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八节 共敌
    卢启明唯一愣怔,耐人寻味的看着王邈的眼睛。

    王邈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一直是北进战略的有力推动着么?

    为什么现在会流露出这个似乎有变化的迹象来?

    联想到之前卢启修给自己透露出来的话语意思,卢启明估摸着恐怕在郡王和枢密院那边有一些变化。

    “可是郡王态度有变?要先南后北?”卢启明琢磨着,“沙陀人的态度既然可以不管,要先南,总要有些理由吧?”

    郎坤也在一旁附和,“是啊,枢密使,不是确定了北方战略么?这一耽搁,要搁置多久?我们这边的准备还要继续,或者暂停?”

    “你们两位可能也应该清楚郡王的态度,北进战略不会变,时间上也只是略有变化,至于原因,可能你们也能猜测得到一些,从徐州之战到兖郓沂攻略,再到收复平卢,一连串的战事,粮草军资消耗甚大,甚至连从来不缺粮的寿州那边粮价都出现了大幅度上涨,加上这一次大梁崩溃,大批汴洛士民出奔徐州,根据初步统计,起码有三十万人从洛阳、汴州在近半年之内陆续从大梁境内撤离到徐州大总管府境内诸州。”

    这一次来,除了要视察检查平卢军务外,王邈也是要给卢启明、郎坤他们吃一颗定心丸,不能让他们因为南边局势变化而影响到这边军事准备。

    因为由于南面局面的一些微妙变化,枢密院也已经对战略进了调整,要在南面有一波大的军事行动,但是预计时间不会太长,要争取在三到五个月,最长不超过半年之内彻底解决南方问题,然后全力以赴来谋图河朔,甚至还有可能在南方军事行动未结束的情况下,就要启动北方战略。

    “所以,郡王让我此次前来,就是要检查这边的准备情况,包括平卢军的组建进度不能放慢,只能加快,按照郡王和枢密院的意见,必须要在六月底之前做好各方面准备,也就是说北进可能会在七月中旬之前展开,你们要有这个准备。”

    卢启明端起的酒碗又放了下来,掂量着道:“枢密使,可是要取楚扬?”

    “唔,有此意,但还要看一些其他条件是否成熟。”王邈耐心的解释道:“南边越国和蚁贼有些新动向,无闻堂和枢密院这边都在关注,所以才会有一些细微调整,但郡王和枢密院在谋河朔的态度上没有变化,而且从契丹那边获得的情报来看,契丹人正在谋求向刘守光施压,要求卢龙军退出檀州和蓟州,这给刘守光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估计刘守光顶不住耶律德光的压力,会退出檀州和蓟州。”

    “檀州和蓟州实际上已经被契丹人渗透得差不多了,刘守光在檀州和蓟州也仅止于在州城中各驻扎有两军人马,聊胜于无,耶律德光这么做绝非为了檀蓟二州,而是意在幽州!”卢启明微微色变,“幽州才是耶律德光的终极目标,拿下了幽州,河北平原便无险可当,契丹铁骑可以来去自如。”

    “易水和巨马水根本起不到阻挡作用,幽州若是被契丹人所占,整个河朔都危险了。”卢启修也补充道。

    “幽州一失,易州、灜州和莫州都很难保住,滹沱河和漳水以及在莫县和瓦桥一带的狐狸淀倒是可以有些阻挡效果,但这一线地势太过辽阔,契丹铁骑可以从东西数百里甚至千里的水道上渡河,就算是我们控制了沧州,也很难控制深州、灜州和莫州,契丹铁骑可以西面渡河东插过来,我们不得不在永济渠这一道防线上来布置兵力,防护沧州,守卫难度很大。”

    郎坤自从担任平卢军都督之后也是一门心思扑在了军务上,在获知了平卢军的下一步任务之后,就一直在琢磨河朔方面的情况,尤其是对棣、沧、德三州的地理地势做了相当详尽的了解,甚至还专门招募了数名对沧、莫、瀛、幽这几州情况十分熟悉的向导来为其讲解,然后再对照地图和沙盘来研究。

    连卢启明都对郎坤的表现很感触,在之前他对郎坤出任平卢军副都督还是有些看法的,在他看来这有点儿像是江烽对俞明真的一个补偿,因为俞明真只担任了牙军都督,郎坤和俞明真有些亲戚关系,却安排到了平卢军副都督位置上,江烽为此连张越、秦再道这些老臣都没有分派。

