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一节 各做各的局
    一行人甩开步兵直向西南沿着简渎河道跑出三十里地,都快要到延陵城了,才看见前方也来了一大队骑兵呼啸而来。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玛苏,义父在延陵城,要见你。”当先的壮汉胯下一匹乌骓,豹纹遮面已经拉了起来,黑色的披风裹在身上,似乎要衬托他雄健的身躯,硕大的狼牙棒锤头从挂钩里伸出来,狼牙锥露出森蓝的光芒。

    “权帅来了?!”玛苏丰厚的嘴唇一咧,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灿烂的阳光一闪即逝,“秦河,权帅什么时候来的?”

    “今早才到。”来人正是焰军双刺中的豹王秦河,他的豹军和波斯女玛苏的隼军并称蚁贼中的骑军双雄。

    “权帅知道我们没有拿下曲阿城?”玛苏点点头,脸色恢复成了寻常的冷漠表情,“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就能拿下曲阿城。”

    “义父另有安排,现在不必拿下曲阿了,只要能拖住吴军就行。”秦河摇摇头,“走吧,义父有专门安排。”

    “哦?”玛苏的灰眸中掠过一抹惊异的神色,“看来有变化,你知道了?”

    “嗯,知道一点儿,但太复杂了,具体什么情况,义父才清楚,应该还只是一个构想吧。”秦河粗犷的面孔上也看不出多少表情来,只是摇头。

    两股骑兵合在了一起,但是却泾渭分明。

    玛苏的骑兵清一色的玄色,而秦河的骑兵则是紫红色为主,在武器上,玛苏的骑兵更为驳杂,马槊只占到一半,而秦河的骑兵则是清一色马槊,但这并不代表玛苏的隼军战斗力逊色于秦河的豹军了。

    或许豹军在正面结阵对抗上更强一些,但是隼军却更灵活,尤其是在骑射上更是堪比沙陀骑军精锐,不用说玛苏麾下的几个首领都是原来来自沙陀骑兵,本身就是沙陀人和塞外胡人。

    两人和后面的部下渐渐拉开距离,玛苏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她知道权帅对这个义子很看重,而且她也承认,这两年秦河成长很快,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只有匹夫之勇的武夫了,学会了学习和思考,正在向一个合格的将帅转变。

    “要联手别家?”玛苏沉声问道。

    秦河也有些惊讶,这女人的嗅觉如此敏锐,自己还觉得没漏半点口风呢,怎么对方就能揣摩出一二了?

    “有这个原因。”秦河点头,“有外人来找义父,谈了许久,义父又和二叔、孙帅、林帅他们商议了,大概是觉得可以一试吧。”

    玛苏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猜,权帅与韩拔陵那厮关系日渐僵硬,缺乏韩拔陵部的支持,现在权帅手中的兵力已经不足以打下润常二州了,甚至还要防着韩拔陵一手。

    这种情况下,拖下去对焰军来说也是骑虎难下,宣州的局面也不佳,这一年多来的十余万焰军的坐吃山空,大批士民逃亡其他州郡,一直到近期状况才有所改善,可继续这样下去,情况也许还会变化,所以权帅要一直希望能够将当下的格局稳定下来。

    可要想稳定下来没有那么简单,吴军始终有五六万精锐驻扎在义兴和句容,加上水军,使得焰军在对润常二州的进攻屡屡受挫,不解决这些吴军,宣州从当涂溧水溧阳这一线,就始终不能安稳。

    现在韩拔陵部全部退到了宣州西部,秋浦成了韩拔陵部的中心,他们和江寇关系越发密切,而这使得权帅对他们的控制力也越发薄弱,权帅甚至不得不把秦衡部放在泾县,就是为了避免一些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

    这种情况下权帅寻求外援,或者说和外部势力合作,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

    只是焰军千夫所指,谁会愿意和焰军合作?

    “是谁?”玛苏压低声音。

    秦河抿了抿嘴,“东边。”

    “果然是他们。”玛苏灰眸中掠过一抹冷意,“可是如何保证他们的诚意?我们如何相信他们?”

