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五十节 困兽
    袁怀河神色复杂的伫立在大厅内的胡椅背后,双手背负,墙上的地图清晰可见,州郡,江河,湖沼,山岭,官道,一个个栩栩如生,挤入他脑海中。

    他没想到江烽胆大若斯,竟然敢在沙陀人大兵压境的时候,还敢发动对吴国楚扬二州的疯狂一击。

    这的确有些疯狂。

    晋军已经灭了大梁,甚至还主动挑衅攻入了曹州和宋州,谁都知道这是一次试探,但是试探也就意味着沙陀人有着对徐州和蔡州发起战争的欲望和冲动,应对不好,就会演变成一场战争。

    就是这等情况下,徐州竟然还敢举大军南下,同时发起对楚州和扬州的进攻。

    袁长河也知道徐州势力膨胀得很快,自设的徐州大总管府下辖五镇,整合了原来的感化军、泰宁军以及平卢淄青军,加上淮右军,其兵力已经大大超过了蔡州,甚至已经达到了蔡州军的两倍有多。

    或许在质量上还有些不及蔡州精锐,但是论总体实力,徐州军却是已经彻底压倒了蔡州了。

    或许徐州军就是以此为仗恃,就敢迎头痛击入侵曹州的晋军,甚至是斩尽杀绝般的把入侵的晋军歼灭,而自己却只能以相对缓和的姿态将晋军逐出宋州。

    这也罢了,江烽还敢在这种骨节眼儿上悍然对楚扬二州发起进攻,甚至动用了淮右军和武宁军两军,淮右军也就罢了,毕竟不直接面对晋军,但是武宁军是镇守徐州,直接面对宋州这一线,一旦宋州这一线被晋军打穿,连徐州都要直接面临晋军的威胁,可江烽就敢把这支军队给放出去南下了。

    当然,李昪这个蠢货也的确给了江烽最好的机会,不用说,这里边肯定还有钱元瓘和蚁贼的勾搭配合,否则无以制造出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这让袁长河都羡慕得眼睛发红。

    这是楚扬二州啊,尤其是扬州,几乎是可以与汴梁、洛阳和长安比肩的大都市,就算是徐州、南阳、襄阳、广州这些都市都要逊一筹的大城。

    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消息传来,但是袁怀河可以肯定,楚扬二州肯定十有八九要改姓江了。

    江烽不打不准备之仗,更善于谋定而后动,而李昪,身畔虽有能人却无法用到刀刃上,总喜欢亲自出征,这便是为人君者的最大问题。

    若是以往,蔡州是肯定要掺和一脚,去拖一拖徐州的后腿的,但是这一次,蔡州却不能。

    沙陀人的入主中原已经彻底改变了南阳、蔡州和徐州之间的关系,胡人势大,谁都明白,若是单打独斗,都得要吃大亏,联手才是最好的应对之策。

    问题是徐州一旦取得了楚扬二州,基本上就宣告了徐州立于不败之地了,哪怕是独自面对沙陀人,徐州也不会惧怕,但是对于蔡州来说,徐州却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准盟友,蔡州无法单独应对沙陀人,必须要求得徐州的支持和援助。

    这真是一个让人扼腕叹息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痛苦结局,无论怎么做,这个局面都让蔡州陷入了一个不利的局面中,甚至蔡州还无法扭转,只能被动的承受。

    北面沙陀人的军队仍然在不断的调整变化,从斥候细作反馈回来的消息来看,沙陀人正在做军资辎重的筹集准备,这应该是为南下在做准备。

    袁怀河认为晋军南下的目标首选会是南阳,但是也不排除会选择蔡州,李存厚如何着想,还要受那些沙陀贵酋的影响。

    哪怕是晋军真的以南阳为主要作战目标,蔡州一样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援助不援助南阳,是暗中支持,还是主动援助,如何配合,另外徐州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都是难题。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袁怀河骤然转过身来,却见袁怀庆和袁无畏、袁无为三人疾步而入,面色阴晴不定,心中顿时了然,只怕自己或担心或期盼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情况如何?说吧。”

    “大哥,刚传回来的消息,徐州武宁军联合水军攻破了楚州山阳城,山阳守军投降。”袁怀庆舔了一下嘴唇,声音有些低沉的道。

    “果然还是被江烽吞下了,楚州一得,怕是扬州也难逃江烽手心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袁长河还是心中一沉,但随即又一松,不无自我安慰的想道,楚扬二州若是落入徐州手中,沙陀人恐怕就真的拿徐州无可奈何了,晋军如果要和徐州拼消耗,恐怕真还拼不过了。

    “扬州那边呢?”袁怀河再问。

    “扬州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但家主以为扬州还能幸免么?”袁无畏幽幽的问道。

    袁怀河瞥了一眼这个下一辈中素以智计见长的子侄,淡然问道:“不能幸免,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所有人都考虑过,但是都没有太好的办法。

    短期内,蔡州都不得不依靠徐州来抵消沙陀人张牙舞爪择人而噬的压力,但是真正把希望系于徐州身上,那蔡州日后几乎就要成了其附庸,又如何再能与徐州抗衡?

