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七节 战火将熄?
    “停战了?”郭韬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自己这一趟被支出去对方的意图所在,只是他不去又能如何?徐州和蔡州之间会有一战,他制止不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打得太过出格,哪一方的损失都不是朝廷所愿意见到的。

    “差不多了。”江烽却显得很平静,“放心吧,郭公,我们会和蔡州还有南阳按照朝廷的意愿达成一致意见,呃,要说结成同盟也可以,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嘛。”

    “一城一地对于郡王来说就那么重要?”郭韬还是忍不住要讥讽一下对方,“留着这些军队和沙陀人较量不好么?”

    “吾也想,可这么直接放手,无法交待。”江烽说的是实话,蔡州军屡屡主动挑起战争,如果不予以回击,恐怕他自己都难以服众了,尤其是兵力明显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没有道理不给对方一个教训,哪怕江烽也知道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和蔡州不太可能再有战事。

    “那现在呢?可以交代了?”郭韬压抑住内心的火气。

    徐州方面没有掩饰战况,双方在宋城恶战十日,损失都不小,当然胜利属于徐州,蔡州损失就更大,接近两万精锐被歼灭,徐州方面损失也过万。

    “郭公,无须这么大火气,还请理解某的难处。”江烽半真半假,“某这一帮子手下,都是来自各方,公也清楚,感化军、泰宁军、平卢军聚合而来,不打几仗,既无法表明吾的态度,也无法证明他们自己,所以对蔡州一战是必然,但某也清楚,这需要一个度。”

    “你知道度?可为什么这一仗打这么狠?”郭韬还是喘不过这口气,心气不顺,“你们两边损失两万多人,有这个必要么?这不是让沙陀人在一边看笑话么?”

    “郭公,战场上的事情岂是之前能预料的?吾没想到,估计蔡州也没有料到。”江烽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双方也不会再打下去,那就谈吧。”

    “谈?你这有意打下宋城,还怎么谈?”郭韬脸色越发难看,“你打算让蔡州把柘城、谷熟、襄邑、宁陵让出来?”

    “谷熟县那边蔡州军已经撤离了,主动让出来了。”江烽淡淡的道。

    郭韬一惊,“那宁陵呢?”

    让了谷熟也就罢了,如果把宁陵也让出来,那就意味着蔡州是真的打算退让了。

    “那倒没有。”江烽笑了起来,“郭公,你是希望徐州控制宋州呢,还是蔡州来控制宋州呢?”

    郭韬干咳了一声,摇摇头,“那是你们两家的事情,只要别打,结盟,谁控制都行。”

    江烽笑了笑,知道对方言不由衷,估摸着朝廷还是希望蔡州来控制宋州,对朝廷来说,一个相对平衡的局面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过他们就没有想过,在面对沙陀、契丹这些胡族入主中原的时候,一个更为强大的藩阀才能承担得起扛鼎之责。

    不过江烽也无意在这个问题上和郭韬多谈,正如对方所说,剩下来的事情就是谈了。

    “郭公,瑾公主这边的事情,吾已经奏请陛下,请求陛下赐婚。”江烽顿了一顿才又道:“吾希望朝廷能尽早下旨。”

    关于和李瑾的婚事问题,郭韬也是开诚布公的和江烽谈了,江烽没有矫情,很爽快的答应了这桩事情。

    对于朝廷来说,有这样一个强藩成为女婿,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然从目前的局面来说,有利因素更多一些。

    关中困窘的局面将会越来越严峻,党项人的盘踞在北,沙陀人入主中原,大梁的覆灭,这都让整个中土局势迎来一个前所未有剧变局面,朝廷需要作出正确应对之策,否则极有可能像东周那样逐渐消亡。

    郭韬不得不考虑更多一些,甚至皇室的婚姻都一样是用来交易的利益,这也是作为皇室成员的义务和责任。

    ***************

    “杨恒,你带谢可、曹祥丰、朱子泰他们几个要去宋城一趟,把这一次宋城之战的具体经过详细的了解清楚,每日每次战事都要搞清楚,另外关键是要详细搞清楚胜负的经验教训,还有就是各方面出现的问题。”王邈话语中顿了一顿,“另外,也要详细掌握步军和器械部队与术法师部队之间配合中出现的问题,这很重要。”

    “枢密使大人,宋城这边战局已经稳定,是否需要抽调部分兵力回来?”杨恒点头应允的同时也问另外一个问题:“宋城那边驻扎兵力太多,辎重运输上恐怕压力太大,加上宋城西部城区被毁也造成了相当多的流民,加上现在本来青黄不接,粮食运输也存在问题。”

    “崔首座那边要求缓一缓,得等到谈判得差不多再来考虑。”王邈很欣赏杨恒的头脑灵动,是一颗好苗子,“宋城这边的压力暂时还要撑着,不过可以考虑让宋城那边向单父那边转移一部分流民和人口。”

    “郡王决定要设立单州了?”杨恒眼睛一亮,“那宋城怎么办?”

