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七节 惊弓之鸟
    “少君,可以发动山蛮。”坐在最下首的年轻人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道:“从蔡州嵖岈山、马鞍山到慈丘和方城这一线,虽然地势相对低缓破碎,谷道垭口很多,这也是一些铤而走险的冒险商队和猎人药农穿行的路线,但是都在山蛮的控制范围之内,我们可以立即通知沿线的山蛮,对任何可能通过这一线的大股人马进行袭扰,延缓他们的进度。”

    “山蛮倒是可以一用,但是这还不够,成建制的山蛮已经被组建为山蛮部队到方城山——伏牛山一线布防去了,这一线的山蛮实力不够。”刘翰很清楚自己麾下的山蛮力量,蔡州军既然敢走这条险道实施突击,肯定是精锐力量,寻常山蛮根本阻挡不住。

    “肯定是挡不住的,他们要起的作用就是阻挠延缓,这边需要马上通知泌阳和方城一线戒备,防止敌袭。”另外一员武将接上话,“还需要从南阳府抽调兵力马上增援泌阳和方城,慈丘可以暂时不管。”

    “另外还可以请求二爷那边从申州出兵增援泌州,或者就直接渡淮进攻蔡州,围魏救赵!”有人开了头,众将就开始活跃起来了。

    “那不行,围魏救赵那得攻其必救所在,你打真阳、朗山这些地方,且不说这是袁氏根基最厚实所在,深入敌后数百里,劳师远攻,却又不是敌军最紧要所在,毫无意义,而且还极易被敌人所困。”另外一人立即反驳。

    “我觉得少君刚才的意见很对,得请徐州出兵!只有徐州才有这个力量挽回危局,打朗山、真阳意义不大,申州那边可以请求他们北上增援泌州,但如果袁氏真的和沙陀人勾搭上了,汝州那边就很危险了,要马上家主立即率兵南返,起码要退到鲁山和叶县,甚至可以直接推到鲁阳关和方城关上。”满脸麻子坑的武将声如洪钟,“但无论怎样,我们都相当被动了,必须要有外力来援救我们,否则难以扭转局面,而且我们还不得不考虑,南面的襄阳萧家!”

    一句话又让所有人不寒而栗,尤其是刘翰更是又惊又怒,“你是说萧家也可能加入进来?怎么可能?”

    “少君,没有什么不可能,萧家和咱们是死对头,早就对隋州垂涎三尺,如果袁氏真的和沙陀人勾结起来,多拉上一个萧家算什么?把隋州许给萧家,萧家还不得拼死出力?就算是袁氏没拉萧家入局,只需要透露一个消息给萧家,恐怕萧家也不会按兵不动吧?”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得不说这种可能性很大,萧家一直视刘家为生死大敌,有这种把刘家掀翻的机会,怎么会不赶着扑上来?

    夺下隋州,萧家东面便无危险,还可以壮大自身,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那该怎么办?”刘翰急得声音也有些嘶哑起来,隋州驻军极少,整个一州只有一军力量,若是襄阳军来攻,只怕三五日便要全州沦陷了,而且也给南阳和泌州背后会造成极大的威胁。

    “还不仅止于此,我估计鄂黄杜家可能也会蠢蠢欲动,他们被二爷夺了安州,一直心怀不满,现在不也是一个机会?”麻脸武将叹了一口气,“现在就看徐州能不能压制住鄂黄杜家了,否则二爷那边绝对一兵一卒也不会动。”

    二刘早已经面和心不和,各走各路,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也许能携手共进退,但是刘玄若是面临杜氏的威胁时,绝对不可能把自己手中兵力用来支援刘同。

    麻脸武将的话让刘翰更是心急如焚,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天就真的要塌了。

    没有刘玄那边的支援,单单刘同这一系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沙陀人和袁氏的联手,尤其是刘翰手中根本没有多少机动的兵力,如果全部力量都用去增援泌州,襄阳兵北上了怎么办?

    “唯一的希望就是徐州了,只有徐州才有能力援救我们。”麻脸武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且现在在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了,就算是徐州要援救我们,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徐州军南边在打楚扬,北面在图谋河朔,中原与沙陀人对峙,江烽要腾出手来调兵遣将,也需要时间,等到他出兵,恐怕沙陀人都打到南阳城下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还有希望,起码徐州军西进,可以施以援手,解决蔡州的威胁,与沙陀人打消耗战,我们可以打下去!”

