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四十二节 完美
    虽然那个来自北方的强邻现在似乎把注意力还放在中原地区,但是谁也不敢对其放心。

    对方在只有区区两州之地时就敢悍然突进庐濠二州,使得大王一统整个吴国的希望就此破灭,从此整个吴国西部就处于一个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下,迫使吴国不得不在楚扬二州驻扎大量兵力以保持对其的警戒,足以说明其危险性。

    在高洪川看来,吴国最大的敌人不应该是蚁贼,也不是越国,而应该是北方的徐州。

    蚁贼不足挂齿,纵然一时间能带来危害,但是却不足以让整个吴国陷入危机,越国的确是肘腋之患,但徐州却真正是心腹之患。

    只是吴国对徐州却有着天然的不利一面,淮水上徐州水军实力更强,而在控制了庐濠和滁四州之后,其步军和水军都对东面的吴国有着巨大的凌迫之势,这也是为什么大王想要尽快解决蚁贼的威胁,因为在这么拖下去,让吴国分心两面,一旦徐州的锋芒从中原转向,楚扬二州就危险了。

    意识到这一点,却无法改变,高洪川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这帮白马湖和樊良湖的水贼突然寻衅与北边的徐州无关,但他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清楚,糟糕的猜测往往都会变成现实,他不能冒险。

    “命令船队撒开,呈菱形作战阵型,小艇先行,注意发现敌情!”

    “指挥使,水贼的恐怕不敢和我们船队正面对抗吧?”旁边的副手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自己上司,犹豫着道:“大人可是担心什么?”

    “某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高邮城这一次被水贼袭击怕没那么简单,肯定有其他势力卷入。”高洪川摇摇头,手抚在腰刀刀柄上,目光仍然注视着前方,“你能相信樊良湖和白马湖的水匪敢去进攻高邮城么?王振的东海军不是吃素的,还有一个营的守备军,另外还有士绅的私军,不谈城墙之利,单论这些,水贼凭什么敢去挑衅?”

    “或许水贼在城内有内应?”副手迟疑了一下,“要不就是收买了守备军?会不会是有大户与他们勾结?”

    “这些都有可能,但这能改变高邮城的大局么?”高洪川冷冷的道:“水匪们不蠢,他们不会不清楚我们第三军就近在咫尺,还敢如此,必是有为而来!”

    “指挥使大人,你是说有埋伏?!”副手骇然,下意识的游目四顾,“可是这运河上,除了水贼,还能有谁能设伏?就算是北边意图不轨,可他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就过山阳!楚州那边几乎每日都和我们有消息相通,安宜还有我们一个军,淮右水军再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我们一个营就消灭还能让人毫无觉察,这不可能!”

    高洪川也有些苦恼,他也觉得不可能,淮右水军要进运河,必须要过山阳,安宜也还有自己一个水军营在驻守,怎么会一下子飞到高邮?

    若是步军也就罢了,若是水军,没有船队,就毫无意义了。

    难道说是淮右军从西面过来了?高洪川心中一紧,但是随即又想到,若是淮右军来了,斥候和细作也应当早就报过来了,为何还没有反应?

    这个疑问如同一条毒蛇盘在高洪川心中,他现在只希望尽快赶到高邮,一举歼灭这帮该死的水匪,搞清楚他们究竟为什么这么干。

    可在赶到高邮之前,这段水路,会不会有危险?

    船队不断加速,从邵伯到高邮也就是两三个时辰的水路,当下运河上船只并不多,一路行来,巡逻小艇也拦截了几艘过往船只,但他们都是在发现高邮情况不对时慌慌忙忙逃出来的,一路上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并未能释去高洪川的疑心,好在距离高邮已经不远,谜底很快就会要揭底。

    已经能看到高邮城的城郭轮廓,喊杀声隐约可闻,黑烟笼罩在城头,高洪川心中一阵发沉,看样子水贼已经攻入城中,副手的怀疑没错,水贼应当有内应,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易破城,但就算是破城,水贼也未必能得手。

    “咦?怎么城外河道里还有那么多船没有离开?”高洪川站在船头,有些警惕的看着紧邻城郭的河道中还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船只。

    这些船不像是水贼的小艇渔船,破旧的模样也不像是在运河中过往的商船粮船,倒像是从哪个旮旯里才弄出来的旧船。

    会不会是火船?高洪川立即命令前方巡逻小艇向前去靠近察看,火船不应当这样分布才对,而且风势也不合适,观其吃水程度,也不像。

    但很快高洪川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几乎是接收到了一个信号一般,运河两岸原本零散杂乱分布的大小不一的船只都开始动了起来。

    这些船只数量看起来不算少,零零碎碎也就是三四十艘,而且大部分都属于中小型的旧船,犹如渔网一般,向着运河中央蜂拥而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火船?!”副手有些惊慌的叫了起来,“前锋船抵近,射杀敌军浆手!准备拍杆和撑杆,预备打击!”

