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零九节 勇者胜,韧者胜
    “我们不惧怕付出代价,守住宋城,我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袁怀方一字一句的道,目光里有些怒意,似乎是在责怪袁无畏居然不明白宋城对袁氏的意义。

    “方伯,我知道宋城对我们的重要性,但是我们面对的徐州一样不会轻易放弃。”袁无畏苦笑,“也许我们觉得我们现在的力量可以和徐州方面一较高下,我觉得恐怕我们还是低估了徐州方面的实力。”

    “何以见得?”袁怀庆沉声问道。

    “这可以从这两天敌军的斥候活跃程度以及他们小股军队的频繁攻击力度就能看得出来,徐州军可以承受更大的损失,他们的韧劲也要比我们预料的更强。”袁无畏整理着自己的思路,“我举一个例子,敌军步军中的强弩手非常专业,而且很擅长结阵变阵,在对付我们的骑兵和步兵冲锋上威力奇大,给我们造成了很大损失,而这应该只是敌军某一方面的表现,而一旦进入了全面决战的状态,我估计徐州军还会有更多的杀手锏使出来,我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袁无畏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

    的确,徐州军的强弩手给蔡州军带来了极大的伤亡,可以说前期蔡州军的骑军和步军虽然牢牢的守住了西门一带,但是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在巷战中,敌军的强弩手结阵带来的威胁是巨大的,尤其是结阵极其灵活,三五人可以组队,一二十人也可以结阵,甚至五十人一百人也可以结阵。

    在不同的环境场合下,不同的时候,都可以发起攻击,甚至还有设伏,引人入彀,发起反杀,也是让蔡州军这边吃足了苦头。

    “唔,还有么?”袁怀庆脸色沉静,仍然保持着淡然,但是语气里的郑重其事,还是让在场众将都有些压抑。

    “还有就是徐州军在攻城器械上表现出来的强势,从青州一战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徐州军能迅速打破在我们看来已经算是城高墙厚的青州城,其攻城器械是首功,而这也意味着徐州军一样可以利用这些器械在与我们一战中派上用场,我们也许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既然要说,就说透,袁无畏丢开顾虑。

    “还有就是徐州军的术法实力,江烽极其重视术法力量,其在淮南时就四处搜罗术法师,攻略徐兖之后,感化军和泰宁军的术法师力量被其搜刮一空,全部纳入了其麾下的术法材官院中,据说其术法材官院术法师人数已经接近两百人,这个数目相当于我们两倍有多,虽说尚未听说其有术法宗师和大宗师级别的强者,但是按照这个趋势,也是迟早的事情,也许这一战中,其术法力量一样可能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损失。”

    袁无畏的话就像是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众将心中。

    江烽尤其看重术法力量这一点不是秘密,汶港栅一战中,淮右术法师力量就立下大功,让南阳方面功亏一篑,现如今江烽攻城略地,拿下了淮南、徐泗、兖郓以及平卢,将这几地的术法力量一扫而空,哪怕北地的术法力量不及南方,但是十多个州中,岂会没有几个真正有本事的术法师?

    “老七,那依你之见,我们该如何?总不能因此就放弃宋城吧?”袁怀方按捺不住道。

    “那倒也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有必要谨慎一些,我们应当考虑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比如我们在高级军官和武将的实力上强于敌军,可以在这一点上做文章,带领龙雀尾小组,对敌军的攻击点发起遏制性的袭击,打掉敌人的锋锐,挫败敌人的攻击锐气,……”

    听得袁无畏这么说,众将的脸色有略好起来,这个建议很中肯,这一次来宋城,袁氏以及依附于袁氏的赵氏、薛氏、何氏几个家族都派出了自己家族中的精锐人物,赵远淮虽然战死,但是赵氏仍然派出了赵永辉带队。

    “老七的意见很重要,如果我所料没错,敌军可能就要在这一两日里发起攻击,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袁怀庆的目光终于从地图上收起来,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不要以为老七在危言耸听,怀方和永辉,你们还没有真正和徐州军交过手,现在的徐州军绝非当年的固始军了,他们战斗力够强,也耗得起,与当年在固始的情势相比,是翻转过来了。”

