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四节 再逆转
    这一营具装重骑沿着西门城墙下的缺口突入,顺着城墙下这条宽敞的甬道瞬间就展开了突击。

    在此之前斥候们就已经对这一片区域进行了周密的探察,沿着西门城墙这条驰道宽约三丈,本身军事意义就很大,在战时用于调动军队,同时将城墙这一线与城内的民用宅院间隔开来。

    哪怕是在徐州军与蔡州军分占宋城之后,蔡州军也更多的是将防御体系沿着东西方向的街巷和宅院进行布设,这条驰道则仍然保持着原状,这也有利于蔡州军在这一线进行调动。

    谁也未曾想到这个缺口居然会从城墙一角被打开,而且是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徐州军的具装重骑就冲了进来,并展开了狂暴无比的突击攻势。

    这种一人一马全身带铁甲马铠的重装铁骑每一骑都超过八百斤,一旦加速冲锋起来,其威力可想而知。

    尤其是这样一条宽度不算太宽,但是却平直的驰道,对于这样的具装重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战场。

    数百铁骑就这样沿着城墙缺口涌入,并沿着驰道向着北面疾驰,沿线的一切都被他们打得稀烂,包括一些设置成排的投石车。

    具装重骑并不适合城市巷战,但是在特定地段内,发挥一下冲击优势却能起到奇效。

    特别是在伴随着大规模的步兵一并而入,这种优势就更容易转化为胜势了。

    宋州作为中原梁地中仅次于汴梁和洛阳的大州,其州治规模自然不小,西面城墙长达九里,而这一营具装铁骑就这样沿着西城墙下驰道席卷而过,整个蔡州军在这一线的布置安排被搅得稀巴烂。

    更为让蔡州军吐血的是这一营蔡州军席卷而过,紧跟着就是两个军的武宁步军从这里漫卷而进,这相当于从还在与前方淄青军鏖战犹酣的蔡州军背后反插了一刀,哪怕蔡州军在两翼已经取得了相当优势,但是被这样一刀反插,顿时就让局面翻转过来了。

    一群群结阵组队的徐州步兵沿着城墙凶猛的发起进攻,他们分成两个方向,进而演化成三个方向展开突击。

    一个方向直接沿着城墙下的驰道展开攻势,这一方向直接扫荡的是城墙一线的蔡州军;第二个方向是从沿着城墙向东西穿插突破,给还在苦苦抵挡的蔡州军被背后以致命一击;另外一个方向是从第二个方向延伸开来,从西南向着东北呈对角线分割,这一刀就要把蔡州军剖成两半。

    蜂拥而入的武宁步军如狼似虎,利用这突然袭击的优势,不断扩大拓展着战线,将整个蔡州军原本看起来的阵型给打得七零八落,尤其是其结阵组队的这种作战方式更是前所未有,让蔡州军根本无法应对。

    顾从虎从未有过如此痛快淋漓的一刻,舞动的狼牙棒带起漫天的血雨,他利用具装铁骑的冲击威力,不断撕开前来阻挡的蔡州步军,本身就有着固息期实力的他加上积郁已久爆发出来的气势,使得他这支突击营威力暴增。

    哪里只要有蔡州步军的集结,他便率队发起冲锋,硬生生将对方的集结捣烂,彻底破坏对方想要重新组织起防御的意图。

    伴随着铁骑而进的武宁步军对这一套路也显然有过战术配合演练,尾随在这支铁骑后面漫卷横扫,很快就开始动摇了整个宋城内的蔡州军防御体系。

    伴随着这从背后来的一刀带来的冲击,原本苦苦抵挡着来自中央冲击的蔡州军防线终于无法在支撑下去,迅速崩溃下去,而从侧翼向中央突破夹击的这一攻势也被遏制,整个战局陡然倒卷,而且不可逆转。

    整个战线的崩溃向洪水一样席卷了整个宋城西部,甚至影响到了对整个西门的控制权,这里是蔡州军控制的核心,一旦丢失这里,那城中军队就几乎要全军覆没了。

    一口逆血从肺腑中喷涌而出,袁怀庆身形一晃,周围亲兵吓得脸色煞白,这个时候若是袁怀庆倒了,那可真的就叫大势已去了,“大将军!”

    手中的大槊嗡嗡作响,此时的袁怀庆只想越身而下将那个领军的武宁骑将斩于马下,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绝对不能冲动,这一口逆血喷出,反而让气息匀净顺畅了许多。

    自己不能意气用事,真要一跃而下,恐怕自己就真的只能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自拔了,而这两万多蔡州军怎么办?

