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三十节 碰撞 1
    千余铁骑从考城东门悄然而出,从臂章符号就能看得出来,这是天平军。

    一千多骑兵沿着东门奔出,然后向北绕行,很快就消失在沃野中。

    早有几骑斥候飞驰而来,跟上了队伍。

    “情况如何?”

    “回大人,敌军在前面十五里地处矮寨一带歇息,他们刚洗劫了沿线的三个村庄,……”斥候声音里多了几分兴奋,“他们虽然也派出有斥候,但是数量不多,每个方向只有一两骑。”

    “哼,如此放肆,真以为这里是任他们来去自由之地?”朱定之抚摸了一下颌下的护颈,这种皮质护颈柔软,与原来的硬革护颈大不一样,不但更为坚韧,而且相当柔软,对颈部的活动毫无阻碍,十分舒适。

    “指挥使,怎么办?”旁边的军将跃跃欲试的看着上司,手中的连枷由于马行带来的抖动,发出清脆的金属交击声。

    “怎么办?当然是干了,都督有交代,要打,就要把对方打痛,不必留手!”朱定之算是朱茂的远房子侄,可他干到指挥使这一角可不是靠自己和朱茂的远亲关系,朱茂也不会看这等关系,没有本事,你就是他亲儿子,他也不会把一军兵力交给你。

    “那末将就请当先锋!”手持连枷的军将大喜。

    天平军眼睁睁的看着淄青军和武宁军在宋州与蔡州军鏖战,羡慕得眼睛发红。

    大家都知道,当兵吃粮,没军功你这些军将也好,士卒也好,那就只能这么苦苦等着。

    成日里就是枯燥无味的训练,人都得憋疯。

    尤其是郡王在待遇上没得说,但是在军纪上却是甚严,决不允许外出滋事袭扰地方,所以这份日子就更不好过。

    对军将士卒们来说,唯一的希望那就是打仗,那就是得要打仗才有军功,没军功就没有策勋,就没有赏赐,更不可能有捞到勋田的机会。

    本以为可以在濮州与尚云溪打一仗捞点战绩,没想到尚云溪这厮居然一声不响就降了,简直让天平军上上下下恨得咬牙切齿。

    这厮之前在徐州的时候不是骨头挺硬么?

    郡王招降不受,昂然而北上投靠了大梁,怎么这一次就这样纳头就拜了?

    你纳头就拜也罢了,那我们的军功上哪儿去找?

    现在总算是要和沙陀人干一仗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和沙陀人这一战能打到什么程度还不好说,弄不好就像是和蔡州军一战那样,说停火就停火了。

    “你走北面侧翼,两刻时间后展开进攻,主要目的是吸引对方注意。”没有理睬手持连枷的武将满脸不悦,朱定之转头对另外一个跃跃欲试的军将:“你放慢速度慢慢靠近,待到苟二发动进攻吸引对方注意力之后,从后侧翼发动突袭,苟二待到子文展开突袭打乱对方节奏之后,你在全力以赴包抄。”

    “那末将呢?”另外一个跟随在朱定之身后的矮壮罗圈腿男子急了。

    “你先行向西,前出十里地,在拦马沟那一带等候,这帮鸦军应该是沙陀人的精锐,一个营就敢深入咱们曹州地盘上这么远,带兵武将肯定不等闲,咱们多年未与沙陀人交锋了,小心无大碍,所以咱们要想把他们打痛,就得要策划周全。”

    朱定之知道自己这几个部下肯定有有点儿觉得自己太过谨慎了,但这是对沙陀人第一战,他宁肯保守一些,也要一举将敌人彻底消灭。

    “罗宝你就在拦马沟设伏,我估计鸦军会且战且退,他们战马优良,骑术精良,战斗力很强,就算是苟二他们包抄进攻,也未必能将对方彻底围剿,所以罗宝你要在最后他们以为脱险之后,给他们致命一击!”

    朱定之的安排让三个营指挥使都是目放神光,这是要一口将对方全部吞掉的架势啊,不是说上边还不愿意和沙陀人彻底撕破脸来一场生死大战么?指挥使这会不会违背上意?

    见三人都是喜不自胜却又有些担心,朱定之也知道他们心里在琢磨什么,点点头:“你们干好你们自己的事,其他的有都督和枢密院考虑,咱们下边人甭想那么多!行动吧!”

