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零四节 城战
    看着那轰然倒塌的照壁,谁都知道在刘延司这一击之下,赵远淮的结局会是如何,只怕是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怒不可遏的袁无为状若疯虎,狂吼声中,龙焰天王刀连续滚动,身体终于逼近到了距离刘延司最近的距离,左拳虚握,十二拳天焰龙拳爆发击出!

    “呵呵,来得好!”刘延司夷然不惧,身形灵动中,眼中精芒四射,长戟被他狠狠一拉倒卷而回,“袁无为,你们以为打仗就是过家家?敢来一战,那就要做好身死神灭的准备,你们蔡州做好这种准备了么?”

    “刘延司,今日不是你便是我!”袁无为第一次真正勃然变色。

    活了三十年,他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嚣张狂妄的角色羞辱,哪怕对方成名比他早,甚至在实力上也还比他高出一线,那又如何?

    他无为天王的名声不是被人抬起来的,是靠他一刀一枪尸山血海中拼出来的,他要让刘延司明白,蔡州袁氏不是别家,有资格获得尊重!

    龙焰天王刀配合着天焰龙拳的合纵暴击,卷起无匹的罡风气浪,压着刘延司扑来。

    刘延司也打起了性子,先前就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和袁无畏缠战,但是一击毙杀了赵远淮之后,他此时的杀性也被彻底的激发了起来,此时的他只想和眼前这厮殊死一战,看看对方究竟有何骄人资本敢如此放肆!

    通体全黑的天罗王戟横扫中连续抖动,整个长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幻化模糊姿态,这也是刘延司将自家的龙象般若功提升到了极致的表现,举天之力,全数发动!

    赤红色刀浪同样在空中不断变幻着,从最初的赤红演变成极致的紫红,甚至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紫金色。

    只有当两股气浪彻底撞击在一起,才能让周围的人意识到这一击的滔天威力。

    犹如在空中激发了一场空气地震,震动冲击波呈无数个环形向四周辐射开来,汹涌的气浪只是一瞬间就像下空的三座宅院彻底压碎。

    三座宅院在气浪的挤压下缓缓萎顿倒地,弥漫的灰尘慢慢浮起,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灾难。

    那枚通天环也在这个时候被卷入了气浪中轰然炸裂开来,飞旋而至的一段环体狠狠的击打在刘延司的左肩上,深深的陷入在刘延司左肩体内。

    吐出一口血沫,刘延司满不在乎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术法之力沿着经脉穿刺,细密的刺痛让他意识到术法一脉果然还是有其独到之处,哪怕他连运三重元力玄气,也只能堪堪将那一丝刺劲封锁在左臂的一处经脉中,但整个左臂却难以在发挥作用,只有等到战事结束之后再来慢慢化掉这一丝劲力了。

    巨震之后的两道人影都弹开数丈之外,悬浮在空中,遥遥对视。

    两人都在相互打量和评估着对方的实力,以便于采取下一步的对策和攻击。

    从表面上来看,刘延司似乎吃了大亏,嘴角溢血,还挨了一击术法武器,袁无为很清楚,宗师级别的术法武器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刘延司除非是晋级到小天位的高段滤丹期,否则就不可能无视这一击。

    不过袁无为也很清楚对方的狡猾,不敢轻视。

    这个家伙巧妙的利用了双方先前那一殊死一搏发动的元力对决,爆发出来的力道对通天之环的攻击造成了很大影响,所以通天之环提前炸裂,使得其力道在击中对方时已经被削弱了许多,所以袁无为也不确定这一段通天之环究竟对对方能造成多大的影响。

    而且对方在实力上的确要高自己一线,如果对方被通天之环的伤害不大的话,这一战鹿死谁手还说不清楚。

    就在刘延司和袁无为还在遥遥相对,相互牵制着,评估再度一战的结果时,东西两门的局面也终于迎来了改变。

    西门,袁无畏已经开始率领大军入城,同样,东门,柴永终于紧赶慢赶让随后几军步军奔行着冲入了宋州城。

    注意到对方后方各处街头巷尾的士卒开始越来越多,虽然同样自己背后的士卒也在迅速增长,但袁无为清楚,论整体实力,此次自己带来的蔡州军还是不如淄青军的。

    对方兵力超过了三万人,而自己只有一万五千人,哪怕自己自信士卒的战斗力强于对方,但是这种倍数级别的差距,不是靠自信能弥补的。

    如果说自己能够抢在对方大军入城之前,将对方这数百骑兵消灭或者撵出城去,那么依托这一万多兵马,也许可以守城一战,但是现在双方如果要在宋城内展开街巷鏖战,其结果就很难说了,而且袁无为预估到,可能会对己方不利。

    只是此时袁无为也是骑虎难下,不提赵远淮被眼前这个家伙击杀,现在双方大军都已进入城,谁也不可能退出,哪怕袁无为知道家主其实并不希望和徐州方面彻底撕破脸演变成全面战争,他也相信刘延司也一样会接到来自江烽的指令,并不愿意和蔡州彻底决裂,但是此情此景,如果不鏖战一场,何以解决这个局面?

