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零八节 不甘心,要一战
    “当然,蔡州以为用这种方式就可以赖着不走,真是天赐良机,我就担心他们一下子给溜了。”王守信也是早就渴望一战。

    在淮右攻平卢时,他和刘延司都没有能捞到一战就宣布了平卢镇的易手,要说没有一点儿不甘和失落肯定是假话。

    现在虽然换了一个目标,而且这个目标还是徐州的生死大敌,这对于王守信他们这些平卢出身的武将来说就是一个最好的展示机会。

    刘延司在之前发挥得并不好,虽然斩杀了一名蔡州武将,但是不过是一个小字辈,在宋城攻防战中,蔡州军成功的守住了西门,而且拖到了援军的到来。

    “哼,他们不会溜,还觉得能占住宋州来和郡王讨价还价呢。”刘延司轻哼了一声,“郡王信中的意思也说了,最终可能会以谈判来解决,但是在谈判之前和谈判之间,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让我们便宜行事,你们武宁军来了,如果就这么白白坐在这里休息,那还来干什么?”

    “呵呵,六郎的想法正合某意,不好好打一仗,怎么让蔡州军明白,宋州不是他们可以痴心妄想的。”王守信也是喜笑颜开。

    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一次武宁军增援而来,还是要以淄青军为主,现在刘延司这个态度也就让王守信放下心来,虽然武宁军还有一部没来得及赶上来,但是现在的兵力已经足够来一场大战了。

    “那刘都督之意,这一战如何打?”洪葵更关心具体怎么打。

    “武宁军有几个步军到了?”刘延司问道。

    “已经到了五个步军进了城,配备齐全,另外三个军也到了城外,骑军有三个军都驻扎在城外,随时可以发起进攻。”王守信显得信心十足,“如果加上淄青军这边的兵力,对付蔡州军应该绰绰有余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蔡州军的兵力也就在三万人上下,其中三个军骑军,大概在七千人左右,一个军布置在城内,其余两个军布置在城外,配置和我们这边相仿。”柴永沉吟着道:“蔡州军那边也布置了相当数量的投石车和重弩,还有一些诸如巢车这类的器械,现在他们把临近西门那一带的一些毁坏的宅院拆掉,以便于小股骑兵突击,另外也将这些器械布设在宅院中,加上一些新建的哨塔,是准备要打持久战、阵地战的架势,如果我们要打好这一仗,还得要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来打。”

    柴永的意见很受刘延司、王守信和龙葵的重视,这段时间刘延司受伤基本上是柴永主持大局,而王守信和龙葵带领的武宁军初来乍到,对情况并不熟悉,虽然从兵力对比上来说徐州方面占据绝对优势,但是蔡州军的动作不慢,就利用这一段时间把西门这一带规划打造起来,尤其是把一些器械和术法都布设起来,这对于要想一鼓而下的徐州军来说,就是一大考验了。

    当然,也并不是说就怕了蔡州军,毕竟兵力优势摆在这里,而且要论器械和术法实力,徐州方面又怕过谁来?

    现在随着武宁军到来,道藏材官院那边的器械和术法师们也都随之跟进,要打这一仗,要用器械和术法来对决,徐州军也一样奉陪到底,这也是徐州方面的底气。

    “那柴将军,斥候对西门西城那边的情况搞清楚没有?”王守信随之问道。

    “每天两边都有小规模的接战,尤其是晚间,双方的斥候和狙击手都在开展行动,每天都有十余人阵亡,大概情况还是有所了解,但蔡州军那边也很狡猾,不但在变化,还有像术法这一类的布置,调整速度很快,所以一旦打起来,肯定会有许多意外出现。”柴永摇摇头,实实在在的道。

    “打仗哪有万无一失的?遭遇意外,挫折,不利,都很正常,一帆风顺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咱们几万人打这一仗,指望没啥伤亡怎么可能?”王守信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很开,“只要能战而胜之,付出必要的代价也值得,这一仗,我们必须要打赢。”

    “好!”刘延司猛地一挥手,“就等这句话,这等优势之下,我们都还打不赢,日后怎么和沙陀人、契丹人交手?蔡州军骑军很一般,也就是步军还有点儿看头,现在我们条件相若,打这一仗,也算是考验一下淄青军和武宁军的成色,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都说袁氏善于培养人才,但我看也就那样,若是这一战中能好好折损他几个年轻人才,也算是给袁家一个深刻教训吧。”

