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五十四节 着眼长远
    卢启明摩挲着颌下的胡须,思考着应对之策。

    枢密院已经确定要对河朔采取攻势,现在尚云溪和朱密正在濮州收编大梁降军和逃军,进行整编集训,这应该是郡王用于征伐河朔的一支力量。

    当然要征伐河朔也肯定少不了平卢军,没理由只用一支新编军而把平卢军置之脑后。

    枢密院传来的消息,对河朔的征伐可能就会在一两个月内发动,而且这一次的目标虽然指向了棣沧德三州,但是估计不会仅止于此,要和契丹人对抗,被动防守是永远打不过的,而且还会损失巨大。

    要想扳回主动,那就要主动出击,不能任由契丹人操弄局面。

    所以王邈在给卢启明的信中也明确指示,要动员各方力量,从多个渠道角度考虑与契丹人的长期作战,尤其是要考虑对契丹人后方的渗透和拉拢,比如人、奚人都要纳入考虑。

    “你的兄弟们都有平州、营州那边的人?人和奚人?”

    “回都督,都有,奚人和人,生熟女真都有,还有汉人,其实在营州、平州和蓟州那边,还是汉人更多,只不过混杂在一起,给人感觉就是胡人和野人居多了。”壮汉回应道:“事实上去年无闻堂已经在我的兄弟中招募了数十人,其中奚人、女真还有汉人都有,大多都是那边的人,后来他们被招走之后就没有了音讯,不过某估计应该是上边另有安排。”

    卢启明心中也是一动,看来枢密院是早就有准备了,无闻堂去年就开始有针对性的开始向营州、平州和蓟州那边渗透,肯定就是着眼于要和契丹人交手,郡王雄心壮志可谓豪气满胸。

    “无闻堂有无闻堂的任务,它和我们的谋划不冲突。”卢启明摇摇头,“我们现在要着手两方面的事情,一是你要尽快收罗和整训东海、渤海和乌湖海这一带的水上力量,能为我们所用的,郡王不吝封妻萌子!这件事情要抓紧,不能拖后。另一件事情就是你要安排可靠的人,特别是在营州、平州和蓟州那边有亲戚朋友和人脉关系的兄弟,一定要头脑灵活,让他们回去,帮我们联络人手,契丹人在他们后方的管治很粗放,除了收税,基本上什么都不管,而在一些奚人和人的部落里面,尤其是山区和森林中,契丹人根本就管不到,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壮汉脸上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都督,人倒是好找,我手下本来就有一小半都是那边过来的穷苦人,某也明白都督的意思,就是要在契丹人后方拉起一帮人来,可那边苦寒,要拉起一帮人来不容易,粮食、武器、甲胄,这都耗费巨大,得给这些人想头,他们才愿意为我们所用。”

    “嗯,这一点我知道,郡王和枢密院都给我有交代,在这方面的耗费会全力保障,你先在你手底下选一拨人出来,好好筛一筛,选些合用的,届时可能还会有一些简单的培训,然后让他们过去,至于钱银、物资这些都不在话下,自有安排。”卢启明点点头,“这事儿须得着紧,但又不能轻忽,我会安排人和你商量,拿出一个规划来,徐徐图之。”

    ************

    打发走了对方,卢启明这才慢慢沉下心来考虑这桩事情。

    这事儿是他在面见郡王时争取来的。

    随着朱茂、王守信、刘延司以及尚云溪这些人的加入进来,郡王手底下可用之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徐州地盘在不断扩大,柴永和田春来联手仅用了三日就攻破了楚州城,不用想,柴永肯定会被记下大功,晋位某一镇都督是迟早的事情;许子清和寇文礼联手进击扬州,虽说是在梅况率领下,但是梅况已经官居枢密使,这临场指挥的功劳多半是要落在许子清和寇文礼身上的。

    一场攻伐楚扬之战,就有多少人会为之升官发财,封妻萌子,楚扬二州如此丰饶,郡王素来豪迈大方,肯定会有重重的赏赐。

    对于卢启明来说,钱财都没有多大意义了,他需要的是立功,证明自己在徐州的位置。

    刘延司和王守信率领淄青军和武宁军在中原对阵沙陀人,但未必是好去处,从枢密院和郡王的态度来看,徐州暂时不会与沙陀人开战,相反,徐州的战场只能是南北两端,其中尤其是北面战事更为着紧。