    刘翰心乱如麻,一会儿觉得已经没有希望了,一会儿又觉得局面未必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少君,还请下令,先行增援泌阳和方城,另外即刻通知家族南返,另外申州那边也要马上联系,请他们和徐州商请援军,徐州那边应该清楚唇亡齿寒的道理,蔡州得手,徐州一样没有任何好处!”麻脸武将见自己上司已经有些乱了方寸,只得硬着头皮建议道。

    “好,好,就按你说的办,立即派兵去方城和泌阳,刘光在方城驻守,有我五伯协助,问题不大,倒是泌阳,刘鞅一人,有些危险,要请阴奉立即去增援泌阳。”刘翰也被麻脸武将的话语说服,慢慢冷静下来。

    刘同北上,带走了风林火山中刘同系的“风”——刘飙和“林”——刘森,以及郭氏一族的族长郭方,这三人都是天位强者。

    除开这三人已经是润丹中期的强者外,还有两个刘同的庶出堂弟刘孟和刘雄,也是小天位实力的强者,以及阴氏一族族长阴隆也达到了小天位实力。

    被刘翰称作为五伯的刘雄就是协助刘翰二弟刘光守方城,而老三刘鞅则守泌州。

    阴奉是阴隆的兄弟,实力已经天境的固息期,距离小天位也是一线之隔,他现在驻扎在上马,距离泌阳最近,如果马上出发,也许还来得及。

    “还有徐州那边,务求二叔恳请徐州发兵,否则刘氏危矣!”刘翰想了想,“让刘珞刘珈她们俩立即去申州,马不停蹄!”

    *******************

    就在南阳觉察到不妙的同时,袁无敌已经率领一千龙雀尾踏上了征程。

    从朗山直插方城,需要经过伏牛山——方城山到桐柏山之间这一线的山区,这一线的地势要比伏牛山、方城山低缓破碎许多,也要比更南面的桐柏山路况略好,许多风化破碎的山地其实只能算是丘陵,但是由于森林广布,道路依然不利于行。

    袁无敌一行人在嵖岈山中潜伏了一个白天,为了最大限度的隐藏行迹,他们几乎就缩在一个山谷里没有任何动静,一直到天色擦黑,才开始连夜急行军。

    从嵖岈山向西,就是五峰山和白云山之间的缓坡谷地,这里虽然依然地势崎岖,但是却有许多垭口孔道可供通行,袁无敌要做的就是带着这一千龙雀尾昼伏夜行,剪除这一线可能影响后续部队行军的威胁,同时在保密的情况下直插方城山。

    情报显示方城山驻扎有一个军,而驻军首领是刘玄的二子刘光和他的一个堂叔刘雄。

    这两人都有小天位的实力,但是也仅止于刚踏入小天位的实力,而袁无敌此时通过一年多的苦修,已经有跨越潤丹前期的水准,触及到了潤丹中期的门槛了,他有这个信心可以斩杀刘光和刘雄,哪怕他们联手,更不用说自己身旁还有一些助手。

    随着袁无敌率领的一千龙雀尾精锐奋勇突进,袁怀庆随后率领的两军五千人马也悄然跟进。

    虽然说是悄然跟进,但实际上五千人马要想遮掩行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袁怀庆和赵天寿也没有太过刻意的遮掩,反而是要求在速度进度上加快。

    前锋只有一千人,面对方城县城的突袭,或许能一时得手,但是一旦被南阳军回过味来,那就是疯狂的反扑。

    这是在断南阳军在伏牛山——方城山以北汝州的南阳军退路,一旦被堵在伏牛山——方城山以北,沙陀军就能把那几万南阳大军给活生生吞了。

    袁无敌也一样清楚自己面临的局面。

    哪怕南阳军真的没有预料到蔡州方面会来这样一个突兀的闪击,但是基本的警惕性南阳军也不会缺,所以这一招突袭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袁无敌内心也没有太多的把握。

    死而后已,这是袁无敌给自己这一次充当先锋定下的目标,哪怕一死,也要夺下方城。

    从嵖岈山到方城县城大概在两百里左右,以这一千龙雀尾精锐突进,一天一夜可达。

    为了确保袭击成功,袁无敌第一夜便是从嵖岈山向西潜行,然后再度潜伏,而此地距离方城县城不足八十里地。

    安好袁无敌的设想,在凌晨发动对方城县城的袭击最为合适,盖因这时候是守军最疲困的时候,警惕性也最差的时候,可以一鼓而下,而且趁着夜色最大程度的杀伤南阳守军。

    手机用户请访问,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