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二十节 转机
    边镐也不知道情况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吴国比起一两年前杨溥执掌时的吴国,情况迥异了。

    是主君不如杨溥?显然不是。

    倒不是因为自己是李昪的心腹大将,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所有人都无法否认,杨溥在位这么多年干了什么好事情?骄奢**,整日宴饮打猎,不思国政,这等主君,有何资格为人主?

    可就是杨溥这样,吴国国势却不衰,反倒是主君得了君位,反而却落得个如此局面,这让眼下所有人都有些想不明白。

    边镐和冯延巳交谈过,得出的结论就是天时不在吴国了,替杨之时,正好赶上了蚁贼的入侵,西面淮右的崛起,这都给吴国巨大的打击。

    蚁贼仍然在袭扰不断,庐、濠、和、滁四州却被淮右趁机夺走,虽然和州名义上还处于吴国手中,但是若是徐州要取和州,边镐清楚,吴国是没有力量阻止的,事实上和州的士绅们已经向徐州交了降表了。

    丢失了庐、濠、和、滁四州,虽然不能说是大伤元气,但是也称得上伤筋动骨了,楚、扬、润、常虽然富庶,但是庐、濠、和、滁却是吴国粮仓。

    这四州一丢,地狭人稠的楚、扬、润、常四州在粮食上反而几有些捉襟见肘了,原来吴国一直是粮食外运大户,但是楚扬二州尤其是楚州去年被蚁贼糟蹋得不行,至今没有恢复元气,自保都不够,只剩下润常二州,只能堪堪维系本地需要,而且被蚁贼这么经年袭扰掳掠,去年就开始动用存粮,今年又是如此,恐怕都不得不从外边运进来了。

    粮食从何处来?淮右的粮食倒是丰盛,但是徐州控制下都要输往北方,吞并了兖郓沂和平卢镇的江烽恐怕现在都得要忙于安顿这几州的民生,否则大批南下的流民灾民就得要把他给淹没。

    越国?恐怕钱元瓘又得要捏紧粮袋惜售涨价了。

    想到这里边镐都觉得头疼,这不该是他考虑的问题,而是政事堂的诸君头疼的事情,但是他却不得不考虑缺粮对军心带来的影响。

    正在思考间,站在船头上的李昪却已经转过身来,“康乐,蚁贼退了,当如何?”

    “退而不走,蚁贼怕是还要在延陵盘桓,不把延陵搬空,蚁贼不会满足。”边镐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森冷,“不妨让熙载从江宁南下,出句容,插其后路。”

    “哼,句容那边能让人放心么?”李昪轻哼了一声,“只怕未到句容,蚁贼便能知晓了。”

    边镐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句容不稳李昪也一样知道,只是一时间却找不到办法来解决。

    轻轻叹了一口气,边镐觉得恐怕需要对这边战局早作决断了,如果不尽早解决这道难题,光是粮食不足的问题,就足以让吴国陷入困境,这还没有说东面的越国存着什么心思的问题了。

    “大王,以吾之见,这般缠战反而我军所长,却正好合了蚁贼心思,文稹在楚州驻守,不如抽部分精锐南下,集合扬州兵力,犁庭扫穴直入宣州,彻底解决蚁贼的问题。”

    边镐这个建议其实已经多次了,但是李昪始终拿不定主意,当然原因也很多,一是北面江烽日渐势大,给楚扬二州都带来了很大压力,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兵力让许文稹统兵驻守楚州,这也极大的削弱了这边与蚁贼作战的力量,另外东面越国的态度也始终暧昧不定,也很大程度牵制了吴军。

    就像在对蚁贼作战上,李昪也屡屡向钱元瓘提出并力作战,联合出兵打入宣州,并提出了宣州归吴国,而歙州和睦州归越国的意见,但是钱元瓘却一直不置可否,在对付蚁贼上,吴越两家也是各行其道。

    个中原因也有很多,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钱元瓘一直垂涎润常二州,心中未尝没有想要让蚁贼消耗吴国力量,他从这渔人得利的意图。

    边镐也知道若是抽调楚扬二州兵力南下,北面就相当空虚了,但如果不一举解决蚁贼的威胁,就这么拖下去,恐怕真的要拖出大事,真正到北面徐州缓过气来发兵南下,楚扬二州就算是许文稹率兵镇守,又能抵挡得住么?那恐怕就是举吴国全国之力的一战了。

    现在徐州正在忙于消化平卢和兖郓沂诸州,而且沙陀人又兵犯中原,也会牵制徐州的动向,还有蔡州也一样和徐州不对付,恐怕算是最好的机会了。

    “康乐,文稹带兵过来,我们有无把握一举剿灭蚁贼?”李昪脸上也是阴晴不定,这对于他来说太重大了,一着不慎,可能就是满盘皆输,弄不好像杨溥那样当个富家翁都不能。

    边镐摇摇头,一咬牙,“恐怕还不够,但我们可以请冯大人出使江州,请钟家从西面出兵,将宣州西部交与钟家,以泾县分解,西面的至德、秋浦、石埭、太平、旌德都交给他们!”

