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百零一节 点对点
    黄安锦第一时间就看出了顾华的意图。

    顾华的双刀与寻常刀手的刀不一样,有些近似于陌刀的刀刃那一截,刀背厚实,刀刃锋利,关键在于刀尖呈一种半圆带刺,可切可削,可刺可挑,刀柄处有一半护手,活动灵活,利于近战。

    顾华一旦疯起来,比黄安锦更疯。

    黄安锦当然清楚顾华和蔡州军之间的深仇大恨,梁赞临死之前要求悬头于门,以观日后敌军入颍州城,这敌军当然就是徐州军。

    顾华昔日作为梁赞的头号心腹,对蔡州军的恨意有多深不言而喻,哪怕现在归附了徐州,但现在徐州和蔡州也是生死大敌,有这等复仇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双刀化为两团银色光球,带动这这个箭头向外突破,第五军展开来顿时让蔡州骑军困顿局面更甚,而要想破解这个困局,那就需要为首者站出来。

    袁文樑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双足足尖在马镫上轻轻一蹬,身体悬空飞出,手中的马槊陡然长探而出,直奔着顾华而来。

    一抹灰蓝色的光带沿着马槊清冷的枪杆冉冉浮动,让人一看之下就明白这是元力玄气提至极致时发出的枪气,哪怕尚未达到化气为体的境界,但是这种有若实质的元力玄气,已然可以隔空击杀了。

    顾华眼中闪动着剽悍癫狂的光芒,喉咙中发出咯咯的怪笑声,手中双刀诡异的舞动起来,身体却半点不退让,迎着那笔直突刺的马槊凶猛的扑上。

    白亮的光球一瞬间就撞上了那一抹光带的突刺,刺耳的尖啸声随着双方的剧烈碰撞绽放出汹涌的劲气,四散逸射。

    顾华口中猛然呛出一大口血沫,在空中带起一阵血雾,但是他却利用这一击欺身而进,左手刀奇诡无比沿着地面突然连续几次摇动,荡起层层光波。

    “嗷呜!”

    剧烈的疼痛让袁文樑无法忍受住,忍不住嚎叫起来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是这种以死相拼的对决局面,自己这一刺,对方分明可以抵挡而过,但是对方却选择了最不可思议最无法接受的欺身而进。

    自己毫无遮掩的凶狠一击固然突破了对方护体元力,让对方口喷鲜血,但是对方那诡异的左手刀却抹过了自己的大腿,起码有几两肉被对方这一刀削掉,更让袁文樑痛得无法忍受的是自己的一根筋脉也应该受了重伤。

    何至于此?

    袁文樑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这个与自己拼命的对手,梁赞早就成了过去式,而顾华也不是袁文樑关注的对象,没想到这第一次交锋,就让双方双双见血,险些就要同归于尽了。

    胸部急剧起伏带来的刺痛让顾华意识到自己内腑的受创并不轻,但是他同样清楚自己那一刀让对方也一样逃不了好,这几乎是以命换命的一搏,稍稍舒缓了他内心积郁了一两年的怨气。

    这一击,这一刀,值!

    看见顾华发疯似的搏命一击,黄安锦心中反而安稳下来了。

    他就怕顾华亡命的不依不饶,但是先前这凌厉的一击,反而让顾华似乎冷静了不少,也许那一刀之后宣泄了内心的愤怒,可以让他冷静下来面对眼前这一切了。

    两个营的步军,集结好的围剿阵型,足以歼灭这群希冀打己方一个措手不及的蔡州骑军了,如果他们还不知趣的撤离的话。

    当然,要撤离的话,也没有那么容易,不付出一些代价不行。

    只是黄安锦也相信对方清楚这一点,果断的壮士断腕才是明智之举,否则,就真的走不了了。

    但对于黄安锦来说,对方如果真的不顾一切的乱战,也有些后患,那就是他的任务是要最快速度进城,确保宋城掌握在己方手中,而被对方拖延、阻滞的话,他担心主帅刘延司率领的骑军在宋城内会有什么意外。

    赵统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

    对方那员统兵大将居然以命搏命的来和袁文樑来了一次互相伤害,这让赵统很是不可想象,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

    都是这个级数的人物了,怎么还来这一手?

    莫不是这袁文樑和对方早有宿仇,才会如此?

