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零二节 龙象般若,赤火玄气
    胸粗重的呼吸声让赵统的胸腔就像是一具风箱,反噬而来的元力几乎要冲破他的护体底线,他怒视着对手,一个静息期高手,竟然能抗击自己这含忿一击,这怎么可能?

    虽然对方嘴角溢血,但是看上起脚步仍稳,摆出的防御姿势依然像模像样,似乎仍有余力的架势,难道说这厮是在扮猪吃老虎?

    不可能,赵统很清楚的感受得到对方的抗击能力,只有静息期水准,距离太息期还有相当距离,可为什么对方却能如此轻松的扛住了自己这一击?

    赵统并不知道此时的黄安锦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滩被水浸泡的泥沙,正在慢慢委顿,他已经积聚起了全身心的意志来对抗自己身上的那种虚弱感,他怕自己只要一松这口气,恐怕就得要倒地爬不起来了。

    之所以能抗衡住对方这一击,黄安锦也很清楚,应该和郡王传授给自己五禽筑基术之外另一种锻体术有关,虽然郡王没有说名字,但是黄安锦能感受到这和五禽筑基术不同,而是一种锻体能力,采取三叠加之法来加强外部的打击能力。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江烽从三皇炮锤之术中衍生摸索出来的一种防御能力锻炼手法,之所以传授给黄安锦,就是考虑到一方面黄安锦实力较弱而又希望通过不断的磨砺来突破,所以这种手法可以强化自身的抗御外界打击的能力,进而使得自身获得更多突破机会。

    除了黄安锦之外,这种锻炼之法江烽就只有和杨堪切磋过,也算是传授。

    同样也是考虑到杨堪贵为枢密使,但是在武道水准上却与柴永、秦汉、俞明真、朱茂、刘延司这些人都还有些差距,而杨堪也是一个好勇斗狠的性子,喜欢弄险一搏,稍不留意就会身死神灭,所以用这种手法可以在某些关键时候救一命。

    即便是这样,面对着级数差异上的实力碾压,黄安锦还是扛不住了,他现在全靠着意志在支撑,只要松一口气,便是功亏一篑。

    他现在还必须要保持着这种姿态,否则被对方窥穿了虚实,一样会有大祸。

    赵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没有敢再冒险,淄青步军速度很快,已经开始向两翼展开,摆出了合围态势,再不脱身,自己当然没有问题,但麾下这数百骑兵就危险了。

    狠狠的睃了对方一眼,赵统长身而起,身形在空中一个灵巧无比的翻转折身,便穿空而去。

    一直到赵统的身影消失在眼帘中,略微一松的黄安锦顿时就觉得一阵黑暗慢慢的想要将他湮没,他努力想要挣扎着摆脱那层黑暗,但是却越陷越深。

    伴随着赵统的退却,袁文樑的负创,蔡州骑军的突袭之战并未能达到预想效果,相反,反而被淄青骑军死死咬住,狠狠的咬下了一大口来,。

    对蔡州骑军的撤退,淄青骑军当然不会放过,开始紧紧咬住,这场缠战的烈度虽然开始减小,但是却并未结束,开始沿着城墙向西退去。

    顾华强压住体内沸腾的血气,黄安锦诡异的站立姿势让他意识到了对方情况的异常,他几个飞纵落地,制止了周围士卒们的帮忙,暗运元力玄气帮助黄安锦推穴过脉,看到黄安锦原本僵直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方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却也对黄安锦的搏命感到佩服。

    赵统这一击已然是太息期的巅峰,像黄安锦这种连太息期的门槛都没有踏入的角色也敢硬抗一击,这几乎就是在玩命了。

    稍不留意就是当场丧命的结局,好在这家伙命真够硬,居然扛过了这一关。

    这会儿黄安锦体内虽然经脉因为冲击过大尚未恢复过来,但是却没有大的损耗,熬过这一关,没准儿这家伙武道还有些进境。

    这就是生死之决带来的好处,也是为什么武道修行者往往都容易在这种状态下才能获得突破,那就是拿命来换突破的际遇。

    好在有副指挥使迅速接管了军队,顾华让第一军跟随自己的第五军而进,这一战击退了敌人来袭的骑军,在东门这一片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真正的决战还要在城内,看样子蔡州军也已经攻破了西门入城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赶紧入城,相信蔡州军入城的军队数量也不会很多,只要将其彻底打出去,控制住宋城,这一战就算是大获全胜了。

