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三节 异动
    眼见得江烽这般兴致盎然,刘玬和尉迟燕姗都是哑然失笑,这位郡王还真是有趣,似乎很期待要和扬州士绅们来一次对峙。

    扬州放入徐州之手,照理说,安抚为大,确保楚扬慢慢融入徐州体系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徐州现在外部也还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像沙陀人的动作,河朔的不稳,还有江南的动荡,甚至也还包括徐州会对未来沙陀人对南阳一战中采取什么对策,蔡州这个卧榻之侧亦敌亦友的角色变幻,都充满了变数。

    但这位郡王似乎不太在意,仍然是一意孤行的按照他自己好恶来处理这些事情,刘玬和尉迟燕姗都觉得江烽未免太任性了一些,只不过在没有确定江烽真实意图之前,她们也无法确定江烽这么做是否有意为之。

    “郡王好像对扬州士绅有些偏见?”还是刘玬轻启朱口,问道。

    “并非如此,但扬州士绅商贾富奢天下,为世人所诟病,必有其原委。”江烽摇摇头,“其实到了扬州你们就可以看一看,虽然扬州城内士绅商贾富甲一方,但是城中的织户,城外农户,其状况和其他地方差异不大,也就是说,在扬州贫富之间的差距更大,富者更富,但贫者恒贫,数百年来都是如此。”

    “郡王认为这不合理么?”刘玬和尉迟燕姗都皱起了眉头,若是郡王持这种态度,那所有天下士绅就麻烦了。

    “肯定有其不合理因素的一面。”江烽泰然自若的回答道:“士绅本身很拥有其地位上的强势和财力上的优势,所以很容易在土地集中上获得先机,而水旱不定,天灾人祸,更容易使得缺乏风险抵御的寻常百姓不得不把土地售卖以求生,这使得土地很容易集中在士绅商贾手中,在扬州,士绅和商贾的共通性更明显,其实你们可以看得到,李昪和杨溥治下的吴地虽然富庶,但是其自身财力并不雄厚,我所指的自身是指官府,而非他们家族本身,也就是说其实吴国的财富土地大多集中在一小撮士绅商贾中,而这个群体里尤以盐商为最,而了解一下就可以知道,扬州盐商背后基本上都是吴国最大几家士绅家族,而你们也都清楚盐商靠什么来发家致富。”

    刘玬和尉迟燕姗当然清楚盐商靠什么致富,就是官府的售卖特权。

    “再考察一下扬州的土地集中情况,也能发现,最肥沃的土地也大多集中在那么几家十几家或者说与这几家十几家家族有着姻亲、血缘关系的数十家或者上百家的家族手中,他们手底下的庄客,基本上占到了整个扬州城外人口的三分之二左右。”

    江烽自然也是经过一番调查的,扬州士绅和商贾群体关系太过紧密,而对于徐州的控制很不利,哪怕是有严序这个急先锋出马,也未必能在较短时间内取得让人满意的成果,所以江烽早就认定,不在扬州出手,难以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像庐州一样。

    “那也是历史积淀形成,这无可厚非。”刘玬反驳道。

    “当然,既然是历史积淀形成,那么就可以改变,尤其是在它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时。”江烽毫不客气的道:“扬州的地位实际上正在被寿州所取代,如果扬州不作出改变,它会越来越难以适应,嗯,当然扬州也有其优势,吾内心希望它能在其优势的一面加以凸显,所以它更需要改变,尤其是那些士绅们。”

    刘玬和尉迟燕姗已经听出了江烽话语中对扬州士绅们满满的恶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那郡王究竟希望扬州变成一个什么样呢?”尉迟燕姗内心也有些忐忑。

    江烽对这些世家望族,也就是士绅中的顶层态度似乎不太让人乐观,她有些担心当尉迟家族来到徐州治下时,会不会也如此?她也没有自大到以为可以靠自己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江烽对他自己设定的格局规制。

    “唔,这个问题很大,难以一言解释清楚。”江烽觉得这个问题也不好回答,难道他要说推动传统士绅阶层向工商阶层转化?