    “少问那么多,按照这个意见撰写命令,请首座和郡王签批。”王邈笑着教训道:“有些东西不用点太明,大家心照不宣,蔡州那边也知道,我们需要分清楚我们的首要敌人。”

    “北上的条件成熟了么?”杨恒稍微迟疑了一下,“这一战消耗很大,后勤部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淮南那边的粮价涨得有些厉害,无闻堂的消息称民心也有些浮动,可能也很大量粮食北运有关系,储备的粮食这样下去恐怕很难坚持到夏收。”

    王邈心中也是有些感叹,打仗的消耗实在太大了,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宋城这一仗打下来,大家都只看到了消耗了多少军粮辎重和武器损耗,却没有看到大头根本不是这个。

    同等数量的夫子,人吃马嚼,运输起来的损耗,还有这一仗打下来上万人的阵亡和伤残,这都需要政事厅那边予以抚恤,所以政事厅才会对打仗如此深恶痛绝。

    这宋城一战其实他不是很主张狠打,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打这一仗,许多事情更难处理,所以不得不打,但现在打下来,消耗太大,无论是粮草辎重还是武器箭矢都消耗太大。

    虽然徐州看起来地盘辽阔实力雄厚,但是像兖郓沂和平卢诸州的地盘距离转化为实力还差得远,也幸亏平卢镇还有些积攒,被搜罗来,所以才能让徐州这边敢打这一仗,但这一仗打下来,再要想北征或者南进,就撑不住了。

    但是无论如何,地盘的扩大,都是好事。

    人口,土地,出产和矿产,资源,这些都是实打实的,最终都能转化为战争潜力,而这时未来徐州争霸天下最需要的,现在却是取这一块的最佳时机。

    这就是江烽和王邈所看到的,而许多人却囿于自身眼光,只看到眼前的利益。

    也许在短时间内,像兖郓沂和平卢诸州看起来都更像是包袱和拖累,而不能对徐州大总管府带来实质性的益处,但这种看法是在太浅薄了。

    且不说有了平卢和兖郓沂诸州给整个徐州和淮南带来的战略纵深有多么大的意义,只想想为什么吐谷浑人现在会如此热心?

    如果没有控制兖郓沂和平卢镇,徐州的影响力如何渗透到河朔?如何左右得到沙陀人?

    做不到这两点,吐谷浑人凭什么这么便宜的价格出售战马给徐州?又凭什么这么眼巴巴的希望和徐州结盟?

    还有,朝廷有怎么可能对徐州如此低声下气?

    你没有这份实力,朝廷凭什么会把这么多头衔加诸与你,凭什么对你的各种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主动为你提供大义?

    兖郓沂和平卢诸州的现状的确不好,甚至徐州泗州和海州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这个不好,主要是指水利设施、道路交通遗留下来的窟窿太大,加上蚁贼对地方上的破坏,要恢复起来都需要投入巨大。

    徐州这边还算是有些底子,加上与淮南一水相隔,自然条件也不错,所以恢复起来要容易一些,但兖郓沂和平卢诸州情况就不同了,没有三五年的大投入建设,根本派不上用场,也就是说三五年内,这两块地盘都基本上是投入和产出都是不相称的。

    除了钱量财物上的投入外,更让江烽头疼的还是对这几个地方的“改造”,要把兖郓沂和平卢诸州“改造”成为自己的基本盘,让这两块地方成为自己未来争霸天下的根据地。

    不仅仅钱粮,还在于整个政权结构的“改造”,要让这些地方的士绅死心塌地的跟自己捆在一起,要让他们的利益和自己一致,这道题相当难做。

    在这个问题上,江烽和陈蔚、崔尚、杨堪、王邈以及杨勋、王煌、杜拓、严序等人交过底,让他们明白自家的野望,当然程度不完全一样,但王邈无疑是交底最深的。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