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一十节 拂晓出击
    安排布置完,各军指挥使纷纷离去。

    术法师代表们也已经离开,他们也需要将这些战术意图带回去,让术法师们准备好,配合着军队行动。

    柴永略略松了一口气,大厅内只剩下他们四个人。

    这一战许胜不许败,淄青军和武宁军联手,五万余人,还不能拿下三万蔡州军,这无论如何都是一场耻辱。

    从固始军开始,蔡州似乎就是自家一方的苦主,双方对阵有胜有败,但是之前固始军也好,淮右军也好,在实力上都远逊对方,要不就是时机不凑巧,但这一次,如此良机,还不好好报一箭之仇,那就真的难以交待了。

    而且大批的器械装备和术法师力量也已经补充到位,可以说在各方面都占据上风,唯一不利的也就是对方处于守势,略有优势,但这也不足以改变双方的大势。

    “六郎,看样子这一战怕是不好打啊,虽然我们占尽优势,但是敌人在点上的力量很强,不得不承认蔡州袁氏在培养年青一代上很有独到之处的,而薛氏、赵氏和何氏这几家也不弱,跟着蔡州学得很像。”

    王守信叹了一口气,王氏一族要说开枝散叶,一族人也不小,虽然也有几个出头人才,但是比起袁氏一族来,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尤其是在人才培养梯次上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自己那位兄长根本没有在这方面花心思,看看蔡州袁氏人才辈出,就知道蔡州能够崛起于中原并非偶然。

    “不好打是肯定的,否则蔡州军凭什么敢留下来?”刘延司双手合十,“要说我们这边的实力也不弱,但是要集中使用却不行,都是带兵将领,在这一点上,是我们的弱点,可以想象得到,蔡州军肯定会将他们的那些新锐高手配合着术法武器这些玩意儿来发动阻击,我们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术法师那边肯定要全力以赴,战场之上,都是士兵,别以为就都能落在后边当缩头乌龟。”洪葵沉声道:“二位都督,柴将军,某想带一只突击力量,选择合适地点,突破也好,狙杀也好,总而言之要寻机突破,蔡州军那边除了袁无为、袁怀庆外是小天位强者外,袁怀方和赵永辉以及袁无畏都还在固息后期,尚未进入小天位的门槛,所以某觉得这一点可资利用,他们不是要用他们的新锐高手来阻击么?那我就给他们来一个反击杀!”

    洪葵话语冷硬,满面狰狞,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刘延司、王守信、柴永三人却都是凝神思索之后微微点头,武宁军这边有王守信来指挥大局,洪葵可以放手释放武力,在这种较为狭窄的城市巷战中,向他这种小天位强者,的确能在关键时候发挥特殊功效。

    “唔,这个想法可以试一试,老洪可以选一选,像骑军中暂时派不上用场的高手,还有轮休的步军中也有,看看有无合适人选,再精选一些士卒,来穿插突破,……”王守信首先赞同,其他二人要点头认可。

    “那某就去准备了,憋屈了这么久,总该爆发一下了。”洪葵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几位不同意呢。

    *************

    拂晓。

    几乎是在几息时间中,几条战线上,蛰伏已久的淄青军和刚刚运动到位不久的武宁军同时发动了自开战以来最凶猛的一次攻势。

    天刚放亮,甚至还有些麻麻黑,犹如几个粗大的矛头,沿着东面和北面向西向南发起了猛烈的冲锋和穿插。

    哪怕是知道徐州军会在近期发起攻击,但是偌大一支军队,驻守着各个节点部位,不可能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那种紧绷的弦只会无来由的崩断,所以在连续几日的高度戒备下,士卒们不可避免会有一些懈怠,更何况敌军选择了拂晓时分,而这个时候恰恰是警惕了一夜的守军最松懈的时候。

    当先的几个军突击营几乎一下子就拔掉了几个原本扼在关键部位的钉子,哨塔、望楼都被直接攻下,疯狂的强弩队在步兵兄弟的掩护下,沿着街头巷尾急速穿插,一旦遭遇阻击,便是暴雨梨花般的狂扫,然后再是步兵一拥而上的围杀。

