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三十九节 烽烟再起
    江烽并不知道千里之外的汴梁城中沙陀人对自己的顾虑担忧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不过他能确定的就是杨堪在考城的强硬应对的确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石敬瑭的大军再未越过州境进入曹州一步,反倒是在襄邑和太康一线频频越境,袭扰地方,但沙陀铁骑还是很好的保持了克制,只是浅尝辄止,并未深入到宋州和陈州的腹地。

    即便是这样也让袁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很是担心沙陀人会选择蔡州作为下一个目标,以至于袁氏来徐州的信使都骤然频繁起来。

    即便是沙陀人真的要选择徐州作为目标,江烽也并不惧怕,朱茂的天平军和刘延司的武宁军都还在陆续补充到位,连续的换装和补充,使得这两军成为目前徐州五镇军中最强悍的两支,而吐谷浑人那边的战马和徐州所产的甲胄武器也是优先保证这两军骑兵的需求。

    沙陀人只要敢打,江烽会让他们明白要和徐州交战,那就要抱着打得他们自个儿心痛得不愿意坚持下去的目的去打,徐州耗得起,就看沙陀人的耐性有多好了,江烽甚至抱着丢掉半个曹州和宋州的决心,只要坚持打下去,他坚信沙陀人耗不过自己。

    不过看起来沙陀人没有选择如此。

    从中原各州传来的消息也证明了沙陀人的粮草辎重也有些撑不住了,正在进行补充,估计这起码需要一个月时间,而且沙陀人军队的悄然调整也预示着徐州可能被他们放弃了,种种迹象显示沙陀人精锐部队都在西线聚集,在尉氏、荥阳、偃师一线都开始驻留,并且许多粮草辎重也在这一线开始囤积,这意味着南阳和蔡州的风险都在加大。

    徐州当然无力干预沙陀人的战略转向,相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沙陀人真的要南下也符合徐州的意图,沙陀人南下得越远,也就意味着他们日后会陷得越深,日后也越发不好抽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沙陀人在享受了中原的肥沃丰饶之后,其堕落程度会有多快,江烽还真的很期待。

    许子清脸颊瘦削了许多,在伤势痊愈之后,他就全力以赴的花了三个月时间苦修武道,以期尽快提升自己的武道实力。

    虽然武道实力并非是决定一军将帅的根本性要素,但是无论怎么说在武道实力上欠缺太多,还是不利于在军中建立起威信。

    江烽在丹药和武道指点上也为许子清提供了许多帮助,处于许氏的三皇炮锤之术交给了自己,江烽心中多少也有些补偿之意,所以江烽在指点许子清的丹元内气纯练上也给了不少建议。

    尤其是五禽要义上的熊蹲之术对丹元提升帮助极大,加之许子清本身底蕴也不弱,所以迅速将武道实力攀升到了固息期。

    虽然距离小天位阶段尚远,但在许子清看来,已经相当满意了,毕竟这么短时间就要实现小天位飞跃,本身也不现实。

    和许子清一样,张挺这段时间也是苦修自身武道修为。

    随着北方的平卢军、淄青军、天平军的加入,无论是最早追随江烽的光浍武将,还是后面陆续加入的大梁系武将,都已经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从庐州系的武将开始踏入江烽麾下序列,柴永、秦汉,都是能征惯战的宿将,武道实力都已经跨越小天位,再到徐州一战之后,感化军、泰宁军体系过来的武将,固息期的实力比比皆是,小天位实力也不少见,像洪葵这等原本只是泰宁军的一个军指挥使,居然也有小天位实力,而甚至洪葵的副手如顾从虎、胡彪之流,也都是固息期,最不济也是太息期实力,让人不得不承认北地的武将们,单论武道实力,的确要碾压南方诸藩一头。

    更不用说朱茂这等狠角色,更是直接进入了丹中期甚至已经有冲击丹后期的实力了,比江烽甚至都要强上一筹。

    应该说这一次征伐楚扬二州之战,对于淮右军来说也是一次巨大挑战,武宁军部分加上整个淮右军以及南方水军,就是这一次进攻楚扬二州的主力。

    现在的淮右军已经和昔日的淮右军不能完全等同了,相当一部分老淮右军的精锐被补充进了武宁军、淄青军中,极大的提升了武宁军和淄青军的步军实力,但是淮右军的实力却被削弱了。