    秦河摇摇头,“这就是义父他们考虑的事情了,所以义父也希望见见你,听听你的意见。”

    **************

    “你们这个想法是建立在什么之上的?”崔尚抚摸着下颌,目光里却多了几分精芒。

    “属下觉得越国这一年来的表现一直有些古怪,与蚁贼之间的战事一直保持着一种相当有规律的节奏,这很蹊跷,从杭州那边细作传回来的情报显示,每每蚁贼入侵杭州和湖州,越军都能快速做出反应,然后就是稍一接触之后,要么就是越军败退,要么就是蚁贼撤回。但反观蚁贼对吴国的进攻,那却是真刀真枪,硬拼硬打,这种区别对待显然是有问题。”

    张万山的回报并没有能让崔尚释疑,“这只能说明二者有默契,这也很正常才对,蚁贼肯定会有侧重的进攻。”

    “可是从蚁贼角度来说,再怎么有默契也不可能做得这么好,除非他们之间有勾结。”张万山不同意崔尚的观点,“另外蚁贼内部也出现了一些分裂的迹象,我们怀疑秦权可能有意要改弦易辙,嗯,或者说秦权从南下之前就已经有这个迹象了,所以我们觉得秦权和钱元之间应该有某种秘密协议。”

    崔尚沉吟半晌,一时间没有答话。

    先前郡王召集他和陈蔚、杜拓、王煌、杨勋等人商议今年的财政和赈济问题,摆在面前的困难很大,虽然淮南这边去年获得了丰收,但是兖郓沂、平卢诸州乃至即将纳入的曹、濮等州,情况都不好,如果解决不好的话,恐怕还会有大批的流民南下,事实上这种情形已经开始出现了。

    大量的粮食北运虽然一定程度缓解了北方的灾荒,但是也让徐州大总管府的财力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或者说这是江烽在透支徐州的信誉,粟特商人、波斯胡商都为徐州提供了大量钱银支持,但这种支持不是无限度的,同时还有抵押物,波斯胡商是以寿州窑为抵押,粟特商人则是以徐州冶炼中心和海州盐利作为抵押。

    即便如此,北方大旱带来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而江烽又恰恰接手了最困难的兖郓沂三州,还有平卢镇的密州和登莱二州状况也很困难,所以要用淮南的粮食来赈济,所需甚大。

    宋城一战消耗也是相当大,基本上把前期的一些积蓄又消耗了,赈济所需,术法投入,以及军队的整编改造,换装,还有战争耗费,都需要海量的钱银,若是继续从胡商那里借贷,恐怕也会有一些难度了,否则就要把冶铁业这一块彻底质押给胡商们了,这又不符合江烽的本意。

    如果按照郡王和王邈设想的要启动北上攻略,占领沧州、棣州和德州的话,这又是一笔极其沉重的耗费开支,这对于徐州来说已经有些承受不起了。

    武将们对军费和财力这一类的数字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但是军粮军资这一类东西他们却是很敏感的,一旦这些东西补充不到位,必将会极大的影响到军心士气。

    简而言之一句话,现在的徐州看似身强体壮,但是内里底子却是空虚得很,已经打不动了,打不起仗了,一旦动起刀兵,那钱银如流水一般往外流,真的有些撑不住了。

    徐州冶铁中心倒是一个金娃娃,但是一来军队需要大量补充和换装,二来,前期的都基本上被粟特商人们拉走了,这后续还需要时间来,所以面临着中原局势的骤变,无论是对西应对沙陀人的挑战,还是北上谋取河朔,那都需要相当强有力的财力支撑,而且这个支撑还不能是一锤子买卖,需要厚实的支持,所以也不由得不让枢密院、政事堂打起南面邻居的主意起来。

    顺带说一声,枢密堂和政事厅也正式更名为枢密院和政事堂,应对一连串的政治体制的改革。

    钱元和秦权如果有默契,或者秘密协议,那么肯定是在江南,江北他们还力有未逮。

    对于钱元来说,润常二州无疑是最让越国垂涎的,拿下润常二州,江南东道的精华就几乎被越国囊括了,而对于蚁贼来说,能收获什么?

    宣州自然不必说,歙州?睦州?衢州?好像对蚁贼来说吸引力还不够大才对,这一点是最让人质疑的。

    但不管如何,既然他们在江南做局,那么江北呢?

    “所以你们觉得我们可以掺和进去?嗯,楚扬二州?”崔尚目光有些闪烁。

    不能不说这个诱惑够大,拿下楚扬二州,可以说现在徐州的财力困局迎刃而解,楚州和扬州的富庶,尤其是扬州的豪奢,天下闻名,光是江都城里数十万人口就足以让人难以割舍。

    “首座,我觉得即便是我们不主动参与进去,越国和蚁贼如果够聪明的话,也应该考虑到我们的因素,他们不会看不到这一点。”张万山微笑道:“或许唯一让他们有些担心的就是我们被中原沙陀人和蔡州拖住了脚步,分不出足够力量来参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