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五节 闪击
    沉吟良久,江烽才低声道:“小玬,你应该想得到,就算是围魏救赵,恐怕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了,围魏未必来得及救赵了啊。”

    江烽的话如同重锤击打在刘玬心房上。

    实际上她也很清楚这一点,现在就算是江烽马上下令各镇出兵,可蔡州袁军早已经蓄势待发,如箭在弦上,根本无法阻挡。

    蔡州袁军只要打穿桐柏山这一线,直插到慈丘这一线,进逼方城,方城山这一线防线遭遇两面夹击,铁定守不住,一旦沙陀大军进入南阳盆地,南阳几无扳回这一局的可能。

    就算是僵持对峙状态,这同样对南阳是致命的打击,南阳盆地一旦沦为战场,整个就是百年积累就会一扫而空,而被南阳压制的襄阳萧家,与南阳在安州问题上交恶的鄂黄杜家,绝对不会坐视这等机会,肯定会蠢蠢欲动。

    脸色雪白的刘玬站了起来,盈盈跪下,“郡王,妾身恳请郡王立即发兵,蔡州袁氏家有反骨,谓之三姓家奴不为过,每每反噬盟友主家,这等枭獍当灭之,南阳可以败于沙陀人之手,可以归附徐州,但绝不会臣服于袁氏,妾身相信我父亲和大伯以及我的兄长们皆有此念!”

    刘玬斩钉截铁的话让江烽也是叹息不已,蔡州袁氏的这种风格的确为他们赢得了许多战机,这种奇诡突兀的反水本事让大梁、感化军都吃住了苦头,也成为了蔡州袁氏实力膨胀的关键,但是这同样也给袁氏一族带来巨大的负面效果,没有哪一家人再会相信他们,就算是投降归附了他们都会考虑什么时候脱离他们,这等印象的副作用绝不是一两场战事获胜能抵消得了的,以南阳为例,恐怕早就对蔡州袁氏恨之入骨了,要想让他们投降袁氏,还不如杀了他们。

    再反观徐州,攻打徐州也好,吞并平卢也好,泰宁军的归附也好,江烽都秉承了一条,那就是师出有名,最起码表面上的理由要过得去,一句话,得有大义,尤其是现在随着势力猛涨,就更需要这方面的考虑了。

    出兵河朔,那也是以要帮王邈的王氏一族复仇为名,虽然谁都知道王氏一族不可能再恢复,但那又怎样?有了这个大义,一切都要理直气壮许多。

    “小玬,这事儿孤一人也不能决定,还需要商议一下,但孤向你保证,徐州会以最大的力量来帮助南阳,无论之前如何,但现在徐州会站在南阳一边,袁氏此獠,当诛!”

    江烽的话语也是金铁交鸣,铿锵有力,毫无回旋余地。

    江烽想明白了,既然凑成了这样一个机会,便再不能给袁氏留这个回手,务求要对蔡州袁氏一击必杀,他相信以袁氏的作风,沙陀人对袁氏怕也是内心一样充满了鄙视不屑,而这就是机会。

    ****************

    朗山。

    一身黑云甲的袁无敌容色严肃,手中霸王戈杵在地上,目光遥视西方,他将作为此次突袭的先锋,要抢关夺城,夺下方城和方城关。

    方城乃是方城山南的第一县,也是守御沙陀大军南侵的最主要后勤补给基地,而方城关则在叶县南面的方城山中,由多个横行的关隘组成,是阻挡沙陀大军入侵的第一道要隘。

    夺下方城关,也就意味着直接将方城县置于暴露之下,而夺下方城县城则相当于断了方城关的后援,所以袁无敌的突袭目标是方城县城。

    目前沙陀人的军队已经开始动了起来,他们正在有条不紊的南下,而南阳军正在主动收缩,已经放弃了河南府南部诸县,主动将兵力收缩回了汝州这一线,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确保鲁阳关到方城关这一线的安全,沙陀人要想进入南阳盆地,只能从这一线突破。

    按照南阳军目前的布置,南阳军会首先在临汝——梁县——郏城——襄城这一线展开防御作战,把这一线作为防御的第一线。

    如果战事不利,这退回到鲁山和叶县这两地展开防御作战,这是第二线。

    如果战事再不利,那么就要死守鲁阳关和方城关,这里是沙陀大军南下南阳盆地的两大咽喉要道,只要守住这里,晋军就难以南下。

    现在袁军的优势就是南阳军虽然在收缩,但是动作较为缓慢,这也和北面的沙陀人动作缓慢有一定关系,刘同还有些舍不得,所以在退兵上显得有些拖拉犹疑,甚至还派出了使者与沙陀人交涉,希望把河南府南部诸县交回给沙陀人,而保有汝州。