    三人尽皆遵命,三营铁骑迅速分部展开,按照各自路径猛扑而去。

    **************

    安德胜懒洋洋的驱马悠悠的行进在野地里。

    田里的麦子依然青绿,极目望去,看不到什么能勾动他心神的东西。

    曹州这边边境的老百姓反应还是挺快的,一听到马蹄声就开始四处奔逃,不过再快也快不了四条腿的战马。

    几个村庄的收获还行,数十个有些姿色的妇人都已经被束缚了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士卒索性就在野地里脱了衣袴,按住妇人就在恣意纵送起来。

    好一阵马鞭鞭挞才算是让这帮兔崽子们给收敛起心思,慢慢恢复到正常状态。

    也难怪下边兄弟们不满意,打下了汴梁城,本该是好好放纵一番的,可是大王却说这汴梁城日后会是大晋的都城,在洛阳也是如此,封刀不杀,弄得大家心里一肚子怨气。

    现在打下汴梁了,又是这般,大王想要民心,可这军心士气却还要不要?

    大家都是提着脑袋来玩命,好不容易打了胜仗,占了地盘,不准抢掠,不准**,不准杀戮,那这兵还当得有啥意思?

    大家伙儿都有一大家子在塞外草原上等着捞些战利品回去,可若一直是这样,恐怕大王也坐不稳这个位置了,朱邪家也不行。

    当然,这话安德胜也只能在心里这么想,口头上也只敢发发牢骚,向上官埋怨一番,或者就是吆喝着下边可能要兵变威胁一番,只可惜石大帅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眼睛比啥都尖都毒,下边风吹草动,都瞒不了他,威信更高,想到这里,安德胜也有些叹气。

    好在这一趟出来总算是开了恩了,给了这么一个机会,虽然没法打县城,但几个村庄下来,也算是聊有所获。

    再不放松一下,他都有些勒不住下边儿郎们的性子了。

    不准在汴州境内捞一把,到曹州来总没的说了吧?

    听说徐州军膨胀得很厉害,几年前的一个小斥候,现在居然敢挑战大晋了?

    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走了点儿狗屎运,居然就敢痴心妄想和大晋比肩较劲儿了,但愿大王早下决心,东征徐州,定要当一回先锋,抢在大王封刀令下来之前爽一把。

    几百骑有些松松散散的沿着野地里的阡陌向东缓行,大帅有令,不允许深入太多,防止遭到伏击,可那帮徐州军敢么?

    不知道南下宋州的康义兴有没有捞到好处?

    身形陡然一动,安德胜身体耸立,耳朵支楞起,似乎在仔细倾听,很快有好几个骑士都已经觉察到了异常,轻微的马蹄声应该还在三里地外,但是这绝非几骑或者十几骑能发出的动静,起码应该是上百骑的马匹行进声音,而且似乎速度频率还在加快。

    “警戒,结阵!回旋向东!”伴随着安德胜怒吼声,数百铁骑就像突然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猛然开动起来。

    毫不犹豫的丢弃下女人和大货,只剩下些金银细软还夹放在马上,在没有明确敌人的前提下,要让这帮沙陀人丢下好不容易捞到的财货,的确太难为他们了。

    沙陀人自有其一套结阵作战之法,觉察到后方有异常,并没有马上停下马蹄,反而是开始微微提速,沿着一个巨大的弧形弧度,开始奔行起来,通过这样一个曲线来实现提速和迅速转向,转为以正面锋向应对敌方。

    越过一道田垄,青灰色的一群骑兵出现在安德胜的眼帘中,果然是徐州军!

    对于究竟属于徐州军的哪一部安德胜并不关心,他只知道对方来意不善,这是要全面开战么?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安德胜仍然毫不犹豫率先提速迎了上去。

    几乎没有任何人说一句话,也没有半点阻滞,两股骑兵,两团黑云和灰雾就带起一阵黄尘,绞杀在一起。

    铁蹄翻飞,金戈交鸣,呐喊声,怒吼声,惨叫声,闷哼声,交织在一起,迅速在这一片并不算宽阔的垄地下染成一团一团猩红血色。

    虽然双方兵力相当,但是安德胜有把握击败对方。

    无论是在战马的优良和士卒的精锐上,安德胜都自认为胜过对方一筹,虽然对方很勇悍,兵器和甲胄精良,但是这些因素难以改变他们在战力上的差距。

    不过安德胜却不认为对方会如此大意,也不认为对方会这般狂妄无知。

    大帅早就提醒过大家,徐州军或许战力不如大晋军,但是其将帅大多是原来感化军、泰宁军和平卢军的宿将,这些军将也和大晋军将领们都打过交道,实力不俗,而且他们在兵力上也很雄厚,并不惧怕战损,所以一旦打起来,要防止被他们缠住,以兵力优势来耗死己方,尤其是这里还是敌军境内。

    意识到这一点,安德胜一边应战,一边也在观察形势局面变化,以防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