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六十四节 动荡
    尉迟燕侠匆匆的踏入院中,迎面而来的亲卫拱手行礼,“我兄长呢?”

    “大公子和二爷在西厢房。”亲卫连忙道。

    尉迟燕侠点点头,疾步而入。

    房中的冰盆里防着降温的冰块,给这个夏日里带来几许凉意,但是坐在房中胡椅上的二人却是容色肃穆,心中焦灼。

    “二郎来了?”尉迟无病脸上露出一抹和蔼之色,“薛家那边怎么说?”

    “还是首鼠两端,犹豫不决。”尉迟燕侠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看样子都还是舍不得这长安城里的大好光景啊。”

    “韦家也一样。”走在一旁的尉迟燕客也是阴郁绕胸,很是沮丧,“这长安城中难道就没有人能看得到其中隐藏着的巨大危机,就这么优哉游哉,真以为党项人每次都只是来骚扰一番,打打秋风?真要打进来,那就晚了。”

    “哼,他们当然看得到,但是却习惯性的往好的方面想,老觉得党项人胡人,是尊崇朝廷正朔的边野蛮族,而且还有沙陀人在中原称雄,不会挑战沙陀人的底线,可长安城什么时候成了沙陀人的底线了?李存厚何曾与朝廷有多么密切的联系?”尉迟燕侠坐下,抖落了一下自己的长衫,沉声道:“我从徐州归来,专门走的就是宋州——汴州——郑州——河南府,然后才从鲁阳关南下走南阳回来的,亲眼看到了晋军和南阳军的备战情况。”

    “这一战不可避免?”尉迟无病沉吟着道。

    “肯定不可避免。”尉迟燕侠斩钉截铁的道:“虽然我没有看到晋军的大规模军事调动,但是却看到了沙陀人正在积聚军资,尤其是粮草辎重,源源不断的再往河南府和郑州这一线运送。”

    “那南阳那边准备如何?”尉迟燕客急声问道。他早已经和南阳刘同的另一嫡女刘珏订婚,本来是打算今年晚些时候完婚的,但现在看来恐怕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了。

    “南阳也在积极备战,鲁阳关早已经戒备森严,不过南阳在他们现在控制的河南府南部地区和汝州这一线有所收缩,估计也是担心战线太长被晋军各个击破吧。”尉迟燕侠回忆着道:“南阳的应对还是很有力的,但我的感觉,南阳还是缺了一点儿勇气和锐气。”

    “勇气和锐气来源于实力,南阳这么些年来打过几次仗?”尉迟无病脸色冷峻,“前两年二刘大举兴兵北伐,结果呢?面对蔡州军都铩羽而归,狼狈不堪,没错南阳的的术法实力很强,还有山蛮相助,但这不足以说明他们就可以应对得了百战雄师的沙陀人,尤其是在平原地带,沙陀人的骑军实力不是南阳军可以挑战的,而且河东汉军步兵也一样是和大梁打生打死几十年的精锐,再加上沙陀人也还是招募了一批溃散的梁军步兵,其战斗力已经不容小觑了。”

    “那二叔的意思是南阳很难抵挡得住沙陀人的进攻?”尉迟燕客有些着急了。

    要知道他和刘同之女有了婚姻之约,在这个时代,世家望族之间的婚约如无特殊意外,那是不能撤销的,一旦毁约,也会遭到其他大姓望门的鄙视和耻笑。

    尉迟无病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以吾的判断,南阳军在河南府和汝州恐怕很难抵挡得住沙陀人的攻势,如果南阳果断一些,大步后撤,以方城山、伏牛山这一线山区为依托进行防御,或许能有所改观。另外,吾在琢磨,刘同刘玄恐怕也不蠢吧,应该考虑到他们一家如何能抵挡得住沙陀人?当下沙陀人獠牙已露,他们如果还不知道去寻找盟友,那就真的是太蠢了。”

    “盟友?”尉迟燕客和尉迟燕侠同时道:“徐州和蔡州?”

    “自当如此,否则南阳何以应对?”尉迟无病捋着颌下青须,“难道还能找鄂黄杜氏或者金商杨家不成?”

