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九节 试探
    从考城城西几里地外飞驰而过的是晋军的骑军,并未见到晋军的步军。

    数百铁骑,沿着城西外的野地中一掠而过,卷起漫天的黄土,青色的麦地被这些牲口糟蹋得不成样子,但是现在徐州军还不能擅自出战。

    在来曹州之前,江烽给杨堪就交代过两件事情。

    一是要处理好与朱茂、刘延司、王守信三个都督的关系,尤其是朱茂。

    二是与晋军战与和要根据实际情况,总的原则是可以打,但是不能撕破脸大打,因为不打无以谋和,但打过头了,两边都搁不下面子要分个胜负,那就不是江烽想要看到的了,相信也不是李存厚想看到的。

    朱茂不比刘延司和王守信,天平军基本上是保持了朱茂泰宁军原来的架构,主力基本上是由他原来的几部亲军组成,虽然朱茂很尊重江烽,但并不意味着他就对江烽麾下众人就都低眉顺眼了。

    他对江烽的尊重是建立在徐州实力之上的,他认为追随江烽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和给自己更大的舞台来施展,所以才会在第一次拒绝之后第二次同意投效。

    杨堪也很尊重朱茂,但是并不代表他惧怕朱茂,朱茂武道实力高于杨堪,但是杨堪是代表江烽而来,他背后是整个徐州大总管府五镇,只要朱茂还是徐州军中一员,那么他就必须要服从杨堪的命令。

    “晋军步军基本上是河东汉人组成,其中以代州兵和太原兵为主,而代州兵中的雁门兵和太原兵中的榆次兵尤为剽悍,忻州的定襄兵也相当凶悍。”

    朱茂对晋军情况如数家珍,与沙陀方面多年的交道,使得他无需派出斥候都能了如指掌。

    “吾虽然这么多年里未与晋军交锋,但也知道晋军骑军中石敬瑭和刘知远二人尤为凶悍,这二人皆是沙陀悍将,其武道实力皆在凝丹中期以上。而步军则以郭氏五子率领的雁门军为主力,郭崇韬一门五子,尽皆龙虎,这个雁门军也是泛指,其实也包含了榆次兵和定襄兵,因为郭氏二子郭廷诲娶了太原王氏之女,而郭氏三子郭廷说娶了定襄大族孙氏嫡女,这雁门军几乎就是从这三地招募而来,所以这雁门兵其实就包括了雁门、榆次和定襄兵。”

    河东民风骁悍顽强,不逊于燕赵雄兵,皆是募兵绝佳之地,也是晋军步军的主要兵源地。

    “骑军以沙陀铁骑为主,步军却是以汉兵,也就是郭氏的雁门军为主?”

    对郭崇韬,杨堪当然不陌生,这是大梁最难缠的敌人,虽然是汉人,但是却是官居大晋校检太保、枢密院枢密使,位极人臣,只是后来为李存勖所忌,不得不隐退避祸,但李存厚继位后,又重新启用郭氏一族,使得晋军步兵实力重新得到了快速恢复,也才有这几年晋军对梁军的战事开始转向对晋军有利的一面。

    以往沙陀铁骑虽然在对梁军战事中能取得优势,但是却由于梁军步军战力强于晋军,总能在关键时候顶住晋军的进攻,最终凭借实力优势拖垮晋军及其盟军,最终变为平局甚至胜利。

    “基本上是如此,但可能目前情况又有一些变化。”朱茂沉声道:“随着大梁的灭亡,二十多万梁军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溃灭,真正被彻底战死战残而消灭的三分之一不到,也就是说起码有十五万以上的梁军是溃散了,除了有十万左右归降了我们徐州和蔡州、南阳外,晋军从河南府几场战役下来起码就招降了超过五万梁军,那都是以步军为主,同时在汴梁陷落之后,晋军又陆续招降有三万多梁军,也就是说目前晋军接受的投降梁军不会低于八万人,其中大多以步军为主,包括原来梁军不少步兵统兵大将也投降了沙陀人。”

    这一点杨堪也知道。

    虽然徐州方面也想尽办法在拉拢和招揽梁军,但是在河南战事时,晋军铁骑突然攻破了洛阳,断了在河南府的梁军退路,相当一部分梁军被俘虏和被迫投降,最终被晋军收编,少部分逃回了中牟。

    而汴梁陷落之后,也还是有一部分梁军因为家眷亲友还留在汴州、郑州、滑州,所以不愿意逃往徐州、蔡州和南阳,最终归降了晋军。

    这极大的充实了晋军的实力,同时也为晋军接管河南、郑州、滑州、汴州、怀州中原诸州打下了基础,有了这些本土军队的帮助,他们要在这些州郡立足扎根,就要容易许多了。

    “这倒是一个问题。”杨堪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德谋兄,若是我们派我们这边的人去有意拉拢一下这几部梁军降部,你觉得是否有机会?”