    再说了,不打一仗,又如何能向对方证明,己方有力量有决心一战来捍卫己方的利益?

    想到这里,袁无为心中执念更为通透,既如此,那就再来一战!

    龙焰天王刀与天罗王戟再度绞杀在一起,不过对于袁无为和刘延司来说,随着袁无畏和柴永的到位,他们两倒是可以彻底放开一战,而无需担心麾下军官们失去了指挥。

    看见刘延司与袁无为打得如火如荼,柴永内心也是万般羡慕,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刘延司可以放手,他却不行了。

    虽然他很想斩杀袁无畏,但伴随着入城军队数量越来越多,他需要分配布置,在各条战线上展开进攻,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如果淄青军都无法取胜的话,那他们就真的难以向郡王交代了。

    各军都有自己的指挥使,在柴永的安排部署下,迅速沿着宋城顺城大街向两翼展开。

    和蔡州步军相比,完成了换装的淄青步军,明显气势更足。

    清一色的皮甲,军官均有铁叶甲和术法铠甲护住要害部位,统一的武器,更为难得的是专门的强弩都作为步军加强部队已经配备到了每个军。

    这种强弩都中每个士卒人手三具强弩,每一名弩手配备一名辅助弩手,专门负责上弩,密集扫射之下,可谓无敌。

    尤其是在面对蔡州军的密集冲锋或者在关键地段淄青军需要发起冲锋时,先以盾手护卫,然后再以强弩手定点扫射,几乎是无往而不利。

    这种有针对性的打击使得蔡州军吃足了苦头,虽然蔡州军也有强弩手,但是论强弩的威力,论强弩这种流水作业式的密集攒射手法,蔡州军却根本无法匹敌,所以遭受巨大损失也就不言而喻了。

    而且淮右步军早就开始对这种强弩手与攻击步兵配合作战战术进行过演练,现在正好拿宋城巷战来进行实战演练。

    柴永最终对上了袁怀庆,论少壮,自然是柴永凶悍,但是袁怀庆却是老辣成精的角色,死死拖住了柴永,以便让袁无畏能松开手脚,但是柴永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情况,立时脱离了战场,保持着对袁无畏的压制,并随时做出应对反馈。

    伴随着淄青军进入城内的兵力越来也雄厚,已经打得精疲力竭两败俱伤的刘延司和袁无为也终于脱离了战场,双方的对战更多的还是以士卒结阵巷战来体现了。

    兵力和战术武器上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蔡州军不得不开始退缩,但是袁无为和袁怀庆都很清楚,一旦被驱逐出宋州城内,那么他们便在无复有与徐州谈判的基础,所以他们宁肯付出巨大的损失,也要牢牢守住西门这一段。

    随着战事的推进,蔡州的术法部队也开始进入城中进行布设,并开始发起反击。

    当然,徐州方面的术法部队也在同一时段进入,同样也开始在一些地段配合步军作战。

    只不过术法在防御上的优势更为突出,这稍稍抵消了淄青军给蔡州军带来的巨大压力。

    ***************

    “什么?!”躺在病床上的刘延司猛然坐了起来,连带着旁边伺候的丫鬟地上的药汁都被打翻在地,“河东铁骑突破了管城?”

    柴永同样是面色苦涩,手中捏着的信函显得有气无力,“梁军在管城被绕袭的河东铁骑袭击,战线崩溃,十万大军一夜之间尽墨,仅有三万多人溃兵逃回中牟,幸亏梁军在中牟设立了第二道防线,而河东晋军因为荥泽尚有梁军一部威胁,未能追击全歼竞全功。”

    中牟是汴州的门户,可以说管城一战之后,整个汴州已经暴露在了河东铁骑面前,而荥泽根本守不住,只能说暂时起到了威胁河东晋军的作用,只要晋军调整过来,立即就可以把荥泽梁军歼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