    只是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对方两个步军展示出来的战斗力让他为之咂舌,早就听闻淮右步兵实力不俗,这初一接战就吃了不小的亏,但这和对方骑军拼死缠战有很大的关系。

    赵统也已经看出来了,后续的步军意欲要包围绞杀自己这群骑军,自己一方的意图已经失败了。

    徐州军跟进的速度超出了想象,原本以为敌人应该是骑军先行,步军应该还要一些时间才能赶上来,未曾想到徐州军的骑军已经进城不说,而且步军也已经紧紧缀了上来,竟然没有给自己一方以任何机会。

    再拖下去,可能就是真的走不掉了,敌人有三倍于己方的兵力,而且以骑兵缠战,以步军围杀,战略战术得当。

    很显然这支步军有专门针对应对骑兵的战术训练,尤其是这种组队结阵战术,对克制失去了速度的骑兵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短短几息时间里,赵统就已经看见的了两组淮右步军已经猎杀了三名己方骑军,而对方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两人受伤罢了。

    必须要打破这种局面,先遏制住对方这种势头,才能想法撤退。

    赵统的目标很快就选准了。

    西域黑镔铁混合了哀牢山风磨铜打造的雁翎刀虽然不算是神器名器,但是赵统却很喜欢。

    这种用火性术法混炼的金铁极大的弥补了雁翎刀略显单薄重量不足的弱点,修长的刀身因为刀身没有环首刀那么厚重,反而显得更加凌厉灵动,但实质上它的重量并不亚于同级别的环首刀,比起一般战将所用的横刀、邯刀来说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身体只是轻轻一夹马腹,胯下健马嘶吼一声疾驰而出,十丈之地几乎是眨眼即到,借助着健马提速带来的冲力,赵统纵身而起,大吼声中,伴随着身体在空中灵巧的几个翻转,躲开了前面两个步军结阵的突刺阻击,雁翎刀卷起一重幽蓝的刀气,如同劈开了一道空间,暴袭而出。

    “嗨!”三名结阵的士卒被这凌厉的劈击瞬间击垮,碎裂的盾牌和断裂的长矛纷纷落下,桐木杆长矛和包铁栓木盾在这一击之下立时就显得如同薄纸。

    这种可以猎杀寻常骑兵的结阵,根本无法抵挡这个已经跨入太息期强者的强势一击,三名士卒也吐着血块倒地不起,一名士卒倒地之后还意欲掷刀反击,但是雄劲的力道早已经摧毁了他身体的一切,他甚至连手都无法举起。

    黄安锦在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对方表现出来的冷静淡漠让他有些悚然,但面对这种局面他根本无法退缩,也不可能退缩。

    对于他来说,这种情形或许就是身死神灭,或许就是死里逃生,而后者也许就是一次难得的际遇。

    他惯用的鄣刀早已经被定制的小孤山寒铁锻刀所取代。

    小孤山匠作大师朱洪生乃是舒州有名的术法匠师,舒州周家麾下重要军官的武器皆是出自其手,其尤其是擅长制作刀具,而这具寒铁锻刀并非普通的寒铁锻刀,而是取自东海寒铁砂和秘银混合炼制,同样是一柄堪称名品的刀具。

    这也是周仰给江烽给带来的礼物之一,而江烽有了大夏龙雀刀,自然不再需要这柄刀,所以就把这柄刀赐给了黄安锦。

    黑光中带着一抹亮色,黄安锦深吸了一口向前踏出一步,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被他这凝重的一步给挤压得紧凑起来了。

    双手持刀,鄣刀毫无花巧的由下向上就是一撩,犀利的刀气在空气中急速的划动,发出凄厉的尖啸声,让整个方圆三丈之内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这一刀之后,黄安锦身体微微侧旋,凭借着腰部扭动骤然发力,这才是他全力发动的一击。

    “云横秦岭!”

    连续三刀横剖而出,整个横切剖面似乎被这连续三刀斩断,空间切面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断层,向外扩散开去,先前的凄厉尖啸声骤然消失,反而变成了隐隐的压抑雷声。

    已然在空中全力发出一击的赵统眼眸一缩,这厮,竟然以静息期的实力发出这般刀势?!

    怎么可能?!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这却又是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已经容不得赵统多想,他手中雁翎刀微微斜拉,带起一抹奇异的飞虹,改变了劈击角度,但气势却更加诡异了几分。

    “嗨!”

    “嘿!”

    “啌!”

    喉咙中发出的模糊声音和双刀交击溅射开来的金铁交鸣,混合在滚荡的风雷之声中,两人身形同时后挫。

    赵统的身影在空中连续折返空翻,最终回旋落地,顺手一击横劈,两名从侧面偷袭的徐州军士卒被劈成了四段。

    而黄安锦的嘴角已经溢出了血沫,此时连退三步的他,竟然全身上下都有一种酥麻感,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堆沙正在风中慢慢风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