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七十一节 妙用
    “小宁,这一年多辛苦你了。”江烽对于许宁还是很欣赏而尊重的,也许这个女人不是最令人心仪的,但是她却应该是自己后宫中最重要的一环。

    这一年多来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她的冷静理性,总能帮助她在许多时候协助自己处理好在淮南这边的许多事请,尤其是她坐镇寿州,极大的稳定了寿州的局面。

    寿州并不清净。

    伴随着寿州商业的迅速繁荣,光浍二州的制茶业,浍寿二州的粮食,寿州的瓷器,徐州的铁料,以及来自苏杭二州那边的丝织品,甚至还有来自武州妫州吐谷浑人的马匹都开始向这里汇聚,使得寿州成为了淮南道中西部诸州乃至河南道南部当之无愧的物资集散地。

    商业的发展也带动了寿州的各行各业的繁盛,水道陆路,码头街市,形形色色的行会和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都开始萌芽、出现甚至膨胀,单靠官府已经有些压不住这些行会、组织背后都有些有力人物支持的势力了。

    这个时候许宁的身份就凸显出来了,这是彭城郡王截至目前为止唯一承认的一个妻室身份的角色,而且光州许家也是郡王起家之前的“恩主”,她的堂兄许子清还是淮右镇都督。

    正是靠着这种种光环,使得许宁在光浍寿这一线有着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和威慑力,甚至隐隐有超越官府的架势,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但却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能够帮助江烽稳固淮右地界的最好方式。

    北方战事的紧张使得江烽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过问淮右的事务,很多时候都是把淮右当做一个能够给北方源源不断提供粮食和钱银的后勤基地在使用。

    尤其是在庐、濠、和、滁这四州也加进来之后,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

    这四州江烽的吞并显得有些仓促,但那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虽然有些忙乱,但是还是强行拿了下来,前期还有杨勋这个地头蛇帮衬,但是随着杨勋到徐州去主持地方大局,这边事务又显得有些繁杂躁动起来。

    还是许宁挺身而出,经常穿梭于浍州——寿州——庐州这一线,接见,面谈,安抚,敲打,种种本不该她这个女人出面的场合,许宁都义无反顾的出席了,而效果也是相当的明显。

    “郡王知道妾身的不容易,妾身就满足了。”许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份淡然自信的笑容。

    虽然这一年多时间里她奔波于诸州之间,格外辛苦,但是内心却是充实而满足的,她喜欢这种居于人上,主导一切的感觉,也喜欢运筹帷幄排解处置各种事务之后那份收获感。

    江烽也能感觉得到许宁内心的某些想法,从那个世界而来的他对女性参与这些事务并不排斥,女人能当半边天在那个世界中不敢说已经成现实,但是起码能占到相当分量却是事实,而许宁的能力和野望也当得起。

    当然当得起并不是说就适合了,毕竟这还是一个男权很强势的社会,哪怕许宁借了江烽的势,有些分寸尺度也一样需要考虑,否则极易引发江烽麾下诸多势力的反弹,而许宁恰巧在这一点上处理得恰到好处,到位不越位,嗯,就是这么点儿意思,既代表了江烽的态度,同时也把余地留下,有当事人自行去考虑和处理,一句话,拿捏得相当到位。

    当江烽听到来自夜鹰的报告时,也都愣怔了许久,感觉许宁很有一方长史的水准。

    嗯,现在他发现自己身畔的尉迟燕姗也有朝这方面进化的趋势,相比之下,像鞠蕖、许静、周蕤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和潜质。

    “呵呵,能者多劳,也许日后孤还有很多需要借重小宁的时候呢。”江烽意味深长的微笑着道。

    “那妾身该怎么说?敢不从命?”许宁也笑了起来,似乎也还有些期待,很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江烽也笑了起来,说实话,他更喜欢这个时候的许宁,娇俏活泼,也不乏恬静淡然,少了一些世故,最好。

    “小宁,我想说,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今日与我谈话这种状态,好么?”江烽注视着许宁,认真的道。

    许宁在江烽目光下一时间显得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静下来,她觉察到江烽并非是在说笑,而是很郑重其事的和自己在讨论这件事情。

    “郡王既然如此说,妾身敢不从命。”许宁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江烽终于大笑了起来,他喜欢这种氛围状态,整日里被武将臣僚们包围着,习惯了被仰视,他希望回到家中,能有一种更轻松宽舒的环境氛围来放松自己,而许宁很聪慧,一下子就悟到了自己的意思,所以才会又来了一句“敢不从命”。

