪怕汝州守不住,只需要守住鲁阳关和方城关,他们就只能干瞪眼。”

    “嗤!”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在暗夜中显得格外刺耳,一道幽绿色的光焰伴随着尖叫声冉冉浮动而起,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嘣!嘣!嘣!嘣!”的弩弦爆发声,让城墙上所有人都是一怔。网首发

    军官率先反应过来,立即狂吼起来:“鸣金示警,敌袭!”

    “大人,会不会是误报?”亲兵迟疑了一下,小心的问了一句。

    “误报个屁!这他妈这么多报警声,还有弩弦被激发,怎么可能是野物触发?赶快鸣金报警!”军官狠狠的踹了对方一脚,然后厉声狂吼:“各就各位,燃起火把,弓弩手就位!弩车投石机预备!”

    这位军官反应相当敏捷,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只不过接到命令的下属们还睡得懵里懵懂,一时间都有些晕头转向。

    弓弩手们乱糟糟的冲上城墙,开始整队列阵,但是一时间却哪里能凑齐,而投石车和弩车的操作手们还睡在城墙下,这沿着石梯冲上来,还有人干脆就从石梯上落了下去,摔个半死。

    不得不说敌人选了一个最好的时机,这个时候是睡得最香的时候,猛然将被警讯惊醒,一时间却又哪里反应的过来,昏头昏脑的冲出来,被军官们皮鞭斥骂一阵教训,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

    一道黑影从空中一闪而至,在黑夜中显得更加诡异,黑色长戈一连串的轻点,几个刚来得及在城墙垛口上站定的士卒便踉跄倒地。

    军官骇然,下意识的拔刀狂挥而出,刀气磅礴,居然也像模像样,有了几分天境实力。

    袁无敌轻轻哼了一声,长戈在城墙垛口上一点,身体如巨鸟掠空,长戈倒挂一击,对方的邯刀击空,身体一矮,趁势将邯刀向后横拉猛扫,刀气再度泛滥而起,席卷而来。

    “咦?!”袁无敌也没想到居然一登城就遇上一个硬点子,这厮竟然有天境养息期以上的水准了,却还能在这个时候守在城门楼上,不简单。

    袁无敌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一位也算是刘氏子弟,只不过是庶出旁支,但是苦修多年,玄黄战气亦有几分火候,如果不是驻守方城,而是去了北面汝州,估计也能提拔为军指挥副使这一级别了,但在这里,却只能委屈为营指挥使。

    不过袁无敌此时也没有那么多心情来考虑这些,一个天境养息期的角色罢了,三招之内,他就要让对方命丧当场!

    霸王戈再度狂舞,汹涌的罡气暴卷而来,首当其冲的对方已经无从闪避,只能硬着头皮硬杠而上。

    “三阳开泰!”刘铸目光直视前方,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小天位强者,整个方城县城中只有他那个远房的堂弟刘光和堂叔刘雄有这份实力,自己距离还差得远,但是此时他却无从躲避,只能以命搏命。

    右手持刀,一口气劈出十三刀,在左手加持刀柄之前,他一咬牙从腰间囊袋中摸出一枚术法符箓击地而入。

    这就是刘氏子弟的优势所在,哪怕在武道实力上有所不足,但是家族中总会给那么一两样保命的东西,能让你在关键时刻得以必其他人多一条救命的护身符。

    袁无敌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小动作,在他看来,就算是对方耍弄什么花招,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之下,一样都是能化为齑粉,他有这个自信。

    长戈怒发,一连串的细碎挤压撞击声在风中噼啪作响,摇摇欲坠的刘铸以一种奇异的步伐在凌厉的战气冲击下尽可能的避免直接撞击,但是鼻孔和嘴角溢出的血沫显示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武道实力差距太过巨大就是这样让人无奈,哪怕你有百般雄心壮志,但是在遥不可及的实力对决下,你都只能黯然神伤。

    袁无敌身形拔地而起,骤然闪落,已经逼至对方近前,左手虚握,便要发出一拳,直接终结对方的性命。

    虽然有些惋惜对方是个人物,但是两军交锋,他却不会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