    士绅阶层可以有商业作为自家致富的门径,但是绝不会舍本逐末以工商来取代自家根本,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士绅这个身份,那么工商所得随时可能被别人夺走,这其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除非从根本上来推翻这一切,而现在根本还做不到,这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问题,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推动,才可能实现,哪怕是江烽可以洞彻到日后的一切,他也不可能揠苗助长一下子就实现。

    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转化过程,也许自己可以加快这一过程,但是却无法做到跨越这一过程。

    见二女都还看着自己,江烽忍不住挠了挠头,“嗯,简而言之,吾希望见到的是每一个群体,每一个阶层都应该有所贡献,吾所指的贡献,而非以自身特定的身份来坐享其成,或者垄断某项权利,比如农者务农,织户织造丝绢,商人贩卖货物,船户运输,或者你们要说盐商也是靠贩卖,但如果都可以来贩卖盐呢?这就是一个垄断了,当然这里边具体细节很复杂,需要区别对待,一句话,吾不希望见到哪一个阶层或者群体能够理所当然的一直坐享其成,这不符合某的想法。”

    这个话题实在太大了,也不好解释,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试探着来,毕竟没有先例,就算是江烽也只有一个大概思路,而且随时可能调整,因为江烽需要实现确保自己的政权不受到威胁。

    江烽的话却让尉迟燕姗和刘玬都陷入了沉思中。

    她们都意识到江烽的思路远比她们想象的更为复杂,虽然还有些脉络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却是确定无疑的,士绅望族们要想保持自身地位,依靠现有的方式和规则是不行的,而需要另外寻找路径。

    *************

    “有点儿蹊跷啊。”揉了揉眼睛,放下手中的屠刀,魏二瞥了一眼较场外的军营,他注意到原本这一片军营从未有超过一半的士卒,但是这几日里陆陆续续从东面和北面来了不少兵,不但把军营塞满,而且连较场里也扎满了营帐。

    照理说朗山不该有这么多兵才对,印象中最少的时候,这里不过只有一两百兵驻扎,而现在起码已经有超过五千人进驻了兵营。

    从自己这肉摊上的消耗就能看得出来,虽然军中采购不会有肉,但是那些军官们却是隔三差五要让亲兵们来买肉,使得原本到正午都未必能卖光的羊肉,总要提前一个时辰就一扫而光了。

    魏二当然不是屠夫,他不过是无闻堂中无数个撒布在各地的细作之一罢了。

    前段时间魏二才从浍州返回,在那里,魏二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初级培训,简单地说,魏二已经从最基本的细作,开始进入了初级专业细作层面了。

    朗山一直不是无闻堂的重点方向,但是近期正在加强对中原各地的的布置,所以魏二才获得了一次专业培训的机会。

    专业培训的内容之一就是如何发现异常,尤其是在平常中发现异常。

    魏二觉得这几日里就是很大的异常,如果说进驻一营兵还算正常,但是一军就值得警惕了,而超过两军,绝对有问题。

    朗山是什么地方,地处蔡州西部,与南阳的泌州和现在属于南阳控制下的申州比邻而居,方城山向西南,就是桐柏山,而桐柏山脉中嵖岈山、马鞍山和朗陵山都在这一线,一直延续到郎山县城。

    再往南,也是桐柏山余脉,但是地形相对破碎,而从这一线向西,就可以直插泌州,向南强渡淮水,可以直入申州。

    之前魏二是不需要了解这些的,他只需要把一些上司规定的一些需要搜集的内容记下来,每隔一段时间传给上司就行了,但是在经过前期的培训之后,他能够大略明白自己所出的朗山地理位置,以及在各家藩阀中的地位作用了。

    他也知道东南面的光州,南阳已经正式移交给徐州了,也就意味着郡王的地盘已经和蔡州越发紧密了,那么朗山就更重要,他需要随时关注这一区域的形势变化。

    像这几日里朗山连续不断的出现了兵力增长,就是一个典型的异动,而且和他也观察到朗山粮价也在上涨,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夏粮刚收,粮价应当下跌才对,怎么会出现上涨的情形,哪怕上涨幅度并不大,但也不正常。

    他需要把这个情况立即向上司报告。

    实际上像这样的情况正如点点细流向着负责整个淮南道西部和河南道蔡州以及南阳控制区的浍州驻点进行汇总。

    比如从郾城——西平——吴房一线兵力调动频繁,又比如蔡州粮价都有上涨,甚至在颍州也是如此。

    这些情报线索都被汇总并进行分析传递给徐州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