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七节 欲断
    对于打下棣、沧、德三州,卢启明不认为有多大的难度,但是关键在于守住,而且要牢牢的扼住这个前哨阵地,在面对卢龙军和契丹人时,能坚定不移的守住,这不容易。

    成德军不过区区三五万人,真正的精锐不过两三万人顶天了,而且大多驻扎在西部诸州,东部这三州更多的是依附于张处瑾的独立势力,或者就是和张处瑾面和心不和被放逐的将领。

    在攻伐平卢时,这里边已经有人主动参与进来帮忙,这个情徐州这边记着,他们那边也一样记着,也许就是一段香火缘。

    这些势力用好了,攻伐棣、沧、德三州就是势如破竹,翻手可定。

    而且卢启明也知道无闻堂也早就开始在河朔这边布子了,张万山这两年来的手段越发细密阴柔,润物无声,对河朔地区的渗透力度恐怕不比对江南的渗透力度小。

    河朔的士绅大户们中间有多少人在与徐州这边暗通款曲,卢启明可以想象得到,绝不会少,谁都看得出来现在徐州的蒸蒸日上之势,谁不愿意寻条后路?

    这从汴梁这边一口气在两三个月内跑掉二三十万人到徐州这边来就能看出一斑。

    没有一番周密的安排布置,这怎么可能?光是要调集那么多船只都不是十天半月能安排好的,起码也是提前半年就在筹划了。

    由此可见无闻堂在这上边所下工夫之深。

    河朔也不会有例外,无闻堂不会因为王邈在河朔有渊源就不按照他们自己的路径走,既然郡王确定了要进军河朔,那么肯定在一两年前无闻堂就已经在这边撒子布网了,这些都会在关键时刻显露出来,发挥作用。

    身后传来粗重的脚步声,“兄长。”

    “回来了?那边情况怎么样?”卢启明倏地转过身来,问道。

    “兄长,这一趟我们从蒲台过河,走渤海、无棣、饶安到了沧州,在长芦过了运河,沿着运河北岸走了一大圈,在德州的安陵渡河南返,在平原境内渡河回来,四下看了看,情况都不太好,盗匪横行,我们路上就遭遇了好几拨。”卢启修风尘仆仆,抹了一把嘴角的水珠,“我看这个春天这三州都难熬,夏粮肯定够呛,还得起流民。”

    虽然今天这场雨也还算来得及时,但是雨量却还不够,旱了这么久,一场雨哪里能解决得了所有问题,夏收歉收,这对本来就已经相当难过的河朔诸州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可以说整个河朔三镇,在春旱和夏收歉收的打击下,必将迎来一场大规模的流民潮,这对于南方来说都将是一大挑战。

    现在徐州承接了原来平卢镇的地盘,直接和魏博、成德两镇接壤,加上从去年到今年,源源不断的南粮北运,使得兖郓沂这三州本来是最艰难的三州居然还支撑过去了,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灾荒和流民潮。

    这无疑会对河朔地区的流民灾民形成吸引力,弄不好本来想要南下汴洛的流民就有可能该换方向,向东南的平卢、天平和武宁这几镇蜂拥而来。

    因为谁都知道彭城郡王、徐州大总管府大总管江烽控制着淮南的粮仓,那么逃到彭城郡王治下,肯定要比逃到其他藩阀领地内的生存几率要大得多。

    这对于首当其冲的平卢镇和淄青镇肯定是一大挑战。

    江烽治下的各镇军和其他藩阀不一样,那就是各镇军只是以各镇为名,兵员也大体按照各镇诸州来募集,但是其他几乎就没有任何瓜葛了,像淄青军便从一开始便脱离了淄青镇诸州,南下到武宁镇境内,目前驻扎在宋州,而平卢军则陆续开拔到了青州、淄州和齐州一线,开始接防淄青防务。

    “哼,河朔三镇现在人心惶惶,魏博和成德怕沙陀人东进,卢龙那边则怕契丹人趁势南下,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治下老百姓死活?”卢启明喟然道:“这流民一起,稍不留意就要变成贼匪,到时候再要来解决,就麻烦了,与其那样,真还不如提前进入,控制住这些地方。”

    “郡王有此意?”卢启修大为兴奋,咂着嘴,“早就想和河朔这边的碰一碰了,看看河朔三镇是否浪得虚名,张处瑾的成德军正好可以作为一个磨刀石来试一试。”