    袁无畏也无言以对,是啊,该如何应对?

    再去拖徐州的后腿?那就真的要被对方把后腿打断了。

    现在徐州不是当下蔡州可以挑衅的,哪怕蔡州内心再是敌意满满,都不得不彻底压抑住,摆出一副携手共进退的架势。

    真的握手言和,成兄弟之盟?

    这可能么?且不说之前的各种仇怨,双方根本利益也不在一起,蔡州不可能臣服于徐州,也不可能成为徐州的附庸。

    哪怕现在能避免冲突,那也是迫于沙陀人压力,一旦外部压力缓解,那矛盾就会骤然凸显,再爆发战争也是大概率事件。

    “无论是要对抗沙陀人还是徐州,唯一的办法就是积蓄和提升我们蔡州自身实力,这是根本,也是关键。”袁无畏有些艰难的道:“沙陀人也好,徐州也好,都不会对我们抱有多少善意,而我们蔡州目前所处的位置,也决定了我们如果不想成为沙陀人和徐州的盘中餐,那就必须要抓住机会,快速壮大自己。”

    “哦?老七,看你的意思是有些想法了?我们现在如何来破解这个困局?”袁怀河和袁怀庆的目光都落在了袁无畏的脸上,连袁无为也都为之振奋。

    这位位列袁氏三驹之一的新生代子弟,论武道实力和潜力,远不及袁无为和袁无敌,甚至现在汝阳八柱中的一些新锐也都赶了上来,开始慢慢赶上了袁无畏,但是若是论智谋,袁无为固然难以匹敌,袁无敌更是难以望其项背,真正能扛起大梁的还是得他。

    “我们蔡州所处的位置乃是四战之地,尤其是随着沙陀人的入主中原,徐州的势力膨胀,我们事实上处于这两大势力的夹缝中,稍不注意就会沦为猎物。”

    袁无畏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思考着蔡州的出路。

    北面是沙陀人,现在要硬杠沙陀人那是自寻死路,所以他不认为蔡州军在宋州的策略有什么不妥。

    蔡州不能和徐州比,徐州承担得起和沙陀人一战的风险,而蔡州承担不起,所以蔡州只能以有礼有节的方式来驱除沙陀骑军。

    既要让沙陀人看到蔡州的底线和决心,也不能过分刺激沙陀人,避免沙陀贵酋们觉得被扫了面子大打出手。

    东面是徐州,蔡州已经错过了遏制徐州发展的时机,现在的徐州已经不可阻挡,蔡州现在也不是徐州的对手,蔡州也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

    所以制定策略时必须要认清这样的现实,不能让沙陀人和徐州成为蔡州的敌人,或者说最直接的敌人,不能与之发生战争。

    那么蔡州如何求生存,如何壮大自我?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沙陀人有很大可能会选择南阳作为南下的突破口,而徐州那边,一方面他们和沙陀人对峙,这会牵制他们双方的力量,另外吾观江烽的战略指向并非南方,而更有可能是北方,虽然楚扬二州被其突然进攻,但是吾个人观点,其未来主战场还应当是北方,虽然吾也不明白江烽为何如此考虑,但是从其天平军、淄青军和平卢军三镇的兵力配置就能略窥一斑。”

    平卢军的兵力和武器甲胄都在进行急速的增长和换装,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而濮州的尚云溪部接受了大批大梁降军,正在进行整编,细作传来的线报,据说在濮州还看到了王邈逗留,这意味着徐州枢密院的重心仍然在北面,而濮州驻军实力也处于飞速膨胀期。

    看似濮州紧邻滑州和滑州,与晋军对峙,但是袁无畏不认为徐州会主动与沙陀人交恶。

    这一点更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在袁无畏看来,如果江烽真的有意要在南方用兵,那么就不会有这样的举动。

    资源是有限的,你倾斜了北方,南方自然就会少得到,这也能够揣摩出对方的战略重点指向,不是沙陀人,

    记住手机版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