    “啊?!东部五县都交给他们?那梅根监和铜官冶呢?”李昪心痛得脸都扭曲起来了。

    虽然蚁贼给吴国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蚁贼也并非没带来任何好处,那就是宣州邱家彻底完蛋了,而这样大一个州郡只要能击败蚁贼,就可以落入吴国手中,而拥有铜官的宣州就是一个聚宝盆,现在边镐居然提出要把宣州西部五县都交给钟家,这让李昪如何不心痛。

    在边镐看来,没有拿到手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去吝惜,宣州十二县,精华在东部七县,哪怕真的把铜官交给大钟家也没什么,只要局势缓过气来,完全可以再夺回来,现在的关键是要让大钟家从西面出兵牵制蚁贼。

    大钟家还是有些实力的,两三万兵力还是随便能抽得出来的,只要从饶州或者江州东进,哪怕只是一个牵制作用,都能让蚁贼分心不少,也能极大减轻吴国这边压力。

    “就怕大钟家担心镇南军那边,不愿意出兵啊。”李昪叹息道。

    镇南军就是小钟家,与大钟家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若是有机可乘,肯定不会放过。

    “大王,我们只需要大钟家出兵这一个动作便可,兵力多寡不重要,只要他们出兵,就能让蚁贼分心。”边镐沉吟了一下,“实在不行,派人去走潭岳一趟,送上些礼物,吾闻马家有子,大王可选玉山或者建昌二位郡主与马家联姻。”

    边镐的建议让李昪有些动心,若是与马家联姻,让马家出兵牵制小钟家不敢动作,那大钟家就可以放心大胆出兵宣州了。

    “兹事体大,孤再考虑考虑。”李昪迟疑了一下。

    “大王,此事亦早定,属下始终觉得北面威胁最大,若是不趁着江烽被牵制在中原时解决蚁贼,一旦中原局面稳定下来,楚扬二州就危险了。”边镐有些发急,“另外钱元瓘心怀叵测,也不可不防。”

    “孤知道了。”李昪点头,的确,东面的越国一样是一个隐患,不得不考虑进去。

    *******************

    运河另一边,玛苏的目光同样在河上的兵船上徘徊。

    胯下的健马不耐烦的喷吐着气息,玛苏掀起脸上的网纹铜面罩,目光如隼,手中粗大的全钢马槊在她手中犹如一只寻常木枪。

    这是真正的纯钢马槊,通体用镔铁混合了乌兹钢打造而成,同时还在锻造过程中运用了术法进行压缩,使其重量不减,但是枪体精简了不少,威力却是倍增。

    腰间藏在刀袋中的圆月弯刀露出半个刀柄,玛苏一夹马腹,健马开始向西而行,随行的数十骑也开始尾随而行。

    轻轻叹了一口气,突出一口浊气,饱满得吓人的胸房随着起伏的马背微微荡漾,棕红色的发梢从头盔里伸出一两枝来,让英武雄健的身体多出了几分妩媚。

    该死的吴军,依靠着运河上的水军来去自由,使得焰军始终无法将其围困其中,韩拔陵那厮不是说有水军相助么?为何从未看见?

    其实玛苏也知道,韩拔陵和权帅的关系已经处于一种貌合神离的状态了,以上月权帅找韩拔陵到溧水议事为例,哪怕是秦衡作保,也被韩拔陵断然拒绝,甚至连韩拔乐都没有来,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在玛苏眼中,要解决韩拔陵这帮土匪易如反掌,只要权帅授权给自己,只要三万大军,她就能横扫韩拔陵全军,抑或将这个任务交给秦河,一样一个月内就能解决战斗。

    可是权帅却始终没有理睬下边人的建议,她也不懂,不过她也不想去多想,那是权帅他们考虑的事情,她现在就想要好好找到吴军的主力,大杀一阵,宣泄一下这么久来东游西荡的烦躁,而像那种去抢掠烧杀,对玛苏来说毫无意义,那都是一帮下人干的事情,作为武人,她不屑于做那种下作的事情。

    该自己这一部的利益,没有谁敢克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