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九十九节 僧兵
    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袁无为心中就咯噔一声响。

    紧赶慢赶,居然还是慢了一步,还是被淄青军抢了先,早知道就不该在谷熟城外休息了。

    但袁无为却很清楚,那个时候不休息不行了,如果要不休息强行军从谷熟到宋城,这几十里地就能活活把自己麾下这两军给拖死,哪怕是骑军,一样经受不起这样高强度的急行军。

    只能说徐州军把时间掐的太准了,而刘延司这厮竟然敢提前先行一步,才能抢到自己一方的前面。

    袁无为很清楚,论军队数量,徐州军麾下的淄青镇军数量远胜于己方这一万多人,战斗力也应该是比较强的一部。

    江烽在建立五镇军的时候自然也有倾斜,优先组建了淄青军和天平军,其次才是武宁军,再次才是淮右军和平卢军,从现在的情势来看,淄青军和武宁军就是冲着蔡州来的,而天平军看起来应该是实力最强,当是着眼于与沙陀人对抗。

    袁无为也同样清楚,家主其实并未想过要和徐州方面的战事扩大,当然在争夺宋州这一战上,肯定要狠狠打一仗,能打方能和,打不下去,那么你就别想从江烽嘴里掏出食儿来。

    宋州这一战不打也得打,要打而且还要狠狠的打,得把淄青军打痛,打得他们觉得不划算,这样才能遏制住江烽的野心。

    所以在得到淄青军已经兵临东门开始入城时,袁无为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让汝阳八柱中的袁文樑带领两营骑军绕行城南,对正集结在城东东门上的淄青军发起进攻,另外一个汝阳八柱中的人物赵统则率领两营骑军沿着城东而行,择机对紧随淄青骑军的步军展开突袭,尽可能的延阻淄青军向宋州推进,同时最大限度的杀伤淄青步军的有生力量。

    袁无为自己则与袁无畏二人亲率剩余部队立即对西门展开突袭,要抢在淄青军攻过来之前就要牢牢控制住西门,否则一旦被淄青军控制住西门将自己军队封堵在西门外,再要想夺回来,那代价就大了。

    “老七,你派人通知后边庆伯,请他加快速度,我担心我们的步军恐怕跟不上进度,就算是我们冲入城中,都有可能被徐州军给挤出来。”

    袁无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已经开始飞射出箭矢的西门,开始提聚体内的元力玄气。

    率先而来的骑军根本就没有任何攻城器具,现在要做的就是凭借自己几人的武道实力来击破西门这些残渣余孽,要抢在淄青军赶过来的时候进城,控制住西门。

    好在天兴左军已经离开,剩下的不过是一些卫军,看城头上的形势和城内的喊杀声,己方的内应也应该有所动作了。

    该动手了。

    “我已经安排人去通知了。”袁无畏也悄无声息的将两柄长戟掣了出来,微微一压,摆出了一副准备出击的姿态。

    油黑的长戟在午后的阳光下,多了几分幽暗的光焰,仿佛有一道流淌的暗影在戟杆上沿着戟刃穿行。

    是该拼命一搏的时候了。

    “袁文清,袁文河,袁文溪,何正雄,赵远淮!”

    “喏!”

    “随某登城,一刻时间内必须要给我打开城门,可否?”袁无为昂首四顾,哪怕是面对强势而来的淄青军,袁无为一样不惧,无他,因为袁氏有着层出不穷的新鲜血液补充,袁家,何家,赵家,还有更多。

    “三兄放心,西门必破!”袁文清踏前一步,宏声道。

    他们几个文字辈的人物虽然比起袁文樑、袁文柏、袁文極等人年龄相仿,实力并不逊于所谓的汝阳八柱人物多少,但是却因为隶属袁氏旁支,所以之前一直未得重用。

    这种情况一直到随着颍亳二州被蔡州纳入领地才有所改变。

    袁怀河、袁怀庆、袁怀方几兄弟才逐渐意识到族中人才的不足,开始淡化血脉关系,连何家、赵家这些子弟都能纳入,更不用说袁家那些旁支了。

    袁家在蔡州生根百年,一族子弟何止数百人?其中杰出人才亦是不少,只是许多都和袁怀河、袁怀庆、袁怀方、袁怀德这一脉同祖的掌权分支关系淡薄。

    现在袁氏要想进一步发展,当然要把所有力量都利用起来,而袁氏这些旁支也当然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机会,再怎么也要比投效外姓机会更多,所以也才有袁文清、袁文河、袁文溪这些以水为名的旁支的加入。