    所以卢启明不认为自己被搁在平卢镇都督位置上是投闲置散,相反,这是一个莫大的机会。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北伐大将,当然他清楚领军的肯定会是一位枢密使挂帅,杨堪也好,王邈也好,无所谓,真正在前方指挥作战的还得要自己这种一镇都督,但他没想到尚云溪突然横空出世投降了郡王,也博得了这样一个机会,这让他不得不承认尚云溪这厮选得好时机。

    甚至连朱密都配给了尚云溪当副手,足以说明枢密院也还是很看重尚云溪以及这帮大梁降军,不过卢启明不准备就此退让,自己为此准备了这么久,岂能如此轻易让出北伐主将的位置?

    所以他要拿出十二分的力量来展示自己,向众将证明他卢启明的位置不容人质疑。

    王邈很早就和他探讨过,与契丹人之战会是旷日持久的,郡王对契丹人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沙陀人,所以河朔之战还只是第一步,未来徐州肯定会在河北与契丹人展开全面战争,甚至要夺回卢龙镇乃至更远的营州和平州,安东都护府、饶乐都护府、都护府,这些都要纳入,也就是说要恢复昔日盛唐荣光。

    这个愿景让卢启明也是热血沸腾,他不知道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但是从徐州现在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势,他觉得这并非不可能。

    短短几年之内,郡王就能率军横扫整个淮南道和河南道,现在势力更是直指河北道,纵然是最强盛时候的大梁也不及现在的徐州大总管府,谁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到?天可汗也做不到吧?

    那么自己在这个群体里该如何来证明自己?无论如何,卢启明不会浪费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在河北道上证明自己的机会,他发誓!

    有平卢军这个后盾,卢启明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比尚云溪、王守信他们更好!

    这帮东海贼现在也有了盼头,他们同样渴望立功,一样希望封妻萌子,但对于他们来说,在内河湖沼中,要与从巨野水匪改编的北方水军比,他们地况不熟,与南方的巢湖水军和淮水水军更不能比。

    他们的唯一优势就是在渤海、东海和乌湖海这一片的人熟地熟,而且还与着这些沿海地区的豪绅大户们有着千丝万缕的怜惜,这才是他们的强项所在。

    尤其是在营州、平州和蓟州的沿海地区,这些地方胡人和野人并存,汉人亦是不少,他们中的不少人也就是从这些地方生存不下去才投入海贼中。

    现在给他们一个名分大义,他们完全可以潜回去,挖掘他们原来的人脉关系,拉起一支支队伍来,只要有钱粮武器,就没有搞不起来的事情。

    届时契丹人就会发现他们以为视为大后方的根据地一样会是遍地烽火。

    这场战争耗时不会短,卢启明估摸着起码会持续三五年,尤其是想要彻底剪除契丹人这个祸患,恐怕真的需要下大力气,要从根源上将其彻底剪灭,要把诸如、奚人、室韦这些契丹人的党羽都要一一纳入麾下,彻底汉化,而契丹人若是能汉化自然好,若是不能,那中土便无他们片瓦立足之地。

    **************

    “你是说南阳刘氏也想和江烽联姻?”白木兰忽闪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好奇来,灰绿色的眼瞳闪动着晶莹的光泽,“看来南阳也被沙陀人给吓住了,难道中原就只有徐州一家能和沙陀人抗衡了么?不过,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侍从干咳了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承寿已经和使者回了武州,其中商议什么事情,作为留下来的侍从首领,他是知道的,但是这位木兰公主却不知道。

    不过木兰公主却很乐意留了下来,徐州的一切让她都很好奇而着迷,汉人的风土人情,风俗习惯,还有他们的饮食和文化,都让白木兰应接不暇,所以她很愿意留下来多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白木兰也走遍了徐州附近,现在她都不甘于留在徐州,提出了要去寿州一行,要看看徐州繁盛的商业都市究竟是什么样,也领略一下淮南风光,如果知道扬州此时也正在就归降一事进行磋商,她肯定还会要求去扬州一游,江东风光可是早就闻名遐迩,哪怕是她在塞外也早就有所耳闻。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嗯,难道希望我去拜访一下刘氏兄妹么?”白木兰觉得自己侍从的表情有些古怪,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