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五十二节 备战忙
    濮州鄄城。

    尚云溪正在花厅内招待视察军务的枢密院枢密使王邈。

    陪坐的是朱密和赵煜以及无闻堂负责河北攻略的负责人苏铗。

    朱密是枢密院派来负责协助尚云溪整编大梁降军的将领,而赵煜则是尚云溪手下最得力的大将,未来将会以三人为核心,加上归降的成德军将领,组建起横海镇。

    当然这一切要看未来在河朔的攻略是否顺畅。

    大梁的降军和逃军大部分都被集中在了濮州进行整编,这里是接受来自吐谷浑人战马最方便所在,同时也距离河北不远不近,既可以摆出一副西御晋军的架势迷惑河北,又可以真正起到对天平军的补充作用。

    “二位将军,这边整编进展得怎么样了?时不我待,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啊。”王邈习惯于直来直去,熟悉他的人都清楚,尚云溪与王邈尚不熟悉,但是朱密却和王邈很熟悉了。

    在泰宁军正式归附徐州之后,朱茂和高金忠组建了天平镇,但是作为朱茂的堂弟朱密却暂时没有安排,前期被安排到军校培训,后期则作为实战教员为普通学员交手骑战方略,这一呆就是快一年,一直到这一次,江烽才将其安排到协助尚云溪收拢大梁降军和逃军,进行整编,为河北攻略做准备。

    虽然江烽认为尚云溪这一次归附,不太可能再有异心,但是从制衡角度来说,枢密院也不允许偌大一支军队掌握在一个人手中。

    天平镇的情况略微特殊,因为需要直接面对沙陀人的压力,所以特许了朱茂和高进忠搭档组建了天平镇,但朱茂和高金忠都清楚,一旦局势缓和之后,他们两人也不能在一起,这是这个时代君主制衡武将的最基本原则。

    朱密当然不是赤手空拳而来,从天平军中抽调出一军来濮州,然后在尚云溪的三军和朱茂这一军的基础之上,对数万陆陆续续到来的大梁降军逃军进行梳理整编,按照枢密院的要求,要迅速整编为十二个军,最终目标是十六个军,其中起码要包括四个骑军。

    河北平原尤其适合骑军大规模野战,骑兵在野战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要面对同样以骑兵称雄的契丹人,不但要有一支强大的步军,同样也需要不弱于对方的骑兵。

    不过初期目标是控制住棣沧德三州,在河北建立起稳固的前沿阵地,对抗契丹人的南下,这一点上,步军仍然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而到后期要想在与契丹人的对抗中占据上风,骑兵就不可少。

    “枢密,还算顺利。”尚云溪不敢怠慢这位枢密院中的二号人物,枢密院几位枢密中,崔尚统管战略,杨堪和梅况都经常被派往督导一方,这位王邈王枢密则是主要负责战术军务,深得郡王信任。

    “步军已经完成了九个军的整编,骑军完成了两个军整编,预计到下月末,可以完成第一期目标,但在战斗力上,我和朱将军都一致认为,可能还需要三个月的集训方才能达到预期。”

    尚云溪的话还是留了几分,这是要打仗,他不敢随意夸口。

    “不行,我们没有三个月时间!”王邈断然拒绝,“下月末,必须要做好战事准备,一边整编,一边集训,可以分为两部分,你们认为已经整编完成,达到效果的,可以先集训,后一部分缓行即可,河北局面瞬息万变,契丹人气势汹汹,刘守光首鼠两端,我担心他扛不住了。”

    尚云溪和朱密交换了一下眼色,才又道:“那恐怕能推上前线的只能有八个军,三个月后可达到十二个军。”

    “这你们自行斟酌,我只是把郡王的意图交待给你们,下月中旬启程前往齐州,在临济和邹平一线做好渡河准备,北面我们已经做了不少工作,总体来说情况不错,但是这也只是表象,须得要真正到了那边才知道。”王邈态度很坚决。

    “遵令。”尚云溪和朱密同时应道。

    “希望二位将军理解,沙陀人近期可能在酝酿大动作,估计会对南阳开战,这一战时间长短我们无法预料,但这是我们的机会,目前利用沙陀人对我们徐州还有忌惮,还需要时间来巩固中原局面,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较短时间内在河朔站稳脚跟,我们不确定契丹人和沙陀人会不会联手,但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也就是说,也许某一天我们会同时在河北与契丹人对峙,在中原与沙陀人交锋,要有同时打两场战争的心理准备。”

    王邈的这番话语中隐隐也有着几分自豪,而尚云溪和朱密心中却是震动不小,同时打两场战争?!而且是和沙陀人与契丹人交手!

    这意味着徐州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应对中土任何一家藩阀的挑战并且还能战而胜之!

    也就是说,现在的徐州并不惧怕与沙陀人一战,在曹州,面对沙陀人石敬瑭部的袭扰,强硬应对,就是基于此。

    徐州并不怕和沙陀人一战,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候而已,真正要打,也不怕!

    “二位将军也可能知道了,武宁军和淮右军正在联合水军攻占楚扬二州,目前楚州已经收复,守军已经投降,扬州也即将拿下,届时整个淮南道中东部诸州都基本上掌握在我们手中了。”王邈也知道需要给这两人打打气,“楚扬二州的分量二位知道,纳入大总管府治下之后,我们徐州大总管府的实力还将上升一大截,可以说日后无论我们是制霸中原,还是争雄河朔,我们都有了最雄厚的粮食和财力基础。”

    尚云溪和朱密都是一阵兴奋莫名,下首的赵煜和苏铗也是欣喜不已。

    楚扬二州,尤其是扬州乃是淮南道首屈一指之地,寻常三五州也抵不过一个扬州,更何况还有一个比扬州、寿州稍差,与庐州不相上下的楚州,同样也是一个鱼米之州,而且楚州还有海盐之利,虽然不及海州,但是亦是不可小觑。

    夺下楚扬二州,整个淮南道大半精华尽入徐州大总管府囊中,这对于支撑起徐州军争雄中原和河朔,其意义巨大。

    “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南阳已经遣使前往徐州请求与郡王联姻,而嫁妆就是光州。”王邈也是收到飞鸽传书,才知道刘玄竟然愿意将自己嫡女嫁给郡王为平妻,以求结盟,这对于一向狂傲自负的刘玄可谓是罕见。

    “哦?可是那刘玄的嫡三女刘玬?”尚云溪和朱密都笑了起来,“听说那女子聪慧过人,智谋超群,刘玄爱若拱璧,一切都听从这个女儿自便,没想到竟然会和郡王联姻,光州收回,整个河南道就只剩下申州、安州和沔州以及蕲黄二州了。”

    淮南道原本十四州,但浍州从光州和寿州中分二县而设,现在是十五州,加上楚扬二州,徐州大总管府已经独得十州之地,可以说占尽淮南道精华。

    “光是光州怕不行吧?那本来就是郡王的起家之地,如何能拿来当嫁妆?”赵煜也笑着插上话,“把申安二州交给我们还差不多。”

    “呵呵,赵将军你这胃口太大了,申安二州交给我们,那刘玄何处存身?他不能因为嫁了一个女儿,就把自个儿的安身之地都不要了吧?”王邈也大笑了起来。

    “申安二州本来也不是刘氏祖地,还不是巧取豪夺而来?”赵煜却不客气,“世上本无主,有德者据之,郡王乃天命之主,何处不能据之?”

    “这话也是有道理,但是刘玄可不会这么想。”王邈点点头,“不过现在还不是我们和南阳撕破脸的时候,他们愿意把光州交回来,我们也会手下,嫁女给郡王为平妻,这也没问题,但是其他,恐怕南阳要想多指望什么,恐怕就要失望了。”

    “沙陀人要对南阳动手了?”尚云溪很敏感,立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否则南阳何须这般迫不及待的要交还光州?

    “差不多吧,二刘不蠢,肯定看得到局势变化,沙陀人意欲把汴洛变成他们的根基所在,所以李存厚严令封刀,不允许各军抢掠,但如何来安抚下边人?肯定要选目标了,算来算去就这么三家,我们,蔡州,南阳,曹州和宋州之战都是一个试探,我们也就罢了,蔡州呢,哪里比得上南阳百年积累?而且攻下南阳,还可虎视襄阳,沙陀人这是想要一网打尽,所以估摸着南阳难逃这个劫难了。”

    王邈的解释合情合理,尚云溪和朱密都认可,他们随即马上想到了自己这边,“郡王意欲在沙陀人和南阳相斗时,一举拿下棣、沧、德三州?”

    “正是此意。”王邈也不隐瞒,“枢密院判断沙陀人与南阳之间的战事可能不会那么轻易结束,而在此期间,沙陀人恐怕无力在发起另一场战事,所以这是我们插足河朔的最佳时机,我们必须要在这段时间内拿下棣、沧、德三州,进而稳固我们在河朔的地盘,做好与契丹人在河北交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