    几道身影随着袁无为的长啸声冲天而起,袁无为率先纵身登门,龙焰天王刀卷起红云万重,刹那间城头上方圆三丈,便被裹入其中,三名卫军士兵甚至连长矛都未来得及递出,便头颅落地。

    十余枚箭矢携带着嗡嗡作响,沿着城墙垛口以不同角度袭来,袁无为面色淡然,一拳击出,汹涌的元力玄气让整个一拳击出的位面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扭曲,十余枚箭矢并非术法强弩射出,被这凌厉的一拳竟然击得粉碎,四散倒飞而出。

    十余名弓箭手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也意识到眼前这个敌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抗衡的,相顾而视之后便呐喊一声,四散奔逃而去。

    原本已经构筑成一个枪阵的七八名卫军士兵同样也被袁无为这震古烁今的凌厉一击给震撼住了,鼓起的勇气在这一刻彻底消散,瑟瑟发抖的脚步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向后退去。

    这就是袁无为想要的结果,就是要用一记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武技刺入他们心中,让他们生出与自己为敌的心思,进而削弱他们的斗志。

    他现在还不知道被徐州军收买了的宋城卫军有多少,真正有上一两百人,如果再有类似于术法强弩这样的东西,就能给自己这一行人带来极大威胁和麻烦。

    麻烦和威胁都在其次,袁无为有信心在较短时间内彻底解决这些家伙,关键是耽搁了时间,耽搁了城下骑军入城的时间,这才是大事。

    刘延司的淄青军不会给自己多少时间,也许这个时候敌人的士卒已经沿着城内正在向着西门飞奔而来,无论是刘延司还是柴永领军,那都是与自己一样是小天位强者,袁无为都没有绝对把握能对付得了。

    所以袁无为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扫平城墙上的阻碍,打开城门,放自己骑军入城。

    耳边荡起一阵阴雷滚荡之声,粗重的脚步声混在其中,汹涌的劲气沿着城墙袭来。

    “咦?!”袁无为心中微微一凛,起码是太息期以上的高手了,难道是徐州那边提前安排前来的高手?

    但看到那几个光秃秃脑袋,袁无为立即明白了过来,清凉寺还是开元寺的秃驴?

    之前袁家也和开元寺、清凉寺的僧人们联络过,但清凉寺那边没有声息,而开元寺那边则是犹豫不决,但现在看来这帮秃驴是选择了徐州方面。

    当先一人并未因为袁无为的凶悍就止步,乌黑色的水磨禅杖在空中幻化成一片乌云,携带着无匹的气势席卷而来。

    “哼!找死!”袁无为看得出来这厮的实力已经具备了从太息期向固息期攀升的水准,起码都是清凉寺或者开元寺中的顶尖人物了,哪怕是换了在白马寺中,也算是高手了。

    不过对于袁无为来说,这还不够看,如果没有其他外界因素的干扰,他可以在三招之内就斩杀对方,哪怕是空手,也不会超过五招。

    但是对方显然没有佛门弟子的公允大气,在当先一人的水磨禅杖疯狂来袭的时候,紧随在他身后的两名僧人也早已经从两侧疾步而出,夹击而来。

    左侧光头僧人面如重枣,眉峰如刃,镔铁戒刀挽起十二个刀花,居然是伏地卷至,凛冽的刀气甚至把青砖铺筑的地面刮起一层灰雾。

    这个家伙居然有这不逊于水磨禅杖僧的实力,难道开元寺和清凉寺的高手倾巢而出了?而且看得出来另外一名手握铁棍的棍僧实力也是不俗,恐怕与这二人相差无几。

    袁家对宋州各方势力不是没有做过调查,无论是清凉寺还是开元寺,具备这等水准武道实力的僧人不超过两人,这帮秃驴这是舍出了血本?也不知道徐州方面给这帮秃驴开出了什么条件?

    袁无为当然不知道这是清凉寺和开元寺的联手,甚至还有白马寺的来人促成。

    这三人除了无可和惠法均是开元寺和清凉寺的僧兵首领外,手持戒刀席地而来的僧人则是来自白马寺的强者。

    在大梁已经呈现出摇摇欲坠,而洛阳依然被沙陀人攻占的情况下,白马寺越来越把赌注压在了徐州方面。

    胡人固然礼佛,但是白马寺却是中原佛家祖庭,自然更青睐于汉家藩阀,而现在看来徐州更具备日后一统中原的实力,白马寺当然要全力支持。

    这个时候押注无疑是最有价值和意义的,一旦押注成功,日后获得的利益也将是巨大的,所以也才有了眼前让袁无为觉得不可思议的这一幕。

    :。: