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六节 望北
    江烽没有告诉李瑾和尉迟燕姗,实际上自己已经有了儿子。

    上个月初九,周蕤在舒州产下一子,淮南方面用急报报到了徐州,这让包括陈蔚、崔尚、杨堪、王邈、杨勋等人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儿子的母亲身份有些尴尬,但无论如何这是江烽的第一个儿子,血脉至亲,这也就意味着徐州大总管府,未来的彭城王或者齐王、淮王这一王位已经有了传承。

    不是没有人暗中质疑这个儿子的来历,但是江烽很清楚内里,事实上在自己和周蕤有了瓜葛之后,无闻堂就已经牢牢地盯住了周蕤,现在更是移交给了夜鹰来负责监察,确保自己的女人不会有其他意外。

    不过这个儿子由于母亲身份的缘故,恐怕很难接掌自己日后的家业,除非自己再无其他子嗣,但无论如何这也是自己的血脉。

    想到这里,江烽也有些喟然,子嗣的问题关乎大局,已经非自己一人之力所能左右,即便是自己也一样服从整个群体的利益需求。

    “燕珊,那需要我一并向你家求亲么?还是等到我与小谨的婚事定下来之后?”江烽一时间有些意兴索然,先前的激情慢慢褪去,理智慢慢恢复。

    “还是等你和小谨的婚事定下来之后吧,奴家也要找合适机会与小谨说。”尉迟燕姗想了一想才道。

    “那万一今日就一发中的了呢?”江烽玩味的盯着对方笑道。

    尉迟燕姗一愣,脸上掠过一抹红潮,“不会这么巧吧?若真是如此,那日后奴家和小谨的关系就难处了。”

    尉迟燕姗不是周蕤,她是尉迟家族的嫡女,身份大不相同,江烽要娶她,肯定是平妻,而且是排位靠前的平妻。

    如果她真的这一次就一发中有了身孕,如果生下女儿倒也罢了,若是生下一个男儿,那意义非比寻常,也就意味着尉迟燕姗具备了挑战李瑾地位的身份。

    她背后更有尉迟家族做后盾。

    若是李瑾日后没有生下儿子,极有可能就会被尉迟燕姗夺位。

    江烽摇了摇头,他只是一时兴起才说这番话,估计也没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在鞠蕖和许静身上没少播种,在吴瑕身上也是躬耕不已,都没见动静,哪里可能和尉迟燕姗一夕春风就能有喜,更不用说尉迟燕姗也还是第一次。

    “你们尉迟家族下一步有何打算?”尉迟燕姗既然献身求娶,那意味着尉迟家族对关中情形不看好,准备要寻求退路了,这也是关中这些公卿家族的惯用伎俩,只不过尉迟家族来得更猛更快一些罢了。

    “我兄长有一些想法,他想要和二郎你谈一谈。”尉迟燕姗脸上也有些怔忡,作为一个刚刚破身的黄花闺女,她显然也还对这种马上就要谈及实质性的交易有些不太适应。

    “燕珊,不必多心,我既然要了你,自然会娶你,嗯,说实话,我也挺喜欢你。”江烽对女人敏感的心境很能感受,微笑着道:“若是我不喜欢的女人,她便是百般手段,也拢不了我身。”

    尉迟燕姗听江烽这么一说,心里略略宽慰不少,抿嘴妩媚的一笑,“还请二郎多垂怜。”

    江烽微微一怔之后,摇摇头,心中却也在暗赞,这种大家闺秀若是能再有几分内媚手段,的确很是勾人,寻常男人很难抵御这种魅惑攻势。

    “燕珊,我也不瞒你,我不太看好关中的局面,朝廷被杨文昌所压制,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恐怕很难再扳回局面,再加上狼子野心的党项人在北面虎视眈眈,沙陀人入主中原肯定会对他们有刺激,甚至东北的契丹人都会被刺激起来,所以整个北地,从西到东,恐怕都不会好过。”江烽顿了一顿,“关中是西北唯二粮仓之一,但比河套更富庶,人口更不必说,所以杨文昌也好,党项人也好,恐怕现在都在磨刀霍霍意图染指关中了,他们现在就要看沙陀人的动作。”

    “如果下一步沙陀人要对徐州或者南阳、蔡州动手,我敢肯定,杨文昌肯定坐不住,就要对关中下手了,当然他可能还会充当幕后黑手,把党项人推上前台,但最终结果会怎样,党项人会不会如杨文昌所愿那样甘当他的走狗,会不会反噬杨文昌,就不太好说了,但无论如何,北地都会大乱,所以尉迟家族如果想要早谋退路,不如提前从关中撤出来,来我这边也好,去剑南那边也行,你们都要趁早,这是我的由衷之言。”

