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二节 胜负手
    柴永目光一直注视这前方,偶尔用千里镜来观察一下西城门的形势。

    他们所处的望楼要比周围的哨塔更高,可以看得更远,而这具出自徐州的特制千里镜,无论是从镜片打磨还是旋钮调适上都要比其他千里镜更为精致。

    这是兵马使级别才能使用的禁品,工艺技术严禁外泄,也不允许仿造,制作出来的每一具都有编号,可以追踪溯源。

    进攻势头很好很顺利,尤其是在动用了小型投石机和火龙炮之后,摧枯拉朽之势更是突出,短短一个多时辰,就已经快要逼近了西城墙了,而且像两翼的扩展也很顺利,顺利得让王守信和洪葵都觉得好像蔡州军突然就失去了锐气韧劲一般。

    但柴永还是觉得有些疑惑。

    哪怕徐州军动用了新型的小型化投石机和火龙炮,这些器械配合着经过战术合成训练的步兵战士来说在街巷作战中的确威力巨大,但是蔡州军未免也表现的太逊了一点,一点儿血性韧劲都没有表现出来,这与之前徐州军和蔡州军之间的交锋表现有些不相符。

    或许之前的连场苦战让蔡州军的气势受挫了,但柴永觉得对方战斗力也不至于下滑得如此之快,蔡州军不是蚁贼,只能打顺风仗,这支军队是在与大梁和徐州军之间无数场恶战中成长起来的,他们不缺血性韧劲,这种表现更像里边是有阴谋的味道。

    “二位都督,你们看当下情况如何?”看到己方步兵攻击已经开始要毕竟西城墙,柴永心中的担心疑惑更甚,但他需要征询一下刘延司和王守信的意见。

    “这蔡州军是不是有点儿太弱了?”王守信还没有和蔡州军交过手,但是从当前的局面来看,几乎是势如破竹了。

    刘延司额际的皱纹深深,眉宇间萦绕着一缕不解,“蔡州军就算是想要撤退,也不该如此,我以为晚间能打到城墙下就不错了,没想到局面如此,蔡州军必有所图啊。”

    “二位都督都这么看,某心里就踏实了,看来蔡州军是要用骄兵之计,在关键时刻给我们来一下子呢。”柴永的目光也飞向远方,“在即将胜利的时候,突然从两翼给我们来一下子,我们恐怕要吃一个大亏。”

    刘延司微笑起来,“老柴,你不是有准备么?他们想要给我们来一下子,我们也想要给他们来一记狠手,大家都相互琢磨,不好么?”

    “二位都督,我就怕他们这一下子来得太狠,让我们吃不消呢。”柴永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所以……”

    “所以你要分派给我们两个任务喽?”王守信狞笑起来,“呵呵,七郎吃得消否?吾可是难得等到这个机会大开杀戒一回,吾也不要其他人,就带吾的随身一都亲兵就够了。”

    “嘿嘿,既然蔡州军想要从两翼来突破,那咱们岂能不奉陪到底?吾走北边去。”刘延司也早已披甲戴盔,活动了一下身体,“那点儿术法之力还要不了我的命,正好借这个机会还给他们。”

    既然敲定,柴永也没有任何废话,安排了两位主帅率领各部亲兵到两翼高处驻扎,以备一旦出现预料中的反突破可以及时介入遏制,尤其是刘延司和王守信二人都是小天位强者,更是可以将这种遏制点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这一轮战事刘延司主动将指挥权移交给柴永,就是考虑到柴永久带不均作战,要比刘延司自己长期习惯带骑军在野地浪战更适合这种城中混战,而王守信也认同刘延司的意见,所以这一次两军合一,统一由柴永指挥,洪葵率军从中央突破,而两位都督则坐镇应变,现在正好可以用上。

    就在柴永重新登台观察时,一处火影在南翼率先点燃,紧接着北翼也连续出现两处火点,蔡州军以火箭先行的方式打响了反击战。

    埋伏了许久,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蔡州军精锐从多个院落中按照既定计划冲出,带队的均为天境高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强弩加术法武器,没有任何保留,刹那间就打了徐州军一个措手不及。

    包括袁无为、袁怀方、赵永辉、赵统、袁文樑以及小字辈袁氏、赵氏子弟,都全数出动加入到了各部精锐中去,他们率先发起攻击,要利用自己武道上的超强实力来打破缺口,为后续的各部精锐扩大战果首开纪录。

