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五十五节 百变灵狐
    2?[?n?????VVG??{?vm?=?7t?2?;?2?????9??????0?????然,这位木兰公主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有些时候比谁都更聪慧,但有的时候却又比谁都更迟钝。

    白承寿离开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基本上留下来的侍从里大多知道了这一趟徐州使者与白承寿一道回武州的意图,那就是要促成吐谷浑人和徐州的联姻,而联姻的对象就是木兰公主和彭城郡王。

    侍从们也知道这位木兰公主对彭城郡王很有好感,当然那种好感似乎不涉及到男女之情,只是有好感就足够了,在政治利益的交换上,哪怕是生死仇怨都得要放在一边,只要是有利于双方的联姻,可以排除一切干扰影响。

    “呃,少君,我们吐谷浑人和南阳没太多瓜葛,但如果南阳真的和徐州联姻,那我们三家可能就会站在一条战线上了。”侍从有些艰难的道:“至于其中内里的关联,非是小人能插言,还要少君自家琢磨。”

    白木兰微微蹙起眉头,高挺的鼻梁和略微深凹的眼眶搭配起来,让她的异族血统显得更为明显,但是眉宇间却还是能够找到一抹汉人血统的影子。

    实际上像吐谷浑人也好,沙陀人也好,随着他们的部族与汉人杂居,人口数量上的劣势使得他们的胡人血统在杂居过程中也在不断的减淡,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士绅学者喊出了入夏则夏的这种说法。

    这种说法并非无因,随着民族大融合的势头加剧,汉人强大的文化同化力正在不断的汲取胡人文化中优秀的一面时,更多的还是将自己先进文明沐浴到异族,使得他们在与中原汉人的交往中不断主动的靠拢融入。

    所以吐谷浑人也好,沙陀人也好,与汉人的婚姻并无阻碍,甚至还乐于见到,同样汉人中下层与异族的婚姻也没有多少非议,只是在上层士绅对于正妻的要求才会在血统上苛刻一些,但这已经不是针对于简单的异族血统,而是针对于包括汉人在内的整个非大姓望族的群体了。

    “嗯,也许我可以去拜会一下刘家兄妹?”白木兰自作主张的想着,“刘氏也是中土豪门望族,听说南阳也是繁华无比,风土人情和这边又有不同,那我也去拜会一下,也不算失礼。”

    “那你们准备一下礼物,嗯,两份吧,选两匹骏马,让人送一份拜帖去,别说我们这些边疆来人不懂礼数。”白木兰寻思了半晌,才决定道。

    *****************

    “白木兰?吐谷浑人?”

    刘墉脸色有些古怪,不过他此时的确没有多少心情来接待这个吐谷浑部的胡人公主。

    来到徐州时间还不长,和徐州方面的谈判开刚开始,但是从河南那边传来的消息也是越来越紧张了,沙陀人正在河南府和郑州一线加快运送物资粮草,军队也在悄然向这一线集结,明显是要准备动刀兵了。

    还有两个月就要进入秋季,暑热渐去,秋高马肥,正是沙陀铁骑用兵的好时机,刘墉担心河南府和汝州已经许州恐怕都难以保住。

    事实上在此之前刘玄、刘墉这一支就明确向刘同、刘翰他们表达了反对进入河南府的态度,顶多也就是按照与沙陀人的约定控制住汝州,甚至连许州都不要,而应当把主要精力放在拿下鄂黄杜氏的蕲黄二州。

    但这个观点遭到了刘同一脉的反对。

    这其实也是刘氏两个支脉各自利益的不同体现。

    刘同是以南阳和泌州为核心利益区的,如果能够拿下汝州和许州,甚至河南府南部,那么刘同的影响力和利益圈就扩展到了伏牛山和方城山以北,一个以南阳府和泌州为根据地,消化掉河南府南部和汝州、许州的控制区对于巩固刘玄的势力是大有裨益的,但这只是理想化的一个想法。

    刘同的想法是建立在沙陀人会首先对最大的敌人许州用兵这一基础之上的,那么沙陀人也许会容忍刘同的冒犯,也会允许就各自控制区来划定界限,稳固自己在南部和西部后方,集中力量打垮徐州。

    但刘同低估了沙陀人的智慧,同样也低估了徐州的实力。

    曹州一战让沙陀人觉察到了徐州的战意和决心,所以他们迅速做出了转向的决定,现在看来,他们在蔡州和南阳之间,选择了南阳作为下一步进攻的目标。

    这就把本来就想极力避免被拖入与沙陀人的纷争中而想利用这个契机一举歼灭鄂黄杜氏的刘玄陷入了尴尬处境。

    刘玄一脉本身就在整个老南阳圈子中只占有隋州,全靠吞并了申州之后才算是有些起色,接下来在拿下安州之后,总算是与刘同可以分庭抗礼了,没想到这一次又被刘同给拉入了浑水。

