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五节 落定
    双方的激战仍然在继续,但是蔡州军已经开始采取守势,并逐渐向西面转进,徐州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断发起小冲锋,只不过蔡州军的这个转进势头并不鲁莽,仍然保持着反扑的架势,所以双方的战事仍然是时合时分。

    整个战场上的局面基本上都是如此,偶尔有徐州军急于求成之下,反而被蔡州军打了几次反击,双方互有损失,但是总的大局已定。

    哪怕蔡州军再是坚韧顽强,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完全脱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壮士断腕之举也是频频发生,有几处接近千人的战局无法分开,那么最终就只能成为弃子,湮没在越来越多的徐州军中。

    夜色深重,蔡州军终于在经历了无数场大小不等的战事后退出了宋城,依托着运河安营扎寨。

    三万大军,能够退出的不到一万五千人,而且退回到运河边上的,也还有三四千都是从各处溃逃回来的,几乎人人带伤。

    这也意味着蔡州军争夺宋城这一战遭遇了彻底失败,一半精锐损失在了这一战中。

    宋州局面顿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虽然襄邑、宁陵、谷熟、柘城四县还在蔡州手中,但是位于地理中心的宋城一丢,谷熟和宁陵就相当危险了。

    谷熟就在宋城东南面,只隔了一条运河,距离不到五十里,而宁陵在宋城西面,距离虽然略远,但是却又与宋城都得在运河北岸,也就是说倚仗水军优势,徐州军可以水陆并进,轻而易举的夺取这两城,甚至更远的襄邑也一样会遭受这种威胁。

    唯有柘城由于偏居西南一角,中间还有涣水相隔,仅靠亳州和陈州,相对安全,但是仅仅夺得一个柘城,对于一直想要拿下整个宋州的袁家来说,无疑是一个难以接受的失败。

    这个困局该如何来应对?这对于整个袁家来说都是一个痛苦的现实。

    大帐内的气氛低沉得可怕。

    可以说这么多年来,蔡州军是首次遭遇如此严重的挫折。

    以前的失利不是没有,但是都没有像这一次这样投入如此多军队,而且还派出了这么多大将强者,以及大批的术法师和器械,几乎是在要站在胜利的边缘上又被敌人逆转了,这种打击可以说是痛彻入骨。

    一战之后,三万多精锐士卒,仅存一万五千人不到,而且这其中还有许多溃卒和伤兵,可以说真正还能一战的士卒大概也就在万数,这等情况下,要想再夺回宋城已属不可能。

    “现在怎么办?”脸色灰白的袁怀方身体都还有些下意识的颤抖,这一战败得之惨,让他到现在都还有如梦游一般,眼睁睁的看着胜利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然后就是一边倒的大败,这种刺激对他来说太大了,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缓过气来。

    赵永辉在反击战中被敌将洪葵趁机重伤,在回营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就没有能支撑过来,这是这一战中折损的第一员统兵大将,之前在战争中薛明寿战死,何志豪战死,但这二人虽然是指挥使级别的高手,但是毕竟都只是副指挥使,只不过在两家家族中地位都很重要,但现在赵永辉战死意义就不一样了。

    赵永辉是赵家堪称梁柱一类的角色,在这一战中也折损了,怕是赵家的怨气不会小,要像安抚住赵家,袁氏恐怕在颍亳二州的让步还要更大,否则难以平复赵家的不满情绪。

    总该有人来对这一战承担责任,仗打成这种程度,损失如此之大,而且还把宋城丢了,这不给一个交代,无论是袁家还是对整个蔡州体系,都难以服众。

    “待局面稳定,我会向节度使大人辞去团练使一职,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履行我的职责。”这个时候的袁怀庆反而显得十分果决,眉宇间的阴郁比先前少了许多,似乎已经有了决定,“明日我们分步撤离,谷熟那边放弃,现在我们兵力主要转移到宁陵和襄邑,柘城那边我估计徐州军不会去,这个局面也就只能这样了,至于下一步如何来解决,节度使大人他们会有定论。”

    “大将军!”