    “噤声!”卢启明瞪了自己兄弟一眼,“这是我自己预判的,枢密院那边只要求最好各种准备,究竟怎么做,还不确定,万一魏博那边率先崩盘呢?我看罗家现在也是左支右拙,他们可是和沙陀人接下了死仇,昔日帮大梁可是给沙陀人捅了不少刀子,现在靠山倒了,没准儿沙陀人就要拿魏博开刀呢。”

    “不可能!”卢启修也非不通时务之人,连连摇头,“魏博哪里比得上南边那些州郡,魏博军也是又臭又硬的骨头,打下来难啃不说,还没有多少油水,李存厚想干,那帮沙陀人和塞外杂胡都不会干,若是我是李存厚,肯定打南阳,先把河南府占下来,还有汝州和许州,一步一步下来,不怕南阳和蔡州不就范。”

    “你倒是算计得好啊。”卢启明心中颇为欣慰,自己这个弟弟倒也非鲁莽蛮干之人,还是看得明白形势,“沙陀人打南阳和蔡州,我们徐州怎么应对?”

    “这倒是有些费心思,若是我就一门心思向北打河朔,或者南下打楚扬二州,以南阳和蔡州总能扛上一两年吧?而且沙陀人的北地铁骑真要南下到江淮一带,未必适应得了,水土不服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沙陀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卢启修的表现让卢启明大为吃惊,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兄弟,摇摇头:“谁教你这番话的?少给我说你灵机一动,你没那本事!”

    卢启修打了个哈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王九郎到了,就在后边,我在齐州碰见他,一道过来的。”

    卢启明这才明悟过来,正在说自己这个弟弟怎么变得这么深谋远虑了,原来是王邈的观点。

    “哦,他来了?”卢启明略感诧异,但随即也笑了起来,“他来了正好,河朔这边的关系渊源,还真的离不了他,有他,可以少费许多周折。”

    夜色慢慢暗了下来,厅堂里则是灯火通明,甚至在堂正中央还燃起了一堆篝火,一头肥羊被架在其上,羊脂油随着火苗的跳动,偶尔落下一滴坠入火种,“嗤”一声响,火焰骤然跃起,映照着整个厅堂内。

    “来,王枢密使难得来我们平卢军视察军务,为远来的王枢密使敬一杯!”端起硕大的酒碗,卢启明脸膛在火苗的忽闪下,显得有些红润,也不知道是酒意熏陶还是火光灼烤,总之黑里透红。

    在座的都是武将,因为王邈是以枢密院枢密使兼参谋部首座身份来青州视察军务,所以作陪的只有军将,因为免不了谈话间要说到军务,连青州刺史这样的地方官员都没有邀请。

    “卢都督太客气了,你我同殿为臣,皆是为郡王效力,何分彼此?”王邈乐呵呵的端起酒碗,“汴梁的石冻春据说已经在徐州开张了,还有好几家来自汴梁的好酒酒坊尽皆搬到了徐州和寿州,甚至连宿州都有那么一两家,估摸着日后这青州也会有这样的酒坊,到时候大家就有好酒可饮了。”

    石冻春源自富平,但是作为大梁最繁华的都市,汴梁城自然也有石冻春酒坊,就像产自荥阳的土窟春和西川的剑南烧春一样,也都有酒坊在汴梁城中,当然是运来的,还是就地酿造,就不好说了。

    随着汴梁城的沦陷,大批本身依附于大梁政权的服务行业也都纷纷搬离了汴梁城,像酿酒、饮食、香药甚至许多花坊都主动像徐州和寿州搬迁,这也促成了这两地的服务行业的迅速繁盛起来。

    当然这两地的此类产业的繁盛也是有其根基,大批从汴洛南下东进的中原士绅商贾都选择了这两地作为落足点,那么相应的需求自然也要跟上,尤其是这一大批人本身就是富裕阶层,带来了大量的钱银,在经历了逃亡搬迁的紧张期之后,他们也需要消费和放松,自然需求大增。

    “呵呵,青州、密州这些地方恐怕还无法和徐州、寿州比,或许三五年之后看能不能有所改观,这还的要在这边不经历战乱和天灾的情形下。”卢启明言有所指。

    王邈一笑,“卢都督无需如此含蓄,河朔之战势在必行,现在做好一切准备,就是为了最后的雷霆一击。”

    “那郡王和枢密院的意见,究竟是先北后南,还是先南后北?或者就是都暂时不动,观沙陀人的动向?”卢启明立即问道。

    王邈沉吟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在考虑,良久才道:“郡王还在和沙陀人交涉,但沙陀人态度改变不了什么,不过以都督之意,我们当是先南后北,还是先北后南呢?”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