    来袭的船只看起来似乎有些杂乱,但是高洪川却敏锐的觉察到这并不是全部。

    前面的这些船虽然多,但是真正只要进入船队的攻击范围,火箭就能让它们迅速丧失战斗力,而且对这等中小型船只,重型拍杆足以让它们立即坠入深渊。

    关键在于后面的那些大船。

    那些大船虽然看起来很老旧,但是迅速升起的帆索却让高洪川陡然紧张起来了,它们的帆怎么和寻常的船截然不同,根本不是这边水贼或者商船所用的帆,倒是很符合传闻中淮右水军军船的船帆,难道真的是淮水水军进了运河?!

    随着前方的小船不断逼近,来自四面八方,极大的挤压了整个军船队的行进空间,高洪川意识到了问题,但是却无法马上做出调整,正在行进过程中,你想要一下子让每艘船都按照指挥者意图操纵,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需要一个过程。

    但是敌人却没有给她这么多时间。

    无论是小船还是其他船只,都开始围绕着整个船队,阻挠船队行进,吴军军船立即展开进攻,但是这些袭扰船只并非火船,火箭的袭击并未让这些船只立即起火,相反,明显是经过了防火处理的船只哪怕是遭受了数十只火箭的袭击,仍然能够维持着状态。

    高洪川觉察到了敌人阴谋,敌人并非是用火船袭击,那样只需要用撑杆顶住,并用火箭就能迅速解决,而对方这些先遣船只只是要来打乱自己的阵型,让自己的船队无法只有的行进转向,但当他意识到了这一点时,已经来不及了。

    后面来的几艘船才是关键。

    这些船上露出来了投石车架,让人生畏。

    但是让高洪川他们惊讶的是这些投石车架竟然没有对准自己的船队发起进攻,而是对那些逼近自己船队的船只投出了一枚枚黑乎乎的方形物件。

    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些莫名其妙,这是要干什么?

    但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当这些物件落在了这些船只上时立即就击发了某种装置,而在火箭攻击上毫无反应的这些船只被这些装置一激发,顿时发出凄厉的尖啸声,整个船篷被炸裂开来,船上如同蜂巢般的巢车中喷射出无数枚带着倒钩的箭矢,这些箭矢一旦击中了任何一艘船,便依附在其上,迅速燃烧起来,而且其燃烧势头之猛烈,也是高洪川前所未见。

    还有一些船只则直接是彻底爆炸,四处飞溅的液体直喷出好几丈开外,连带着整个水面都被燃烧起来,这显然又是一种经过特殊加工的油液,在对方火箭袭击下没有爆发燃烧,却能在某种术法装置的激发下,发生爆裂燃烧。

    还有两艘船只迅速沿着已经开始混乱的船队绕行,其后面一处巨大的管口中不但流出黑色液体,然后很快液体燃烧起来,并迅速随着水流向船队中蔓延而去。

    一切都变得不可收拾。

    “完了,这种仗根本没法打!”这是高洪川纵身入水时的最后想法,而当他从水中浮起的时候,已经成为敌人狗刺下的俘虏。

    “完美。”罗真和甘泉站在河岸上注视着这一切,喜得咧开了嘴,“不,还不够完美,这只是一个开头,很多东西我们还需要细化,总的来说还是太粗糙了,我总觉得这里边还有太多可以改进的东西,另外这一次谋划也显得太稚嫩,也是对方毫无防范,否则我们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

    “呵呵,这需要一个过程,术法装置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要运用到更复杂的链条上去,我们还需要时间,这只是一个最粗浅的运用,从我个人来说,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有许多更值得我们努力的方向。”另外一个明显带着中原口音的术法师摇摇头,“我们的研究方向不应当是这方面,当然附带着也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