    “不必多言,这一战我们的确败了,不过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状态,我们还保存了一半的兵力。”袁怀庆摆摆手制止了周围想要说话的诸将,“我们还是低估了江烽的手段,没想到如此短的时间里,他就能把平卢军和感化军整合得如此之好,我一直以为这两军纵然归附于他,恐怕内部也未必能稳定的下来,也许寻常战事看不出来,但是爱关键时刻应该会有暴露,没想到……”

    袁怀庆话语中不无感喟。

    “大将军,不仅仅如此。”袁无为沉声道:“徐州军的器械部队和术法师力量已经远超于我们蔡州了,这一点之前我们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一战给我们了一个深刻教训,他们的器械部队、术法师部队与步兵、骑兵之间已经有了成形的战术配合,尤其是前两者与步兵之间的战术配合已经十分熟练了,而之前我们对此一无所知,还在用原来老一套的想法来对标,结果就是吃大亏,……”

    “徐州军整合、成形速度超乎寻常,江烽的手段远超我们猜测,还有徐州的实力也强于我们之前的预测,他们在战马、甲胄和武器上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这和北面吐谷浑人大量向他们出售战马有关,同时更与徐州据说正在大规模建设的冶炼中心有关,据说徐州的出铁量大大超出了以前极盛时期,甚至是数倍于极盛时期的出铁量,之前我还觉得不可能,但是现在看来,徐州真的做到了这一点。虽然到现在我也无法弄明白他们怎么做到的,但是看看他们的具装重骑兵装备,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沙陀人不行,南阳不行,大梁原来有,但是也少得可怜,可现在徐州军正在装备,这相当危险!”

    “好了,现在不是探讨徐州军强大原因的时候,我们的确低估了对手,但是下一次不会这样。”袁怀庆摇头,“我们现在需要解决我们的撤离问题,七郎,你去宋城和刘延司、王守信交涉,我们愿意和他们和谈,但需要时间,无论是他们接受也好,缓兵之计也好,我们需要停战。”

    “遵令。”袁无畏点点头,出列接令。

    “各部今晚就要做好准备,尤其是要加强夜袭的防范,虽然我判断他们不会夜袭,但是也不排除对手不按套路来。”袁怀庆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淡定和信心,这一连串的恶战和失利对他的打击不小,此时他只想安全的把这一万五千人带回去。

    “大将军,那我们……”

    “一切等到节度使大人的令旨来了再说吧。”袁怀庆意态萧索的摇头,“既然我们没有能打下来宋城,那么接下来的谈判恐怕就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愿走,可我们已经尽力了,……”

    **********

    战火已经熄灭,一队队投降的蔡州军士卒被押送着转往城中专门空出来的较场。

    在城中上百座宅院和巷道内仍然有零星的战事在继续,成队的武宁军或者淄青军还在清理着战场,不时有小规模的搏杀爆发,显示仍然有相当残余的蔡州军在负隅顽抗,但这已经毫无意义。

    徐州军这边也组织了不少人沿着街巷进行宣传,要求藏匿于宅院和街巷中的蔡州军士卒出来投降,徐州军会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当然,若是有血债那又另说。

    城中的局面已经基本控制住,而望族士绅们已经开始主动接触徐州军方面,获得允许开始在城中维持秩序,毕竟这种惨烈的巷战很容易让局面失控,无论是士卒还是城中那些流氓无产者。

    对于刘延司和王守信来说,大局已定,但是后续事情却还多。

    五万多士卒驻扎在这里显然是不合时宜的,他们也不认为蔡州军还有反戈一击的能力,现在要解决宋州的问题显然只能是政治谈判。

    朝廷的使团还在徐州逗留,很显然也是要彻底解决此事,刘延司和王守信都清楚,郡王也并不希望这一仗会无休止的打下去,这不符合徐州方面的利益。

    宋城会不会留在徐州手中,刘延司和王守信不知道,他们也无权置喙,不过他们很清楚,打下来占住这座城,对于未来的谈判大有好处,否则江烽不会在给他们的信中含糊其辞。

    西城被毁坏得相当严重,但是对于刘延司和王守信来说无所谓,战争本身就是一种毁灭手段,而且在不确定宋城会不会留在自己手中时,自然就更不会留手了。

    当然,现在宋城控制在手中,保持必要的安定局面也是必须的,这有助于收揽民心,下一步就会是嘴皮子上的争锋和利益的交换了,至于具体怎们来实现,不是刘延司和王守信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