    正如袁无为安排的骑军突袭东门徐州军一样,刘延司安排的两营骑军袭击西门蔡州军也未能取得多少效果,骑军对骑军的突击本身就带有很大的机动性,而一旦未能突击成功变成缠战,便失去了意义。

    真正要决定胜负的,还是只能是城内的对战。

    对于刘延司来说,已经入城的徐州军现在要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方入城的军队,迫使对方无法彻底控制住西门,或者说就算是对方能控制住西门,也始终要处于一种摇摇欲坠的状态,这样对方无法向城内拓展控制范围,以便于自己的步军进城后,能够尽快的将其压缩回去,彻底歼灭。

    但袁无为也非弱者,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也在力图发起反冲锋,意图打退己方的进攻,为其后续部队入城做好铺垫。

    都打的是这个主意,那么就只能在城内巷战中见分晓了。

    很快混战就在各条街道中展开,好在由于双方入城军队数量都还不算度,蔡州方面由于在西门上受到了阻击,骑军入城速度放慢,而徐州方面则是后续部队在城外遭到阻击,未能及时入城。

    双方都在及时调整方略,随着双方在西门和东门控制区域不断扩大,进城军队数量迅速增长,尤其是徐州军的两军步军进城之后,迅速展开,发起攻势,使得战事立即就变得如火如荼。

    淄青骑军第一军指挥使和副指挥使都是原来淄青军中老人,也算是刘延司的嫡系人马,副指挥使带领两营绕袭西门,而指挥使卢国胜则在刘延司的指挥下沿着顺城大街突进。

    顺城大街是宋州最宽敞的一条大街,也是东西中轴线,原本街铺林立,车水马龙,但是在天兴左军决定撤离宋州城时,消息灵通的商户们便纷纷关门闭户。

    而随着东西两门传来的喊杀声,紧接着铁蹄声震,很快就让大家都意识到战火已经在这座中原仅次于汴州和洛阳的大城中燃起了。

    和顺城大街平行自东向西的还有两条较为宽阔的街道,除开这三条主要大道外,更多的则是弯弯曲曲的小巷,但对于宋州这样的中原大城来说,即便是小巷,也是人烟稠密,但此时,所有大街小巷的商铺住户们都已经关门闭户,无数人躲在门后瑟瑟发抖,祈祷着战事早些结束,局面能平定下来。

    对于这些士民来说,谁来控制这座城市都不重要,他们只祈求能有一个安稳的局面,不要让败退的一方沦为流寇盗匪,不要让胜利的一方成为任予任取的掠食者,那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刘延司目光犹如游隼,身在空中,视野却已经覆盖到了整个人周围的数十步内,伴随着均匀的呼吸,感知也向四周不断延展扩散,力求在第一时间感知到这四周的任何变化。

    几道身影已经从西门出蹿跃而起,几个起落,便已经清晰可见,随之而来的便是几道雄浑悠长的气息映入自己心海中。

    高手来了。

    刘延司目光一扫四周,自己这一方明显在这方面有些不足,除了骑军指挥使卢国胜外,其他几人的实力明显不如对手几人。

    好在从侧翼也有几道身影闪动,从灰色的僧袍能看出,应该是清凉寺和开元寺中的僧兵强者,虽然不如对面的几人,但是也算是聊胜于无,弥补了己方在这方面的欠缺。

    一道浑厚的无比的气息从地面辐射而来,刘延司心中一凛,目注下方。

    棕红色的袍服在飞速的奔行中却显得那样悠然自得,背后颈项处露出的刀尾,却能让人感知到浓烈的杀意。

    “袁无为?!”

    “可是青州刘延司?”地面的棕红身影一跃而起,正好居于从对面飞跃而来的几道人影正中,脸上灿然的笑意让人以为这是久别的老友重逢,唯有那双手微微虚握,让人明白他已经在开始提聚元力玄气。

    “很好,早就听闻蔡州的无为天王纵横中原,某偏居平卢一直暗叹,今日终于能看看中原何等无人,居然被尔等宵小之辈称王道霸!”

    刘延司被对方不太客气的话语激得脸上青气一闪,手中长戟猛然向上一提,龙象之力轰然沛发!

    纵横齐鲁二十年,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放肆之人,哪怕他是无为天王,他也要让对方明白这中原之地不是他蔡州一隅,他昔日所见所闻不过是井中之蛙。

    他今日便要用龙象般若功来称量称量对方的赤火玄气究竟有多么高明,能不能当得起天王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