    不,这一次已经不是浑水了,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泥潭,可能把整个刘氏吞噬的泥潭。

    但是谁都知道二刘是两位一体的,一根藤上两个葫芦,跑不了刘同,也跑不落刘玄,如果刘同真的被沙陀人攻灭,那么刘玄也不会有好下场。

    正因为如此,刘墉也被这一连串的消息给弄得心火上扬,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要见吐谷浑的公主?

    “不见!”刘墉没好气的道:“就说我近期没有时间。”

    “大哥,不见恐怕不好。”坐在一旁的刘玬却没有刘墉那么烦躁,优哉游哉的玩弄着手中的剪刀,剪着窗纸。

    来徐州这么多日,所见所闻,也让刘玬对徐州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而认识越深,刘玬心中的惊异就更甚,以至于她许多时候都不得不揣摩那个盘踞在中土东部这块土地上的人物,也许日后还会成为自己夫婿的家伙,究竟在考虑什么?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没想到的?

    “有什么不好?我们南阳和吐谷浑人素无往来,吐谷浑人要打算和徐州结盟,可我们未必靠得上吐谷浑人。”刘墉皱起眉头,“小妹你觉得吐谷浑人会因为我们的要求就在背后策应我们么?恐怕很难吧,就算是江烽要让吐谷浑人出力,吐谷浑人也会按照他们部族利益来考量接不接受吧。”

    “大哥说的没错,但是大哥想过没有,徐州如此重视吐谷浑人的原因么?”刘玬反问:“只是单纯的在沙陀人背后打一个楔子么?据小妹所知,吐谷浑人其实和沙陀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恶劣,在沙陀人心目中吐谷浑人和塞外那些依附于他们的那些杂胡差不多,顶多也就是吐谷浑人地盘稍微大一些,独立性强一些罢了,相反,吐谷浑人却一直和契丹人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

    对自己的小妹,刘墉可是知之甚深,知道她素不轻言,言必有物,在南阳,她深居简出,少有路面,许多外人从未见过她的真容,但是刘氏一族,包括伯父那一支,都对她的聪慧机敏由衷赞叹,百变灵狐这一称号也只有刘氏内部闻名,但是刘墉却觉得恐怕比许多真正的谋臣智者出色许多。

    刘墉凝神苦思,“小妹你是说,江烽如此厚待吐谷浑人,其实并不是针对沙陀人,而是着眼河朔,或者说针对契丹人?”

    “嗯,可能大哥没有注意到我们获得的一些情报,这么多年来,吐谷浑人对沙陀人有戒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甚至也和沙陀人打过仗,但更多的时候吐谷浑人和沙陀人还是保持着相对和平。”

    刘玬显然是在这一方面下过心思琢磨的,分歧起来是头头是道。

    “像云州和蔚州这种河东北方要地掌握在吐谷浑人手中,沙陀人也没把他们怎么样,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想象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可沙陀人就这么干了,当然原因可能有很多,一方面可能是觉得吐谷浑人实力不足,不可能对沙陀人造成太大威胁,更多可能则是因为沙陀人觉得要征服吐谷浑人太难,而他们的主要敌人还是大梁,他们更渴望中原大地,所以才会放任吐谷浑人的存在。”

    “那现在沙陀人已经灭亡了大梁,还会对吐谷浑人放任么?”刘墉反问。

    “没从沙陀人是灭了大梁,但是李存厚征服了中原么?东面还有徐州,南面还有我们和袁氏,西面还有关中,甚至连党项人都想要来分一勺羹,沙陀人的敌人还很多,连河朔他们都没有精力去过问,遑论一个吐谷浑人?”刘玬抹了抹自己额际垂落下来的秀发,好整以暇的回答道。

    “要想灭掉吐谷浑人可不容易,看看他们所占的地盘,云州蔚州也就罢了,妫州、武州都在塞外,吐谷浑人虽然现在正在向农耕转化,但是仍然保留着游牧习性,真要逼急了,他们也能往塞外草原上一窜,沙陀人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去塞外剿灭吐谷浑人么?他们内部的贵族会答应防着中原江南这些豪奢之地不取,而去苦寒的塞外草原上和吐谷浑人打生打死么?”

    “小妹,你究竟想说什么?”刘墉竭力想要捕捉到自己小妹的思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