    这种近乎于粗暴的攻击方式立即就取得了极好的效果,连续攻克了好几处重要地段。

    而紧随在他们身后的是大批小型的投石车和重型弩车滚滚而上,在遭遇敌军阵地阻击的时候,就该是它们显身手的时候了。

    投石车的小型化早就有了,主要是方便步兵行军使用,大型投石车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一来装载拆卸始终有一个过程,二来在遇到临时性敌袭时就未免来不及了,所以小型投石车随着骡马拉着行走也就开始出现,这一次正好可以在城中的街巷大战中派上用场。

    一旦遭遇敌军的阻击,那么三五架投石车便迅速立定,碗口大小的石弹迅速开始发射,一般性的宅院和哨楼根本经不起这种超近距离的轰击,一刻时间基本上就能见出分晓,

    又或者就是小型火龙炮直接轰击,带着焰火的炮子铺天盖地而至,几息之间就能让整个宅院或者望楼燃起大火,而围在外围的步兵士卒再辅之以强弩密集攒射,这个时候兵力优势就可以彻底显现出来,硬生生就可以把一个一个原本在蔡州军看来是坚如磐石的堡垒据点给啃了下来。

    当密集的突破从各条战线上传来时,袁怀庆和袁无为都急了。

    他们考虑到过徐州军会展开全面的进攻,也想过敌人可能会以器械优势和术法优势来实施突破,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在这种协调配合攻击手法上玩得如此娴熟完美,己方原本在据点、堡垒、哨塔上安设的许多术法禁制、陷阱根本没有来得及派上用场,就被敌人的采取这样狂野粗暴的方式给摧毁了。

    无论是投石机还是火龙炮,这种小型化之后的远程武器在城战中发挥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之前蔡州军方面所做的各种准备都是针对敌军可能用步兵来强攻,可能利用兵力优势来硬推,没想到徐州军却早有准备,使用这种手段来暴力摧毁,根本不给己方的术法陷阱和禁制任何机会。

    这种情况是之前蔡州军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而且徐州军这一轮攻势如疾风骤雨,持续不断,根本没有给蔡州军半点喘息之机,就把蔡州军打得晕头转向,几乎是从拂晓到下午,就实现了全线突破,直接把两万蔡州军打溃,压迫到以西门为中心不到两千步的范围内,而且攻势仍然如潮,丢失的地盘仍然在不断增加。

    一句话,蔡州军被徐州军这一轮突然爆发出来的攻击给打懵了,之前所作的准备完全没有发挥出预想的效果,这直接导致了多条战线的溃败。

    “庆伯,不能再等了,必须要发起反击!”袁无为脸色阴沉的可怕,而袁怀方和赵永辉也都一样脸色铁青。

    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考虑到过敌人的攻势会非常凶猛,但是却没想到会打成这样,如果不马上反击,敌人一旦毕竟西门,恐怕他们的投石机、火龙炮这一类远程打击武器会更展现出威力,甚至可能会直接摧毁西门这一段城墙和城门楼,那种情况下,蔡州军就再无可依,就只能败退了。

    “没错,的确需要马上反击,遏制住敌人的攻势。”袁无畏插上话,此时他却没有这几位那么颓丧和暴怒,显得格外冷静,“但我们怎么反击?某以为不能硬拼,现在敌人采取了小抱团,而且配备了远程打击武器和术法师,先前文清和文溪他们都尝试了反冲锋,但是结果你们都看到了,……”

    气氛要凝滞起来,袁无畏的话撕开了先前遮遮掩掩的事实,袁文清和袁文溪带队的突击小组几乎是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就遭到了敌人火龙炮的疯狂覆盖射击,而为了躲避火龙炮子而发起反击的突击组又遭到了术法强弩的全覆盖密集攒射,袁文清重伤,袁文溪当场阵亡,这个结果几乎让袁怀庆和袁怀方崩溃。

    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而且是在没有任何迹象预兆的情况下遭遇这种打击,如果不作出像样的反击,这支蔡州军就真的要被扫地出门了。

    “老七,你认为该如何反击?”袁无为压下火气,冷声问道。

    “正面硬杠不妥,敌军兵力占优,术法和器械也占优,硬杠我们损失太大。”袁无畏皱着眉头,“如果可以适当加强南北两侧的防御,同时让开中央,让其突出部进来,然后从两侧发起夹击,也许能打一个反击。”

    “也许能打一个反击?”袁文樑脸色阴冷,显然对袁无畏的态度很不满意,“现在徐州军势头正盛,一旦让开中央,也许就被他们一下子就打道城门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