    虽说这些人在武道实力上不及郎坤,但是这是一军都督,武道实力的用处实际上会随着日后越来越淡化,相反,忠诚度会随着徐州势力不断膨胀,才会越来越重要。

    “的确如此。”王邈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郎坤,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这位出身泰宁军的军将居然对河朔地理状况了解得如此深,甚至不亚于自己这个出身河朔的子弟,“河朔平原虽然有几条河流,但是一来冬季要封冻,二来,河北平原地势开阔,河道平直,可供选择渡河的地点很多,如此长的河道,防守方压力很大,也很容易被敌军声东击西,造成顾此失彼,所以我们必须要抢在契丹人控制幽州之前,在沧州建好稳固的桥头堡。”

    “如果可以的话,让刘守光能扛住契丹人的压力而不倒是最好。”卢启明虽然也很想和契丹人较量,但是作为一个都督,他必须要站在更高的高度看问题,契丹人不好对付,从徐州大局计,刘守光的卢龙镇如果顶在前面,对徐州多一些时间发展无疑更为有利。

    “某也如此想,但是张处瑾根本无法给刘守光提供多少助力,甚至还可能拖后腿,所以我们需要拿下棣、沧、德三州,先确保我们自己防线稳固,再来考虑刘守光值得不值得支持。”王邈点头道。

    “如果吐谷浑人能和我们结盟,也许能极大的缓解刘守光的压力。”郎坤突然道。

    王邈欣赏的看了对方一眼,“嗯,郎将军考虑的问题,枢密院也在筹划,但归根结底,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

    三月二十九,晋军沿着运河前进,抵达雍丘县城东南外十里地的桃陵镇,这里距离宋州境仅有十五里地,骑兵半个时辰就能突入宋州襄邑县境内,两个时辰大军就能兵临襄邑城下;距离曹州西南角的考城县城也只有三十里地,同样两个时辰也能抵达考城县城下。

    无论是徐州,还是蔡州方面都在紧张的注视着沙陀铁骑的动向。

    完成了宋城移交的武宁军和淄青军已经撤离了宋城,淄青军驻扎在虞城和楚丘,而武宁军则退到了永城。

    双方谈判的最后结果是徐州方面放弃了颍上,而只是获得了下蔡,并将归入了寿州,现在的寿州就增加了一县,地跨淮水南北,拥有了寿春、霍丘、安丰和下蔡四县,算是之前对割出了盛唐和霍山二县给浍州的一个弥补。

    宿州和单州同时设立。

    宿州辖通县、蕲县、符离、山桑、临涣五县,州治设在通县(通桥镇)永城划入徐州。

    单州设单父、楚丘、砀山、虞城、金乡、方与六县,其中金乡和方与由兖州划入,原本考虑从曹州划入的成武县则没有调整州治设在单父,单州划归武宁镇。

    徐州和蔡州方面在达成了一致的第一时间,徐州就立即释放了蔡州方面被俘虏的士兵和夫子,甚至还主动退还了相当一部分武器甲胄,帮助蔡州方面迅速建立起宋州防线。

    杨堪以枢密使身份兼任冠军大将军,担任三镇军统帅,统一协调指挥天平军、淄青军、武宁军,应对整个西部局面。

    杨堪还是第一次和朱茂并肩而立。

    两个人站在考城县城墙头上,遥望着西南方向。

    杨堪和朱茂并不熟悉。

    事实上朱茂和整个原来淮右军体系的军将都不熟悉,反倒是与感化军和平卢军体系的将领还要熟悉一些。

    “都督,鸦军来了。”杨堪眯缝着眼睛,用千里镜观察着几里地外飞驰而过的黑色骑军,“果然是骑军劲旅,某在梁军中任职是也曾经和鸦军交手过几次,但战事规模都不大,所以还不好评判。”

    “杨枢密,沙陀铁骑并非浪得虚名,不过也无需太过夸赞,某和沙陀人打交道时间甚多,对他们的实力还是略知一二。”

    朱茂对杨堪保持着一种淡定但也不乏尊重的态度,他可以不在意杨堪,但是却不能尊重徐州大总管府的规矩和军纪,杨堪既然是以枢密使身份统领三镇军,那么就是代表江烽而来,他必须要予以必要的礼遇。

    “不知道都督对其步军的战斗力怎么看?”杨堪更关心这一点。

    在他看来沙陀骑军的战斗力有目共睹,无论是天平军还是自己亦或是淄青军中,都对其并不陌生,但相反其步军实力却了解不多,在对大梁一战中,其步军已经开始显现出威力,也让徐州方面开始重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