    “嗯,小宁,既然你入我江氏门,可能有很多时候就要承担起许多责任,你也知道了,李瑾下半年就要过门,届时你也要正式加入江家,有些事情需要李瑾出面,但还有很多事务就需要你来承担,尤其是在这淮南道上,情况必要比她们熟悉的多,而小静和鞠蕖在这方面不太合适,嗯,周蕤也不行,也许日后会相当繁忙。”

    江烽的话语中没有太多的倾向性,而是像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许宁也能听得出其中的含义,李瑾有她的职责,而自己也有自己的责任,这是在为她们划分事务范围。

    甚至许宁还敏锐的觉察到了江烽所提及的那一句话,在淮南道上,你要比她们熟悉的多,更合适,“她们”是指谁?

    毫无悬念,恐怕就是指的尉迟燕姗和刘玬,还有白木兰了。

    淮南道这边当然是自己更熟悉,许宁有这个自信。

    目前淮右淮左控制在江烽手中的州郡已经多达十个,光、浍、寿、舒、庐、濠、和、滁、楚、扬,整个淮南道十五州,除了申、安、沔、蕲、黄五州,尽皆归于江氏。

    光州虽然现在还在南阳手中,但是马上就要交给徐州,而按照许宁的判断,如果沙陀人和南阳展开大战,那么申安二州刘氏还能不能保有,就真的很难说了,这大概也是刘玬赖在江烽身边不愿意离开的主因了。

    但仅仅是光、浍、寿、舒、庐、濠、和、滁、楚、扬十州之地也已经相当可观了,许宁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可以帮助江烽来处理过问这些事务,这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插手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江烽似乎对此并不介意,这不能不让她感到意外的惊喜。

    当然,许宁也知道江烽这不是说要这十州政务交给她,而是要她代替他,以他的身份去表明一些态度,这样一来在有些难以处理的事情上可以留有一些余地,但即便是这样,许宁也很满足了。

    想到连楚扬二州这样的通都大邑也都能够留下自己的影子印记,许宁真的很期盼。

    “郡王,光州那边是否已经谈妥?”既然江烽都开了这个口,许宁自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

    “嗯,基本说好了,南阳会尽快交还光州,这也是我们的祖地,拿回来是理所当然的。”江烽点点头,“另外,楚扬二州纳入徐州,我在考虑设置淮左镇,这一次我会去楚扬二州走一圈,楚州要好一些,扬州那边与江南关系密切,李昪还在江南心有不甘,不过他没有多少机会了,我只是希望扬州能迅速纳入徐州大总管府这个体系中来,尽快发挥作用,日后你可能也要多帮我操一些心。”

    许宁压抑住内心的喜悦,略略有些矜持的道:“就怕误了郡王的大事。”

    “呵呵,误不了,小宁的本事我还是知晓的,不过严序过去了,日后你要和严序相互策应,尽快把扬州那帮士绅商贾给收服,北地战事即将展开,消耗很大,就需要这帮人出钱出粮支应。”在许宁面前江烽自然没有什么隐晦,“严序要唱红脸,你可以在暗处唱白脸,怎么做,我相信你能拿捏好。”

    许宁点头应允,“淮左和淮右怎么分?”

    “吾考虑把和滁二州划归淮左,庐濠二州依然归淮右。”

    江烽也在考虑日后若是真的拿下了安申二州,这划分就还真的有点儿问题,不过这应该是日后的事情了。

    对于徐州来说,现在还没有那么多心思考虑到淮南道西面这几个州郡来。

    刘玄控制的申安二州,鄂黄杜家控制的蕲黄沔三州,虽然在名义上属于淮南道,但是距离淮南这边的核心区域寿州——庐州——扬州这边实在太远了一些,现在的徐州还鞭长莫及。

    除非二刘在对沙陀人的战事中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能退守伏牛山和方城山以南进而进入僵持阶段,甚至出现崩溃,那么徐州才会考虑抢占申安二州,避免淮南中部诸州遭受沙陀人威胁。

    想到这里,江烽似乎感觉到了一点儿什么,但转瞬即逝,没能抓到,皱起眉头想了好一阵仍然没有能找回那转瞬即逝的灵感,只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