    江烽推心置腹的话让尉迟燕姗也有些感动,起码这个男人不是下马就不认的无情之辈,还算是有些担当,“二郎,我们尉迟家族就算要走,也要准备停当,我们一大家人数百人,而且在长安城内外良田千倾,宅院无数,这么大一笔财产也总要处理了,才能走。”

    “我就怕你们这来的太慢,到时候局势变化之快,恐怕会超出你们的想象。”

    江烽摇摇头,他也知道要让这些数百年居于长安这座中土第一雄城的公卿贵族们离开长安无疑是困难的,但是看看汴梁城是如何被沙陀人兵不血刃的拿下的,就可以想象得到,也许到那时候长安城甚至连汴梁城都不如。

    “这件事情太过重大,的确需要慎重。”尉迟燕姗也知道,但也无能为力,家族中那么多长辈,不会轻易做出这种决定。

    “你知道就好,我只是提醒你们一下,若是真有什么意外,不要太过注重身外之物,保存自身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江烽有一种感觉,中原局面必定会牵动关中局面变化,沙陀人现在还算表现得理性。

    李存厚看上去还能控制住局面,但是就是不知道这种情形会维持多久,胡人的体制决定了他们贵族势力极其强大,李存厚也未必能压得服,到那时候为了转嫁压力,李存厚也许就会不得不选择战争。

    杨文昌和党项人都是虎狼枭獍之流,朝廷势弱如此,他们怕是不会安分下去,关中这块肥肉也的确足以引人垂涎了。

    沙陀人如果真的对南阳动手,没有了南阳的照拂,杨文昌和党项人还能按捺得住么?

    **********

    淅淅沥沥的雨终于下了起来,这让整个青州的官吏士绅到寻常百姓都松了一口气。

    春旱已成定局,但是能来一场雨总能缓解一下局面,今年的夏收不至于太过差劲,这对于靠着老天爷恩赐的农民来说,这场雨堪称救命雨了。

    从博昌视察军务的卢启明披着一件蓑衣,头上的带皮铁盔支出的飞檐可以恰好的挡住雨水,手中的铁枪交给旁边的亲卫,这才翻身下马。

    虽然被留在了平卢,看上去是有点儿投置闲散的感觉,盖因平卢镇的军队整编进度是最慢的,无论是马匹、武器还是盔甲,亦或是术法部队的配置,都是排到了后边,一直到二月份,平卢军真正完成了整编的军队还不到六个军,这与淄青军、武宁军、天平军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甚至连周遭一片太平的淮右军都比不上。

    不过卢启明却从未松懈,仍然孜孜不倦的每日风里来雨里去,认真的检查着各地防务以及军队的整编情况,同时还在不动声色的检查着从齐州到青州之间的大河状况,寻找这大河上更适合搭建浮桥的渡口。

    事实上要想渡河并不难,大河下游水量虽大,但是水势平缓,只要有足够的船,要渡河不难,但是关键在于渡河之后如何展开攻势。

    平卢军最后进行整编,并不意味着平卢军就不重要了,在江烽南下之前,专门和卢启明深谈了一次,明确向他提出,要做好北上进军的一切准备,这让卢启明激动得发抖。

    北上,这也就意味着徐州要踏足河朔了,而一旦进入河朔,就势必要和契丹人碰一碰了。

    自从加入徐州军以来,江烽就从未掩饰过他对契丹人的憎恨和忌惮,毫无保留的将契丹人列为了第一大敌,甚至超过了沙陀人。

    在卢启明看来,虽然刘延司的淄青军和王守信的武宁军更先获得补充,但是那不重要,谁会应对最强悍的敌人,那才能证明自身的重要性,而平卢军无疑就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了。

    从二月份以来,平卢军的整编速度骤然加快,无论是战马、甲胄还是武器,从南面运来补充的力度大大加快,迅速从五个军补充到了十个军,虽然还与武宁军和淄青军有差距,源源不断的补充让卢启明充满了信心。

    这一仗如何打,什么时候打,还没有定论,但是想必是不会久了。

    如果单单只是要拿下棣、沧、德三州,卢启明自信以平卢军足够了,哪怕对阵张处瑾,卢启明也不会惧怕。

    但若是其他人,比如刘守光或者契丹人加入进来,平卢军就肯定不够了。

    不过卢启明觉得契丹人恐怕还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就要跨越卢龙镇地,插手成德军的事情,除非卢龙也有此意。

    王九郎在成德军中颇有渊源,这也是一个可资利用之处,倒是可以好好寻摸寻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