    在袁家这边看来,刘同无疑太过于天真了,但沙陀人却将计就计,开始与南阳方面进行谈判,向南阳提出索要两百万贯钱银和一百万担粮食作为交换汝州的条件,以期拖住南阳大军向南退缩的速度,为蔡州军创造时机。

    不得不说沙陀人这一手相当高明,利用了刘同的贪心,虽然条件开得很高,但是也不是没有商量余地,这似乎印证了沙陀人现在内部也是心意不齐,李存厚手底下那些贵酋们都有些厌战,更希望马上得到最实惠的钱银和粮食。

    按照常理,现在的确不是沙陀人动兵的好时机,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要等到最适合沙陀人用兵的秋季还有两个月时间,沙陀人的动作更像是在向南阳施压,为谈判谋取最好的条件。

    正因为如此,南阳军也在有意的摆出一些姿态,比如在从伊阳、伊阙、颖阳等地后撤时就采取了边走边看的动作,而阳翟甚至仍然被南阳军占领不退,以便更好的防御郏县这边。

    这也是沙陀人和蔡州军这边最希望看到的,只要南阳大军未曾收缩回南阳盆地,那就最大限度的为蔡州军闪击泌州提供了最好的条件。

    对于袁无敌来说,这一次作为先锋突击方城县无疑是一次雪耻之旅。

    之前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一直隐居不出,就是在修复自己身体创伤,。

    被江烽所伤成为了他毕生最大耻辱,让他恨不能立即重返反击徐州的第一线,但是他也很清楚,现在的徐州已非吴下阿蒙,江烽手底下兵强马壮,高手如云,而且坐拥数十州之地,他袁无敌现在已经失去了和江烽直接交手的机会。

    只要江烽愿意,一挥手就能涌出七八个实力不亚于自己的天位强者,所以袁无敌不得不把这份深仇大恨压在心里。

    不过这一次突袭南阳无疑也是最好的复出机会,只要能一举夺下方城,打开晋军南下的门户,他袁无敌必可重振往日荣光。

    “十三!”

    “庆伯!”

    袁怀庆也是一身全副裹甲,这两年下来,袁怀庆也苍老了不少,但是目光里锐意依然,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这一趟西进之旅,北线是袁怀庆为主帅,赵氏一族的家主赵天寿为副,袁无敌为前锋,同时汝阳老八柱和新八柱各有三人跟随。

    而南线则是袁怀峰为主帅,袁文樑为副,也有几名老八柱和新八柱中的角色跟随。

    袁怀峰是袁怀河的嫡亲二弟,武道实力更在袁怀庆之上,之前一直在郾城坐镇,一般说来在袁怀河不在时,就是袁怀峰代替袁怀河发布命令,之前袁怀河闭关修行,都是由袁怀峰执掌袁氏大权。

    袁文樑目前已经成功的突破了小天位壁障,进入了天位强者之列,虽然是堪堪踏入,但是也足以证明这位在袁氏一族中武道天赋仅次于袁无敌和袁无为的新锐进境之快,当然这也和袁氏一族不遗余力的为其提供了大量天材地宝和磨砺机会有很大关系。

    北线是以夺取方城县和方城关为目标,但是首要目标是夺取方城县,拿下方城县,汝州的南阳大军不战自乱,如果能拿下方城关当然好,拿不下也无关大局,自有晋军来应对。

    南线则是以泌阳为目标,袁文樑为先锋,袁怀峰率大军跟进。

    蔡州军的目标很简单,占领泌州,为沙陀人打开南下南阳盆地的大门,同时关上南阳军难逃的大门,待晋军消灭了被关在门外的南阳军后,再退出泌州,谋夺申安二州。

    相信那时候晋军已经攻入南阳盆地,二刘忙于和晋军激战,已经没有精力来过问申安二州了,袁氏一样在申州有自己的党羽,只要刘氏乱了阵脚,申州归附袁氏不是难题。

    “你们晚上出发,明早要潜入嵖岈山潜伏,等待明晚再展开行动。”袁怀庆语气严厉,不容置疑。

    “庆伯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袁无敌一抱拳,“细作已经把嵖岈山往方城一线的路径探明,我打算均走山中,虽然是山路,但是对龙雀尾影响不大,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觉察。”

    “唔,具体路线你自己确定,但三日后我要看到方城县城控制在我们手中,我会在五日内赶到,你须得要确保控制住方城县城两日。”袁怀庆目光注视着袁怀庆,“方城县那边我们也有一些安排,但是你不能寄太大希望,那里是南阳的咽喉要地,南阳一直防范很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