    *****************

    得知徐州方面的武宁军陆续抵达宋城之后,蔡州军就知道这一仗怕是难以善了了。

    虽然袁家已经和朝廷派来的使者交涉,希望朝廷能尽快调停和徐州军那边在宋州上的战事,但是无论是袁怀河还是一线的袁怀庆,亦或是袁无为他们都知道,朝廷对徐州的影响力就像朝廷对蔡州的影响力一样,微乎其微,都只会在有利于自己的时候才会听从,而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朝廷的意见就可以置之脑后。

    随着武宁军的到来,徐州军在宋州的兵力猛增,很显然徐州方面绝对不甘心就此罢休,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夺下宋城,为日后争夺宋州做准备。

    而对于蔡州方面来说,宋城不容有失,一旦丢掉宋城,那么就算是日后可以与徐州谈判,都会处于绝对的下风,而徐州方面开出的条件,也绝对是让蔡州方面难以接受的,所以对宋城,是寸土必争。

    当然,蔡州军也有这个底气,随着袁怀方和赵永辉两部的抵达,蔡州军的兵力得到很大增长,三万兵力,守住一个西城,无论是袁怀庆还是袁无为,都还是有这个底气的,尤其是袁怀方从陈州那边还带来了相当多的器械和术法师,这些将是给徐州军以迎头痛击的重要力量。

    即便是如此,袁怀庆仍然不敢大意,自己一方能想到的,那么徐州军那边也能想得到。

    兵力上的优势很明显,那么徐州军肯定会不甘心就如此罢战。

    同样徐州军的器械装备以及术法力量在这几年里飞速膨胀,在几场战争中都已经显现出雄厚的实力,甚至已经压了蔡州一头,哪怕再不愿意承认,袁怀庆也要承认,徐州从总体实力上来说已经强过了蔡州,蔡州如果不尽快消化刚吞并的颍亳陈几州,那么恐怕还会被徐州越甩越远。

    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打赢这一战的前提下,打赢宋城这一战,守住宋城,才能赢得谈判的先机,而徐州方面肯定不会如此接受这样的结果。

    袁怀庆俯着身体,仔细的察看着案桌上的地图。

    这是整个宋城城区的地图,早就对宋州垂涎三尺,蔡州军对宋州诸县的地图早就有相当精细的描绘,甚至不亚于大梁枢密院的地图。

    宋城当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这幅图就是整个宋城城区内最精细详实的体现,而地图上多了许多圆圈和笔注,这是蔡州军在西城这边的布防,也包括这几日术法师们在各个部位的术法禁制以及器械安设。

    “如果徐州军不甘心,要来一战,老七,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来打?”袁怀庆身旁还站着袁怀方和赵永辉,他们两部都是增援而来,在这里,主帅仍然是袁怀庆,而站在案桌对面脸色沉郁的是袁无畏。

    袁无为不在,他带着几个小字辈去巡视战场去了,而站在袁无畏一旁的还有赵统和袁文樑。

    “庆伯,现在徐州军增兵已经达到五万,无论是步军还是骑军,他们都占据着很大的优势,而且不是灭自己的威风长别人志气,徐州方面的术法师力量要强于我们,虽然我们可以以防御姿态来赢得一些优势,但我觉得这恐怕不够。”

    袁无畏有些直白的话,让在场的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袁怀方和赵永辉,他背后的袁文樑和赵统脸上也掠过一抹不屑之色,显然对这个被誉为袁氏三驹的袁无畏有些轻视。

    三万蔡州军,而且还有不少是从陈州、谯县那边过来的新锐,前期淄青军在蔡州军尚未得到增援时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除了折损了赵远淮外,可以说其他战场上徐州军表现并不算多么好。

    现在蔡州军控制住了大部分西城,依托这些街巷宅院防御,术法和器械都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徐州军如果敢来犯,就要让他们碰得头破血流。

    倒是袁怀庆脸色没什么变化,目光仍然在地图上逡巡,“老七,你觉得我们守不住?问题症结在哪里?”

    “倒也不是说守不住,我只是觉得即便是我们守住了,恐怕也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袁无畏知道自己的话不太中听,但是他却要必须说出来,否则就是失职,真的到战争打起来,残酷的现实就会让大家明白,战争不看前期和过程,只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