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六节 必得
    “沙陀人的佯动做得很成功,刘同被吸引住了,但是泌州毕竟是南阳的重镇,就怕刘玄这边也反应过来了。”从一旁检查了军务过来的赵天寿接上话:“伏牛山和桐柏山中的山蛮兵已经被南阳动员起来了,老十三过桐柏山时也要小心,那些山蛮兵成建制的虽然被调走了,但是仍然有一部分预备兵留在本地,不可不防,我倒不是担心他们能给龙雀尾造成阻碍,就怕走漏了消息。”

    “走漏了消息也不怕,发出去,他们也来不及了。”袁无敌脸上露出一抹戾气,“再说了,我不打算让我视野范围内任何人活下来,出了我的士卒。”

    赵天寿欣然赞同的点点头:“理当如此,无毒不丈夫,这个时候不是心存善念的时候,我们所作的各种掩饰虽然不少,但是也未必能瞒过所有有心人,虽然有意再往申州方向引导,但是刘同和刘玄只要稍微冷静一些,就能觉察出端倪来,所以我们不能再等了。”

    “南阳军插手我倒是不怕,刘同和刘玄之间的矛盾之深远非外人所能了解,像占领河南府南部诸县和汝州以及许州的问题上,刘玄就是反对的,认为会激化与沙陀人关系,引火烧身,现在果不其然,刘同想要抽刘玄的兵力帮忙防守南阳和泌州,刘玄直接拒绝了,以申安二州不稳为名根本不予理会,不也就是防着徐州和我们趁火打劫么?”袁怀庆脸色却要阴沉一些,“我就怕徐州也要插手。”

    徐州也要插手这个阴影一直在袁氏诸将心中盘绕,挥之不去。

    虽然有各种理由来解释徐州不应当插手,比如正在攻打楚扬二州,又比如正在用预谋发兵河朔,又比如与晋军石敬瑭部在曹州一线对峙,气氛紧张,怎么看徐州都不会介入这一场与它没有太大关系的战事,但是江烽这厮却总是会以一种你想不到的姿态出现,总会颠覆你的认知,这让袁氏诸将始终无法放下心来。

    “徐州就是要插手,我们也不怕,怀河大人坐镇,还有老三和老七,以及何薛诸位协助,足以应对徐州,吾就不信徐州能倾巢而出来攻我们蔡州。”赵天寿虽然语气激扬,但是话语里还是流露出底气不足。

    徐州军的实力太强了,吞并了感化军、泰宁军和平卢淄青军的徐州军实力足以同时开打两场战争,哪怕有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徐州不应当参与这场战争,但是真的江烽要打,谁也拦不住。

    “只希望晋军在曹州和濮州一线多给徐州方面施加一些压力了。”袁怀庆叹了一口气。

    施加压力又能怎么样?曹濮一线是朱茂的天平军,那是老泰宁军的底子,和沙陀人也是知根知底。

    濮州还有尚云溪部,这个见风使舵的家伙最后还是投向了徐州,让人无语,可他这一投不打紧,江烽还把大批大梁降军也交给了他,组建起了一支十三个军的大军,据说这厮现在是对江烽的信重感激涕零,一门心思要替江烽卖命了。

    想到这里袁怀庆也是心烦意乱,但是现在袁家不行险一搏又能怎么办?

    明知道徐州的威胁就在侧翼,也不能不走这一步,和徐州打生打死这么几年,双方的仇怨已经深不可解,这都是其次,关键在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徐州的强大也就意味着蔡州的威胁更大,袁氏要想不沦为下一个徐州时家和吴国乃至平卢王家,就只能不遗余力寻找任何一个机会来壮大自身。

    说到底,这都是徐州逼的。

    说起来也有些可笑,但是这却是事实,如果不是徐州这么迅猛的崛起,袁氏也不想这么疾风骤雨般的行事,但旁边徐州虎视眈眈,而且为了争夺颍亳二州以及宋州,双方早就结怨甚深,利益攸关,岂有容让之理?

    袁怀庆是真心希望徐州能给袁家一点儿时间,让袁家能消化掉颍亳宋陈诸州,然后在吞并掉申安二州,这样一来,实力提升的袁家也愿意和徐州一起共抗沙陀人。

    这个观点袁怀庆也曾经在家族会议中和袁怀河、袁怀峰探讨过,他们也认同这一观点,但关键在于徐州不可能接受。

    “算了,不说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我们现在也是势成骑虎,必须要走下去了。”袁怀庆终于摇摇头,丢开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老十三,务必要一举夺下方城,我担心迟则生变,南阳的情报体系也不弱,但二刘分道扬镳之后,刘同不得不重组了他的斥候细作力量,这样才有我们的机会,你现在就可以让他们分批次离开潜行,时间宜早不宜迟,我们这边也一样。”

    “遵令。”袁无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左手一提长戈,“三日之内,方城必得!”

