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三节 突破,具装重骑
    邓龟年和甘泉两人穿着寻常的士兵服装,悄悄的靠近了宋城西南角城墙。

    蔡州军的骑兵就驻扎在距离这里不到三千步处,此时武宁骑军已经在右翼集结,吸引住了蔡州骑军,而他们才能有机会靠近这一段。

    但是这也只是靠近而已,来自城墙上的流矢和礌石仍然不断落下,威胁着这一干人的安全。

    小队步军对于城墙上的威胁并不大,而没有攻城器械的出现却也让城墙上的蔡州士兵没有太重视这一群人。

    在距离这一处墙角百步之外,一个堡垒式的营寨也屹立着,这与城墙几乎齐高,相互之间的对射从未停止,而这里也是淄青军最早从西门外城墙处逼近的前哨阵地。

    在高耸的营寨木栅栏背后是一大片覆盖的营帐,只有走进去才能看见大堆新鲜的泥土,只需要一眼就能看明白,这是挖掘地道出来的泥土。

    这条地道挖掘时间没多久,几天而已,而且地道只容纳两三人而过,并不像那种要用地道掘进,然后从地道中涌出发动攻势的迹象,看起来有些古怪。

    不过当你看到一大堆的火性术法矿石和精巧的术法机械结构一起运入地道,通晓术法的人就能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了。

    没错,这就是柴永的杀手锏。

    谁都知道蔡州军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宋城是他们的必争之地,那么这一步一步的退缩也就意味着他们肯定会有强力的反弹,而且这一反击肯定还相当凶猛。

    要解决对手的反扑,最好的办法还是釜底抽薪,现在柴永的这一招就是釜底抽薪。

    从城内传来的消息,蔡州军的反扑攻势异常凶猛,甚至打了徐州军一个措手不及,而现在就该是徐州方面再度发起致命一击的时候了。

    并不算宽敞的甬道内已经挖掘到了城墙一角的下方不远处,向外再呈爪状延伸出去,几乎涵盖了整个城墙下这一隅,都被特别炼制的火性术法矿物以及一些结构独特的土性术法装置结构所填满。

    这样大一个动作不是简单一样术法就能实现的,要做就要做到极致,按照刘延司、王守信和柴永的设计,彻底把宋城西南角这一角崩塌下来,让整个蔡州军的这半边暴露在徐州军的攻击范围之内,而且选择这个时候,也就是要让其效用发挥到最大。

    邓龟年和甘泉都在认真的检查着各种装置搭配,这也是道藏材官院的一个巨大动作,对道藏材官院能否当得起郡王如此大的投入这一质疑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回应,要让那些觉得该把投入放在军队组建或者民政事务上的所有聒噪声彻底消灭。

    “没有问题了,首座。”几个全身都忙得汗透重衣的术法师一一检查完毕,这才向邓龟年汇报。

    “那好,就让他们开始准备,我们先撤出去。”邓龟年对自己手底下这些术法师十分信任,搞道藏术法这一行,本身就要求有严谨的态度和作风,来不得半点疏忽大意,所以凡是能成就到术法师这一层面的,其工作态度上的心性品行都是值得信赖的。

    得到邓龟年的通报,埋伏在城外的武宁骑军和步军也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只要这一段城墙崩塌,那么他们将第一时间从这杀入,给蔡州军从腰背处来上一刀。

    事实上在徐州军这边蓄势待发的时候,西门城墙上的蔡州军也并非一无所觉,他们也注意到了在西南城外的徐州军异动,但是他们据守城墙,而且西南城墙角落地段还有几处马面,防御体系完备,投石机和重弩都布置停当,想要从这里突破却不容易。

    再说了,现在城内局面已经进入如火如荼的决战阶段,徐州军有什么必要还非得要从城外通过城墙来发动攻势?那不是多此一举,而且真要登城一战,其损失只怕比在城内的正面突破还要来得大才对。

    所以无论如何蔡州军都没有想到徐州军会用这样一种意想不到的破城方式来发起致命一击。

    伴随着一连串的手势,数十名在大盾厚甲保护下的术法师开始在西南城墙下聚集,并迅速启动了早已布设完毕的术法大阵,汹涌的玄神之力在空间中不断滚荡,连带着连整个空中地面都出现了一阵连续不断的扭曲波动。

    紧接着地下也开始回应着来自地面的玄神之力激荡,两股力量迅速合二为一,开始爆发喷涌出来。

    一阵接一阵的爆裂声开始次第响起,整个地面就像是如同海潮一般开始翻滚波动起来,浓烈的术法气息弥漫在空中。

    在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西南城墙这一段开始慢慢委顿坍塌下来,连带着整个西南城墙这一角。