    “南阳周围的环境也并不好,虽说周围势力的实力都不强,但是却没有一家关系融洽的,西面的金商杨氏和杨文昌同属一族,原来对南阳毕恭毕敬,但现在就未必了;鄂黄杜氏和南阳有夺安州之恨,襄阳萧家就不用说了,更是死敌,若是沙陀人向这几家许之以利,这几家会不会趁火打劫,从南阳背后插一刀?”尉迟燕侠也禁不住问道。

    “怕是不能吧?唇亡齿寒的道理,只怕这些人还是明白的,沙陀人这头恶狼再进了荆襄,只怕他们就没一家能有好日子过了。”尉迟燕客嘴巴都有些发苦了。

    “也未必呢,沙陀人的铁骑无双,但是过了淮水这一线,就属于南方了,沙陀人未必能适应,以我的判断,沙陀人的兵锋极限就是淮水,再往南,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尉迟燕侠现在是越来越佩服江烽了。

    南北分治易,东西对峙难,而江烽现在的实力已然从平卢淄青延伸到了楚扬,整个大河以南到大江以北,这一片纵跨齐鲁、中原和江淮,都被江烽掌握,无论是骑军、步军还是水军,江烽治下都能有拿得出手的力量来。

    相比之下,像沙陀人这等虽然号称无敌的大军,但是要真正过了淮水,就未必能适应得了那边的地理气候了。

    “二郎说得有些道理,沙陀人未必能有能力一统天下,沙陀人的实力更多的还是只能体现在中原,这才是他们的强项所在,吾判断沙陀人之所以要对南阳下手,一方面是因为南阳占领了河南府南部和汝州、许州这些地方,都属于中原区域,也适合沙陀人用兵,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南阳盆地的气候更多的还是和中原接近,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南阳百年积累,富庶丰饶,沙陀人现在把中原当成了他们的根基,不愿意让这个区域变成一片白地,而儿郎们要得到安抚,恐怕就要用南阳来做犒赏了。”

    尉迟无病脸上的忧色更重。

    “这样恐怕更糟糕,有这份诱惑,只怕那些沙陀人会更加卖命。”尉迟燕客脱口道。

    “嗯,正是如此。”尉迟无病瞥了一眼尉迟燕侠,“燕珊没有回来,可是二郎你有什么安排?”

    “二叔,这不是我的主意,是燕珊自己的意思。”尉迟燕侠沉静的道:“燕珊有意嫁给江烽为平妻。”

    “啊?!”尉迟燕客和尉迟无病都是一惊。

    但是尉迟无病只是略微一惊之后就马上反应过来了,他自己这个侄女他还是很了解的,极有主见,别说她的这些兄长,就是她的长辈也未必能替她拿主意,既然是她自己的决定,那么肯定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了。

    “二郎,燕珊怎么会突发奇想?公主那边……”尉迟燕客看了一眼尉迟无病,吞吞吐吐的道:“这岂不是让公主殿下难堪?”

    “也不算吧。”尉迟燕侠显然是在回来之前就和自己妹妹商议过,“江烽至今未有子嗣,而且以我们这一次去徐州的观察了解,徐州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土任何一家藩阀,恐怕目前能与徐州抗衡的也只有沙陀人和契丹人,就算是杨文昌在徐州面前都不值一提,回来之前,燕珊就和我说,江烽称沙陀人南下南阳已成定局,南阳难以抵挡得住,而受沙陀人南下刺激,党项人和杨文昌肯定会有所行动,关中情况很危险,建议我们尉迟家要早做准备。”

    “早做准备?难道我们尉迟家要真的全部撤离关中,离开长安?那我们上哪儿去?”尉迟燕客忍不住叫嚷起来,“离开了长安,我们尉迟家还是九大公卿家族么?”

    “留在长安,等着党项人和杨文昌的刀锋及颈么?”尉迟燕侠忍不住反驳。

    他这个兄长就是个优柔寡断且喜好奢靡的,从来都是觉得长安最好,其他地方皆不足道,典型的井底之蛙。

    故土难离的心谁都有,但是这一次徐州之行给了尉迟燕侠以很大的冲击,让他意识到自己在长安关中呆的太久,以至于忽略了外界的变化,走出去一趟,他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和自己想象的截然不同了,徐州和寿州的繁盛兴旺让他震撼,进而带来的冲击也是巨大的。

    三妹甚至不惜“以身饲虎”才换来江烽同意尉迟家族可以整体搬迁到徐州或者寿州,据说未来也可以到扬州,这样的条件已经足够优遇了。

    一个世家望族的搬迁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涉及到整体财产的转移。

    江烽敢开这个口,那也就意味着尉迟家族的财产在徐州治下可以得到保护,而甚至日后亦可获得一些特权,当然这需要三妹牢牢的拴住江烽这条线。

    对于尉迟燕侠来说,任何事情都比不过家族的延续和兴旺,他自己兄长是个没用的,那么尉迟家族要想维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现在三妹已经做出了巨大“牺牲”,他当然不允许别人否定和破坏这样一个机会。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