    ***************

    “你说什么?”刘翰长身而起,讶然道:“什么时候传回来的消息?”

    “刚接到的消息。”下首汉子有些紧张,“属下马上就过来向大人报告了。”

    “蔡州军动静这么大,难道申州那边没有反应?”刘翰稳定了一下自己心境,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坐回胡椅中,“除了朗山,真阳、新息那边有没有动静?”

    “也有一些动静,但是根据情报分析,真阳和新息那边的动静更像是虚晃一枪,有掩饰的迹象。”

    刘翰是知道自己这个下属的眼光和分析能力的,点点头:“你的意思是说,新息和真阳那边的动作都可能是为朗山和西平这一线的动作作掩护?”

    “属下是这么判断的。”汉子一咬牙,“情况非常紧急了,袁氏素来喜好偷袭,罔顾道义,属下担心蔡州方面是不是和沙陀人有勾结?又或者徐州、沙陀人以及蔡州都勾结起来了,联手对付我们南阳?”

    刘翰乍然色变,几乎有些坐不住了,“这可能么?我二叔不是让刘墉和刘玬去了徐州么?刘墉回了申州,申州那边传来消息说刘玬和江烽的婚姻基本上得到了江烽和他属下主要部将和大臣的认同,算是敲定了,怎么可能再和沙陀人与蔡州联手对付我们?”

    “大公子,江烽狼子野心,岂会为一纸婚书所约束?也许就是江烽的诡计,故意欺瞒二爷那边,故意造成此种局面,现在他们接手了光州,说不定就有可能趁势西进申州!”汉子连连摇头,“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只有沙陀人和蔡州联手合谋,徐州置身事外,但不管哪种可能,我们都很危险了。”

    刘翰当然知道事情有多么危险。

    自己麾下大军基本上都还驻留在汝州和阳翟一线,方城关和鲁阳关上也各驻扎了一万大军,也就是说现在南阳府和泌州的驻军只有不到两万人。

    泌州只有区区五千人,其中在方城县城只有一军人马,就是考虑到方城县城在方城关背后,沙陀人不可能飞跃方城关,更不用说临汝——梁县——郏城——襄城这一线以及鲁阳和叶县还在前面顶着呢。

    如果情况真是预测的那样,那泌州就危险了,再联想到前段时间沙陀人与南阳方面的谈判颇有进展,这让父亲也是大为高兴,现在看来这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就是要把南阳大军拖在汝州那边,让南阳和泌州变得空虚,而蔡州军如果现在从东面打过来,那就真的是危如累卵了。

    但袁氏就没有想到过这样做的后果么?

    唇亡齿寒,沙陀人真的打垮了南阳,难道就会放过他们蔡州?

    这帮鼠目寸光的鼠辈!

    想到这里刘翰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现在该如何应对?”刘翰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握紧双手,面色通红,“通知我二叔那边,让刘墉马上联系刘玬,刘玬不是还留在江烽身边么?我就不信百变灵狐守在江烽身边还不知道江烽有没有参与对我们南阳的阴谋!如果参与了,那也就罢了,刘玬该死!如果没有参与,让刘玬务必劝说江烽出兵蔡州!”

    “徐州那边恐怕不会轻易……”

    “吾不管!”刘翰狂怒起来,脸上怒意扑面,疯狂的咆哮怒吼:“这是关乎我们刘氏一族生死攸关的事情,刘玬她是刘氏女,就必须要承担起责任,哪怕她马上爬上江烽的床,都得要给我请到援军!别说是她,就是刘珞刘珈能做到,也一样!”

    刘翰是真的急了,父亲还在汝州坐镇,自己留守南阳,如果蔡州军真的从东面打过来,被他们打下泌州,那局面就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

    他简直不敢往下想,这种局面绝对不能出现!

    “你们有什么意见?赶紧说!”扫了一眼堂下诸人,刘翰稍稍稳定了一下心情,“如果真如我们猜测的那样,泌州就相当危险了,泌阳,慈丘,方城!桐柏可以暂且不管,方城最危险,绝不容有失,必须要阻止蔡州军,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