    应该说蔡州军选择的时机很好,虽然在出战前,都要已经多番告诫各军,但是当真正势如破竹,眼见得就要触摸到胜利的果实时,没有人能按捺得住,尤其是像武宁军之前并没有和蔡州军交锋,对蔡州军的战斗力并没有直观的认识,所以在一战击溃的蔡州军表现下觉得对方不过如此,突进速度更快,这也使得突进各部有些参差不齐,尤其是突进太快的箭头部分,更没有估计到两翼的掩护。

    十余枚箭头从两翼陡然爆发,次第扎入,刹那间就让徐州军感受到了疼痛。

    只顾着向前猛冲的徐州军骤然遭遇来自侧翼的袭击,不可避免的遭遇混乱,尤其是已经抵达城墙下不远的徐州军同时又遭到了来自城墙上的投石机和重弩的轰击,双重打击之下,徐州军的攻势陡然被逆转。

    洪葵也没想到会遭遇这种局面。

    西门城墙上的投石机和重弩几乎是不计成本的疯狂轰击,数十台投石机和重弩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整个城墙,而且城墙下一样堆满了投石机,也不知道蔡州军花了多大的本钱才将这些投石机安设好,同时蔡州军也有意识的对来自徐州军的进攻做好了准备。

    他们在距离西门城墙几百步之内都分别拆开了几道封锁线,不但依托这些宅院房屋和哨楼密布了弓弩手和步兵,同时也大量安设了术法阵和术法陷阱。

    当徐州军攻击到距离西门城墙只有五百步时候,就遭遇了比之前强硬得多的抵抗和反击。

    城墙上的投石机投出了铺天盖地的石块,重弩车绞盘咯吱作响,“嘣!嘣!嘣!嘣!”的弩矢射出声让人毛骨悚然,徐州军在这一线遭遇了超强的反击。

    几乎是一刻时间不到,就有超过一千人的士卒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反击战中丧生,而紧接着从两翼席卷而来的夹击同样让徐州军的进攻战线变得岌岌可危。

    赵统的鎏金镋连续狂扫,眼前的徐州军军官被他一镋连头戴盔扫掉了半个脑袋,红白相间的脑浆迸射开来,染了他的甲胄一身,而他却丝毫不顾。

    他太享受这种在积压太久之后倾泻出来的发泄快感了,鎏金镋犹如一条金色的暴龙,不但在徐州军涌来的士卒群中疯狂扫动,这些寻常士卒根本抵挡不住他的鎏金镋攻势,暴烈的玄气伴随着鎏金镋的冲击,把对面的徐州军阵型搅得稀巴烂。

    情绪得到释放的还不只是赵统,袁无为一样在发泄着怒火。

    龙焰天王刀卷起万重火浪,将整个面前的数十名徐州军士卒都卷了进去,那个养息期的高手徒劳的挥舞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想要遮掩住他的部下,但是显然是徒劳,只是刀影一闪,龙焰天王刀便突破了对手的格挡,轻而易举的将对方喉咙上的一块血肉带走,顺带在收割了他身旁猛扑上来的三名士卒的性命。

    半步不停,袁无为身体猛地欺身而进,闯入刚来得及结阵的刀盾手和长矛手之间,长刀荡起的雄劲罡风将从侧翼袭击而来的十余枚弩箭震飞,然后拳打脚踢加刀劈,只有三息时间,便将三个刚来得及布阵完毕的攻击阵型彻底击溃,而另外一个防御阵型同样也在他奋力一刀的劈击下彻底崩溃,在没有术法强弩和术法武器的协助下,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这种小天位强者的疯狂攻击。

    徐州军的进攻势头太快,以至于后面的术法强弩手和术法师们都没有来得及跟上,这也成为了一大软肋,之前顺风顺水还不觉得,一旦遭遇敌人的强力反击,立时就显现出来了。

    柴永一直在用千里镜观察着形势的变化,当前锋攻击到距离城墙五百步处遭遇强力反击时,他就知道敌人的反扑来了。

    不出意外,两翼的暴烈夹击一下子就把徐州军的后续攻势给打乱了,尤其是几个天位强者和天境高手领军的突击锋极为凶猛,连续的穿插搅动,几下就把中部的徐州军阵势给搅烂了。

    虽然徐州军的军官们也力图稳住阵脚,但是此时的蔡州军有为而来,一旦发现军官组织起阵型,便立即强行发起冲杀,斩杀组织者,让阵型无法运行起来。

    局面似乎正在向着不利于徐州军的一面发展。

    柴永面色不变,他只是默默的估算了一下时间,有刘延司和王守信的接应,正面战场不会有多么大的逆转,顶多也就是时间和伤亡问题,他关心的是另一面。

    目光转向西城墙与南城墙交汇的角落,时间差不多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