    虽然两端太阳穴突突猛跳,但是袁怀庆却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冲动,事不可为,那就要想办法如何来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

    此时已经不是考虑徐州军是如何做到让西南城墙突然坍塌导致自己后侧翼洞开的时候,毫无疑问应该是术法一类的玩意儿才能做到这一步,否则就算是地道掘进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造成如此局面。

    还是太大意了一些,低估了徐州军这边层出不穷的花招,这让袁怀庆痛悔不已。

    刘延司和王守信这帮家伙在平卢军的时候不过是一介武夫么?怎么现在也变得这般狡谋多智起来?

    还是徐州军那边的这些术法器械发展水准达到了已经可以左右徐州军战略战术变化的境地?

    如果是前者倒也罢了,如果是后者,那倒真是一个让人揪心的问题,徐州军的术法实力膨胀得如此之快,不能不让人警惕之心。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摆脱眼下已然现出溃败之势的局面,让蔡州军的有生力量最大限度的保存下来。

    事不可为,那就要考虑后事,袁怀庆清楚这支军队对蔡州方面的重要性,宋城无法拿下,那么最终宋州事宜就要通过谈判来解决,而这些军队却是实打实的有生力量,需要保存下来。

    来不及多想,袁怀庆便下达命令让袁无为和赵永辉两部保持突进压迫,牵制敌军,而其他几部则要选择开始向西退缩,同时将城门外的预备队压上去,哪怕是用尸体垫,也有的要把这支从西南角冲进来的武宁军给遏制住,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前线的蔡州军能有一个撤退的机会。

    全身而退袁怀庆已经不奢望了,徐州军摆出这样一个圈套,就是要把蔡州军全数陷在这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尽量减少损失。

    西门洞开,一个军的预备队从城门外涌进,与顾从虎的铁骑展开肉搏战,这支生力军的加入也遏制住了铁骑纵横,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西城内还在徐州军鏖战的蔡州军后路不失。

    但遭受了这一场重大打击的西南这一线的局面已经急剧恶化,蔡州军明显不支,不得不向北面转进,很快整个西南这一片就被徐州军攻陷,整个局面已经不可逆转。

    蔡州骑军在西门外也与来袭的武宁骑军展开激战,他们必须要缠住敌人,否则一旦西门丢失,那么整个蔡州军就会被关在城内一网打尽。

    看着城内不断冒起的火焰和黑烟,袁无为意识到这一战已经败了。

    在实力和谋略的对决中,徐州军笑到了最后。

    当蔡州军把最后的手段拿出来之后,徐州军居然还有杀手锏未出,这也就意味着战争没有悬念了。

    袁怀庆那边的命令已经传了过来,稳步后撤,择机反击,选择合适时机撤出城,虽然知道这个决定很难做出,但是袁无为相信这也是袁怀庆的无奈之举。

    身处局中,袁无为自然无法清楚整个战场上的局面变化,但是他知道袁怀庆肯定是在知晓事不可为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一决定,他只能遵从。

    龙焰天王刀硬接了一记王守信的锁魂鞭,雄劲的震荡之力让两人在空中都退却三步,王守信笑容中带着一抹狰狞,“袁无为,你这个无为天王能否逆转今日之局?”

    “王守信,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报还一报,宋州之战没有结束,如果徐州真的有与沙陀人决一胜负的本事,这宋州,袁家不要也罢,就怕你们吃不下去!”

    此时的袁无为反而身心通泰了,虽然这一战败了,但是并不代表宋州之战就结束了,现在中原局势已经日趋明朗,沙陀人一家独大,而徐州要想抗衡沙陀人,那么拉拢联合蔡州和南阳就是必然的,这宋州,还有得争。

    “哼,吃不吃得下去,那是我们徐州的事情,和你们蔡州也没有关系,不过你们连吃都吃不下,我们送给你们,你们敢要么?”

    王守信也不肯在气势上落了下风,这一战一直到这个时候才见出分晓来,也由此可以见出蔡州军的难缠,集合了淄青军和武宁军两军才算是打赢了这一仗,说实话,王守信还真觉得有点儿不自在。

    懒得和王守信磨嘴皮子,袁无为的龙焰天王刀陡然一挑,几重火浪飘洒而起,而王守信也毫不客气的荡起黑云万重,悍然迎上,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