    虽然这段时间中枢密院也在有意识的为淮右军补充兵力,充实军校学员,但是这种实力上的养成不是短期内就能得到质的飞跃的,许子清和张挺都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场战争来让这支新的淮右军得到锤炼提升。

    截止到目前淮右军的兵力已经补充到了十二个军,其中骑军仅有两军,其余十个军均为步军,而真正称得上是老淮右军的仅有两个军,其余八个军基本上都是从两个老淮右军中抽调部分老卒和军官,再加上一些从军务培训学校中毕业的学员,组成骨架,在从守备军或者预备役兵员中补充组建。

    “准备如何了?”许子清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罗汉刀擦拭了一把,然后按回刀鞘中,抬起目光。

    “差不多了。”张挺提起自己的九重盾和环首刀,活动了一下身体,“各军的军资均已补充到位,士气也很高,现在就看武宁军那边的进度了。”

    由于武宁军需要从徐州那边南下而来,军资辎重也需要做准备,所以淮右军这边的准备时间相当宽裕,但是即便是这样,许子清和张挺仍然不敢轻忽。

    这一战是要对楚州和扬州同时发起进攻,淮右军、武宁军以及南部水军三军配合,所以在时间上拿捏要求就很高,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攻击到位,要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攻下楚州城和扬州城,以避免在润常二州的吴国大军摆脱蚁贼和越军的牵制脱身北返,打成一场拉锯战。

    “我们可以使适当提前,只要梅枢密那边准备停当,我们就可以先行出发,扬州这一战对我们是一大考验,哪怕吴**队主力都已经渡江南下了,但是扬州毕竟是吴国的根本所在,他们留下的这数千兵力,要拼死一搏的话,也不是那么简单能拿下的。”许子清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这支淮右军还是太稚嫩了一些,只希望他们能够从这一战中成长起来。”

    张挺也知道这支军队的实力恐怕是在五镇军中最弱的,也幸亏目前扬州吴军的兵力大概是最少的,无闻堂获得的情报显示驻扎在扬州的东海军仅有两个军,另外一个军的守备军,也就是说扬州城中仅有七千兵力,但是扬州素来以盐商、丝商、海商著称,这些商人几乎家家都有大批私兵,一旦被动员起来,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兵力,这一点也不可不防。

    “不知道白马湖和樊良湖那些水贼准备得如何了?”许子清叹了一口气,“这帮朝秦暮楚的家伙居然也还有些眼力,看出了蚁贼没有了前途,来投我们了,不过如果不交出一份漂亮的投名状来,恐怕难以让郡王接受他们啊。”

    “放心吧,这帮水贼也清楚,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既然他们没有跟随蚁贼下江南,留在了江北,那么就很清楚,谁能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还不把握好,那就真的只能是等待被剿灭的命运了,失去了这一次机会,他们就毫无价值了。”张挺笑了起来,“没见着这两家水匪头子都主动把自己儿子送到了田春来和寇文礼那边去么?这是在当质子证明自己忠心呢。”

    二人正说笑间,有亲卫送来信函。

    许子清略微一瞄,脸色一整,“武宁军已经抵达淮阴,休整三日之后就要准备渡淮,明日我们就要抢先开拔了,估计这个时候寇文礼的水军也开始东下了。”

    **********

    数十艘大船的帆影在偌大的江面上已然显得格外壮观,寇文礼站在船头,注视着前方,扑面而来的江烽将衣襟吹得猎猎作响。

    前方的小艇已经慢慢消失在眼帘中,须得要用千里镜才能看得清楚了。

    寇文礼知道这一战不容有失,但是吴国水军的力量却不容小觑。

    如果没有意外,樊良湖和白马湖的水匪这个时候应当已经开始围攻高邮城了,兵力被抽调一空的扬州势必要增援高邮,否则高邮若是被水贼攻陷截断,那这条运河动脉就要堵塞了。

    扬州不会容忍高邮有失,山阳那边的兵力已经相当虚弱,就只能从扬州水军中抽调北上了,毕竟吴国水军的正规军对阵樊良湖和白马湖的水匪应该还是有底气的,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有什么会等着他们。

    巢湖水军过了东关,就迅速南下,一日之内就要进入江水,一入江水船速大大加快,按照计划,将会在乌江一带驻留,没错,就是和州的乌江,项羽自刎处那个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