    西面城墙在几息时间就坍塌了十余丈,而在南面城墙则更骇人,长达二十余丈的城墙似乎就此陷入了地面。

    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宋城西南城墙这一角几乎全数坍塌沉陷,犹如一角白地,将这一片完全裸露出来。

    短暂的震惊之后,尚未等到残余城墙上的蔡州军士卒反应过来,早已经准备待命的武宁骑军便开始沿着南面的城墙加速奔跑而来,而埋伏在堡寨中的数百名步兵和夫子们则早已经一拥而上,迅速在坍塌的墙角处展开作业,一刻时间不到,墙角处便被清理出一个宽达三丈的缺口,而赶到的骑兵便迅速策马而入,沿着城墙内下侧的宽道展开突击。

    与此同时,蓄势待发的步军也一样沿着这个缺口蜂拥而入,而且甚至还有一部分步军直接从城墙缺口处攀爬上城墙,沿着西城墙向西城门城门楼处展开进攻。

    原本被来自两翼反突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陷入困境的徐州军骤然获得这一助力,声势顿时大盛,双方在战场上更是寸步不让,而此时刘延司和王守信都已经率领自家的亲兵选择最危险和最关键地段投入战斗,一举扭转了本来险些就要逆转的局面。

    两个小天位强者投入战斗的冲击力是难以言喻的,王守信牢牢的压制住了袁无为的龙焰天王刀,而洪葵则将正面的袁无畏杀得浑身是汗,步步败退,刘延司则将袁怀方逼入了绝境,眼见得要么就只能狼狈落荒而逃,要么就只能丧命于刘延司的天罗王戟之下。

    虽然还有几处蔡州军依然处于上风,但是由于这几处致命节点上被徐州军扳了转来,再加上西南城墙的倒塌,大批的武宁军从缺口处涌入,直接沿着城墙展开了攻势,这使得部署在城墙上下的投石机和重弩完全丧失了功效,冲入西面城墙下的武宁军士兵刀砍斧劈,如摧枯拉朽般的将数十具投石机捣毁,而冲上城墙的士卒则与半步不退的蔡州军士兵展开了惨烈的血战。

    袁怀庆睚眦欲裂。

    他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已经逆转的大好局面竟然在一刻时间内就被再度反逆转。

    看见城墙下涌入的徐州军士卒疯狂的摧毁着排列成行的投石机,追杀着操纵投石机的士卒们,他几乎要吐出血来。

    尤其是从倒塌的墙角处涌入的那一营骑军更是骁悍,沿着城墙边向着部署在这一线的蔡州步军发起冲锋,猝不及防之下的蔡州步兵根本挡不住这种短距离冲锋的具装重骑兵。

    顾从虎眼中燃烧着狂热的火焰,手中硕大的狼牙棒沾满了红白相间的肉末血丝,胯下雄健的乌骓咆哮着,哪怕他连连带着马缰,也有些驾驭不住,很显然这头通灵性的健马也被今日的大战给激发起了血性。

    背后数百骑清一色青灰色的全钢板甲护体,带来的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

    这种用水力锻锤打造出来的全钢板甲不但在厚度和重量上要比寻常的高档铁叶甲轻薄不少,但是其防护力却要比那些山文甲、明光铠、锁子甲强太多,哪怕是面对强弩的射击,一样无惧,可以说除非是术法破甲箭,一般箭矢弩矢对这种板甲就是无解。

    灰色的精钢遮面和重盔,还有精选的健马身上披裹的马铠一直遮护到马蹄,还有专门为具装重骑兵量身打造的全钢马槊。

    虽然这全钢马槊一说也只是一个噱头,但是就凭上半截都是用上等百锻好钢的槊头,顾从虎觉得称之为全钢马槊半点也不为过。

    真要是真正的全钢马槊,想想除了自己恐怕也没几个人能拿得起。

    狼牙棒连续舞动,凶猛的打击让周围三丈之内都变成一片血雨腥风,虽然蔡州步兵舍生忘死的想要阻挡住这支铁骑的冲锋,但是面对这样无论是高度、速度和重量都要已经提速起来带来的冲击锋,步兵哪里抵挡得住?

    顾从虎的武宁骑军第一军是整个徐州军麾下第一支正式成军的具装重骑兵,除了在马匹和士卒上精选外,最大的改变就是在甲胄和武器上的变化。

    钢铁产量的大增和水力锻锤的投入使用,使得徐州军治下有了彻底改革甲胄和武器的底气,而武宁骑军第一军就是试点,

    记住手机版网址:m.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