    朱茂一怔之后,也思考起来。

    杨堪的意思显然不是简单的拉拢那么简单,能拉拢过来一些人当然好,拉拢不来,那也没有什么,而且还能有意无意的在沙陀人心目中留下一颗怀疑的种子,甚至有些已经愿意投效徐州的梁军降部,恐怕徐州这边也要有意让其暂时不投这边,而是隐藏于晋军中。

    这样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可以极大的破坏这些降部在沙陀人心中的印象,让沙陀人不敢用他们,要么投置闲散,要么就只能分化瓦解,慢慢消化,这无疑又会大大的刺激这些降部,让那些本来无意投效徐州的,也不得不考虑另寻出路了。

    “这倒是一条路子,而且要动就要趁早,要趁着沙陀人还没有真正把这些人的心收买过去时下手。”朱茂背负双手,缓缓的道:“枢密院和无闻堂都应该着手做这件事情,尤其是那些高级军官,杨枢密在汴梁也有自己的人脉,包括我们徐州军内部也有不少大梁出身的将领,都可以发挥自家人脉作用,好好运作一番。”

    杨堪也是有些佩服朱茂这家伙的大心脏,根本不忌讳这一点。

    事实上不是没有人在这方面提及过,但人家都是相当委婉含蓄,毕竟徐州军中出身大梁的军将不少,从高层到中低层都很多,但这种派系色彩本来就是为人上者所忌讳的,哪怕江烽再是大度,恐怕也不愿意麾下某一体系色彩过浓。

    朱茂这家伙居然就敢当着自己这个“大梁系”头号人物说出来,是真不认为这有什么,还是要自己以“大局为重”?

    “德谋兄,这种事情恐怕还是要先请示郡王,当然,我等也是责无旁贷,只要是有利于我们徐州的,我们当然要全力以赴。”杨堪打了个哈哈,“不过若是天平军这边的兄弟们也有人脉关系在那边,一样可以用上,这也算是一份功绩。”

    “也是,也是。”朱茂也笑了起来,转开话题,“以枢密使之意,现在就任由这些鸦军在我们曹州境内放肆?这岂不是显得我们软弱可欺?这些胡人可是欺软怕硬的老手,你越是表现强硬,他们也许反而怵了。”

    对这种情况杨堪也有考虑,“当然不能如此,曹州新得,若是我们前怕狼后怕,何以让曹州士民归心?先派使者去桃陵,如果桃陵那边的沙陀人做不了主,就让使者去雍丘,告诉他们,我们徐州不愿意打仗,但也不怕打仗,如果在没有获得我们允许的情况下再有沙陀骑兵入境,我们就要守土有责了。”

    杨堪最后话语的声音也提高了几度。

    “先礼后兵,好!”朱茂很喜欢这种强硬姿态,“那我马上就派人去!”

    “另外马上派斥候去襄邑那边查探情况,看看沙陀人有没有进入襄邑境内,蔡州那边如何应对的。”杨堪随即又道:“我们也要做好打仗的准备,德谋兄,天平军的骑军要拉出来,随时准备打一仗。”

    “杨枢密,放心吧,天平军不是泥捏的,只要你下令,嘿嘿,我们从不惧于一战,甚至渴望一战!”朱茂咧开大嘴,露出狰狞的笑容:“沙陀人要想来我们曹州讨便宜,我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不管是石敬瑭还是刘知远来,都一样!”

    杨堪微微点头,似乎在掂量着什么,细细品味了一阵,这才慢悠悠的道:“既是如此,那使者便不忙去,德谋兄,让你的骑军出击,将这一部鸦军逐出考城境内,不必留手,但也不要刻意追杀!”

    “啊?!”朱茂和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高金忠都是骇然一惊,这杨堪怎么又突发奇想了?江烽的来信他们是知道的,不惧怕一战,但是也不能去刻意挑起战争,这个意思专门给朱茂和高金忠二人说了,就是怕二人杀性大发,主动挑起战争,引发不可收受的后果,怎么这杨堪来却要反其道而行之,竟然要主动挑衅?

    见朱茂和高金忠二人都是面面相觑,杨堪泰然道:“不态度硬一些,怎么能了解沙陀人的战争决心有多大呢?沙陀人真的要想对我们不利,我们再是低姿态,也落不得好,所以咱们得试一试。放心吧,一切责任我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