    “那我们……”袁怀方点点头。

    “做好最周密的准备,大家可以看看地图,我们西城这一线,驻军布点都在这里,还缺什么,比如在小圆巷这一带,院墙低矮,而且这里的庙宇地势很敞,如果我是徐州军肯定会把这里当成一个突破点;又比如这里,苏家绸缎庄和李家布行这一带,这里有一个横巷,横巷中段没有围墙,嗯,是原来一大家人得了瘟疫死绝了,所以破败下来,围墙全部垮了,沿着这一家向东,可以到大柳街,如果不布设器械和术法禁制,敌人只要一个营就能从这里打穿插冲进来,我们就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在这里布置的人手太单薄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地图上来,倾听着袁怀庆的布置安排。

    “大拱桥这里,嗯,就是这这两处宅院,沟渠太窄,就算是破坏了桥,也意义不大,所以还不如留下这座桥,今晚永辉带人去,连夜从这两翼搭设两个哨塔,将重弩放置其上,另外在桥上桥下安排薛老他们辛苦一下,都要安设术法禁制,而且要复合型的术法禁制,也可以布设陷阱,……”

    “祁门楼这里,文樑,你带人去,从南面这处斜坡上,安设三具床弩,注意隐蔽在这处坡上灌木林里,另外要布设岗哨,防止敌军斥候发现,……,这个牌坊背后,要用交叉式重弩封锁,如果我是徐州军,可能会选择骑兵突击,这里地势宽广,我们很难阻截,所以到时候要让袁文清带弓弩手在这里设伏,地面上可以让术法师考虑安设土系术法阵,该用的这个时候都该用上了!”

    汩汩道来,袁怀庆显然也是煞费苦心,他显然必其他人更操心,也更清楚对手的强大,但是他也明白这一战必须要打,失去了宋城,只控制住西部几县,对于袁家来说意义就不大了,而失去宋州又是袁家无法接受的。

    要守住西城,街巷之战,除了靠士兵堆砌外,另外一个因素就是靠防御工事了,而防御工事的几个要素,要充分发挥出来,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守住。

    ****************

    “袁氏的术法力量不弱,在这些街巷宅院中,各种术法陷阱禁止少不了,尤其是一些关键节点要害位置,估摸着他们会安设大量的术法禁制和陷阱,当然也少不了各种器械。”

    柴永也在安排进攻战术,刘延司和王守信对蔡州军都不熟悉,而且这种城内巷战也是他们这些北地武将不太擅长的,而柴永恰恰是其中高手,所以当仁不让的充当起了战略战术的布置者。

    几个步军指挥使都已经站在沙盘旁。

    比起地图来,沙盘的直观性要强不止一星半点。

    但是沙盘的成本却要比地图不知高多少倍,不是每座城市都能拿出战术沙盘来的,但是宋城是一个例外。

    即便是如此,宋城的沙盘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毕竟像整个宋城怎么可能做成完全相符的沙盘,谁也做不到,但是如果与地图结合起来,那直观程度就要强许多了。

    “大悲坊这里,地势开阔,我们的骑军可以一直杀到城墙边上,蔡州军不会考虑不到,他们肯定会有针对性防御,比如床弩、重弩以及术法陷阱等等,但我们可以先用辎重车改装的甲车推行发起攻击,引发敌军的攻击,然后再有强弩压制,实施突破,待到打开局面之后,再用骑兵发起攻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大拱桥这里也应该是一个双方争夺的焦点,沟渠很浅,没有太大影响,蔡州军一直没有拆掉这座拱桥,大家觉得是什么原因?对,就是他们觉得沟渠太浅,阻挡不了我们的渗透突破,所以有意把这座桥保留下来,吸引我们从拱桥突破,而这也能给他们的远程打击武器提供靶子,比如重弩、投石车,也能给他们的术法陷阱和禁制提供发挥的舞台,换了是我,也会这么做,……,我们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反其道而行之是最好的,……”

    厅中的气氛时而严肃,时而轻松,分批次来的指挥使们各自领命而去,而术法师们也派出了代表来旁听。

    他们需要搞明白对手的术法师会在哪里发招,而他们会给出如何应对的方略,以及他们准备如何参与到进攻中去。

    攻防战中,尤其是城市巷战,最为残酷,短兵相接,勇者胜,韧者胜。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